“最早的时候还叫特科处呢!”这位被特勤处派来的临时联络员名叫马继春,他正在赵玉的询问下,讲述着关于寻找宝藏的来龙去脉?!霸缭诮ü?,我们就得到了军统那边的情报,知晓了关于汉奸刘殿臣的事情!

    “据说,军统对刘殿臣的供述高度关注,辽沈战役打响之后,还想要把他送往南方羁押起来!幸好我方提前得到消息,想要把人抢过来。结果,军统为了避免刘殿臣落入我方手中,只好把他秘密处决了!

    “据说,当时发生了混乱的枪战,审讯稿也残缺不全了!”马继春介绍道,“赵组长发现的那份审讯手札,正是其中丢失的一部分,正好是我们这边没有的!”

    “嗯……”赵玉想了想,问,“关于宝藏的事情,难道仅限于那份汉奸手札吗?就没有别的证据了?根据当时的情况,刘殿臣想要保住性命,是极有可能无中生有的!”

    “当然不是了!”马继春又道,“我方为了确认消息的可靠性,曾经在东北地区进行过长达数年的调查研究,其一,有不少民间说法,都与刘殿臣的描述吻合。

    “其二,日本战败之后,关东军没办法全部撤回本土,他们在东北留下了不少人。这些人要么被当地同化,变成了中国老百姓,要么就被日本军方安排成了间谍!

    “建国后,我国多次进行肃清,抓获了大量的间谍。而根据这些间谍们的描述,同样符合埋宝藏的说法。

    “嗯……”马继春停顿了一下,又道,“其中,值得一提的是,在上世纪50年代,我方还从东北地区抓获了一批苏联情报人员,其中不仅仅有克格勃,还有一些地质专家!

    “从他们嘴里,我们又获得了一部分情报,其中甚至还有一些克格勃打入日本高层内部的绝密资料!

    “根据资料显示,有日本内部高官声称,留存在中国东北的宝藏并非捕风捉影,他们确实亲耳听到过,关于宝藏计划的传闻!只不过,很多相关人员都是高级战犯,早已被国际法庭处决了,无人再知晓确切的消息。

    “因此,苏联方面也一直在全力追查着宝藏的下落,竟然忍不住单方面到东北去寻找。

    “当然……他们的目标,主要是那批失踪的黄金!”马继春讲述,“他们认为,600吨黄金不可能被日本人全都消化,怎么也能剩下一些!只要能够找到,他们就有充分的证据,来向日本政府提出起诉,申请索赔了!

    “正因为得到这么多信息,宝藏一说也正式成立,由当时的特科处负责,掀起了一股寻宝热潮!

    “只不过……”马继春摇头叹息,“虽然特科处做了大量的工作和实地考察,获取到了更多的情报,可是关于宝藏,却一直没有找到!几十年里,他们几乎走遍了东北的深山老林,却是一无所获,连个宝藏的影子都没找到!

    “再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宝藏的事情也就渐渐淡了下来,越来越难找了!喏……”马继春把资料打开,翻出了一副古旧的地图来,介绍道,“这一份是当年的复印版,上面详细记录了特科处寻找宝藏勘察过的地点和搜寻路线?!?br />
    赵玉等人打开了巨大的地图,看到了上面画着的各种路线标志还有符号,由此可见,当年的先驱者们的确踏遍了大半个东北地区。

    “再后来……”马继春继续,“特科处改成了特勤处,但寻找宝藏却从未停止过。喏……”

    说着,他又把资料后面的另一幅地图打开,介绍道:“这一份地图,就是这么多年来,我们特勤处的考察路线了!这些用红笔标注的地方,都是我们近几年使用高科技手段,利用卫星和遥感系统查找的!

    “我们找到了几间废弃的日军工厂,却依然没有发现宝藏的踪影!唉!”马继春叹息一声,“很长时间,我们的工作重点,都转移在了别的方面。比如获取国际信息,侦查可疑外国人员,以及宝藏的存在问题上。

    “即使是特勤处内部,也是存在着两极分化的矛盾!我们聘请来的专家,也基本都把精力浪费在了论证之上,致力于证明宝藏是否确实存在?

    “不过……有意思的是……”马继春说道,“我们也不是一无所获。我们查到了一条绝密消息,已经被我们确认证实。没想到,日本方面早在很久以前,也秘密成立了宝藏计划研究小组,开始研究宝藏的下落,并且多次潜入我国东北地区进行秘密调查!”

    “哦?”赵玉微微皱眉,这句话,好像在哪儿听过。

    “宝藏是日本人埋下的,现在他们自己又出来寻找,这令我们非常不解,”马继春继续说道,“所以,我们又继续调查,这才从侧面了解到。日本方面当时可能发生了乌龙事件,他们自己也把宝藏的信息给弄丢了!”

    “哦……”赵玉这才想起来,此话乃是黎婧跟他说过的。原来,黎婧获得的消息,本身就是特勤处的,根本和她的什么朋友无关。

    “既然这样……”李贝妮皱眉问道,“老专家们的死,是不是会跟日本间谍有关呢?”

    “不太好说!”马继春摇头,“但我们认为,日本特工没有这么大胆量的。因为一旦被查,会产生不可估量的国际影响,日本方面承受不起!

    “所以,我们认为,老专家的死,或许跟陶香的关系更多一些!”

    “哦?”赵玉点头,问道,“那么关于陶香,你们都知道些什么?”

    “并不比你们多多少!”马继春如实言道,“我们特别想弄清楚的就是,陶香到底是从谁那里得到的汉奸手札?手札的来历非常重要,能有这种东西的人,身份肯定不一般!”

    “啧啧……”赵玉咂嘴,“这一点我也想过,但是陶香的笔记本上没有说明,估计应该是很久以前了!那时候的陶香还是年轻小伙子应该!”

    “哦,手札的来历,还需慢慢调查,但名单的事情……”马继春言道,“可就跟我们特勤处密切相关了!”

    哦?

    赵玉心头一紧,终于提到了名单!

    “很明显,陶香得到的那份名单,只有我们特勤处才有,而且都是我们的绝密资料!外人不得而见的!”马继春说道,“可是,在我们的记录上显示,名单从来没有丢失或外泄过。这样一来,事情就变得扑朔迷离了!”

    “对啊……”李贝妮亦是紧锁眉头,“你们没有外泄或丢失,那陶香是怎么得到的呢?他连特勤处的文件都敢偷吗?”

    “所以,我们黎队长怀疑……”马继春抬起头来,表情复杂地说道,“名单有可能是从我们内部泄露出去的!我们特勤处,可能出了内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