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位远道而来,辛苦了,请先于此稍事休息,饮一杯灵茶。妾身乃是圣傀门的副门主,此次防御作战事宜,主要由妾身来做协调安排,还望道友们能够鼎力相助,若能击退强敌,必有厚报?!惫芭涌谒档?。

    “我等来此,本就为执行任务,副门主不必如此客气。如今我和诸位无常盟道友最关心的,还是如今圣傀门的情形如何,此次究竟是何人来犯,何时来犯,会有多少人?”麟三摆了摆手,开门见山的问道。

    包括韩立、麟九在内的无常盟诸人闻听此言,目光纷纷望向宫装女子。

    “其实不瞒诸位,此番来犯之人是谁,何时会来,人数究竟有多少,妾身也并不清楚?!惫芭映僖闪艘幌?,苦笑一声道。

    “什么?”

    “连你也不清楚,那此事岂非儿戏?”

    “我等可不想打这毫无准备之仗!”

    “若是最终无人来犯,我等岂不是在此徒耗岁月?”

    无常盟诸人闻言,不少人一片哗然起来,显然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

    此任务虽然说是守护圣傀门,并未提及敌人是谁,他们愿意接下此任务,本就有些冒险,所图无非是高额报酬,此外对自己的实力也有些自信,但最终同样要权衡风险和付出,并做好周密的应对之策。

    大多数人心中所报打算,一旦得知任务难度和风险太大超过自身承受范围,自然是情愿赔偿,也不愿真以身犯险的,当然,这都是最下策之举了。

    虽然在途中,从麟三口中也知道了关于此次任务的一些相对深入的情况,但大多并未涉及任务的关键,本以为到了圣傀门会知道一些,结果这副门主也是并不知道太多的样子,自然让这些人心中打鼓起来。

    麟九等人虽然没有开口说些什么,但也是神色各异,目光不时望向麟三。

    韩立脸上神色虽然没什么太大变化,心中却也是颇为无语。

    但他在出发前,却对圣傀门的来历和一些实力情况作了一些预估,料想来犯之人即便有金仙级别存在,以自己如今的手段,自保当可无虞,倒算是在场少数表现的镇定者之一了。

    “诸位稍安勿躁,既然接了任务来到此处,大家都是一条船上之人,如今应该多想想如何完成任务才是正途。当然,若是想要此刻退出,按照盟中规矩,付出三倍于报酬的仙灵石便可,我自不会阻拦?!本驮诖耸?,麟三的声音不紧不慢的响起。

    虽然她声音不大,但却带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让那些聒噪之人闻言,互望几眼后,倒也没有再说什么。

    “副门主,我等来此助贵门一臂之力,所谓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本无可厚非,但我们毕竟只有这些人,无法做到扭转乾坤,这一点,想必你应该清楚。既然不知来敌是何人,但贵门应该也做了周全的准备了吧?!摈肴?,这才目光一转的看向宫装女子,淡淡说道。

    “诸位见谅,并非是妾身有意隐瞒,而是真的不知。本门也是前些时日从一些可靠渠道得知,最近会有人集结一批力量,对我们圣傀门出手。由于本门门主如今远在其他大陆,无法赶回,妾身为保万一,这才不惜耗费重金请诸位来此相助。妾身当时在任务中已言明,只要诸位能助本门渡过此次难关,便算完成任,为期三年,在此期间,诸位可尽管在本门修炼。若三年内,都未有敌人来犯,任务报酬一分不少?!惫芭忧崽玖丝谄?,随后解释道。

    听到宫装女子此言,麟九等人自然是微微点头,神色也为之缓和了几分。

    “此外,本宗虽小,但传承这么多年,自不可能任人揉捏。虽无法预料来犯者为何,然宗内各种禁制大阵,机关傀儡无数,若来犯者真出现,自会让其见识一下我圣傀门的手段。不过凡事不可说太满,为以防万一,本宗部分核心弟子已经撤离,如今留在岛上的都是誓于本门共存亡之人,大约尚有三千余人?!惫芭佣倭硕俸?,又继续说道。

    韩立闻言,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怪不得方才一路行来,在这偌大的岛上,都没有看到多少修士。

    “却不知,这三千余人中,真仙境修士有多少?”麟九开口问道。

    他这一问,众人也都纷纷望向副门主,显然都对这个问题的答案很在意。

    这倒也不难理解,这等层次的战斗中,即便金仙境修士是最高战力,但会有诸多掣肘,故而往往真仙境修士的多寡,才是左右战局发展,甚至是决定战果的最大因素。

    “目前有三十余人,其中除了殿中这些长老之外,其他长老一部分要负责驻守岛上各处枢要,还有一部分要控制门内一些秘术傀儡,之后诸位也都会见到?!惫芭咏馐偷?。

    圣傀门说到底也不是什么一等宗门,自然是无法与烛龙道相提并论的,门内能有一名金仙境门主和三十余位真仙境长老已经十分不易,在同等层次宗门之中,应该已经算是实力较强的了。

    “如此说来的话,加上我们无常盟的人手,岛上至少已经有差不多五十位真仙境修士了,相信凭借这股力量,结合岛上的诸多禁制防御,即便有什么大宗想要侵犯,也得掂量掂量了?!摈肴烈髌讨笏档?。

    她的寥寥几句话,就像是一颗定心丸,让在场的无常盟成员大都放下心来,毕竟此次任务本就以麟三为首,其戴着的赤色面具,不仅代表着实力,也代表着在无常盟中的身份,这些成员过往自然没少和这些戴赤色面具的更高阶成员接触,自然明白这些人恐怖的实力和丰富的阅历。

    因此她的判断,自然更让人信服

    韩立对此倒没有什么特殊感受,他相信的,不是别人的判断,而是自己的实力。

    “如今任务的目标已经清楚了,守住此处三年。我最后再问一遍,若是有人现在决定退出,还来得及?!摈肴ㄊ又谌艘蝗?,开口说道。

    此时,众人之中的嘈杂声小了很多,大部分已经拿定了主意要赚这一笔,剩余小部分人犹豫再三之后,最终也决定不退出了。

    “很好。既然岛上布置已经早有安排,需要我们做些什么?”麟三微微颔首,再次转身冲宫装女子问道。

    “门内长老们主要安排在了本岛防御上,至于外面八座阵岛的驻守人手就有些不够了,其中有的只有一名真仙修士驻守,有的则是大乘期修士在驻守。故而需要无常盟诸位,辅助镇守这些阵岛?!惫芭尤绱怂档?。

    此言一出,在场无常盟诸人面上神色再次起了一些变化。

    “既然本来人手就不够,何不集中力量驻守本岛,干脆放弃几座外岛好了,等风波平息之后,再收回来不就好了?”麟九将众人面色变化尽收眼底,有些不解的问道。

    八座岛屿在主岛之外,很显然会比主岛更先遭到攻击,自然也更加危险一些,圣傀门刻意安排他们在外岛,其用心无法不让人猜疑。

    韩立对此倒并不觉得奇怪,他们这样一群带有佣兵性质的帮手,自然是要被放到对抗敌手的最前线,那一大笔报酬也不是轻易好得的。

    当然,对方必然也有其他目的。

    “实不相瞒,这八座阵岛本身就是门中最利害的一道防线,若是能够将其坚守住不被攻破,那我们便会在一定程度上占据上风,故而需要更加高强的战力驻守??銮乙侨弥钗蝗タ刂频耗诘闹疃喾ㄕ蠡?,诸位也未必能够胜任?!惫芭咏馐偷?。

    众人听罢,倒也明白过来,的确是这么个道理。

    “我们共有十六人,你打算如何分配?”麟三沉默片刻后问道。

    “八座阵岛之上,只有一座是由两名真仙境长老镇守的,故而其余七座岛屿就需要诸位帮忙镇守。至于具体如何安排,还请麟三道友做主?!惫芭铀坪踉缬写蛩愕乃档?。

    麟三略一思索,开口说道:“既然如此,你们每两人组成一队,驻守一座岛屿罢。麟十一留下,与我一起坐镇主岛?!?br />
    “是?!敝谌嗣挥泄嘤淘?,齐声应道。

    韩立同样出言附和了一声,但心中却是一动。

    这位麟三似乎对白素媛颇为照顾,竟然特意将她留在了相对安全的主岛,难不成她知道白素媛的真实修为?或者她们根本就是认识的?

    一念及此,韩立望向麟三,心中顿时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就在这时,韩立的脑海中忽然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嗓音,却是熊山传音过来,说道:

    “蛟十五道友,你我二人联合一组驻守一岛,你看如何?”

    “正有此意?!?br />
    韩立先前与其有过合作,自然知晓他的实力,便笑着应了下来。

    ……

    过了约莫半刻钟后,众人纷纷走出大殿,两两组队,各自在一位圣傀门长老的带领下,飞遁而起,朝着外岛的方向飞去。

    “蛟十五道友,咱们也走吧?!摈刖抛呱锨袄?,对韩立招呼一声道。

    韩立默然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两人便在一名白须老者的引领下,朝着岛外西南方向飞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