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来,方才韩立之所以能够一击斩杀这头蜃元兽所化的金袍男子,看似只是一瞬,实则却是早有准备。

    他在第一次险些中了幻术砍掉自己手臂之时,就已暗自运转炼神秘术,看穿其真身藏在了剑龙之中,而幻光与那金袍男子都不过是更深一重的幻术罢了。

    他将计就计,提前在体内将七十二柄青竹蜂云剑合二为一,趁着对方得意忘形之际,骤然出击,这才一击建功。

    韩立单手一招,所有青竹蜂云剑飞射而回,略一盘旋后,便纷纷没入了他的体内。

    他瞥了一眼浮在湖面之上的金袍男子尸身,飞落而下,足尖在水面轻轻一点,荡起一圈涟漪之后,便稳稳地立在了水面上。

    他弯下腰,以神识探查了男子片刻之后,右手一抬,并指如刀,一下刺入了金袍男子小腹部位,猛然向外一掏,就从中挖出了一枚核桃大小的紫黑色妖核。

    没了妖核之后,那金袍男子的尸身竟突然膨胀变大起来。

    但见尸身皮肤表面很快浮现出一片片细密的金鳞来,外面穿着的金色龙袍也很快被撑破,整个人体型逐渐拉长,最终变成了一头无角无爪的龙形异兽,缓缓朝着湖水深处沉了下去。

    韩立略一迟疑,身形一动,施了一个避水咒,钻入了湖水之中。

    他目光一扫湖底,就看到那具蜃元兽的尸身,正朝着湖底的一座宫殿前沉了下去。

    云遮湖水深足有百丈,湖底的光线十分昏暗,然而那座宫殿却是个例外,其通体晶莹如白玉,散发着莹白的光芒,看起来就如同一座水晶宫一般。

    韩立来到宫殿近前,发现其外围还笼罩着一层近乎透明的光膜,似乎是一种类似于避水咒一样的禁制,将湖水全都隔绝了开来。

    他并未立即进入其中,而是身形一动,来到了妖兽尸身之前,双指一探,插入其体内,猛然一抽,将其兽筋抽了出来。

    韩立记起无常盟那人说过,此妖兽身上有可能还存有蜃龙血脉,边想着将之炼化出来,然而折腾了半晌之后,却也没能提炼出一滴来,最后只能放弃。

    将妖兽尸身中的可用之材剥取了干净之后,他便回到了宫殿前,略一施法,轻而易举地穿过了外围的光膜护罩后,来到了宫殿大门前。

    只见眼前的水晶宫殿,廊柱林立,屋檐飞卷,上面雕刻满了各式各样的花鸟鱼虫图案,看起来精美至极,丝毫不像是妖兽巢穴,反倒是像某座仙家府邸。

    韩立抬手抚在殿门之上,手掌骤然下按。

    只听一阵“嗤嗤”声响。

    两扇高足有三丈,厚足有一尺的白玉石门,便缓缓朝内打了开来。

    韩立目光微闪,从洞开的大门处走了进去。

    整座大殿内部陈设不多,只有两排圆形石柱并列排在殿内两侧,而在这些石柱周围,则堆满了数座小山般的物件,花花绿绿琳琅满目。

    他目光略微一扫那些物件,不禁暗暗咋舌起来。

    那些数堆小山包一样的东西,竟然全都是各种各样的灵石和法宝,其中既有品质上佳的法宝,也有质地一般的法器,混杂在一起,令人目不暇接。

    他这才想起,前几日在落沙宗时所见,其实并非是该宗门被毁坏得太过严重,而是宗门内的法宝器物,都已经被这头蜃元兽卷到了此处。

    此兽显然有着收藏宝物的癖好,这里的这些积蓄,多半便是他这么多年来一次次屠城灭宗,所积攒下来的,如今却全都给自己做了嫁衣了。

    韩立目光在这些小山之中仔细搜寻了片刻,忽然瞥见了大殿深处的一张金色龙椅后方,有一节半透明状的事物露了出来。

    他立即快步走了过去,绕到了龙椅后方。

    只见龙椅后方露出一整张蛇蜕一样的东西,通体清亮透明,看着像是某种晶体一样,手摸上去却并不冰凉坚硬,反而有一种丝织品般的柔韧之感。

    无疑,此物定然就是那蜃元兽蜕下的灵壳了。

    韩立当即将灵壳收入储物镯中,随后又取出数枚储物戒,开始清点大殿中堆积如山的宝物,将之收归自己所有。

    经过小半日的清点之后,他手上戴着的储物戒和手腕上的储物镯内,都被这些宝物占了个满满当当。

    其中大部分都是一些灵石,而且下品灵石和中品灵石居多,至于极品灵石就非常少了,加起来也不过六七百枚的样子。

    若是将其余灵石折换一下,估摸着也能再换取三四百枚极品灵石吧。

    看来这附近的宗门规模都并不大,这也难怪,若是真具有足够实力,也不至于被此兽盘踞于此这么多年,扰的无法无天了。

    除此之外,还有百余件法宝和数百件法器,以及一些稀奇古怪的灵材,而灵药却是一件都没有。

    那些法器不必去说,而那些法宝当中却有不少品阶尚可,对于韩立而言自然是用不着了,但若赐给梦云归等人倒是颇为合适。

    至于之前此兽所用的金色长剑,他再次确认过后,发现此剑乃是一件金属性的通天灵宝,品阶并不在原先的青竹蜂云剑之下。

    蜃元兽所藏的宝物之中,灵材数量不算多,但有一些上面传出的气息却十分奇特,韩立虽然认不出来,但也知道不是凡物。

    特别是其中的数块人头大小的暗金色金属,其明显不是人工所造出来的,表面却嵌着许多如同花瓣状的密集纹路,触之并无寻常金属的冰冷之感,反而有些温热之感。

    之后数日,韩立并未立即离去,而是趁着不在烛龙道境内,将青竹蜂云?;匠隼从执叨硕啻?,将原先从《青元剑诀》中学来的几种剑阵一一施展了几次。

    其威力自然是大幅提升,不可同日而语,让其心中颇为满意。

    直至离开云湖岛前一刻,韩立才将从无常盟接取的斩杀蜃元兽任务交付了过去,惹得那头戴鹿首面具之人惊讶万分,似有些不敢置信。

    韩立自然不会去多解释什么,直接将蜃元兽的妖核取出给对方查看之后,对方又惊又喜之下,当即痛快的将仙元石交付了过来。

    说起来,他之所以会接下此任务,主要是顺道为之,毕竟他可不会真等上十年时间去候着蜃元兽外出的,另一方面,则是出于此兽为祸苍生下,自己心底深处动了一丝恻隐之心的缘故吧。

    ……

    数月之后。

    韩立方一返回烛龙道,便没有丝毫耽搁的直接赶到了太玄偏殿。

    此处仍然空无一人,那灰袍老者坐在红案之后,睡眼迷离,似乎正在打盹,听到脚步声,眼睛这才睁开了一条缝。

    “咦,是你小子,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莫非觉得任务艰难无法完成,打算用功绩点抵偿?”老者坐直了身体,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说道。

    韩立也没有说话,挥手取出一只储物袋,放在了红案上。

    老者微微一怔,拿起储物袋放出神识微微一扫,眼中睡意瞬间全无。

    “嘿嘿,小子果然没辜负老夫厚望,这么快便完成了任务,不错?!?br />
    “侥幸而已,我到那里之时,那蜃元兽恰好外出,所以很顺利便完成了任务?!焙⒈苤鼐颓岬乃档?。

    “你小子还真是走运,不过运气,有时候也是一种实力?!崩险呱舷麓蛄苛撕⒘窖?,嘿嘿怪笑了几声,也不知是不是真的相信。

    他随即将蜃元兽的灵壳收了起来,又翻手取出一本青色玉册和一只玉笔,在上面勾画了几下,又取过韩立的长老令牌。

    白光一闪,里面已经多了两百点功绩点。

    “好了,你的第一个任务算是完成了,回去好好休整休整,记得过些日子来接第二个任务?!崩险呓钆苹垢?,说道。

    “麻烦前辈,在下现在变领取下一个任务吧?!焙⒅苯铀档?。

    “小子倒是勤快,和那些推三阻四的老油条不同?!崩险叱蛄撕⒁谎?,点了点头道。

    韩立闻言,不禁摸了摸鼻子。

    时间对自己来说并不宽裕,自然要抓紧一些了。

    老者说着翻手取出那本青色书册,再次翻看起来,片刻之后停在一页,缓缓开口道:

    “这里有一个任务比较紧急,便分配给你吧”

    “却不知是什么任务?”韩立不紧不慢的问道。

    “宗门在古云大陆西南的火云岭有一处规模不小的火元晶矿脉,近日那里的矿工不知为何常常失踪,使得矿脉不得不暂时关闭。驻守的一位大乘期长老进入矿内探查,竟然也下落不明,所以上报宗门,请求派遣一位内门长老前去探查原因,顺便将那里近十年的火元晶运回。这任务应该不难,不过任务奖励倒也不少,一百八十功绩点?!崩险咭⊥坊文缘乃档?。

    “明白了,既然任务紧急,在下这便出发吧?!焙⑽叛?,点了点头道。

    说着,他二话不说的递上了令牌领取了任务,没有丝毫耽搁,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有意思的小子……”老者看着韩立的背影,咧嘴一笑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