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立与呼言老道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府邸,穿过院落旁的抄手游廊,来到了会客的厅堂里,各分主客,落座下来,很快就有一名年轻仆从走进厅来,给两人添置了茶水。

    呼言道人看都未看那茶水一眼,手掌一挥,取出一只琉璃酒盏来,给自己倒上了一碗,仰起头一饮而尽。

    像是仔细回味酒的滋味一样,邋遢老头神情沉醉地砸了半天嘴,才呼出一口气,赞叹道:

    “这红毛酒,果然够劲道!”

    “前辈您知道这酒?”韩立闻言,有些意外的说道。

    “嘿嘿!昔日老夫云游天下时,曾在荒澜大陆北疆喝过,对这酒颇有些印象。与别的醇酒仙酿不同,此酒须取诸多妖兽兽骨精血浸泡,封坛百年方可饮用,色如血,劲霸道,凡人自不可饮,即便是我辈修士,呵呵,化神期以下修士饮之也无异于自寻死路。不过嘛,对于仙人倒是无妨?!焙粞缘廊速┵┒傅?。

    “前辈之于品酒一事的造诣,晚辈平生仅见,不得不由衷叹服?!焙⑽⑽⒁恍?,说道。

    “小子,少拍马屁了,有什么事儿就直说吧,看在这红毛酒的份上,只要不过分,老夫都能答应?!卞邋堇贤放牧伺姆旁诎讣干系木铺?,笑着说道。

    “晚辈今日去灵药园中,偶然发现之前种植的道兵发芽了。只是这幼芽和您之前给我的心得笔札上记载的有些不一样,故而特来请教前辈的?!焙⑺档?。

    “哦?有什么不一样?”呼言道人一听和道兵有关,立马来了精神。

    “我的道兵幼芽上,长了一些奇怪的暗金色纹路?!焙⑺档?。

    “什么样的纹路?带我去看看?!焙粞缘廊嗣纪芬惶?,立即问道。

    “晚辈绘制了纹路的图样,还请前辈过目?!彼蛋?,韩立手腕一翻,取出一张纸页递了过去。

    呼言道人接过来看了片刻,脸上露出笑意,说道:“你小子可能是要走狗屎运了,你这豆兵应该是发生了变异?!?br />
    “为何会变异?”韩立有些疑惑道。

    “影响豆兵变异的因素很多,种植地的水源、地脉、浇灌豆兵的灵液,以及豆兵自身的品质等等。这个要根据具体情况,才能判断出来?!焙粞缘廊私馐偷?。

    韩立闻言,低头思索起来,难道是因为小瓶绿液的关系?还是受地下火脉影响?

    “不过,你也别高兴太早,豆兵的变异属于不可控的状况,有可能会变得更好,同样也有可能会变得更坏,全凭运气?!焙粞拥廊说沽艘煌刖坪认氯?,又补充道。

    韩立看着呼言老头一碗酒接着一碗酒地喝,心知他多半是有心事,便也不再继续叨扰。

    “既然暂时没什么需要特别注意之事,那就且先不去管它了。此番多谢前辈告知,晚辈这就先行告退了?!焙⒊迤涫┝艘焕?,说道。

    “去吧去吧,老夫还要再自酌几杯……”呼言道人摆了摆手,说道。

    韩立无奈一笑,随即转身离去。

    两日之后,洞府密室内。

    韩立翻手取出一张牛首面具,戴在了脸上。

    随着一阵光芒亮起,一张巨大的青光阵盘,浮现在了密室墙壁之上。

    在确认了豆兵的变化无碍以后,韩立便打算继续在无常盟中接取任务,来换取灵石。

    阵盘之上,左侧任务栏中随时会有全新的任务更替上来,也随时会有已经完成的任务从其上取消,往往除了一些比较特别的任务外,更替的十分频繁。

    韩立目光从任务栏上一直往下扫去,在看到中间区域时,就一眼看到了一个十分特别的任务。

    之所以说特别,是因为以往的任务通常都不会发布任务的纤细内容,每次都是由召集人将所有人集中起来之后,才会告知具体任务内容,可是这次却一反常态的将任务的具体内容和条件要求,一并发了出来。

    此次任务的具体内容,是保卫圣傀门的机要之地,抵御外敌入侵。

    韩立对圣傀门倒也知道一些情况,知道其宗门位于雷暴海洋西北海域,距离古云大陆不算太远,是个以制造和出售各式傀儡,而闻名于附近海域的一个中型宗门。

    其整体规模自然无法和烛龙道相比,但因其存在的特殊性,一向与许多的仙家门派都有傀儡上的贸易往来,故而宗门富裕程度,远非那些同阶宗门可以比拟。

    而与此同时,此次任务对参与成员做了一定的限制,必须是无常盟内执有青色面具以上的成员,才有资格执行,由此也可看出,执行此任务的风险必定不小。

    不过,圣傀门给出任务奖励却是十分丰厚,所承诺给予的报酬,相当于其他普通任务的十倍之多,让当下正急缺灵石的韩立看了,也不禁动了心,当下便决定接下此任务。

    由于距离任务集合日期还有一段时间,韩立便将之前攒出的灵药炼制成了两炉丹药,同时也为之后的圣傀门之行,做了一番准备。

    数月之后。

    古云大陆西南部,有一座名为“望风”的临海小城,因为位置偏南靠近雷暴海洋,故而气候稍暖,是整个古云大陆上为数不多,能够感受到四季变化的地方。

    城外往南通向沿海,有一条五丈余宽的官道,蜿蜒伸入一片尤有绿意的榆柳树林。

    树林之内,芳草萋萋的官道旁,每隔数里就建有一座木质长亭,供往来之人歇息停脚。

    此刻,林中第三座长亭周围方圆数里被一层浓密白雾所笼罩,若是进入其中,视野不过尺许,几乎无法视物。

    而在这第三座长亭周围,却是毫不受浓雾影响,这里正有十数人沿着两侧长条状的廊椅相对而坐,他们脸上无一例外,全都覆盖着一张青色的野兽面具。

    只有站在亭外台阶下的一个体态婀娜的妇人与众不同,脸上戴着的是一张赤红色的狐狸面具,浑身上下散发着一丝魅惑和神秘的气息。

    在其身旁不远处,还站着一位身着粉色莲花短裙,腰肢纤细的女子,其脸上也戴着一张灵纹遍布的青色兔首面具。

    两人虽然都被遮掩去了面容,但身上展露出来的截然不同的女子气息,却同样的令人赏心悦目,以至于长亭内的许多人,看似正襟危坐,却都在偷眼观瞧。

    就在这时,密林上空一道金光划过,朝着这边飞落了下来。

    金光无视浓雾,直接扎入其中,落在了长亭外空地上。光芒敛去,现出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身影来,其身上穿着一件宽大的斗篷样式黑袍,头上则戴着一张青色的鹿首面具,正是麟九。

    其刚一落地,就立即走上前来,对那婀娜妇人恭敬施了一礼。

    后者则冲他点了点头,两人都没有开口说话。

    紧接着,东边的天空中又忽然有一道青光掠入浓雾中,落于长亭外,从中现出一名头戴牛首面具的青袍男子,却是“蛟十五”韩立。

    两人的出现,只是让原本在此的其余人抬头朝这里望了一眼,但大多数人对于麟九直接便移开了目光,倒是对于蛟十五却不由多望了几眼。

    毕竟任务狂人的名头在这片区域可是不小。

    韩立并不在意他人目光,但目光随意一扫之下,却一眼就认出了那张眉心写着“十一”的青色兔首面具,微微有些惊讶。

    因为拥有这张面具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白素媛此女。

    由于面具掩盖了气息,如今倒无法测其具体修为,但这些年下来,按其推测,以此女所拥有的月华仙体,恐怕至多也就是一名大乘期修士了。

    按理说,如此等级的任务,以白素媛的实力应当是不足以胜任的,却不知为何她竟也会出现在这里。

    不过,韩立心中念头转动,脸上并未表现出丝毫异样,先是走上前去冲明显是为首者的狐面少妇施了一礼,而后又朝着有过数面之缘的麟九点了点头,便走到一旁自顾自的盘膝而坐,调息休憩,没有多看白素媛一眼。

    白素媛倒是没有认出韩立来,毕竟之前她只见过韩立以面具幻化出的面容,倒是从未见过韩立的牛首面具,不过对于任务狂人的名头确实有些耳闻,有些好奇的打量了韩立几眼,眸光闪动,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如此过了约莫一刻钟的样子,又有两人陆续赶到。

    此时,麟三目光环视了一圈后,当即对长亭中的众人说道:

    “好了,人数已经到齐。事不宜迟,即刻出发,前往圣傀门,至于任务详细,在路上我自会细述一二?!?br />
    众人闻言,纷纷站起身来,走到了亭外。

    韩立发现除了麟九以外,还有几名曾经一起执行过任务的成员,彼此互望时,也都微微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只见麟三手掌一挥,一片银色华光如晶粉一般洒下,刹时间银霞飞绕间,一艘银白色的弯月形灵舟浮空而出,悬于半空中,闪烁着熠熠银辉。

    此舟长约三四十丈,表面铭刻满了一圈圈玄奥难明的符文,通体散发出一阵阵银色霞光,绕着舟身上下左右盘绕,俨然是一艘品阶不低的飞行灵宝。

    而后其身上光芒一闪,身影飘然而上,落在了灵舟甲板上。

    其他众人见此,虽有几人眼中闪过一丝羡慕,但所有人均默不作声的纷纷飞身而起,朝着灵舟之上飞去。

    毕竟对他们这些人时?;旒S谖蕹C酥?,不时参与盟中任务的高阶成员而言,各种稀罕的灵宝自然也是见识了不少,早已见惯不怪,同时对于心中所想,自然也不会在脸上表现出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