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立眉头微蹙,目光飞快的朝那片区域扫去。

    只见那片殷红开阔的海面之上波涛翻覆,血浪涌动,百余道巨大的阴影从远近不一的海底深处,缓缓上浮而来。

    伴随而来的,是一阵阵令人闻之欲吐的血腥气息。

    韩立催动秘术护住神识海,目中蓝光微闪的凝视着海面,下意识紧了紧握剑的手。

    然而下一刻,出乎意料的一幕却出现了。

    只见那百余道阴影破开水浪,一个接着一个的浮出了水面,然而露出的这些身影却是一头头形状怪异的海底妖兽,其中既有形如骏马却并无四蹄,而是生着双鳍的海鳍马,亦有背负厚实重甲,上面长满尖刺的刺鼋龟,还有体型接近万丈却生性温驯的望海鲸……

    这些妖兽韩立都在一些典籍中见过,修为高低不一,最强大者甚至已是真仙境层次,但如今无一例外,皆是肚皮朝上,身上没有丝毫气息传出,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在它们的腹部位置,皆有一个巨大的圆形破洞,里面正有道道鲜红的血迹从中流淌而出,在海水之中晕染开来,恍如一条条巨大的血色薄纱。

    韩立观其伤口,赫然发现破洞之处的皮肉是向外翻开的,看起来竟似乎不是受外力攻击所致,而是自己从体内爆裂开来的。

    “嗷……”

    只听一声近乎兽吼的声音响起,下方海域突然水花飞溅,卷起来千丈巨浪。

    一只足有百丈之巨的血红大手,突然分开水浪,从海水之中猛然探出,朝着韩立一把抓了过来。

    韩立目光一凛,抬脚在虚空之中猛然一踏,身形急掠而去,想要躲开那只巨手。

    然而,在其掠去的方向之上,竟又有一只一模一样的血色巨手探了出来,阻拦住了他的去路,五指一分的朝着他抓了过来。

    韩立见此,身上遁光大亮,又换了一个方向,急速遁去。

    可就在此时,在其身前和身后,忽然又有两只血色巨手猛然探出,如僧侣诵经时一般,左右朝中间合十而来。

    这血色巨手速度快的惊人,以至于韩立都未及反应过来,便被其一下子夹在了掌心中。

    紧接着,海水剧烈翻涌,一道身高足有千丈的巨大身影,从海面之下缓缓升起,显露出了真型。

    其通体血红,浑身上下布满了一条条轮廓清晰的肌肉线条,周身不着寸缕,只在腰间围着一圈暗青色皮甲。

    观其面容,看起来就像是刚刚被剥去了皮肤,露出的肌肉上还占满了鲜红的血液,虽然面容扭曲可怖至极,但仍能看出些许重銮的影子。

    这血色巨人除了肩膀上的两臂之外,在肋下也同样生有两条手臂,此刻将韩立夹在手心中的,就正是肋下的着两臂。

    韩立被两只巨大的手掌挤在中央,只觉得仿佛被两座大山挤压,浑身骨骼不断发出爆豆般的噼啪之声。

    他口中发出一声暴喝,被压得紧贴在身侧的两条手臂之上,顿时浮现出一枚枚金色鳞片,朝着两侧一撑,开始将那两只巨掌,奋力朝两边推开。

    那看似重如山岳的巨掌,在韩立的猛推之下,从中打开一道缝隙,朝着两边分开了些许。

    血色巨人见此,口中立即发出一声咆哮,肋下双臂使出的力道顿时加倍,朝着中央挤压而去,将韩立堪堪撑开的一道缝隙,又生生给挤压了回去。

    韩立脸色涨得通红,口中发出一声压抑的低吼。

    下一刻,其身上肌肉开始鼓胀而起,真个人如同吹气一般急剧涨大起来,很快就变作了一个身高足有千丈的金毛巨猿。

    与此同时,他的周身之上有白光亮起,胸腹处则浮现出来七颗蓝色星辰图案,灼灼闪耀,散发出的大片星光与体表金光交相辉映,使其身躯再次涨大了许多。

    “吼……”

    巨猿一声低吼,金色双瞳瞪视着血色巨人,双臂猛地一展,不但将血色巨人的手掌撑了开来,同时还一把将其十指抓在了手中。

    只见其双臂拧转,猛然向外一掰,半空中立即就有两道筋骨断裂的声音响了起来。

    “嗷……”

    血色巨人口中发出一声咆哮,肩膀上的两臂也立即探了出来,死死抓在了巨猿的双臂。

    紧接着,就有一阵阵黄钟大吕般的嗡鸣之声,从其口中传了出来,仔细听去,赫然是在吟诵着什么咒语。

    伴随着阵阵吟诵之声响起,其两只抓在巨猿肩头的掌心之中,一圈圈螺旋状的古怪纹路忽然亮起,从中滑出两条血红色的长蛇,顺着巨猿的双臂就缠绕了上去。

    韩立顿时感到双臂之上传来一阵阵烈火烧灼般的疼痛,他立即松开了抓在血色巨人手掌的上的手,“蹚蹚蹚”地向后退开十数步。

    与血色巨人拉开距离后,韩立低头望去,就见自己的双臂一直到肩膀处,都有一圈圈螺旋状的血红印痕,看起来就像是被烧红的铁块烫出的伤痕。

    “中了我的血煞印,你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毖奕丝诤鹊?,声若洪钟大吕,直震得周围虚空都震荡不已。

    一语说罢,其口中继续发出阵阵嗡鸣吟诵,周身之上开始亮起一个个巨大的血红符文。

    韩立只觉的双臂上传来的灼痛感越发强烈,身子微微一颤,向前扑到了下去,将双臂插入了海水之中,试图降低那股烧灼之感,然而却是毫无用处。

    更为糟糕的是,他的一身精血,此刻正如同失去控制的脱缰野马一般,在他体内一刻不停的剧烈奔涌着。

    他能清晰地感受到,体内精血的温度正在快速上升,就仿佛要燃烧沸腾起来一般,用不了太长时间,就会直接破他的脉管,令他爆体而亡。

    要不是他本就是一名玄仙,肉身强悍远非寻常真仙可比,又曾经修炼过五藏锻元功这等秘术,他的五脏六腑就要先承受不住精血冲击,先一步爆裂开来了。

    韩立心中大为震惊,这焦面大汉的煞气法则之力实在古怪,先前是一股凶煞之气左右他的神识,现在又是一股血煞之力控制他的精血,无一不是针对要害,实在难缠无比。

    他略微稳定了一下心神,尝试着调动体内的仙灵力,去稳定体内狂暴不堪的精血,却赫然发现仙灵力根本无法压制。

    他的血脉之中,本就融合了山岳巨猿、真龙、天凤等多种强大真灵的精血,远比普通真仙要强大得多,此刻一旦暴动起来,单凭仙灵力根本压制不住。

    只听一道嘹亮的龙吟之声从韩立体内传出,巨猿身后便有大片金光亮起,一头巨大的五爪金龙虚影从中浮现而出,龙首望天,做出嘶吼之状。

    金龙法相虚影浮现之后,巨猿面容一阵扭曲,忍不住发出一声痛苦的咆哮之声。

    “什么!你体内竟还有真灵血脉,好,太好了,真是天助我也……”重銮所化的血色巨人张口说道,声音震得虚空嗡嗡直响。

    其四只大手在身前交叠相握,掐着一个古怪之极的法诀,体表肌肉之上浮现出一道道弯月形纹路,亮着如同岩浆般的赤黄色光芒。

    紧接着,又有一道清亮的凤鸣之声响起,韩立所化的巨猿身后彩色光芒大作,一只彩凤虚影也从中浮现而出,与金龙相对而悬,光彩四溢。

    早已退开万丈之外的黑鹤看到这一幕,眼中也拟人地闪过一丝惊异之色。

    “竟然还不止一种真灵血脉……嘿嘿,往日里若是身负多种真灵精血,自然是一大助力,可今日遇到主人,算你倒了八辈子霉了。本就不同于本身精血的两种血脉同时爆发,看你还能坚持多久?!焙诤卓谕氯搜?,嘿嘿笑道。

    它的话音刚落,巨猿身后就又有大片青光亮起,一头青鸾的虚影也随之浮现了出来,而紧随其后一阵银色电光亮起,雷鹏的法相虚影也随之浮现而出。

    与之相邻,则还有五色光芒大亮,却是一头五色孔雀的法相虚影浮现。

    而在众多真灵法相下方,另有一头巨大玄龟虚影浮现而出,上面乌光缭绕,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块巨大的黑色磐石。

    “怎么可能……这么……这么多”黑鹤双目圆睁,口中喃喃叫道。

    此刻,它恨不得能生出一双手来用力揉揉自己的眼睛,因为它实在无法相信,竟然真的有人能够将如此之多强大的真灵血脉融会一体。

    况且,此人还只是一个天生肉身最弱的人族。

    “嗷……”

    只听山岳巨猿口中发出一声痛苦嘶吼,那些浮现在它身后的真灵法相,突然开始剧烈挣扎起来,青鸾彩凤左右纷飞,金龙玄武上下翻腾,一个意欲冲天,一个想要入海,中间还有雷鹏电光大作,乱作一团。

    巨猿手臂上的血红印痕光芒大作,也随之一明一暗的剧烈闪烁着,而其体内的精血也是混乱一团,在脉管之中疯狂地来回冲撞着。

    那种从身体内部透出的烧灼之感,简直比扒皮拆骨还要来得痛苦。

    韩立只觉得体内精血正在逐渐沸腾,只等他承受不住的那一刻,便要破体而出。

    届时他的下场,恐怕就和那些漂浮在海面上的妖兽,没有什么两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