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肤大汉嘴里一边说着,一边手脚并用地着朝后方倒退着爬去。

    他们三人不过是筑基后期修士,虽然看不出韩立修为深浅,但见其从天而降的气势,也知道肯定是动一动手指就能碾死自己的前辈高人了,哪里还敢留在此处。

    “站住,你们是什么人?”韩立见状,眉头微微一蹙,冷声问道。

    “小的……小的们是来自花阳城的三名散修,不知前辈在此,否则万万不敢来到此处?!比宋叛?,身子皆是一僵,那褐衣青年鼓起勇气答道。

    “你们可知道这沉沙城出了什么事情,怎么会变成这般模样?”韩立又问道。

    “前辈,您不知道……难道您不是本地哪家仙门的,而是来自于海外?”听闻此言,那名褐衣青年愣了一愣,才缓缓抬起头,看向了韩立,有些疑惑的问道。

    “海外修士……”韩立先是一愣,随即明白过来。

    对于这些生活在孤岛之上,可能一辈子都在云湖岛这一小块区域打转的低阶修士来说,自然以为自己所处的地方就是整片大陆,而岛外的修士,可不就是海外修士么?

    “废话少说。告诉我,这里究发生了何事,又为什么会被屠城?”韩立冷哼一声,厉声问道。

    “回禀前辈,听说是云遮湖里住着的那头长蛇妖兽又出湖觅食了,将这城里的人全都吃了个干净?!焙忠虑嗄炅λ档?。

    “哦,此兽长何模样,你可曾亲眼见过?”韩立闻言眉头一挑的问道。

    “前辈,这……这晚辈哪敢见过……若真见过了,现在也肯定已经是那妖兽的腹中餐了。不过据说,此兽在此修炼了不知多少万年,且身形巨大无比,与城外的土山梁子几乎相当,嘴里的芯子吐出来都得有几百来丈长,至于其腹中的毒液那可就……”褐衣青年将自己听说的传闻,一股脑地说了出来。

    “对对……那妖兽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来闹腾一次,每次都会吃掉整整一座城池的人,才肯罢休……”黑肤汉子也缓过神来,补充说道。

    “是不是每隔十年才会出来一次,每一次只会活动七日,之后便会销声匿迹,十年之内都不再出现?”韩立心中一动,如此问道。

    “原来前辈您已经听过那些传言了?”黑肤汉子小心看了韩立一眼,有些意外道。

    韩立闻听此言,心中微微一沉。

    这些人口中的长蛇妖仙,多半就是那头真仙境中期的蜃元兽了,他一路紧赶慢赶,结果还是晚了一步。

    事实上,他在赶来的路上,就一直觉得很奇怪。

    按照常理来说,一般岛屿都是越靠近中央的淡水湖,城镇的规模就应该越大,其中所聚集的人口也就应该相应的更多,可这云湖岛上的情况却正好相反。

    在岛屿边缘临近海洋的海岸地带,一座座雄伟城池相互毗连,几乎将整个岛屿围了起来,可越往岛屿中心去,城镇的分布就变得逐渐稀疏起来,所处的地形区域也都得隐蔽起来。

    这沉沙城虽距离云遮湖尚有数十万里,却已经是整个云湖岛西部最靠近该湖的城池了。

    现在想来,多半就是因为蜃元兽的关系,才导致人们将城池越迁移得离岛屿中心越来越远,造成了当下这种格局。

    “此兽如此为祸苍生,就没人为民除害吗?”韩立一念及此,又问道。

    “禀前辈,据说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仙人受附近的几个宗门所托,准备出手除此妖兽,结果那仙人与此兽大战了三天三夜,最终重伤败退了。而那些涉及此事的宗门,则都被那妖兽数日间灭宗,从此便没人敢管了……”褐衣青年恭敬的说道。

    “话说回来,你们几个来此做什么?”韩立看了三人一眼,淡淡的问道。

    一直跪在地上就没起来过的三人,面面相觑,支吾着不肯说出原委。

    “怎么,有何不能说的吗?”韩立面色一沉。

    “回禀前辈,我们……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正是落沙宗总坛所在,此宗是附近方圆万里内最大的一个宗门……我们三人是想趁着其他人还没到,先……”褐衣青年浑身一抖,冷汗淋漓的解释道。

    “先发一笔死人财?”见其支吾了半天也没说出来,韩立补充道。

    “前辈,我们也是刚来此处,根本什么都还没有找到,不信您可以查看我的储物袋?!彼蛋?,褐衣青年立即将自己的储物袋拿了出来,高高举起。

    黑肤大汉和中年美妇见状,也连忙照做。

    韩立只是神识略微一扫,就知道他们没有撒谎,这三人的储物袋中所有物件儿加起来,甚至连五颗中品灵石都抵不上。

    对于他们的行为,韩立其实并不觉得反感,身处底层的修士,特别是没有宗门依附的散修,修行之途走得尤为艰辛,这一点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他的神识微动,又将这落沙宗遗址仔细探查了一番,眉头却不禁皱了起来。

    这个宗门说起来规模并不算小,但不知是不是被毁坏得太过彻底,门内遗留的法宝器物,竟然少得可怜,品阶就更加不堪入目了。

    “东边的那片废墟下还有些东西,你们自己去挖出来,拿到后立刻离开这里?!焙⑴紫抡庖痪浠昂?,身形长掠而起,朝着沉沙城东部飞掠而去。

    对于此处残留的法宝器物,他如今自然是完全看不上眼,倒不如留给这几人,也算是告诉自己这些信息的报酬,或许可成为他们修炼路上的不小助力吧。

    那三人闻言,顿时呆在了原地,彼此看去,眼中满是惊疑之色,一时间竟然忘了起身,等到反应过来时,却已经看不到韩立的踪影了。

    他们朝着韩立离去的方向,诚心叩谢后,连忙站起身来,跑到那片废墟,飞快挖掘起来。

    却说韩立飞至沉沙城东部以后,却并未直接离去,而是在城东挑了一座相对完整的宅院,飞身落了下去。

    这家宅院原来应该至少有三进院房,看起来应该也是个颇为殷实的世俗之家,只是现在却已经家破人亡了。

    韩立来到院内之后,随手布下了一些简单禁制,便转身走入了主屋的正堂之内。

    他随手点亮屋内的一盏油灯后,就在桌椅旁坐了下来。

    其手腕略一翻转,掌心中便多出来一张青色的牛头面具,直接戴在了脸上。

    伴随着一阵吟诵之声响起,一张青濛濛的巨大光影阵盘,就浮现在了他的前方。

    来此之前,为了赶路,他并未提前搜寻过太多关于蜃元兽的消息,本想着到了沉沙城中再找个较大点的宗门询问点消息出来,却没想到等到了这里,会是这番景象。

    虽说已经错过了蜃元兽这一次的外出时机,他却并没有就此返回宗门的打算,而是想着再找找看有没有别的什么方法可以完成这次任务。

    不过,宗门给的任务情报实在太过简略,他自己对蜃元兽也了解有限,褐衣青年几人所提供的情报大都只是传闻,根本没有什么可靠性。

    他思来想去,便打算试试能否通过无常盟来打探些关于此兽的消息。

    自己先前发布的探查那枚巨蛋和羽毛来源的任务仍旧挂在那里,至今仍旧无人识得。

    他摇了摇头,搜寻了一番过后,眼睛微微一亮。

    盟内还真有一条相关的任务,且似乎已发布了不下千年了:

    “击杀一头盘踞某处的真仙境蜃元兽,报酬:仙元石三十枚?!?br />
    韩立见此,微微一愣,竟有如此凑巧之事?

    蜃元兽虽然并不罕见,但修为达到真仙境的恐怕并不多见,对方要杀的莫非就是自己的目标不成?

    他面带沉吟之色的虚空一指,通过面具与发布此任务的人联系起来。

    过了约莫一刻钟的工夫,青光阵盘上忽然波动一起,紧接着便有一道青光从中喷薄而出,在韩立的身前凝聚成了一个头戴鹿首面具的青色人影。

    “道友可是对在下发布的任务感兴趣?”那人出现之后,如此问道。

    “不错,在下对阁下发布的蜃元兽任务有些兴趣,不知此兽身居何处,可有关于此兽的详细信息?”韩立点了点头,如此问道。

    “道友既然有心,在下自然不会隐瞒。此兽位于古云大陆东部海域,一处叫云湖岛上的地方。其体内存有上古真灵蜃龙的血脉,故而善于变化,尤善化为人形……”青光人影目中似隐约闪过一丝喜色,连忙答道。

    “此兽怕是不好对付吧,否则阁下的任务也不至于发布如此久还没人完成了?!焙⑿闹幸欢?,目光微微闪动的问道。

    “这……此兽数万年前便已有真仙境中期修为,且生性狡猾,确实不易对付……”青光人影微微一滞,如此说道。

    “真仙境中期的话……三十枚仙元石,可是少了点啊……”韩立淡淡的说道。

    “道友……实不相瞒,在下如今只能拿出这么多仙元石了……不过此兽身上蜕下的灵壳,可是炼制宝甲的绝佳灵材,阁下若能够诛杀此獠……”青光人影有些着急的说道。

    “好吧?!焙⒙砸怀烈?,如此说道。

    “道友的意思……是接下此任务了?”青光人影似有些不太相信的样子,问道。

    “在下可不敢保证必定能完成任务,姑且一试吧?!焙⒉恢每煞竦乃档?。

    “这……这太好了。那在下就在此,恭候道友佳音了!”青光人影当即大喜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