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长老连出手,将望长老释放出来的气势震开,阴沉道:“望永盛,你别太嚣张了,这是我轩逸一脉的师弟,刚刚考核成为药王,自然有说话的份?!?br />
    “恩?你师弟?”望长老疑惑的看向卓清风,目光一怔,顿时冷笑道:“我当是谁,原来是姓卓的小子,哈哈哈,当年你得罪了执法殿,被贬斥出丹道城,发配边疆,没想到竟然还敢回来。唔,当年你惹祸,把你师尊轩逸药王从副阁主位置上拉了下来,更是让我丹道城在北天域颜面大失,你居然还用勇气重回丹道城,果然脸皮够厚?!?br />
    卓清风脸色难看,他也是刚刚才得知,他被贬斥之后,师尊轩逸药王也受到了牵连,从副阁主位置上被拉下来,成为了丹阁的一名长老,这几十年来,在丹阁中备受排挤,日子过的很不好。

    前不久,师尊细心培育的爱徒路文成圣子意外陨落,更是让师尊大受打击,一蹶不振。

    也难怪他卓家连府邸都抵押了。

    这些年师尊在三大副阁主的打压下,在丹阁的地位以及岌岌可危,无力顾及其他了。

    “望永盛,这些都是陈年旧事了,又有什么好说的?!苯钩だ侠浜咭簧?。

    “好,别的我不管,我也懒得管,但本座听说,此子先前对我康副阁主一脉金洲圣子动手,把此子交出来,任由本座处置,其他的事情,本座可以既往不咎,否则,就别怪我望永盛不给颜面了?!?br />
    望永盛傲然说道,咄咄逼人,心中冷笑连连,只要秦尘被他擒拿住,到时候折磨下来,让对方指证是轩逸药王一脉故意想要弄死他们康副阁主一脉的圣子,到时候轩逸药王一脉不死也残。

    焦长老脸色铁青,望永盛的险恶用心他岂会不知道?更不用说秦尘还是卓清风的朋友,他又怎能交出去?

    但是目前的情况,他们一脉,的确人少势弱,完全无法和望永盛一脉相提并论,继续对峙下去,只会越来越不妙。

    可他也想不出什么比较好的解决办法。

    “哈!哈!你们一个个都以为吃定我了?”秦尘开口,他大步走了出来,神色冷漠不已。

    “你今天死定了!”金洲圣子冷然道。

    他最擅长的就是利用自己的身份、手中掌握的各种资源去砸人,美女会为他宽衣解带,天骄会低头。而敌人……自然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秦尘淡淡一笑,道:“不就是有个圣子的身份吗,牛逼什么!焦兄,请给我准备一下。我要考核药王,根据武域丹阁铁律第一百三十七款第七十六条第二目第八个小类规定,炼药师有权在任何情况下进行实力认证,享受不同的待遇,我没说错吧?!”

    听到秦尘称焦长老为兄,好多人都是吐出了舌头来,这少年真是狂啊,难道不知道焦长老乃是丹阁的实权长老吗,虽然地位不如望永盛长老,但也是丹阁实权长老中比较强大的一个了。

    你一个小小的少年,哪怕是有些丹药天赋,那也是一般的炼药师,和焦长老这等七品中期药王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就算是天赋高,将来有望跨入药王,没有个几十年也不可能赶上焦长老的修为,更何不用你现在还没成为药王呢,就敢和焦长老称兄道弟,简直目无长幼!

    可听到秦尘后面一句话时,所有人顿时一愣。

    丹阁还有这么个规矩?

    顿时有人拿出丹阁总部下发的铁律,翻开一看,顿时目瞪口呆,还真的有这么一条。

    “炼药师可以在任何时候,进行实力认证,来获取对应的待遇,任何丹阁分支和机构都不得违抗,否则,剥脱分支资格,当事人将受到严厉惩罚!”

    上面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写明了内容。

    “靠,这家伙什么脑子,这都能记得???”

    众人狂晕,丹阁的铁律,他们也都了解,但还没人这么清楚的记过,只是记一些大体而已,这小子却连第几款第几条第几目第几个小类都记住,脑子怎么长的?

    他们哪里知道,这一条,却是秦尘当年担任丹阁总部名誉长老的时候和一群九品帝级炼药师们商讨出来的,就是为了激发炼药师们的积极性,让每个有天赋的炼药师,在任何时候都享受到符合自身的待遇。

    “好,备炼制室!”看到有这么一条,焦长老一愣之后,直接冷声道。

    望长老脸色有些难看,他虽然不愿秦尘接受考核,但也知道在丹阁内,绝不允许任何人阻止炼药师认证更高阶的身份,别说是他,哪怕是丹阁副阁主来都不行,条款上写的清清楚楚了。

    脸色顿时变得无比阴沉。

    “哈哈,笑死本圣子了,区区一臭小子,毛都没长齐,居然也想认证药王!”金洲圣子冷冷大笑,一脸不屑,药王若是那么好认证,整个丹阁也不会只有他们三个圣子了。

    “好,我倒要看看,你能玩出什么花样来,你若是能考核成为药王,自然能受到公平的待遇,可若是通过不了,那就是罪加一等,届时老夫必将直接出手斩杀,谁若阻拦,便是和我北天域丹阁为敌,丹阁的规矩,可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拿来利用的。想要利用,就得承受得住后果?!?br />
    望长老冷笑,既然改变不了,他也只能认了,但他不认为秦尘真能考核通过药王。

    药王,药中之王,难度何其之大?绝不是任何人随便就能考核过的。

    “那就准备考核吧?!苯钩だ嫌行┯锹堑目戳搜矍爻?,但事已至此,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对着几位实权长老道,“马上准备考核室?!?br />
    “不用了,就在丹阁外面大厅中考核,如此盛世,岂需遮遮掩掩,不如让大家观摩一样?!蓖だ夏Φ?,不怀好意。

    焦长老脸色更变,急忙道:“不行,大厅之中,吵吵闹闹,怎么可能考核成功?”

    望长老冷笑一声,刚准备开口,却被秦尘打断:“焦长老,不必,就在大厅中考核?!?br />
    一旁焦长老脸色焦急,这不是自己找死么,本来药王考核难度就极大,在大厅之中,人流涌动,难度至少还要提升一倍。

    “师兄,就按尘少的要求来吧?!弊壳宸缯馐比葱ψ爬×顺だ?,一脸自信。

    笑话,尘少若是考核不过药王,谁还能考核过?

    顿时,秦尘要考核药王的消息,像是一阵风般在丹阁之中传递了开来。

    轰!

    一石激起千层浪!

    整个丹阁沸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