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结丹修士闻言,循声朝着抬着的这第四柄逆元石剑下方望去,纷纷面色古怪起来。

    只见坚不可摧的此剑下方,竟多出了一行小字:

    “天南第一剑修到此一游”

    看起来,就似乎是被人硬生生篆刻上去一般,字锋犀利如剑,有一种剑拔弩张,隐而不发之感。

    “这是怎么回事……好像之前没有这行字吧……”

    “莫非……是方才那些来测试的内门长老们干的?”

    “不可能,熊副道主曾说过,他这逆元石剑虽没什么攻击力,但坚不可摧,堪比仙器!”

    “那这是谁干的?”

    “都给我记住,此事都烂在肚子里,就当做没看见,若是给熊副道主知道了,我们可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那是自然!”

    “对,对,绝对不能说?!?br />
    “对了,你们说天南……这是什么地方?”

    “大概是什么犄角旮旯的小地方吧……”

    在一阵越来越低的七嘴八舌声中,这一行结丹期修士抬着这第四柄逆元石剑,迎着夕阳的余晖,朝广场外走去。

    ……

    熊山带着摩邪长老及韩立等十人,并没有朝远处飞去,而是直接落到了天剑峰后山脚下,在一面金色山壁前虚空而立。

    他双袖一抖,顿时有四道金色剑气从袖袍中飞出,两两盘绕着没入了前方山壁某处。

    起初山壁没有丝毫变化,就如同那些金色剑气泥牛入海了一般,但下一刻,那处山壁表面金光大放,无数令人眼花缭乱的金色符文纷纷从山壁表面跳跃而出,在半空中一阵交织缠绕后,组成了一个有些奇异的图案,仿佛剑阵的阵图一般。

    金光笼罩的地方,山壁赫然逐渐变成半透明状。

    “呵呵,原来这里便是熊兄大名鼎鼎的天剑冢入口,今日真是大开眼界?!蹦π俺だ霞?,呵呵一笑道。

    熊山面色凝重,没有回应摩邪长老,其口中咒语声不断,双袖舞动,一道道金色剑气从中飞出,纷纷没入那副阵图之中,使其越发清晰起来。

    “天剑?!?br />
    韩立有些好奇的望着眼前浮现的阵图,透过此图,似可看到山壁上一个黑色甬道隐隐浮现。

    然而在他身边的祁良,包括逐锋等人眼中却纷纷浮现出些许激动之色。

    “祁兄,怎么了?”韩立见此,传音问道。

    “厉兄加入本宗时间还不长,不知道天剑冢也正?!苌礁钡乐魇亲谀谟忻慕3?,据说他收藏的名剑不知多少,这天剑冢便是他藏剑之地,在宗内名气极大。只是此地极为神秘,见过之人在宗内几乎寥寥无几……想不到,他今日竟会带我们去天剑冢,看来是想在其内祭炼他的法宝了?!逼盍即羲档?。

    “哦,原来如此?!焙⑷粲兴嫉牡懔说阃?,也被勾起了一丝兴趣。

    此时,熊山的施法已到了最后阶段,山壁上金光越发明亮,逐渐由透明变成了一层厚厚的金色光幕,无数禁制符文在上面闪烁。

    数声闷响!

    金色光幕上浮现出了七个凹陷,围成一个圆形。

    熊山口中咒语声蓦的一停,单手一挥,七团白光飞射而出,却是七块半月状的金色符箓状的东西。

    他掐诀一点,七块金色符箓飞射而出,镶嵌在了光幕上的凹陷之地,严丝合缝。

    嗡!

    金色光幕往外喷出无数符文,逐渐变得稀薄起来,足足过了一刻钟,光幕才彻底消失。

    一个黑色甬道呈现而出,黑洞洞不知通往何处,神识竟然无法探查进去,显然施加了某种玄奥的隔绝禁制。

    “走吧!”熊山当先走了进去。

    摩邪长老一言不发的迈步而入,韩立等人自是紧随其后。

    众人踏入甬道后,山壁上一阵金光流转,甬道入口的地方再次变成了山壁。

    黑色甬道不短,足足往前走了一刻钟才到头,尽头是一个巨大青色石门,上面铭刻了无数符文,看起来极为古朴。

    熊山挥手从腰间取出一块令牌朝着青色石门轻轻一晃,石门表面泛起一丝青光,仿佛久远沉睡后苏醒过来了一般。

    所有青光一阵扭曲后,逐渐凝聚成了一个比外面的山壁上更复杂的阵图。

    紧接着,熊山单手一扬,嗖嗖的破空声中,九柄青色小剑一一飞射而出,分别刺入了石门的九个地方。

    青色石门上的阵图狂闪了一阵,逐渐消退。

    吱呀!

    巨大石门缓缓打开!

    就在此刻,一股耀眼无比的光芒陡然从里面照射而出。

    光芒太过突然,门外所有人,包括摩邪长老都下意识闭上了眼睛,身体被那团耀眼无比的光芒笼罩,身形凭空在甬道内消失不见了。

    当韩立再次睁开眼时,只觉耳边忽然有呼啸风声传来,仿佛有无数道沛然无比的剑意充斥了这一方天地,此刻正带着无比凌厉的气势,朝着他们迎面袭来。

    他略一定神后,朝着周围扫视了一眼,目之所及处皆是青翠碧绿之色,在他眼前的竟是一片方圆足有千里的广阔草原。

    在那草原之上,到处都鼓起着一个个馒头状的青色坟茔,而在那每一个坟茔之上,则都插着一柄飞剑,数量竟足有千余柄之多。

    在这些密密麻麻的坟茔之间,还四处散布者十根巨大的黑色石柱,每个之间的距离都足有百里,整片天剑冢草原便隐隐以此为核心,划分出了十个区域。

    而在这些区域之中,还分别驻守有三队修士,每一队都有一名大乘期修士作为领队,带领着另外九名合体期修士,共计有三百人。

    韩立目光从眼前的草原之上扫过,便将这里的布局尽收眼底,面上只是微露讶异,实则心中却是震惊不已。

    这些坟茔飞剑中,有的纤细如柳叶细眉,有的宽大如宫殿门扉,有的剑身寒气森森,直将周围数十丈的青草冻结成冰棱,有的剑身还燃烧着熊熊火焰,方圆百丈则是焦土一片……

    其一个个剑身小幅摆动着,发出阵阵颤鸣之音,惊人的剑气直冲斗牛,将这方天地上空的白云,都全部切割成一块块细碎的云絮,使之无法凝聚成形。

    当中更有一些飞剑,不时便剧烈震颤着,发出阵阵刺耳的摩擦之声,竟是想要从坟茔之中倒拔出来,每当这时,驻守附近的修士们便会手掐法诀,联手将之镇压下去。

    无奈草原之上飞剑实在太多,摁下葫芦又起了瓢,这边刚一镇压,那边就又有飞剑挣扎,甚至飞身而起,显得颇为热闹。

    不过,这些修士们似乎也早已经习惯了这种事情,处理起来倒是有条不紊,丝毫没有半点慌乱之色。

    这些桀骜不驯的飞剑,无论哪一柄拿出来,都是足以让一名合体期,甚至大乘期修士不惜倾家荡产去换取的宝贝,而当中一些品质更高的飞剑,就是修行万载岁月的真仙境修士看到了,也都会觉得大为眼馋。

    而当这些飞?;憔垡惶?,呈现在世人眼前之时,无论心境如何沉静之人,也都无法不感到震惊,因为这已经不是单纯依靠雄厚财力所能做到的事情了。

    这一众真仙境修士,无一例外,全都是以飞剑作为本命之物的修士,每一个都精通御剑之术,所以当他们看到这番景象的时候,心中的震撼就来得更加猛烈了。

    逐锋见此,眼中神色一变再变,艰难的将目光收了回来,满脸仰慕地望向熊山,赞叹道:

    “早就听闻熊道主的天剑冢非同一般,今日得偿一见,方知过往传言非但没有言过其实,反而有些言之未尽了。咱们整个烛龙道,恐怕也没有人能超出熊道主其右了,当真是令人叹为观止,叹为观止啊……”

    他这一番话说得多少有些奉承之嫌,可在场众人听在耳中却并不觉得刺耳,因为他们心中也是如此所想,只是没有说出来罢了。

    “没什么。这也是本座数万年来四处搜寻,费尽心力才收集而来的,能够集成今日剑阵所需的这一千零八十柄飞剑,也实属不易……”熊山摆了摆手说道,眼底却闪过一抹自得之色。

    韩立此刻却根本顾不上这些,他的目光死死地盯在了天剑冢草原西北的方向。

    因为在那里的一片区域中,七十二个圆鼓鼓的坟茔上边,正分别插着一柄青色飞剑,剑身颤鸣不断,周身弹射出丝丝缕缕纤细的金色电弧,似乎正试图从坟茔之中挣脱出来。

    这七十二口青色飞剑不是他物,正是韩立苦苦寻找的本名飞?!扒嘀穹湓平!?!

    此刻,这些飞剑似乎是感应到了韩立的存在,挣扎得越发激烈起来,周身电芒越闪越亮,眼看着就要彻底爆发开来。

    韩立见此,瞳孔微微一缩,心中念头急转。

    他当然是想要立刻就将自己的飞剑拿回来,可就这么找熊山开口讨要自然是不可能的,而凭借一己之力将飞剑强行抢夺而走,更是自寻死路了。

    这些念头如电光火石一般在其脑中一闪而过,几乎下一刻,他便强压下了心中的念头,直接切断了与青竹蜂云剑的神魂联系。

    …………

    这次起点有个活动,先在起点app的“活动”页面加入“凡人战队”,然后战队中书友的投票推荐都会汇总成为战力值。忘语希望大家踊跃参与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