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将军,童陌已伏诛!”

    北州边境一处征用的庭院内,小将奉上了来自燕京那边的情报。

    一身劲装,正将长刀舞的呼呼响,正在练刀的邵登云突然翻刀插在了地上,站直了身子接了情报到手,细细查看。

    京城之前的动静这边也接到了消息,一连串惊变之后,童家被抄,童陌迟迟不见下场,这边一直关注着。

    此时此刻,确认童陌被凌迟分尸,邵登云仰天长叹:“恶有恶报,奸相伏法,当年那些被血洗的弟兄们可以瞑目了?!?br />
    ……

    燕赵前线,看到童陌被凌迟处死的消息,咚!商朝宗一拳捶在了案上,“好!这奸佞不死,当年的叔伯们死不瞑目!”

    “唉!”蒙山鸣亦感慨不已,相当初童陌势大,逼的他也不得不隐居,如今终于除掉了?!罢馔叭撬缓?,偏偏派人去秘境刺杀道爷,算是把道爷给惹怒了。道爷真是好手段呐,顺势把整个童家连根拔除了!”

    商朝宗也很是感慨,童陌之势大,不是谁想掀翻就能掀翻的,没想到牛有道跑到燕京一出手,就摧枯拉朽般直接将一代权相给扳倒了。感慨之余冷哼一声:“道爷不除掉他,我迟早也要除掉他!”

    蒙山鸣:“大仇得报,可传讯给张虎诸将,传讯给先王旧部,让大家一起高兴高兴!”

    “正该如此!”商朝宗赞成,命人将消息广为传播。

    ……

    齐京,街道深处的宅院内。

    颜宝如将侧厢房内的一只只装有鸟兽的笼子搬到太阳底下摆好。

    她如今恢复了正常容貌,也褪下了华丽衣裳,清布素衣,长发简单扎了下,披在了后背,素面朝天,似乎放下了曾经的一切,专心给无心打下手。

    无心观察着笼子里用药后的鸟兽反应。

    郭曼从外面回来,关了院门,跑到了围了一圈的笼子外,叽叽喳喳讲诉着外面的消息。

    如今天下最劲爆的消息自然是燕国大司空童陌被诛之事。

    就因为童陌指使自己刺杀,牛有道回头立马就报复,翻手间就灭了童陌满门,并将其给碎尸万段,颜宝如银牙咬唇不语,心里有些不安,担心牛有道迟早找上门来。

    “担心他找你算账?”盯着一只老鼠端详的无心问了声。

    颜宝如:“也怕连累先生?!?br />
    无心盯着笼子里的老鼠,静默着。

    郭曼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目光在两人脸上瞄来瞄去。

    ……

    轩阁内,静坐中的邵平波慢慢放下了手中的情报,眉宇间略有疑惑神色。

    一旁斟茶倒水的邵三省道:“这个牛有道势力越来越大,办事也越来越高调了?!?br />
    语气里也藏着感慨,想当年那个牛有道算个什么东西,大公子脸色一个不对就能将他给吓得遁江而逃,如今真正是成了气候了,连一国丞相也是说扳倒就扳倒。

    邵平波:“越高调的人摔的越惨,傻子才喜欢高调,他这种人之所以高调,肯定是因为没办法再低调了…此事我总觉得没那么简单?!?br />
    邵三省狐疑:“童陌派人杀他,他到京城找童陌报仇不正常吗?”

    邵平波:“不是不正常,燕国朝廷还是那个燕国朝廷,为了杀个童陌跑到燕京闹出那么大的动静,我总觉得哪不对,这不像是他的处事风格?!?br />
    邵三?。骸按蠊?,还是那句话,他势力越来越大了,渐渐有了这方面的本钱。再说了,想悄悄的不动声色的扳倒童陌那种人也不太可能?!?br />
    邵平波沉默了一阵,忽道:“牵涉的事情越来越多,越来越大,没当年那么单纯了,这个牛有道我是越来越看不懂他了,但凡事都有内因存在的逻辑。排除报仇的表面因素,你说说看,他这样干,把童陌给弄垮了,获利者是谁?”

    邵三?。骸暗比皇撬约喊?,以后童陌再也不能找他麻烦了,也起到了杀一儆百的作用,今后燕国朝廷的人必不敢再轻举妄动?;褂芯褪茄喙笈?,听说燕国三大派这次抄童陌的家发了笔横财?;褂芯褪歉呒?,童陌的势力垮了,高见成媳妇熬成婆,终于坐上了燕国大司空的位置!还有就是太子倒了,谁继承太子位,谁当上了太子才是真正最大的获利者!当然,多多少少还有一些沾光了的获利者,这些小的应该都可以忽略掉吧?”

    “许多事情看似复杂,其实没那么复杂,事情真正的原因也许就摆在那,也许只是因表象而迷惑,或人为的搞复杂了。谁获利谁嫌疑最大是最基本的法则!”邵平波伸出手,取笔蘸墨,在纸上写下了邵三省刚才说的那几方:牛有道、三大派、高见成、太子。

    “对牛有道肯定有好处,否则他不会这样做?!?br />
    盯着列出来的四方琢磨了一阵,笔锋把牛有道的名字给划掉了。

    “若说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只因为三大派想获取这笔横财,我不相信,只要三大派开口,童陌不敢不吐出来?!?br />
    笔锋又把三大派给划掉了。

    纸上只剩下了‘高见成’和‘太子’,他盯着这两个徐徐道:“这两者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邵三?。骸案呒珊团S械烙谐?,这个高见成屡屡想置牛有道于死地,根据后来的情报显示,当初攻打茅庐山庄的丹榜第七高手宗元也是高见成干的好事,牛有道不可能帮他吧?”

    邵平波:“你别忘了陆圣中和陈归硕,同样都是要杀他的人,后来又为他所用,人的行事风格是有??裳?。云姬、鬼母、四海妖魔鬼怪等等,牛贼颇有容人之量,只要能为他所用,三教九流什么问题的人他都能容的下,他具备这种驾驭能力?!?br />
    邵三?。骸安灰谎?,高见成和他有杀子之仇??!”

    邵平波:“你的意思是‘太子’有问题?”

    邵三?。骸靶碌奶踊姑蝗啡?,谁最后冒出来才可能有问题吧?现在说是谁,是不是言之过早?”

    邵平波盯着纸上剩下的两方:“两者看起来都有不成立的地方,但都有一个共同点,无论是高见成上位,还是新的太子上位,都有可能左右燕国的政权,这对牛有道意味着什么?这个高见成,有机会我要出手试探试探他?!?br />
    邵三省一惊,“大公子怀疑高见成和牛有道有勾结?”

    邵平波:“太子真正能左右政权的时候是在登上皇位以后,在此之前要避嫌,不太可能大肆揽权。做上了皇帝,背后有三大派撑腰,还要听牛有道的自己拆自己的台的可能性不大。这样一路排除下来,这个高见成的嫌疑最大!”

    邵三省苦笑:“就算是他,没证据的话,一国丞相,手握重权,也不是谁的指责说能掀翻就能掀翻的,真要这样的话,仅凭谣言就能将一国丞相给怎么样的话,诸国都得乱套?!?br />
    “这仅仅是我的猜测,具体情况是怎么回事现在还难下定论。我现在夹着尾巴做人,手上没有任何权力,也没什么资源,就算心中有数也没能力去实施,是没办法和牛有道斗的。寄人篱下,看人脸色的时期,连行动都不自由,只能是等下去,现在卫国和齐国的事情对我很重要,关系到我能不能顺利获取到权力。其他的分外之事,现在做多了没什么好处,继续蛰伏吧?!?br />
    邵平波言毕搁下笔,掀起涂抹过后只?!呒伞汀印闹秸诺莞?,“我盯了牛有道这么多年,一直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他有没有露出尾巴摇晃,瞒的过别人,瞒不过我,我不信他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只为出口气!通知黑水台,重点观察注意这两方和牛有道之间有没有什么关联,尤其是高见成,有什么异常立刻通知我,也算是给陛下提个醒!”

    “是!”邵三省应下。

    ……

    童陌伏诛,天下震动!

    燕赵前线,牛有道来了,对商朝宗等人来说,牛有道终于露面了,想见终于见到了。

    获悉‘道爷’来了,不少南州将士的精神都很振奋,和获悉了牛有道诛杀了朝中大奸臣不无关系。

    许多人忍不住跑来一见,金州那边司徒耀等人就不用说了,连统军作战的宫州刺史徐景月、图州刺史安显召、浩州刺史苏启同、伏州刺史辛茂、长州刺史张虎都忍不住紧急赶来见见这位道爷,以前只闻其名。

    跟着牛有道在军中走了一下,巫照行发现随便碰上一个军士都会兴奋的喊上一声‘道爷’,巫照行顿时发现牛有道在南州的影响力果然非同一般。

    牛有道发现一件有趣的事情,不少人都问童陌伏诛之事,都在那骂童陌,却鲜少有人骂商建雄,包括蒙山鸣和商朝宗在内。

    似乎再多的错都是下面臣子的错,皇帝的错都是下面奸佞所造成的,皇帝是受了奸臣的蒙蔽!

    牛有道不得不感慨,这样看来的话,童陌还真是死的一点都不冤。

    他不免想起了童陌临终前趴在牢笼前对他说的那句,其实你我都知道…

    在新搭的帐篷内落脚后,费长流、夏花和郑九霄带了人来,带了那三名女弟子来赔罪。

    牛有道虽然表示了要宽宏大量,可三派不能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PS:又见帅哥风华!谢新盟主“炉石罗西基”捧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