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立站在广场边缘,看着秘境中奇特的风景,目光有些飘忽,心思显然不在此处。

    他到达此处已经一月有余,早已经将除大壑之内的环境通通探查过了一遍,想要进出此处,就只有通过那唯一的入口,所以他只要在入口之外布下一套禁制,并留下一缕神念,就能在古杰追杀至秘境内之前,就提早感知到。

    当然,也因为只有一个出入口,他想要逃离此处的话,也会比较麻烦。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韩立在来此处之前,就已经提前去了一趟在古云大陆南端,在临近雷暴海洋的一处隐秘海崖边,开辟了一个洞穴。

    在洞穴之内,他用九根拘雷木布下了一个可以超远距离传送的稳定雷阵,并在那里做了神魂标记。

    之后只要他身处古云大陆附近,在使用雷阵传送之时,以神魂与那处雷阵上的神魂标记联系,就能瞬间传送到那里。

    若是古杰真的追杀至此,他也能以最快速度就传送到那里,而后再遁逃进入雷暴海洋,这样便有很大的几率,能够逃过古杰的追踪。

    不过,这一雷阵因为长期处在开启状态,每时每刻都会消耗拘雷木中的雷电之力,最多只能支撑不足百年时间,就会因雷电之力耗尽而彻底失去功用。

    “既来之则安之,还是先处理一下手头之事吧?!焙⒖谥朽杂镒?,双手在白玉栏杆上拍了拍,转身朝广场另一边的洞府中走去。

    回到府内密室之中,韩立盘膝坐了下来,手掌一翻,掌心之中便多出来两页纤薄的黄色纸页,仔细打量了起来。

    这两张纸页上记载的不是他物,正是统元丹与春霖丹的丹方。

    韩立当前想要尽快提升实力,增进修为,就必须炼制出大量的地阶丹药,用以辅助修炼。

    现如今就统元丹来说,他已经颇有些炼制心得,成功率比之前高出了许多,而春霖丹他虽然还没炼制过,但有真言宝轮辅助,相信难度也不是很大。

    目前,炼制这两种丹药的灵药,他也并不缺乏,不过为了长远打算,他刚到此处之后,还是将大部分灵药种子,都种植在了洞府的私有灵药园之中。

    他心里清楚,虽然自己手中已经有了两张地阶丹方,但长期服用同一种丹药,时间久了必定会产生耐药性,届时丹药功效下降,不但会浪费灵药,同时也会拖慢修炼速度。

    所以,他还需要更多不同种类的丹方,来炼制更多的地丹。

    很早之前,他就曾经在无常盟中发布过换取地阶丹方的任务,不过由于丹方实在太过珍贵,一般地丹师也大都不愿意用来交易,所以一直也都没能如愿。

    一念及此,韩立手掌一翻,掌心中就多出来一只紫色玉盒来,正是得自平遥子之物。

    此物既被一名接近天丹师造诣之人如此珍而重之的封印,里面所藏之物,有可能便是被炼丹师们珍若性命的丹方了。

    他目光扫过紫盒上的密集纹路,手腕一抖,身前便多出来十数枚寸许大小的黑色小旗,旗身乌黑,材质若铁,上面镌刻着许多复杂莫名的暗纹。

    韩立将这些铁旗拾起,按照圆环形状一一插入身前的石板地面,而后抬起一指,轻轻一点就嵌入地面,在这些铁旗之间来回刻画起来。

    不一会儿,一个颇为复杂的小型法阵就出现在了地面上。

    韩立将紫色玉盒置于法阵中央,而后双指一并,掐出一个法诀,口中默默吟诵起来。

    伴随着阵阵吟诵之声响起,黑色铁旗上的暗纹和地面上刻画的阵纹,随即亮了起来。

    “启”

    韩立口中一声轻喝。

    整个法阵顿时爆发出一阵刺目光芒,将整个紫色玉盒淹没了进去。

    只听“嗤”的一声轻响。

    那张紧贴在玉盒上的银色符箓上光芒一亮,竟是直接燃烧了起来。

    紫色玉盒被火焰这么一烧灼,表面镌刻的纹路也纷纷亮了起来,将整个盒身映照得晶莹剔透,如同一块精美至极的紫水晶一般。未等韩立欣赏完这美丽景象,那玉盒就突然剧烈震颤起来,表面之上的纹路越来越亮,竟仿佛要就此龟裂开来一样。

    “怎么会这样……”

    韩立心头一紧,双目之中蓝色光芒亮起,明清灵目立即发动。

    只见紫色玉盒之内,内嵌的一道道肉眼难辨的隐秘符文正亮着华光,眼看就要发动自毁之力,将整个玉盒和内藏之物彻底崩碎。

    这玉盒的封禁之术竟然有明暗两层,若是只将表面的银色符箓消除,其内的隐秘符文便会发动,一样会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韩立口中默念真言宝轮经口诀,周身金光大作,一道尺许大小的金色圆轮蓦然浮现在其身后,缓缓转动起来。

    随着他心念转动,真言宝轮飞快旋转,无数金色波纹散发开来,朝着周围蔓延而去,瞬间就将周围十丈范围的区域覆盖了进去。

    密室之内,除了韩立自己,一切都忽然慢了下来。

    紫色玉盒之内的符文光芒,之前因为速度太快,看起来像是长时间亮着,而此时慢了下来,韩立才发觉其竟是在一明一暗的闪烁着。

    只见其双指并拢,动指如飞,双手如幻一般在地面上来回移动,迅速将一支支黑色铁旗夹起,转瞬之间就重新布下了一座小型法阵。

    “启”

    韩立口中发出一声轻喝,法阵之上顿时光芒大作,一缕缕黑光如同一支支小箭,从黑色铁旗上射入紫色玉盒。

    玉盒之内,隐匿的符文光芒一敛,不再闪烁,继而无声消散,而燃烧在玉盒之外的火焰,也逐渐变小起来。

    待符箓火焰彻底熄灭,紫色玉盒上的纹路也逐渐暗淡消失,盒身之上传来“啪”的一声轻响,竟是自己打了开来。

    韩立将真言宝轮收入体内,伸手一抓,紫色玉盒便当空飞掠而起,落在了他的掌心。

    在整个密室之外,他早已经布置了一层高等禁绝法阵,倒也不担心玉盒之内还有什么未知的手段,会暴露他如今的位置所在。

    他凝神望去,就看到整个玉盒里空荡荡的,只在盒底处静静地躺着一叠纤薄的淡金纸页。

    韩立见此,先是放出神识一扫,发现其上并无任何神念印记,才抬手将之捻起,捧在手中仔细查看起来。

    只见最上面一张纸页上,以古篆字体书写着“承菀丹”三个大字,其下方则以小上些许的字体写着一味味灵药名称、年份用量,以及炼制方法。

    韩立面上露出欣喜之色,果然如他所料,这玉盒中放着的正是丹方。

    草草看过第一张纸页后,他将纸页向后翻去,又接连看过了十余张,就惊喜地发现这些丹方竟然大部分都是地阶丹方,包括最上面那张承菀丹在内,竟然足足有七张之多。

    不过,一想到平遥子已具有炼制出道丹的能力,他也就释然了。

    有了这七种地阶丹方,加上之前的统元丹和春霖丹,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他都不必再费心寻觅丹方了。

    根据丹方中对丹药的性质外观描述,韩立基本确认,之前从平遥子那里得来的那瓶黄澄澄的丹药,当是承菀丹无疑了。

    这些丹药就品级来说,似乎每一个都比春霖丹还要上乘一些,当然其所用的灵药也自然都不是凡品,且不说种类罕见,主材的年份也都需要五六万年以上。

    所幸的是,韩立所处的这处浮山秘境,本就是一处天然的灵药宝库,很多灵药都可以从这里找到,以他的身份,只采集一些不足百年的灵药回来,宗门自然不会过问。

    之后他再通过小瓶灵液来催熟出足年份的主灵材,其余灵材尽可能的通过仙元石购买,也就只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韩立按捺住心中的喜悦,将玉盒拿起,想要将这些丹方重新收起,这时眼角的余光突然瞥见玉盒底部似乎有些异样。

    他手掌一翻,取出一柄薄若柳叶的匕首,将之贴着玉盒边缘插了下去,轻轻往上一撬。

    只听“咔”的一声轻响。

    一面光滑如镜的紫色玉板,便从玉盒底部被撬了起来。

    韩立捻起那张比纸张厚不了多少的玉板,放在眼前仔细打量起来。

    透过密室内的火光映照,能够看到那看似光滑的玉板之上,分布着一道道纤细无比的密集纹路,彼此之间相互联结,勾画出一幅十分繁复的花团状图案。

    韩立双目一闭,将神识凝聚一起,朝着玉板之上探了过去。

    他的神识之力方一触碰到玉板,板面之上的花团状图案就立即荡漾起一层金色光芒,从中飞出一枚枚金色符文,径直将他的神识弹了回来。

    几番尝试之后,竟然皆是如此,他轻叹了口气,只得暂时放弃。

    他并非不能动用强大神识强行将之破除,只是心里隐隐觉得这块玉板似乎大有隐情,不愿意去冒毁坏玉板的风险罢了。

    无奈之下,他只好将玉板和丹方全都放回玉盒,重新将之收了起来。

    而后,他手掌再次在身前一抚,一道光芒闪过之后,一个一人多高的灰白色石炉就凭空浮现而出,“咚”的一声落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