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得正好?!?br />
    陆机淡淡一句,手中银色长剑一挑,身形在虚空中踏出一步,身形一闪,就从原地消失不见。

    而紧接着,远处飞遁而来的雪莲花影处,就有漫天细密剑光与花瓣相互交击,几乎在一瞬间,便有上千次碰撞,发出阵阵令人耳膜刺痛的尖锐声响,引得附近虚空疯狂震荡。

    “血寒道兄,咱们岛上见!”高空战舰上,名为重銮的焦面大汉略微扭动了一下脖子,说道。

    说罢,其手腕一抖,掌心之中多出来一柄黑色长刀,身形跃出了战舰的直坠而下,朝着下方距离最近的一座岛屿傀儡而去。

    “呵呵,相信不会花费太久的?!?br />
    疤面男子喃喃一声,单手一挥,袖袍之中金光一闪,一枚巴掌大小的金色圆环飞掠而出,在半空中急速放大,化作一个直径足有百丈的巨大金环,悬浮在了半空中。

    只听其口中低声吟诵一阵后,金环之上顿时浮现出层层密集符文,圆环之内的虚空中,凭空生出一缕缕土黄色的光芒,似虚似实,从中传出阵阵令人心悸的法则波动来。

    在圆环正下方的范围之内,虚空之中响起阵阵“噗噗”之声,仿佛正有一道无形压力,将此处与周围隔绝了起来,正在剧烈压迫着下方的空气。

    而位于下方的那层彩色光幕之上,也很快有一块与圆环相对应的区域,朝着下方深深凹陷下去一个圆坑,上面光彩流溢震颤不已,不断响起“滋滋滋”的声响。

    “给我破!”

    疤面男子大喝一声,掐诀的手掌重重朝下一按,彩色光幕之上顿时裂开一道道狭长缝隙,眼看着就要崩???。

    就在这时,一道迅疾蓝光从左下方斜飞而上,带着破空之声骤然而至,“?!钡囊簧以诹烁呖罩械脑不分?。

    金色圆环被那道蓝光砸得猛烈一颤,当中放出的土黄色光芒也随之一阵晃动,变得极不稳定起来,以至于下方的彩色光幕压力骤减,重新恢复了原状。

    疤面男子目光一沉,朝着下方望去,就见一名容貌极美的宫装女子,正手持一柄蓝汪汪的仙剑,凌空飞掠而来。

    在其身侧,还有一名身穿灰白道袍的青年道士,相伴而来。

    其腰悬银色葫芦,手持金色浮尘,身形挺拔,容貌俊朗,模样神态看起来皆与常人无异,但事实上却是一具栩栩如生的高阶傀儡。

    “嘿嘿,伪仙傀儡?!卑堂婺凶犹蛄颂蜃齑?,怪笑一声道。

    说罢,其手掌一招,将那枚金环招了回来,套在手腕之上,身形一转,朝着宫装女子与青年道士直掠而去。

    与此同时,十方楼众人不需指挥,就已经分散开来,不再冲向彩色光幕,而是朝着岛屿外侧飞去。

    他们此刻也早已发现,这彩色光幕与分散于周围的那些巨型傀儡有关,若能将这些傀儡击溃,自然便能冲入中央的岛屿。

    然而圣傀门的一众修士自然不会让他们得逞,他们早已从主岛上冲了出来,此刻分作数个战团,迎向了十方楼众人。

    半空之中,遁光四起,杀喊之声不断。

    十方楼修士大都是旁门散修,所用手段也是千奇百怪。

    西北方向,有人打开灵兽袋,放出数十头奇形怪状的凶恶异兽,每一只都足有近百丈大小,如同一股势不可挡的洪流,冲入了圣傀门众人操纵的傀儡大军,激烈厮杀起来。

    东南方位,则有人直接祭出了一面两百余丈大小的漆黑古幡,从中吹出一股股漆黑如墨的削骨阴风,立即将许多修为不高的圣傀门弟子吹成白骨。

    西南处,有人打开白色骨盒,放出无数黑纹金蜂,将剧毒蜂针刺向圣傀门修士……

    圣傀门修士虽然不如十方楼这般凶狠善战手段频出,却胜在一心护宗悍不畏死,况且有大量傀儡辅助,人数上已经远远超过了十方楼,反而在一定程度上占据了上风。

    高空中,原本布阵于一处的黑色灵舟,纷纷分散开来,表面金纹大亮光芒闪烁,从船身下方的巨大孔洞中,射出一根根粗逾数丈的金色长矛,带着阵阵尖鸣破空射下。

    早已升空而起的数百艘机关飞舟同时灵纹光芒大亮,位于船首处的一座圆形法阵中,红光剧烈闪动,不断有火光喷涌而出,一团团大如磨盘的赤红火球,从中不断飞出,在半空中汇集一片,化作一片密集的流星火雨,迎向密密麻麻从天而降的金色长矛。

    震耳欲聋的轰鸣声此起彼伏!

    金色长矛与赤红火球纷纷撞在一起,半空中顿时金光炸裂,火团四溅,变得一片混乱。

    高空中厮杀一片,下方海域之上,也并不平静。

    十方楼除了那些参与混战的修士之外,早已有许多人在真仙境修士的带领下,冲向了八具巨型傀儡,试图将之击溃,来瓦解阵法。

    岛外西南方向的武士傀儡上,原先驻守在圆塔周围的百余名修士,此刻手中全都紧握着一张张或金或银的符箓,神情紧张地盯着高空。

    这里正是韩立与麟九驻守之处。

    “来了,大约两百多人,当中似乎有三名真仙境修士,其余的大部分都是大乘以下的实力?!摈刖拍抗馔蛟斗?,缓缓说道。

    “那三名真仙,就由你我二人对付,至于其他人就交给圣傀门自行对付吧?!焙⒛抗庖簧?,如此说道。

    “正合我意?!摈刖诺懔说阃返?。

    话音刚落,韩立二人身形同时爆射而起,迎向那些十方楼修士。

    伴随着一片密集的吟诵之声响起,武士傀儡头顶上方一张张符箓飞如高空中,同时光芒大作,从中飞出一具具灵纹遍布形态各异的傀儡来。

    圣傀门众人也紧随其后,冲了上去。

    十方楼为首的三名真仙,正中一人身材高大体魄雄健,乃是一名壮年男子,其左侧一人矮他一头,身形消瘦,斗篷里露出的半截脸颊上皱纹横生,是一名老者。

    其右侧一人,却是名身材丰腴饱满,体态凹凸有致的妇人,用呼言道人的话来说,就是大胸大屁股的那种。

    三人中的那名老者,一眼看到迎面而来的韩立两人,先是眉头一蹙,继而忍不住轻“呸”了一声。

    “怎么了?”魁梧男子眉头一拧,问道。

    “居然碰到无常盟的同道了,还是青色面具的成员,真是倒霉催的……”消瘦老者大感晦气道。

    “早前就听说过你们无常盟的那些规矩,能佩戴青色面具的都不是一般人,看样子免不了一场恶战了?!笨嗄凶铀档?。

    “你们这么一说,让妾身都有些怕了呢……不管怎么说,可不能让妾身一个人,对付他们当中一人?!狈犭楦救饲嵝σ簧?,说道。

    “那个牛头似乎弱一些,我一个人来对付。鹿首的就交给你们?!笨嗄凶雍芸熳龀隽伺卸?。

    “好,就依道友所言?!毕堇险吡⒓从Φ?。

    丰腴妇人也是眉眼一弯,妩媚一笑地点了点头。

    两方人马掠近千丈之时,各自真仙境以下修士自觉分散开来,避开了各自真仙所在的区域,飞到下方贴近海面的地方厮杀了起来。

    魁梧男子一马当先,飞掠而出,直奔韩立所在方向疾驰而去。

    消瘦老者与那丰腴妇人则是身形一闪,一左一右朝着麟九扑了过来。

    麟九冷哼一声,身形骤然拔高,与韩立拉开了一段距离,当先朝那两人冲了过去。

    临近数百丈后,魁梧男子眼中精光一闪,手腕猛然朝前一甩,掌心中便有一道乌光飞射而出,直奔韩立而来。

    只见那乌光骤然一闪,瞬间放大百倍,化作一道小山般的黑色巨斧,朝着韩立当头劈下。

    斧刃未至,一股惊人的剧烈风压就先呼啸而至,将虚空中的气流都逼得向两侧退去,空间都有些不稳,似要断裂开来一般。

    韩立身形微微一滞,似乎没想到对方一出手竟然就是如此凶狠的杀招。

    下一刻,他手臂上翻起一枚枚金鳞,一声暴喝之下,拳端金光外溢,凝成一个巨大的金光拳套,猛然砸在了斧刃之上。

    “轰隆”一声暴响炸裂开来,激荡起一阵狂风,吹卷向了八方。

    韩立身形一矮,向下坠去百余丈后,双脚在虚空猛然一踏,重新站稳了身形。

    那柄巨斧则乌光黯淡地倒飞了回去,化作寻常大小,被魁梧男子握在了手中。

    男子被巨斧倒飞的巨力一带,也是不由“蹚蹚蹚”后退数步,口中叫道:“没想到,阁下竟是一名玄仙?!?br />
    韩立没有理睬他,手上掐出一个法诀,口里一阵低声吟诵。

    其身前一阵乌光闪动,一道泛着幽黑光芒的镂空宝轮就浮现而出,从中传出阵阵强烈的水之气息,正是重水真轮。

    “去”

    他口中一声低喝。

    半空之中,空竹抖响般的“嗡嗡”之声顿时大作。

    重水真轮飞速旋转而起,表面镂空花纹变得模糊一片,骤然朝魁梧男子射去。

    那道乌光速度快极,竟然一闪之下,就到了男子身前。

    后者心中一凛,双手牢牢抓住巨斧手柄,手臂一动,将其当做巨盾一般挡在了身前。

    此斧乃是其以多种珍稀矿石掺以多种土属性材料凝练而成,上面又铭刻有加持符纹,本身就是一件威能极大的法宝,其坚韧程度更是丝毫不下于那些顶阶的防御宝物。

    他自恃挡下这一击绝无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