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长老,你看……”

    梦浅浅见此,刚想回头说些什么。

    只听“咔”的一声轻响。

    巨蛋下方的裂纹处突然向外一突,一块人头大小的蛋壳掉落,露出了一个空洞来。

    梦浅浅闻声连忙回头,有些紧张,又有些期待的望着那个洞口,就听到里面传来阵阵稚嫩地鸣叫声,“叽叽叽”的跟雏鸡差不多。

    紧接着,就有一只与洞口差不多大的毛绒绒的脑袋从里面探了出来。

    这体型并不小的小东西双眼半开半合,表面绒毛上泛着淡淡青光,模样竟也与母鸡有些相似,喙部短而直,上面开着两个呼吸用的鼻孔,脸蛋鼓囊囊的,看起来有些呆笨。

    只见它头颅左右拧转了几下,这才慢慢将眼睛彻底睁开。

    它先是打量了一下韩立,又望了望梦浅浅,毛茸茸脑袋歪了歪,随后身躯缓缓从蛋壳中钻了出来,朝着梦浅浅的方向,一步一步蹒跚着走了过去。

    其脖颈又细又长,后面连着一个有些孱弱纤瘦的身躯,与其硕大的头颅相比,显得极不合比例,就仿佛所有养分都用在生长脑袋上了,以至于变得有些畸形。

    韩立看着此鸟这番模样,也说不上有多失望,只是觉得有些……丑。

    也不知道方磐当年从哪里搞来的此蛋,也不知目的为何。

    梦浅浅看着左摇右晃朝着自己走来的古怪雏鸟,一双美眸中却亮起星星点点的光芒,心中又为它捏了一把汗,生怕它那纤弱的脖颈支撑不住脑袋随时会折断。

    她直视着雏鸟的眼睛,心里并不觉得丑陋,反倒觉得有些呆萌可爱,毕竟这是她这些年来独自苦修之时,唯一日夜相伴之物。

    有时候修炼至瓶颈,左右无法突破之时,或是感慨苦修之途甚艰,难耐这寂寞岁月之时,亦或有什么心事,连兄长也不愿相告之时,她都会将这颗巨蛋,当做唯一的倾诉对象。

    不知不觉中,这颗不知名的巨蛋,已成为了她慢慢修仙途中的一个良伴,伴随着她一步一步的从元婴期,慢慢提升至如今的境界。

    甚至可以说,若非有这颗巨蛋的相伴,她还未必能够如此快的进阶化神期了。

    如今,这颗蛋终于破壳而出了,她此时的心情颇为复杂。

    她缓缓蹲下身来,将好不容易走到她脚边的雏鸟抱了起来,用手轻抚着它身上纤细柔软的羽毛。

    雏鸟则轻轻将脑袋靠在她手中的那根羽毛上,缓缓蹭动着,口里发出阵阵低鸣。

    “厉长老,你能不能给它起个名字?”梦浅浅抱着雏鸟,转过身来,对韩立说道。

    “你手中那根羽毛,多半就是它母亲的,不如就叫它‘念羽’吧?!焙⑾肓似?,开口说道。

    “念羽,念羽……嗯,很好听的名字,以后就叫它念羽了?!泵吻城晨谥心盍思副?,随即笑了起来,开心说道。

    韩立看着这一幕,也微微有些动容。

    梦浅浅将雏鸟捧了起来,也不管它听不听得懂,对其认真说道:“以后你就叫念羽了!”

    韩立这才注意到,雏鸟的头颅下方还长着一只小小的肉囊,隐藏在羽毛之下。

    他眉头微蹙,走上前去,将幼鸟从梦浅浅手中接了过来,仔细打量了片刻后,又翻起幼鸟的双翼和尾巴,见下方各隐藏着一道隐隐含光的羽毛后,陷入了沉思。

    “怎么了……厉长老,可是有什么不妥?”梦浅浅有些担忧地问道。

    “没有什么不妥,先前我想方设法想要弄清这枚巨蛋的来历,却一直都没有头绪。直到今日它孵化出来了,才算是有了些眉目?!焙⑿α诵?,开口说道。

    “哦……难道说念羽它还大有来头?”梦浅浅也被勾起了好奇心,连忙问道。

    “暂时我也不能确认,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它是一种风属性灵鸟,而且是具有进化可能的一种品级极高的风属性灵鸟,它的体内或许就含有某种真灵血脉?!焙⒁裁幌胍?,就直接告诉了她。

    梦浅浅一听此言,望向雏鸟的目光就有些变了,嘴里啧啧称赞道:

    “念羽,你还真是了不得呢……”

    幼鸟对此自然是浑然不知,只是张开嘴不停的“叽叽”叫着,似乎满怀着对这个世界的憧憬和好奇。

    韩立见状,手掌一翻,掌心之中变多出一枚青色丹药。

    只见其掌中青光亮起,将那枚丹药整个包裹了起来。

    片刻之后,那枚丹药便在这层青光之中逐渐蕴化开来,变作一团灵力盎然的青气。

    韩立手掌一引,那团青气就缓缓流淌着滑入了青色幼鸟的尖喙中。

    只见一道青光顺着念羽细长侧脖子缓缓滑入腹内,闪动了几下,便消失不见了。

    幼鸟停止了鸣叫,却是极其拟人地张嘴打了一个饱嗝,看得梦浅浅大感有趣,忍不住掩嘴咯咯轻笑了起来。

    然而一个饱嗝还没打完,幼鸟的眼皮就缓缓耷拉了下来,竟是头颅一歪,就此昏睡了过去。

    梦浅浅见此微微一怔。

    “这枚风属性灵丹对它来说暂时品级还是太高,虽然我已经用法力蕴化了丹药,但它仍是有些抵受不住。不过没关系,入睡过后反而有利于灵力吸收?!焙⑿ψ沤馐偷?。

    梦浅浅连忙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理解。

    “那根羽毛你姑且就留在身边,念羽它是你一直照看着孵化出来的,日后仍旧由你来照顾?!焙⒔焖挠啄竦莞吻城?,开口说道。

    “是,厉长老?!泵吻城趁Σ坏恿斯?,笑着应下。

    “我记得山上灵药园里种了不少风灵草,以后可以用此草来喂食它,一开始喂食一些十年份左右的就好,等它长大一些后,可以再喂些年份更久的,不要操之过急。切记,不要给它喂食其他属性的丹药?!焙⑾肓讼?,又叮嘱道。

    “嗯,浅浅记下了?!泵吻城车懔说阃?,说道。

    “好了,带上念羽回去吧?!焙⒒恿嘶邮炙档?。

    梦浅浅告退一声,抱着幼鸟走向石室大门,刚要跨出去,却又被韩立喊住了。

    “怎么了,厉长老,还有什么要叮嘱的吗?”梦浅浅回过身,疑惑道。

    “我没看错的话,你已经是化神期修士了吧?”韩立笑着说道。

    “先前就想跟长老你说的,就是没找到机会,后来被念羽一耽搁,我自己倒忘记了?!泵吻城澄⑽⒁恍?,有些不好意思说道。

    “嗯,你资质比你哥哥他们都要好一些,进境的确是要快一些。这瓶化神期修士的丹药给你,算是庆祝你境界提升的贺礼?!焙⑴坠ヒ恢话咨善?,笑着说道。

    梦浅浅欢连忙接了下来,几番谢过之后,才欢天喜地的转身离去了。

    其离开之后没多久,洞府庭院之中就有一道青光飞掠而起,直奔赤霞峰之外而去。

    第二日。

    白日当空,天朗气清。

    钟鸣山脉西部积雪未消,大部分山脉都是一片明晃晃的白色,只有部分区域能够看到些许被清理过的大殿和广场,露出些不一样的颜色。

    除此之外,也有一些地下生有火脉或是山上存有温泉的地方,没有被积雪掩盖,还能看到些算不上鲜亮的绿色。

    高空之上,一道青光疾驰而过,朝着西林峰旁的半月形山谷中飞落而去。

    此人不是他人,正是前来寻找白雀谷的韩立。

    昨夜他出了赤霞峰,先是去了山脚处,将精炎火鸟放回了通往地下火脉的洞口。

    小家伙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绕着他飞两圈之后,就熟门熟路地朝着洞内疾飞了进去。

    而后,他就通过临传阁一路辗转赶往了钟鸣山脉西部。

    原本他若是选择传送到蒲灵谷中的临传阁,再转往西林峰的话,能节省不少时间,天不亮就应该已经到了半阙谷。

    只不过,一位真仙境修士降临蒲灵谷的话,不管是不是来挑选仆从,多半又会引起一阵骚动,韩立可不想引来他人注意。

    故而他选择传送到了距离更远的会旸峰,所以这才一路飞遁到了现在。

    半阙谷与旁边的西林峰同病相怜,也是一处没有什么特别灵产的普通地域,所以一直也不受宗门重视,里面既无长老弟子建立洞府,也无任何宗门设施,算是一处原生山谷。

    韩立落在山谷谷口处,一直朝内走去,满目所见皆是厚实的积雪,偶有一些地方有红褐色的岩石裸露出来,显得有些荒凉。

    谷口向内数百丈之后,地形逐渐开阔起来,不过相比于谷外,谷内的地势明显要低一些,韩立感觉得到,自己正沿着一定的坡度朝着下方走去。

    一直走了约莫半个时辰,前方的山谷中变得雾气氤氲,景物显得有些朦胧不清。

    韩立绕过一块横亘在山谷中的巨大石块,看到后方有一个面积颇大的弯月形湖泊,水面上正有缕缕热气从中冒出,显然是一处地热温泉。

    温泉周围的温度稍微高一些,能够看到一圈裸露出来的红褐色岸滩。

    韩立走到温泉湖岸边,停下了脚步,双目之中蓝色光芒亮起,朝着湖水之中望去。

    只见湖面泛有微澜,湖水清澈通透,能够直接看到湖底中一块块嶙峋不平的湖石,倒是没有看到任何游鱼水族。

    片刻之后,韩立收回目光,又小心将神识释放开来,将整座山谷都笼罩了进去。

    然而,一番探查之后,他却发现仍是一无所获,仿佛这处半阙谷真的只是一处普通山谷罢了。

    “白雀谷,现真轮……”

    韩立口中默念了一句当日在太玄殿中看到的那句话,随即神色一敛,盘膝坐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