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见韩立朝自己走来,白松石眼中轻视之色全无,双目神光隐闪,眼神变得凛如寒霜。

    其双手在身前一挥,虚空之中顿时呼啸声起,从中浮现出来两道巨大火轮,上面五色光芒闪耀,不时有五色灵焰从中飞出。

    赫然是一件品级不俗的五焰光轮灵宝!

    “阁下到了此时此刻,居然还不肯显露真身吗?”韩立见此,口中冷笑一声。

    对面的白松石却是没有答话,双手朝着韩立一挥,口中默念起法诀来。

    “呼呼呼”

    伴随着阵阵风声大起,两道五焰光轮在虚空之中快速涨大,瞬间变得有数十丈之巨,贴着地面朝韩立这边轮转而来。

    “铮铮?!?br />
    一阵令人牙酸的金石之声响起,太峨峰上坚硬的山石顿时被光轮划出两道极深的沟槽,里面熊熊燃着五色火焰,竟是将山岩都烧灼得熔化开来。

    周围的白家修士见此情形,互望一眼下,自知无法参合老祖与韩立之战,当即在青袍老者的眼神指示下,全都转而去围攻白素媛。

    白素媛显然没有打算与对方硬碰硬,当即一口气祭出了两三件防御法宝,周身被一团团火云簇拥着,在场上四下游走,与一干白家修士周旋起来。

    说起来,此女虽然辈分上比青袍老者等人小上不少,但俨然资质不错,以化神后期修为以一对多倒也尚无大碍。

    韩立望着席卷而至的两道光轮,没有丝毫避让之意,反而向前跨出一个弓步,手臂之上金鳞翻起,双手同时朝着前方探了出去。

    只见虚空之中两道巨大的金色手掌凭空浮现了出来,径直探入了光轮上熊熊燃烧的火焰之中,重重一握。

    五焰光轮前冲之势顿时一滞,竟生生被挡在了原地。

    白松石见状,瞳孔微微一缩,口中吟诵之声大作,双手也在身前飞快掐动起来。

    那迟滞下来的五焰光轮顿时光芒更胜,转动更加迅捷起来,其上燃烧的烈焰更是腾的一下子,如火雨流星一般四散飞射了出来。

    感受到光轮之上骤然传来的巨大力道,看着不断飞落山峰各处的火焰,韩立眉头微微一蹙,口中发出一声爆喝,双手蓦地一抬,冲着高空做了一个抛掷的动作。

    只听“呼”的一声!

    那两道巨大火轮,便不受控制的飞入了高空之中。

    下一刻,韩立身形一闪,骤然来到了白松石身前,一条手臂发出“嘎嘣”的爆响并粗大一圈,抬起一拳朝着对方头颅轰了上去。

    后者早有防备,双手在身前一探,一面镶有兽面的圆形盾牌就立即浮现而出,挡在了他的身前。

    “砰”的一声巨响。

    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巨力袭来,顿时将那面原本灵光熠熠的盾面打得凹陷了下去,后面持盾之人也是被这股巨力震得倒飞了出去。

    白松石身形尚未站稳,就见眼前人影一闪,韩立竟如影随形的紧随其后,又是一拳砸了过来。

    仓促之间,白松石只得再次抬起那面已经损耗不轻的盾牌挡了上去。

    “轰”的一声!

    这一次,兽面盾牌竟是直接光芒一闪,从中间爆裂了开来。

    然而,韩立那一拳的余势却没有消去,而是继续一往无前地砸了出去,重重打在了白松石的胸膛之上。

    “嘭”的一声闷响传来。

    犹如九天之上炸裂的闷雷,声势不大,却极具震荡之力。

    白松石胸膛处骤然凹陷了下去,但接着突然仰头望天,大口一张,一股浓重的黑色魔气滚滚而出,如同烽燧狼烟一般涌入高空中。

    很快,涌出的股股魔气就将整座太峨峰上空笼罩了进去,方圆数百里的天幕顿时变得阴沉下来,仿佛瞬间从晌午进入了傍晚。

    “这是怎么回事……”

    “都给我住手!”

    “素媛,莫非你说的都是真的?”

    原本还在围攻白素媛的白家众人此刻已经纷纷停下了手来,全都呆呆地望着高空中那具没了天魔支撑,正在坠落而下的躯壳,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

    白素媛立在原地,周身萦绕的火云一敛,望向高空中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愤恨之色。

    “不想死的,就带上山下那些凡人,离开太峨峰?!备呖罩?,忽然传来韩立的冷淡的声音。

    众人闻言才幡然醒悟过来,将白松石的遗骸收起之后,纷纷朝着山下飞落而去。

    白家那名青袍老者,缓缓转过头望向白素媛,眼神无比复杂,犹豫再三后,才开口叫道:“素媛,跟二叔公一起走吧……”

    “我要亲眼看着那魔头灰飞烟灭……”白素媛闻声,看也未看他一眼,贝齿紧要的说道。

    青袍老者迟疑了片刻,还是叹息了一声,朝着山下飞落而去。

    此刻,高空中的魔云已经聚集得浓重如墨了,其间忽然云雾涌动,在高空中凝聚出一张巨大的人族面孔来。

    “逼我舍弃人族肉身,坏我魔道修行,我定要将尔等挫骨扬灰!”一道冰冷声音从天幕之上传来,在整片天空中响起“嗡嗡”回声。

    说罢,那张人脸突然大口一张,一股灼热气息立即从中一涌而出,化作一片滔天魔焰,铺天盖地的朝着韩立喷涌而来。

    韩立不知何时已经将那柄黑色长刀取了出来,正握在手里轻轻晃动着。

    眼见魔焰滚滚而来,他身形骤起,手中长刀乌光一闪,由下向上斜挑而去,一道宽余十丈的巨大刀影立即飞舞而出,迎着魔焰劈砍了上去。

    只见刀影四周魔焰剧烈翻滚,却是被刀影之上裹挟的气势吹卷得向两侧退了开去,从中间豁开了一条宽约百丈的道路。

    韩立身影便从这条通路中飞掠而上,手中长刀不断舞动,化出一片迷蒙如山般的黑色刀影,绞向那张魔云聚拢而成的巨大面孔。

    只见高空之中,虚空震荡,刀光纵横,大片魔云被切割得四分五裂,翻卷不已。

    那张巨脸口中更是魔焰不断,朝韩立包围而去,却总被其刀光破开,无法奏效。

    就在这时,只见那魔云突然一阵收缩,瞬间由百里范围缩小到了十里,整个凝聚成一张头生双角乌黑凝实的巨大魔脸。

    只见其大口忽然一张,口中竟然出现了一道巨大的黑气漩涡,从中传出一股巨大的吸引之力,竟一下子将韩立吸入了其中。

    魔脸巨口立即闭合,韩立的身影随即也消失不见。

    身在太峨峰上的白素媛仰头看到这一幕,不由心头一跳,神色变得有些奇怪起来,其藏在袖中的手忽然一翻,掌心之中便多出来一颗圆乎乎的金球。

    那金球之上符文遍布,外表隐约有金色电弧闪烁跳跃,竟是对付天外魔头的无上利器,一枚“金罡灭魔神雷”。

    半晌之后,眼见魔脸之中毫无动静,白素媛的眼中流露出一抹决然之色,身上光芒一亮,就欲飞驰而起。

    “滋滋滋”

    就在这时,魔脸口角之处突然亮起缕缕银白光芒。

    紧接着,一声雷霆之声骤然响起,巨型魔脸顿时在漫天银色雷光之中炸裂了开来。

    一头体型巨大周身包裹着银色电芒的雷鹏,从中一冲而出,在半空中光芒一敛,重新化为了人形,自然正是韩立。

    而那张魔脸爆裂开来之后,散乱开来的魔云竟是重新聚敛,化成了一个浑身漆黑的老者模样,朝着下方的太峨峰上急速飞掠,竟是直奔白素媛而去。

    其容貌与那白松石却是一模一样。

    韩立见状,目光一凝,手中黑色长刀一闪而出,朝着下方猛然一挥。

    一道黑色刀光,骤然一闪,竟是快到了极点,在那漆黑老者追上白素媛的瞬间,劈砍在了其身上,径直将其从中剖开,劈成了两半。

    只听“咔”的一声巨响!

    那道黑色刀光劈中漆黑老者之后,竟是丝毫未停,一直劈入了太峨峰的山体之上。

    “轰隆隆”

    一阵如同地震般的震荡传来,太峨峰上烟尘四起,山石滚落,万鸟惊飞。

    持续了好一会儿之后,这股震荡才停歇了下来。

    在混乱中堪堪稳住身形的白素媛惊愕地看到,在她的身前竟然凭空出现了一道万丈深渊。

    整座太峨峰赫然已被韩立一刀劈开,分为了两半。

    韩立不知道的是,他这随意一刀,硬生生将太峨峰这个名字从百佑国的版图上抹去了,从此以后,太峨山脉中就多出了一座“两断峰”和一个仙人开山诛魔的传说。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但见那天魔的身体,此刻也已经断做了两截,一截在深渊这边,一截却在另一边。

    韩立身影从高空中飞落而下,来到那漆黑老者身边,眼神漠然,抬手就欲将其一巴掌打烂,可他的耳中和心头却是同时响起了一声“道友且慢”。

    只见那爬在地上凄惨无比的漆黑老者,眼中满是哀求之色,对韩立说道:

    “道友莫要杀我,我愿与你签下天魔契约,从此为奴为仆,任凭驱使?!?br />
    韩立闻言,没有说话,脸上却露出了一丝古怪之色。

    白素媛见状,却是生怕韩立答应,快步走了上来,就要开口阻止。

    这时,韩立身前的影子却是一阵晃动,骤然拉长,从中浮现出一道漆黑如墨般的身影来,其却正是魔光,正是他,方才以心神联系阻止了韩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