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如此。这样倒也能解释得通,为什么以你的修为,竟然也能加入无常盟了。对了,你说此面具和信物是祖上传下来的?”韩立听闻白素媛所述,缓缓点了点头,又问道。

    “这张面具原先的所有者是我们白家的一位先祖,就是曾在烛龙道内担任内门长老的那位仙人。我们白家之所能够成为暗中管理百佑国的修仙世家,事实上也是因为当年有这位老祖的缘故。至于信物,自然也是他的?!卑姿劓陆馐偷?。

    “既然如此,你为何不直接去往烛龙道找寻这位仙人老祖,请他来灭杀这天魔?”韩立眉头微微一挑,问道。

    “据我爷爷说,这位老祖早在数千年之前就突然失踪了,一直音讯全无,族中数位合体期长老出去寻觅,却也一起失踪了……自此以后我白家的势力也渐渐不复当年……也正是因此,曾祖才急于渡劫成为真仙,以至于最后被天魔趁虚而入?!卑姿劓轮刂靥鞠⒁簧?,说道。

    “你所说的这些,我暂时无法求证,等我亲眼见过白松石,确认他被天魔夺舍之后,再决定要不要动手?!焙⑻?,想了想后如此说道。

    对于眼前少女所言,他事实上并没有全部相信。

    在韩立看来,她一个化神后期修士能在一名真仙的眼皮子地下躲藏这么多年,本身就已经很不简单了,心中自然也就多了一些防备。

    “这……好吧。下个月初便是百佑国十年一次的祭天祈福大典,届时皇帝会带着文武百官,去境内的太峨山封禅祭天,白松石作为百官之首自然也得随行。到时候动手的话,远离凡俗城池,也能将影响降到最低?!卑姿劓鲁僖闪艘幌?,开口说道。

    “也好?!焙⑽叛?,点了点头,算是将此事定了下来。

    “对了,还不知道友如何称呼呢?”白素媛眼眸一亮,开口问道。

    “厉飞雨?!?br />
    ……

    位于百佑国东部的太峨山脉,一向以山势雄壮,风景秀丽著称,其中的太峨峰更是整个国境中最高的一座山峰,一向被尊为“东岳神山”,在百佑国百姓心目中的地位极高,相传,有一位得道真仙曾于此白日飞升。

    百佑国的文人雅士,也一向以能够登临太峨峰,为其吟诗作赋为荣,至今山岳之上还到处都留有古往今来的一些诗词大家留下的摩崖石刻,每年都会吸引不少百姓慕名而来,一睹真容。

    然而就在一月之前,整座太峨峰都被大批身披甲胄的士兵围住,彻底封禁了起来,无论王公贵胄还是市井百姓,一律不得登山。

    对此,百佑国上下倒是都没有任何异议,因为他们都知道,皇帝要来祭天祈福了。

    虽说太峨峰被封禁了起来,可到了祭典召开的前几日,山下的东泰郡就已经被附近郡县赶来的百姓挤得人满为患了。

    等到了正式祭典那一日,天还未亮,郡城内通往太峨峰的官道两旁,便被前来瞻仰帝王圣颜的百姓挤了个水泄不通。

    吉时一到,皇帝和文武百官的车驾便径直出了郡城内的行宫,在御林军的护卫下一路未停地直奔太峨峰而去。

    太峨峰顶上,一座开阔的圆形祭坛上,早已经摆好了案几香炉,地上铺好了锦缎红毯,四周围有许多身着礼部官服的官员们,一个个满脸虔诚,束手恭候着。

    而在这些人中,却有一名面容普通的中年官员,双手垂在身前,双目不断转动着,打量着四周围的环境。

    此人不是他人,正是改换了容貌,潜伏进来的韩立,而白素媛则另以掩藏之法,潜藏在了祭坛之外。

    观察了一阵之后,韩立发现除了在外围巡逻的队士兵中,隐藏有十数名元婴和筑基期修士之外,他身旁的礼部尚书,竟也是一名化神期修士。

    韩立心知,这些人多半都是白家暗地里布置的。

    等了约莫一两个时辰,皇帝的车驾终于一马当先地来到了太峨山顶。

    只见看起来不过弱冠年纪的皇帝,在宦官的搀扶下走下了马车,却并没有急于来到祭坛这边,而是停在了车驾旁,似乎是在等候着什么。

    过了片刻,后方的车驾也都陆陆续续跟了上来。

    紧在皇帝车驾之后的马车停下之后,厢门一开,一名须发皆白的紫袍老者探出一只手掌,在两名随从的搀扶下,颤颤巍巍地走下了马车。

    他的面容看起来十分苍老,脸上皱纹遍布,双目浑浊,额前还飘着几根散乱的银发,身形佝偻,看起来竟是一副行将就木的模样。

    皇帝见其缓缓走到身侧,脸上露出一抹笑意,在其陪同之下,才缓缓朝着祭坛这边走了过来,其余文武百官则都是快步跟了上来。

    韩立混杂在人群之中,眼底深处不易觉察的蓝芒一闪即逝,目光从老者身上扫过,心中就基本上确定了下来,此人定然就是老太师白松石。

    此人虽然如今表现得像是一个行动不便的耄耋老人,并将身上气息隐藏的很好,但自然瞒不过他的神识,从表面上来看,此人的确是一名大乘期修士。

    除了刻意压制修为和掩盖气息外,他倒是并未发现有其他不妥之处。

    只见皇帝与白松石缓步踏上台阶,一级一级走上了祭坛,其余文武百官则是走到祭坛下方就停了下来。

    那浑身苍老衰败模样的老者,经过韩立这些礼部文官身边时,脚下步伐微微凝滞了一下,眼角余光似是不经意间瞥向了祭坛外的一个方向,浑浊的眼中似闪过一丝精光,但只是一闪即逝,而后又立即回复如常,走上了祭坛中央。

    在一名礼部高官的主持下,典礼如常继续,韩立沉吟不语,在心中衡量起来。

    “厉道友,那魔头怕是已经发现我了,你为何还不出手,难道当真被这魔头的障眼法迷惑过去了吗?”这时,白素媛的声音突然在他脑海中响起,显得有几分焦急。

    “魔光道友,可否帮我看上一眼……”韩立闻言,低头望向自己的影子,以心神联系问道。

    一阵沉默之后,也不见他的影子中有什么变化,他的心间却响起了魔光的声音:“韩道友,此人藏气掩形功夫倒是不弱,不过据我观察,的确是我们天外魔族之属?!?br />
    韩立闻言,眼神微微一敛,嘴角微微翘起一个弧度,露出一丝笑意来。

    此时,皇帝已经在礼官高官的安排下,奉上了三牲,敬过了三柱高香,随后退到了一旁的驾辇上。

    “……吾皇崇德,仰惟圣神,继天立极……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万世开太平……功化之隆,永久无殇……予祗承天序,谨用祭……”

    白松石则作为百官之首,则开始面朝群臣,代替皇帝诵念起敬天祭文,其声音沙哑,倒颇有些气力不支,声嘶力竭的模样。

    韩立看到这里,突然一抬步,从人群之中越众而出。

    在其身旁的礼部官员顿时大惊,连忙想要喝止他,却只看到身前人影一花,就已经不见了他的踪影。

    下一瞬,他就已经出现在了祭坛中央。

    只见其袖袍一挥,一股青色旋风立即从中鼓荡而出,如同一条青龙一般席卷而过,将包括皇帝在内的众人卷起,径直带往了山下。

    那些潜藏在凡人中的修士们,浑身光芒亮起,想要从中脱身出来,却根本无能为力,只能随着众人一起,飘然而起,飞往了太峨山下。

    “你是那丫头请来的援兵?”白松石停止了祭文吟诵,转过身看向韩立。

    其原本浑浊的双目顿时变得无比清明,佝偻的身形也立即变得挺拔起来,双手拢了拢额前的乱发,整个人身上衰朽之气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颇为强势的当权者的气息。

    韩立冷笑一声,并不答话,身形一闪,骤然而至,一拳直捣而出,朝其脑袋砸了下去。

    老者见其突然爆发出来的气势,眼角略微一抽搐,身形一闪,爆退数十丈。

    韩立一拳落空,砸在了祭坛地面之上。

    只听“轰隆”一声巨响,整个祭坛崩碎开来,化作了一片齑粉。

    周围十数道流光不断闪现落在韩立四周,一个个怒目望向韩立。

    “哪里来的大胆狂徒,竟敢袭击我家老祖!”一名身着青袍的老者,并指一指韩立,破口大骂道。

    韩立一拳既出,倒也没有再起发难,只是目光眨也不眨的盯着对面的白松石,看也未看周围的人一眼。。

    这些人都是白家修士,修为最强者也不过化神后期,他自然不会与他们计较。

    而就在这时,又有一道纤细身影从远处疾射而至,落在了已经崩碎的祭坛上,其容貌清秀俏丽,身着粉色莲花短裙,却正是白素媛。

    “二叔公,大伯……你们住手。这位厉前辈是我请回来灭杀天魔的,你们莫要被那魔头蛊惑,白白丢了性命?!卑姿劓麓笊埠舻?。

    “住口,你这孽障,不仅杀害了自己的亲爷爷,竟然还敢胡言乱语毁谤族长,真是不知死活,今日我便要替大哥清理门户?!北话姿劓鲁莆骞那嗯劾险卟淮笈?,身上光芒一亮,就朝白素媛杀了过去。

    韩立眼角余光瞥见这一幕,却没去理会,而是一步一步朝着“白松石”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