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素媛面对潮水般涌向自己的十方楼众人,单手一掐剑诀,剑锋一挑。

    嗤啦一声!

    剑端之上银光迸射,丝丝缕缕的银色丝线喷涌而出,交织缠绕之下,如同天女散花一样刺向四面八方。

    所过之处,虚空中“呲啦”声大作,空气为之扭曲模糊,当即有三名合体期修士不及防下,被卷的身形支离破碎,残肢乱飞。

    “铮铮?!?br />
    一连串金石交击的尖锐之声响起,周围欺身而上的十方楼修士,也随之被这既韧且利的银丝逼得不敢过分靠近。

    这时,一道乌光却凭空从众人上方闪过,现出一道人影,手握一杆漆黑长枪倒冲而下,朝着白素媛的头顶直刺而来,速度迅若雷芒。

    从散发的气息来看,赫然是一名大乘期修士。

    白素媛反应自也不慢,剑锋一转下,剑尖直刺而上,与枪尖针锋相对地撞击在了一起。

    本以为会是两两相击各自分离的场景,却不成想那黑色长枪竟诡异至极的突然溶化开来,变作了一股液态流体,沿着银色长剑流淌而下,朝着白素媛手臂侵袭而去。

    只见银色长剑上发出阵阵“咝咝”之声,像是受到了严重腐蚀一般,冒出阵阵白烟,灵光乱颤。

    白素媛吓了一跳,连忙一甩手,试图将长剑上的黑色溶液甩落下去,然而那黑液竟是出乎意料的粘稠,非但没有被甩掉,反而继续朝着剑柄处蔓延上来。

    千钧一发之际,她目光一闪,当机立断的直接五指一张的抛开了长剑,身形几个闪动的退到了百余丈外。

    可就在此时,一道土黄光芒骤然从地面之下钻出,化作一道青光包裹的粗大藤蔓,蜿蜒而上朝着她的双腿和腰身上缠绕而去。

    其身上那件白色纱衣顿时白光大亮,从中亮起一层光幕,将青色藤蔓阻隔在了外面。

    白素媛立即手腕一抖,又取出一道白绫来,朝着青色藤蔓挥动而去。

    白绫之上金丝穿引,绣着一轮轮弯月图案,周围附有一团团状如云纹的古拙灵纹,上面光芒流溢,恍如月光。

    随着她手腕的挥动,金丝白绫之上大放光芒,灵动游弋,释放着淡淡月华,顺着青色藤蔓缠绕而下,将其死死捆缚了起来。

    紧接着,就听其口中轻斥一声,金丝白绫之上光芒一闪,整条青色藤蔓瞬间石化,被她轻轻一扫,化为了齑粉。

    这一幕,让那名本欲继续欺身而上的大乘期修士身形一缓,倒没有再继续追上来。

    其余十方楼众人见白素媛手段颇多,虽眼中贪婪炙热之色更甚,但不少人却开始稍稍与她拉开了些距离,但目光却不时朝这里扫来。

    他们看得出来,白素媛如今仍有不少杀手锏未出,此刻正面锋芒绝非良策,故而都抱着让其他人先行消耗,再趁机从中渔利。

    白素媛趁着形势稍缓,扫视了一眼周围,一颗心却直往下沉。

    此处的形势越发不妙,大部分圣傀门长老弟子都已经重伤甚至战死,按此趋势,这片广场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她眼中神色一黯,一缕法力流淌而出,汇入了贴在手腕的符箓上。

    只见其手腕处金光亮起,瞬间蔓延开来将她整个人都包裹了进去,一阵模糊之下,便从原地消失不见了。

    然而,几乎是同一时间,不远处的虚空中猛然一震,浮现出了一道淡金色光幕,一道人影撞击在了光幕之上,“砰”的一声摔落在了地面上。

    这人影不是别人,正是白素媛。

    摔落在地后,她立即翻身而起,手掌一挥,金丝白绫飘舞而起,围绕在她周围。

    她眼中满是惊骇之色,扫向周围,却发现那些十方楼修士同样也是满脸惊讶,似乎谁都不知道这层几乎将小半个广场覆盖起来的光幕,是什么时候布下的?

    “嘿嘿嘿……一群不懂怜香惜玉的家伙,都别惦记了,此女归老夫了!”这时,一阵沙哑笑声响起,一名身着黑色斗篷,脸上布满灰色鳞片的独眼老者,从人群后方走了过来,缓缓说道。

    众人闻声,纷纷朝其望去,在发觉其是一名真仙境修士后,纷纷叹息一声,满是不甘的避让开来。

    这些人中修为最高者不过大乘期,自然是谁也不敢与他相争。

    “啧啧,月华之体,倒是很少见呢!老夫有一套双修功法倒是很适合你的体质,嘿嘿……”老者摸了摸下巴,对白素媛笑着说道,目光贪婪的上下打量着少女。

    白素媛直觉背脊一阵发凉,心中也不由生出一股恶寒,下意识地握紧了手中的白绫。

    “反抗吧,越反抗越有滋味!”看到她的这个小动作后,老者舔了舔嘴唇后,怪笑一声的说道。

    说罢,其手腕一抖,一张灰色灵符立即从其袖口飞掠而出,速度快如疾电,化作一道灰芒,瞬间就贴在了白素媛的额头上。

    她根本来不及反应,就像是被施了定身咒一样,浑身法力凝滞,根本动弹不得起来。

    独眼老者“嘿嘿”一笑,手掌向前一探,就朝白素媛身上抓去。

    这次莫说别的收获,只要能得到这拥有月华之体的女子,他就已经算是大丰收了。

    就在老者的手掌即将触碰到白素媛的衣衫时,高空之上忽然有雷霆声起,一道刺目金光从高空之中直坠而下,化作一柄金灿灿的飞剑骤然斩下。

    只听“砰”的一声响!

    老者布置在外围的光幕禁制,如若无物般瞬间被飞剑刺穿,炸裂了开来,而那道飞剑却犹不肯罢休地朝其当头斩下。

    “什么人!”

    独眼老者顿时大惊,双手一撤,身形急掠向后数百丈才停了下来,沿途将十数名十方楼修士和青甲兵卒撞得人仰马翻,摔落一旁。

    “?!钡囊簧裣?。

    金色长剑斜刺入地,剑身之上九颗星辰熠熠生辉。

    激荡而起的大片气浪,将白素媛周围一圈修士和傀儡尽数吹飞了出去。

    两道流光从天而降,落在她的身前,现出两道人影来,却正是韩立二人。

    独眼老者眼见两位真仙联袂而至,且实力都不弱于自己的样子,心中一凛下,不敢再有丝毫停留的体表遁光一起,朝远处疾驰而去。

    “跑的倒是不慢!”麟九一手提起自己的九星金剑,看向那独眼老者,冷哼一声说道。

    不过说完之后,他倒没有要追杀的意思,而是留在了原地。

    先前云霓虽与陆机在高空之中大战,心神紧绷之下,却也没有放松对主岛上形势变化的观察,在发现广场之上势危之时,便立即通过秘术传音于他,让他速去?;胧?。

    麟九与韩立二人堪堪抵达主岛,在收到云霓的传音之后,略一思索,就明白了麟十一的真实身份,故而才与韩立急速赶了过来,救下了她。

    韩立看了一眼被定在原地的白素媛,心中虽已大致猜出了麟三的身份正是身为烛龙道十三金仙之一的云霓,却仍是有些不解,以她的实力,为何会参与到这次任务之中?

    只见其抬起手掌在她的额头处轻轻一抹,一道青色华光立即流淌而出,将那张灰色符箓包裹了起来,轻轻撕了下来。

    白素媛身形一颤,一个踉跄后才稳住身形,重新恢复了行动。

    “多谢两位道友?!彼⒓醋呱锨袄?,冲韩立两人一拱手说道。

    韩立与麟九皆是坦然受了她一礼,摆了摆手,都没有再说什么。

    周围的十方楼修士自然不敢对他们二人出手,可那些青甲兵卒却只是豆兵而已,根本不会顾忌这些,将身边圣傀门修士清理得差不多了,就都蜂拥着朝他们冲杀过来。

    两人无奈,只好又与之厮杀起来。

    只见逾百名青甲兵卒将韩立团团围住,手中长枪短戟宽斧窄刃,纷纷朝着他的身上招呼过来。

    韩立周身青光流淌,双拳之上金鳞翻起,身形如陀螺般在原地急转,朝着四面八方连连挥拳,在呼呼风声之中,打出了一片密密麻麻的的金色拳影。

    那些青甲兵卒不论是兵刃还是身躯,在接触到拳影之时,皆是发出阵阵爆鸣之声,纷纷炸裂开来,竟是一拳都挨不住。

    青甲兵卒身躯爆裂之下,无数碎片疾射而出,又朝着更外围的豆兵身上打去,只将其身上也打出一个个碗口大小的破洞来。

    韩立心中略一估量,就发觉这些青甲豆兵就体魄而言,其实与早前他交过手的那些黄巾豆兵相差无几,不过眼前的这些豆兵的速度却更迅捷,行动也更灵活一些。

    方才那些豆兵爆裂射出的碎片,就被不少豆兵都躲避了过去。

    而与此同时,这些豆兵的生命力似乎也更顽强一些,除了身体整体被完全毁坏以外,即使头颅被打穿,都几乎不会停止攻击动作。

    韩立一边将这些不断涌来的豆兵击溃,一边移动目光在周围扫视,心中略微有些惋惜,周边的豆兵尽是些普通种属,没有像黄巾巨人那样的母豆豆兵,否则他定要将之击溃,再弄来一颗青甲母豆回去种下了。

    过了约莫一个时辰之后,广场之上的人数非但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了起来。

    岛屿四面八方都有遁光不断飞起,朝着这边疾驰而来,却是整个圣傀门已经进入了全面溃败的阶段,残存的力量都开始朝着广场这边集中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