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没了原本主人烙印的精纯剑元,对飞剑来说,就仿佛是世间最上等的补品,非但营养极佳,而且极易消化。

    几乎只是瞬间工夫,这些剑元就如飞蛾扑火般,纷纷被七十二柄青竹蜂云剑吸收了大半!

    所有飞剑同时大震,剑身传出阵阵尖锐啸鸣,竟仿佛是在发出阵阵畅快至极的鸣叫。

    被青竹蜂云剑彻底反转的剑阵,此时也已经完全失控,剩余的那些尚未被抹去烙印的飞剑,似乎也受到了鼓舞一般,竟一个个重新疯狂挣扎起来。

    “你们这些废物,还不动手给我制住这些飞剑,在等什么?”熊山眼见此景,双目怒火已几乎要喷涌而出了,大声暴喝道。

    除了要控制剩余区域飞剑的几名长老之外,其余内门长老们纷纷同时施展神通,将要阻断那些源源不断向着涡流中涌去的剑海大潮。

    只是这些法阵本来只是应对少数飞剑的躁动而设,如今几乎所有飞剑的暴动,让这些人一个个手忙脚乱,应顾不暇起来。

    “摩邪道友,还请祝熊某一臂之力,必有厚报!”

    熊山大喝一声后,一咬牙,猛一手掐剑诀,冲天一招。

    只听“玱啷”一声锐响。

    原本插在高台上的那柄金色长剑,立即金光大作的拔地而起,剑锋一转,朝着这边急速射来。

    此剑方一离开祭剑台,整个大阵便不再运转,漫天的剑影光幕也随即消失。

    摩邪略一迟疑后,这才双手探出,朝着高空中骤然一招。

    “滋滋滋……”一阵电流激荡之声响起。

    只见十数柄乌黑长剑从虚空中飞出,浑身缠绕着黑色雷电,相互联结着朝着剑潮之中飞射而去。

    而就在此时,青竹蜂云剑这边的剑元吞噬也已经到了尾声。

    “轰隆”一声巨响!

    只见一道粗逾十丈,高达千丈的巨型金色雷柱,从那道青色漩涡之中升起,如一柄天神雷矛一般径直刺入苍穹。

    轰隆隆……

    高空之中一连串震彻天地的爆鸣之声响起,笼罩着整个剑冢草原的层层禁制被尽数撕开,众人头顶出现了一个深邃无比的巨大空洞。

    看起来就仿佛是,整个天穹都被捅出了个大窟窿。

    那道雷矛只是惊鸿一现,很快就金光崩碎,化为点点金光散落开来。

    七十二口青竹蜂云剑上却是雷光不减,密密麻麻的金色电丝相互联结,相互缠绕着聚集在了一起,在一片璀璨电光中相互融合成了一柄长逾十丈的青色巨剑。

    只见巨剑方一成型,立即剑锋一转,直指向高空中的那道巨大空洞,剑身青光一闪,荡漾起一阵虚空涟漪,竟是作势就要朝其中飞遁而去。

    然而就在这时,一声尖锐无比的破空之声突然响起,刺得众人耳膜一阵锐痛,一些合体期弟子甚至经受不住,直接耳孔渗血昏厥了过去。

    “给我留下来!”熊山一声暴喝。

    下一刻,半空中一道巨大的金色剑影骤然破空而至,朝着青色巨剑上一斩而下。

    只听“铛”的一声巨响!

    金色剑影与青色巨剑锋刃相交,顿时炸起一道狂暴至极的轩然波动。

    高空之上一道金色光波,以两剑相交之处骤然爆发开来,朝着四周横扫而去。

    所有人只感到头顶上一阵波动扫过,仰头望去时,就看到整片天空中出现了一个明显的断层,倒不是虚空被撕裂开来,而是高空中的云絮和剑气,甚至是悬浮的微尘,都被方才那一道金色光波切割了开来。

    而紧随熊本命飞剑而来的,十数柄缠绕着黑色雷电的长剑,则是极为不幸地挡在了这道光波的去路上,被扫了个正着,全都给灰头土脸地打了回去。

    摩邪作为这十数柄剑的主人,自然也受到了不小的震荡,他忙一招手,顺势收回了自己的飞剑,眼中闪过一丝冷芒,彻底旁观起来。

    就在此时,“咔”的一声脆响,突然从高空清晰地传入了每个人的耳中。

    只见那道金色剑影从中部骤然裂开,继而轰然溃散,一柄断裂开来的金色飞剑,灵光尽失地从高空中坠落了下来。

    与此同时,一声刺耳破空声传来,那柄青色巨剑赫然直接穿入高空的空洞之中,潇洒而去,眨眼间不见踪影。

    熊山口中猛的喷出一口鲜血来,探手将两截断剑抓了回来,定睛望去时,双眼已经是一片猩红了。

    所有长老弟子见状,纷纷朝着他这边飞掠过来,却无一人敢上前搭话,就连摩邪也只是蹙了蹙眉,就闭嘴不言了。

    稍稍落在众人之后的韩立,暗自稳定着体内翻涌的气息,方才那一剑威力实在非同一般,即使有青竹蜂云剑吸纳的磅礴剑元自行抵消了大部分,他也不可避免的受到了冲击和震荡。

    “东北方向,还不去追……”熊山已经愤怒到了极点,从牙缝中挤出这些字来。

    此刻的他本命飞剑被毁,元气大损,必须尽快闭关修养以稳住伤势,否则极有可能连修为都要受到极大影响。

    众人闻声,立即身形一动,便要去追。

    “慢着,西北方向……不对,西南……”熊山突然叫住了众人,脸上神情一变再变。

    “熊道友,怎么回事?”摩邪忍不住问道,其余长老们也是一脸茫然之色。

    “不好!我与那些那些飞剑最后一点联系,也彻底断绝了?!毙苌狡沉怂谎?,冷声说道。

    熊山回头看了一眼一片狼藉的剑冢草原,看着那只剩不到三百余柄的飞剑,他的眼中顿时升腾起一片滔天怒焰。

    他手臂一抬,大袖之中无风鼓荡,猎猎作响,继而猛然挥下。

    那三百余柄飞剑立即被一股巨大力道裹挟着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弧线,继而便如暴雨一般纷纷砸落地面。

    “轰轰轰……”

    一连串爆鸣之声响起后,三百余柄飞剑尽数落地,剑身全都插入地面之下,只有剑柄还露在了地表之外。

    周围所有人都能清晰地感受到熊山的盛怒,得不到他的指示,也不敢妄自行动,一个个皆是战战兢兢,不敢有半句言语。

    至于本来负责那些青竹蜂云剑的逐锋,此刻更是已经吓得面无人色,浑身战栗不止了。

    要知道,他只不过是一名内门长老而已,若是身为副道主的熊山盛怒之下要杀他泄愤,那他就必死无疑了,事后就算宗门要追究,对于他来说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熊山目光在众人脸上缓缓扫过。

    此刻的他虽然盛怒已极,但却并未失去理智。

    他知道千锋聚灵剑阵绝不会平白无故发生逆转,这当中必然是有什么人做了手脚,而那人也极有可能就在眼前这十名长老之中。

    负责那七十二口飞剑的逐锋,虽然嫌疑极大,但却并不是他首要怀疑之人。

    在他看来,最为可疑的,正是主动要求前来观摩剑阵的摩邪。

    毕竟这等复杂至极的剑阵,就是他自己也无法完全掌控,若说眼前这些人中,真有人有能力反转此等剑阵,那么无疑也就只有摩邪,这位修为与自己几近相当之人有可能做到了。

    “熊副道主,你该不会是怀疑上我了吧?除了你最后唤我出手外,我可是从头到尾站在原地一动未动,甚至连一丝气息都没有发出,若我要动手脚的话,怎么可能你毫无察觉?”摩邪似乎看出了熊山目光中带着的那一丝怀疑,大声说道。

    “摩道友不必如此,熊某可没如此说过?!毙苌嚼浜咭簧?,淡淡说道。

    怀疑归怀疑,没有证据就没有任何意义,他从来就不是莽撞之人,否则他也不可能身居如今这副道主之位。

    “看来今日熊副道主还有不少事要处理,在下就不多打扰了!那些所借之物,就他日再来讨要了。告辞!”摩邪闻言,缓缓说道。

    熊山也没再多说什么,单手一抬,朝某处虚空打出数道法决,那里波动一起,浮现一团数丈大小的白光。

    摩邪朝熊山略一拱手,便身形一晃的没入白光之中。

    熊山目送摩邪身影彻底消失在白光之中后,才收回了目光,再次从韩立等十人脸上来回扫过,眼神凛冽如霜,面色阴沉似水。

    现场气氛如同凝固了一般,所有人噤若寒蝉,不敢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

    韩立也如其他人一般,略微低着头,没有与熊山对视。

    “逐锋长老,你就没什么要说的吗?”半晌之后,熊山的目光最终还是落在了逐锋的身上。

    “熊道主,这……我……不是……”逐锋心中猛地一跳,吞吞吐吐了半天,也没能说出个什么来。

    熊山又暗自催动神识探查了整个禁地一番,仍是没能发现任何蛛丝马迹,最终说道:

    “先前我便已经说了,若是有人给我掉链子,就别怪我翻脸无情!既然逐锋长老你给我捅了这么大的漏子,不赔偿一番怕是说不过去吧?!?br />
    “熊道主,您要……要如何赔偿???”逐锋微微抬起头望向熊山,浑身冷汗淋漓道。

    “我的损失之大,就是倾覆你所有家底,怕也是赔不起。我也不是那般绝情冷酷之人,就用六千功绩点和三百仙元石来抵偿吧?!毙苌嚼淅渌档?,语气里透着一股子不容置疑的气势。

    逐锋闻言,顿时身子一软,几乎要瘫倒在地上。

    这个赔偿价码,可比他目前的所有家底加起来还要多,要他一下子拿出这么多身家来,简直比要了他的命还要难以接受。

    可是,难受归难受,这个结果他却不得不接受。

    在场众人闻言,也是纷纷暗自咋舌,一方面暗骂熊山心太黑,一方面则庆幸自己不是逐锋那个倒霉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