蛛母,是回锅肉强盛掌控欲的显像。

    因此,蛛母的能力之一就是控制,而作为一个君主,要做的就是控制好麾下的臣民。

    得到多次蜕变的蛛母现今拥有【绝对性质】的操作系能力。

    通常而言,操作系能力最常见的就是让操控目标变成行尸走肉,以此降低操控的要求,而类似暗示和催眠的操控类型则缺乏明朗的效果。

    蛛母的操作系能力就跟西索那通过死亡而增强的变化系能力一样,皆是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

    西索能够无难度恢复断肢,而蛛母的操作系能力可以改变被操控对象的思想,也就是在被操控对象的脑袋里种下【效忠】的概念。

    这种性质,远比强制性操控目标还来得可怕。

    除了这个对回锅肉而言极其有用的操作系能力,蛛母还可以通过吞噬强大念能力者来增强自身。

    刚才那股强大念力波动而来时,第一时间显形的蛛母立即将散发念力波动的目标当做了食物。

    但是,回锅肉认为实力强大的念能力者是比较稀罕的控制素材,所以不同意蛛母将那个身份尚且不明的念能力者当做食物。

    回锅肉的强势驳回令蛛母相当不悦。

    “同样的话我不想说第二遍?!?br />
    回锅肉向着舞台的出口走去。

    蛛母慢慢消失,变成念力回归到回锅肉的体内。

    它是回锅肉的念兽,就得听从回锅肉的命令。

    ..........

    遮阳棚区。

    “他们怎么了?”

    一名戴着眼镜的斯文男人放下手里的新大陆纪行,疑惑看向随队而来的战斗队员们。

    一眼望去,每一个战斗队员的脸上皆是流露出凝重之色。

    闹事者最开始在人群里大杀特杀时,也不见他们有什么反应。

    现在,卡金国已经快要解决掉闹事者,他们反而一副像是碰到了什么棘手敌人一样。

    斯文男人是渡航局的负责人之一,但他并不是念能力者,所以并没有感觉到那一股只有念能力者才能感觉到的波动。

    在斯文男人的身旁坐着四个身穿便服的男人,他们名义上是斯文男人的助手,实质上是斯文男人的保镖,每个人都是念能力者。

    “有个恐怖的家伙突然冒出来?!?br />
    “嗯嗯,不知道是谁,如果那个人跟恐怖分子是一伙的话,恐怕卡金又要大出血一次了?!?br />
    “别在那里幸灾乐祸了,以恐怖分子们的行事风格,颇有种要将在场所有人都杀掉的气势,要是恐怖分子里真有这么可怕的一号人物,那我们有可能会被波及到?!?br />
    “你是不是太紧张了?单我们一方就有千名念能力者,而对方再强也只有一个,怎么可能翻得出风浪?!?br />
    “总之,除非对方盯上我们,不然无意义的战斗能避就避,我们的人力资源是为了黑暗大陆的迷宫都市所准备的,不应该浪费在这里?!?br />
    斯文男人旁听着助手们的交谈,习惯性推了推镜框,平静道:“也就是说,恐怖分子里有一个危险人物,但不会对我们构成威胁?”

    助手们闻言一同看向斯文男人。

    “就是这个道理?!?br />
    “反正不管发生什么事,想要伤害你的人都得从我们尸体上跨过?!?br />
    听着助手们的话,斯文男人无奈一笑,旋即下意识看向座位里一个五官方正的中年男人。

    斯文男人知道,那一张属于中年长官的身份证上的年龄可不是中年阶段。

    那名中年男人就是负责此次渡航行动的长官,也是官方从未承认过的生存者之一,跟比杨德一样,去过黑暗大陆并且安然归来。

    只不过,那名长官跟比杨德一样,都没能成功带回来【希望】。

    在这次渡航局的行动里共有数个目标,分明面和暗地。

    而在暗地里的目标之一,就是由这名长官领队重回黑暗大陆的古代迷宫都市,然后拿回无价的希望——能够治百病的香草。

    ...........

    “真是恶趣味啊,藏得这么深,藏得这么晚?!北妊畹缕鹕?,看向念力波动传来的方向,脸上浮现出感兴趣的神情。

    遮阳棚区并不是舞台,不具备一定高度,所以从这里想要完全看清场内情况是不可能的。

    恐怖分子开始屠杀民众之后,他们一直都以事不关己的姿态在观望,除非恐怖分子威胁到他们,不然他们是不可能出手的。

    理由跟渡航局的队伍一样,不会将有限的人力资源浪费在这么无聊的事情上。

    帕里斯通看着起身的比杨德,问道:“你知道那人是谁?”

    队伍里,每一个实力强劲的念能力者皆是看向比杨德,眼中露出好奇之色。

    尤其是那个身穿水手服的双马尾机器姬少女,其关注程度最高。

    她是队伍中战力排第二的人物,仅居于比杨德之下。

    之所以有那么高的关注表现,并不是因为她好战,而是她已经将散发念力波动的不明人物定义成潜在威胁。

    按照机器行为准则之一的逻辑,既然已是威胁,就得高度关注。

    必要时刻,理应将威胁扼杀在摇篮里。

    迎着周围队员望过来的探寻目光,比杨德顿时一头雾水,回望众人说道:“我怎么知道那是谁?!?br />
    “……?”

    那你为什么会说出那样的话?

    帕里斯通在心里默默自语一句,反观其他队员皆是一脸无语。

    “动,还是不动?”有人问道。

    “当然是继续看戏,脑子被驴踢了才去招惹那么危险的人物?!北妊畹氯险嫠档?。

    靠!

    这里最感兴趣的人明明就是你!

    ..........

    与卡金临时据点相隔数公里的森林里,一群群鸟儿受惊般从森林里飞出。

    金和希拉看着卡金临时据点的方向。

    “那是……”

    希拉眼露凝重之色。

    惊觉过来时,浑身汗毛已然竖起。

    “应该是罗,成了?!?br />
    金眼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那股传递到这里的气息里并没有任何危险的意味,却有一种不容忽视的存在感。

    ........

    场内。

    黑猫忍不住现出身形,悬浮在半空中看着体表之上涌荡着磅礴念力的罗。

    “说好的低调呢?”

    “因为舒畅啊?!?br />
    罗伸了个懒腰,旋即将念力收入体内,一切归于平静。

    “你事儿解决了,正好也没让那家伙冒出来,赶紧溜了吧?!焙诿ń粽刨赓獾乃档?。

    他现在的形态已经呈现出不稳定的迹象,说明书里那白色的家伙快要抢占主动权了,正好罗已经解封,不需要再继续狩猎行凶者了。

    要知道,每杀一个行凶者都会增加“X”张白色书页,他可是吃不消的。

    听到黑猫的话,罗笑了笑,眼中闪过一道光泽。

    “我想试一下现在的力量?!?br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