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团道纹?

    韩立眼中闪过一丝诧异,目中蓝光闪动下,死死盯着真言宝轮,将轮子上浮现的那些半透明纹路又仔细数了一遍,发现宝轮上的时间道纹真的变作了二十五团。

    难道说,真实之眼还有吸收时间之力的功能?

    却不知,这增加的道纹是临时的,还是永久的,若是后者,这实在太过匪夷所思了。

    韩立一念及此,心中不禁怦然一动。

    “可惜了,目前手上的晶粒只有这么一颗,想要再试一次,就得等到下个月了……至于地祇化身那边,就姑且停上一段时日吧?!焙⑻玖丝谄?,按捺住心中的兴奋之情,单手一招的将真言宝轮收回了体内。

    而后,他伸手探入胸前的衣袍之中,将悬挂在脖颈上墨绿小瓶取了出来。

    说起来,这自其修仙伊始便伴其身侧之物,才是他身上蕴含时间之力最强,也是他最想弄清楚来龙去脉的宝物。

    他将小瓶凑至眼前,双目盯着瓶身上的叶片状花纹,眼中浮现出一抹凝重之色。

    这掌天瓶不比他物,是他身上最大的隐秘,也是他最为重要的宝物,先前晶粒发生的变故虽然没有造成不好的后果,可依然让他心中生出几分担忧来,万一掌天瓶也出了意外变故,可就得不偿失了。

    思量再三后,他还是决定尝试一番,一来他十分想弄清掌天瓶的来历,二来他也不相信如此高阶的宝物会轻易就受到损伤。

    拿定注意后,韩立将小瓶放在了身前地面上,催动真实之眼,移动视线朝着瓶身上望去。

    只见金色竖目投射的淡金色光芒,洒落在墨绿小瓶之上,瓶身立即微微一颤,悠然漂浮了起来,悬在半空缓缓转动。

    韩立身子绷直,满脸紧张神色,透过真实之眼一动不动地盯着小瓶。

    就在这时,小瓶内部似乎有一点米粒大小的白光亮起,将小瓶由内向外映照得通透无比,映衬得瓶身上的叶片都变得翠绿欲滴,彷如实物一般。

    正当韩立以为要有虚影浮现的时候,小瓶之上的光芒陡然转为墨绿之色,就如同一道深邃的漩涡一般,直接将金色竖目投射的光芒吞噬了进去。

    他吓了一跳,正欲关闭竖目,却发现小瓶也仅是有此反应而已,再无其他变化。

    等了片刻之后,见仍是没有什么特别之事发生,韩立暗暗松了一口气,略一沉吟过后,体内仙灵力再一催动,将刚刚才浮现的那团道纹也激活了起来。

    只见二十五团道纹同时亮起,金色竖目光芒重新一盛,再度投向掌天瓶。

    结果这一次,却发生了意外。

    只见墨绿小瓶表面光芒猛的一闪,先是将金色光芒吞噬后,接着又从瓶中反射出一道绿色光线,直接扑向了金色竖目。

    韩立见此心中一惊,这道绿色光线看似不快,但自己不知为何竟有种无法阻止之感。

    结果绿色光线无声无息的落在了金色竖目之上,将其染成了翠绿色,引得整个真言宝轮一阵狂颤,散发的金光开始扭曲模糊,竟有些不稳起来。

    似乎下一刻,整个宝轮就要崩溃了一般。

    韩立见此,连忙想要设法阻止宝轮,结果这一番施法,却是面色一变,因为宝轮之中凭空生出一股吞噬之力,正拼命的抽取他体内的仙灵力,源源不断,根本就无法停下之感。

    他心中暗暗叫苦,但却不敢停下。

    因为随着仙灵力的不断灌入,宝轮震动的频度变得平缓下来,这让其心中微微一松。

    如此过了足足一炷香的时间,直至韩立体内仙灵力被吸收了整整三分之二,宝轮踩终于停下了震动,变得平静下来,表面的绿光也随之消散。

    此时,真实之眼也随之被强行关闭了。

    韩立暗松了口气,见宝轮和真实之眼并无大碍后,才有些心有余悸地将真言宝轮收入了体内,随后又连忙将小瓶抓回手里,仔细检查了好几遍,确认没有任何损伤后,才彻底放下心来。

    “看起来我一直都太小瞧你了,你没什么事,倒让我吃了个暗亏。不过等以后真实之眼有所提升之后,倒是可以再大胆尝试一下了?!焙⒛﹃攀种械男∑?,苦笑了一声,喃喃自语道。

    半晌之后,他收起小瓶,重新盘膝坐好,双目一阖,脑海之中却重新浮现了秘境中的那块石碑的影像,三重真言化轮经口诀依次记录其上。

    第一重口诀自不必说,韩立早已经融会贯通铭记于心了,他以神识仔细查看起来第二重和第三重的功法来,想要试着从其中找找答案,看看后面两重功法中,有没有记录更多与真实之眼相关的内容。

    他这么一坐,就是整整七天七夜。

    在此期间,他仔仔细细的将后面两重功法都查阅了一遍。

    结果却是什么都没有找到,除了真实之眼秘术当中记载的相关内容之外,其余功法内容则没有再提及关于真实之眼的更多内容了。

    韩立缓缓睁开双眼,伸了一个懒腰,从地面上站了起来。

    虽然没有找到想要的答案,他却并没有丝毫失望的模样,反而眼神深处带着几分欣喜。

    因为他在中途参阅功法时曾数次唤出真言宝轮作为比对参照,结果发现上面的那第二十五团时间道纹依旧存在,没有丝毫消退的痕迹,且和其余二十四团一样,随着宝轮的转动而闪动。

    并且,他可以察觉到此轮散发的金色波纹范围内的时间流速程度,隐隐有了一丝增长,虽然不多,但却是真实存在的。

    也就是说,这真实之眼在吸收了掌天瓶凝出的晶粒后所诞生的这一团时间道纹,极有可能是永久的,当然若要完全确认此事,还需要再多花些时间观察。

    但无论如何,如今的这一发现,让其心中振奋不已。

    除此之外,他也并非没有其他收获,在查看第三重功法时,他还发现了一份意外之喜。

    第三重口诀之中,附带有一门名为“逆转真轮”的神通,一旦练成之后,便能发挥出与真言宝轮原本功效完全相悖的功用,转减速为加速。

    只不过这种神通在运转之时,并非作用于敌人,而是作用于施术者自己身上,按功法所述,需要将真言宝轮纳入体内并使之逆转,从而使得自身时间流转瞬间加快,进而达到提升自身速度的目的。

    要想使用这一神通,同样有一个前提存在,那就是真言宝轮上凝聚出十八团道纹以上方可,与功法修炼到第几重关系似乎并不大。

    只是按照原本真言化轮经所述,唯有修成第三重功法,方有可能达到十八团道纹,也就是说,在第二重功法时自然无法施展的。

    但他如今却已凝聚出了整整二十五团道纹,按理说,也应该可以尝试修炼施展这逆转真轮了。

    如此一来,他原本打算开始闭关修炼第二重功法,现在自然也决定暂时放下,先将这一神通修成再说了。

    毕竟此法若能成功,自己的实力立刻将有不小的增长!

    如此想着,韩立再次在原地盘膝坐下,闭上了双目。

    在调整了数日,将自身状态调整到最佳后,韩立再次开始了闭关。

    逆转真轮,这一神通说起来容易,练起来却殊为不易。

    因其与真言化轮经原本的运转方式截然相反,使得原本修炼时积攒出来的心得体会,非但全无用处,反而还在一定程度上成为了制约他的桎梏。

    密室之内,韩立盘膝而坐,双手掐动法诀,背后真言宝轮悠悠旋转,释放着淡金色的光芒,十八团道纹同时亮起,从中传出阵阵奇异波动,将整个密室都笼罩其中。

    就在此时,他双手一合,十指相对,继而扣下两指,双手向下一转,掐出一个古怪法诀,口中也响起阵阵吟诵之声。

    其背后真言宝轮微微一颤,发出的“嗡嗡”之声逐渐减小,转动速度也逐渐消减下来,看起来就像是要悬停在空中一样。

    紧接着,就见韩立双手法诀再一变动,口中轻吐出一个“疾”字。

    已经快要停下来的宝轮,立即又快速旋转起来,只不过方向却与之前截然相反。

    韩立见状,心头微微一喜,正欲尝试将宝轮纳入体内,就突然感到胸口一阵沉闷,一口鲜血便涌上了喉头。

    他手上法诀一撤,背后的真言宝轮立即剧烈晃动起来,竟是恢复原状,自行回到了他的体内。

    “果然没那么容易,光是调换仙灵力运转方式,就不是这么容易掌握的??蠢疵挥懈鍪俅纬⑹院吐髡?,是不可能修炼成功的?!焙⑽⑽⒆鄙硖?,擦了擦嘴角溢出的一丝猩红鲜血,不由面露苦笑之色说道。

    就在方才,他体内运转不畅的仙灵力相互抵冲,要不是他及时停止了功法运转,差点就要憋出内伤来了。

    略微休息片刻,调整了一下体内仙灵力的运转,韩立便又再次唤出了真言宝轮。

    (后面有些情节,忘语需要调整一下,下面几天要一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