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万丈高空之上,攻守双方最高战力的厮杀,也正在如火如荼的地进行着。

    那名跨剑男子长身立于虚空,身上衣袍被劲风吹得猎猎作响,身前千丈范围之内剑气纵横,无数各色剑光汇集一处,仿佛在虚空中开辟出一片剑气池塘。

    与其遥遥相对的一片虚空之中,整个铺着一层雪白华光,里面光影迷蒙,盛开着一朵朵形态各异,大小不同的晶莹雪莲花,香气四溢,风吹十里。

    两处相接壤的地方,剑气汹涌,花影婆娑,风雷阵阵,铮鸣不断。

    放眼望去,仿佛有无数把花剪在不断摧残着花海,又像是无数晶石般的花朵,在不断消磨着剪刀的锋刃。

    这一幕看似平静无奇,实际上却是杀机重重,若是有修为弱他们一筹的修士,落入其中,那便逃不脱粉身碎骨化为灰烬的下场。

    而他二人身处阵中,虽看起来动作不大,但实则交锋在每一息都会发生不知多少次,双方体内仙灵力消耗更是巨大,但凡有一方支撑不住,另一方所操控的剑阵或是花海,就会立即倾轧而过。

    “道友既然不是圣傀门中人,又何必如此拼命?圣傀门给得起的报酬,我们……我也一样给得起。只要你就此收手,什么都不用做,我自会将报酬奉上?!笨缃D凶拥ナ殖纸?,催动剑阵没有丝毫松懈,口中缓缓说道。

    “这位剑仙倒是生的俊俏,气度风流皆令妾身心神摇曳。莫说什么报酬,只要你肯来妾身这雪莲花中一趟,与我欢好一场,就是让妾身掉过头来对付圣傀门,也并不无可呀?!闭獗咴颇廾婢卟⑽凑?,而是幻化了一张千娇百媚的俏丽脸庞,掩嘴咯咯轻笑道。

    她此刻虽是这般作态,心中却并不轻松,眼前之人实力与她在伯仲之间,这般持久消耗下去,后果很难预料。

    “既然你不肯领情,那就生死相见吧?!笨缃D凶游叛?,冷哼一声道。

    其单手一抬,掐出一个古怪剑诀,朝着剑镡处一点而下,手中长剑顿时铮鸣作响,声如蛟龙长吟。

    其身前那片剑气池塘顿时剧烈翻涌起来,一道道各色剑气相互凝结,化成了一头头五光十色的剑气蛟龙,上下翻涌着冲向了云霓。

    云霓手中的法诀也早已变化,身前的大片雪莲花田之内,无数白色花瓣纷纷扬扬飘起,在半空中凝聚成一片花海洪流,朝着剑气蛟龙奔涌而去。

    与之遥隔万里外的另一片天空中,一袭黑袍的疤面男子口中“咯咯”怪笑,双袖飘摇,袖内黄色光芒喷涌不停,化作一道道黄色光圈,不断朝着身前砸去。

    光圈落处,一名身穿灰白道袍的傀儡道士,单手一挥浮尘,万千雪白晶丝根根直竖而起,在半空中散开一片,如同无数根晶莹钢针一般将所有黄色光圈尽数挡下。

    其另一手摘下腰间银色葫芦,冲着高空一抛。

    银色葫芦立即滴溜溜一转地飞升而起,在半空之中飞快涨大到房屋大小,其上灵纹大亮,从中响起阵阵沉闷的雷鸣之声。

    紧接着,葫芦口霍然打开,一道道银色雷电霹雳而至,击打向疤面男子,直将半片天空莹的雪亮。

    与此同时,傀儡道士身后复有蓝光闪动,白奉义的身影从旁急掠而出,双手一招,两条水袖飘摇而出,在半空中化作两片巨大水蓝光幕,从左右两侧包绕而至,将疤面男子夹击中央。

    疤面男子眼中没有露出丝毫紧张神色,不紧不慢的单手一扬,一颗黄色圆珠飞升而起,在半空中砰然碎裂开来,从中洒落点点土黄光芒,将他周围方圆百丈的范围都笼罩了进去。

    那水蓝光幕和银色雷电同时而至,却都落在了土黄光芒之上,全都像是被一堵厚厚高墙挡住了一样,没有办法再进一步。

    白奉义的脸色略微有些苍白,眼前这疤面男子的实力远在她和傀儡之上,即使他们两人联手也只能堪堪拖住对方,根本无法取胜。

    不过好在下方主岛的战事,明显是圣傀门取得了优势,只要自己和师尊这边拖住敌方的两名金仙,等岛上分出结果来,此次坚守之战就算是成功了。

    “嘿嘿……想用缓兵之计一点点取得胜果,只怕你们要失望了?!蓖粱乒饷⒅?,疤面男子眼中神色轻松,用戏谑的语气说道。

    说罢,其手掌一翻,掌心之中多出一个青黑色的麻布袋子,只有巴掌大小,上面绣着一个绿色的古体“?!弊?,看起来丝毫没有什么特异之处。

    只见其单手一拍麻布袋子,口中轻念了几声咒语,原本空瘪的布袋立即像是吹气般鼓胀起来,像是塞满了豆子一般,表面鼓起一粒粒圆溜溜的小包来。

    白奉义见此,顿时心头一紧,大感不妙,连忙催动水袖光幕,加紧向疤面男子攻去。

    后者却是眼角浮现一抹笑意,口中干脆利落地吐出一个字:

    “去!”

    下一刻,麻布袋口霍然大张,一粒粒形如豌豆般的青色豆粒,不断从袋口处滚落而出,如同雨点一般从天而降,朝着圣傀门主岛洒落而去。

    每一粒青豆落地后,便立即如同吹气球般飞快膨胀变大,其上光芒一阵模糊之后,很快变作了一个青甲兵卒的模样。

    其身高形状与常人无异,面容却是十分统一,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全是一张没有任何表情的呆滞脸,体表之上长满了木质纹路,浑身有青色光芒流转,手上持着刀枪剑戟,斧钺钩叉等各式兵刃。

    不到片刻工夫,主岛之上各处就都有青光亮起,很快就出现了数千名青甲兵卒,与圣傀门诸人厮杀在了一起。

    这些家伙行动迅捷,比之寻??芑垢榛畈簧?,不论是在山里之中,还是河流之内,都能很快适应,并投入战斗中。

    圣傀门众人见突然多出来这么多敌人,一时间也有些慌了神,反被十方楼修士联手这些青甲兵卒给逼得节节后退起来。

    整个主岛,攻守之势霎时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逆转,圣傀门一方形势立即陷入了被动局面。

    相比主岛之上的混乱状况,此刻外围几个阵岛反而清闲了下来,变得无人问津了。

    毕竟所有灵石宝物都在主岛之上,既然打通了前往主岛的通道,自然不会有谁会再继续进攻这些阵岛了。

    “想不到,对方连道兵都用上了?!焙⑺坷豆馍炼?,遥望着主岛方向,说道。

    “看来这次圣傀门真是在劫难逃了?!摈刖乓蔡玖丝谄?。

    两人正说话间,却见身旁圆塔门口光芒一闪,齐珩面色严峻地从中闪现而出,冲着两人一抱拳道:“两位前辈,阵岛已经不用再守,劳请两位前辈赴本岛作战。我们也随后就到?!?br />
    他说话间,目光有意无意的在韩立身上转了一下,眼底深处似闪过一丝异色。

    韩立对此倒没注意,与麟九对视了一眼后,点了点头。

    既然作为代表雇佣方之人出面要求了,他们自然须遵守,这是无常盟的规定。

    而后,两人身上遁光一起,骤然急掠而出,朝着主岛之上飞掠而去。

    他们才刚飞出数百里距离,忽听得身后“隆隆”之声大作,连忙转身望去。

    只见阵岛上的武士傀儡,大步一抬,跨出小岛范围,一脚踩入海水之中,激起阵阵巨浪,竟是直接涉水而过,朝着主岛上穿海而来。

    与之相同,另外几座未被毁去的阵岛傀儡,此刻也都是如此,移动着巨大的身躯,朝着主岛方向赶了回去。

    主岛广场之上,喧嚣升天。

    数百个青甲兵卒与数十名十方楼修士,将数十名圣傀门修士和近百个银甲傀儡分割成了十数个战团,入目所及之处,各色灵光骄阳此起彼伏,不少建筑地面早已面目全非,尸首残骸随处可见,显得颇为惨烈。

    白素媛也和一名圣傀门长老以及十数名弟子,被百余名十方楼修士围在了广场一角。

    此女一手握着一柄银色长剑,一手之上套着一枚白色玉环,那张保命符箓已经被她贴在了手腕中,危急时刻只要注入法力,就能瞬间催动。

    她的目光不时望向遥远的高空,眼中满是担忧之色,手腕上的白色玉环幻化出的一道白色光环,笼罩着她的身体,在其身上原本的衣衫之外,也多出了一件白色纱衣,散发出点点银白色光点。

    在纱衣之下的腰袢处,还悬着一块方形的青色桃符,上面灵纹密布,隐隐有光芒流转。

    前面那几件宝物,都是往日师尊云霓赐予她的,至于这最后一样,则是之前先祖白奉义与她相认时赠与她的,是一件品质极高的防御性法宝,关键时刻,能挡住真仙境初期修士的全力一击。

    不过,也就只是一击而已,之后便会功效大减,甚至失去作用。

    不到万不得已,她自然不愿动用。

    “嘿嘿,这个戴面具的女子一身的法宝,拿下她,大家伙可就发了?!币幻聿母叽蟮氖铰バ奘磕抗饨舳⒆虐姿劓?,笑着喊道。

    周围十方楼众人闻言,顿时一个个眼中泛起贪婪的光芒,朝着这边围聚了过来。

    “杀”

    也不知是谁突然大喝了一声,十方楼众人立即如离弦之箭般同时冲杀了上来。

    本就混乱的广场上,显得愈发混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