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韩立一同在此处登岸的人足有两百余人,其中大部分都是人族,还有部分看起来像是异族,而在这些人族之中,还有少数几个凡人。

    其实这些人倒也并非真的就是普通的凡人,而是和灵界的炼体士一样,走的是淬炼体魄提升武力的路子。

    众人沿着渡口山道向内走去,从关隘高大的门洞走入,来到了一间十分宽敞的大厅。

    大厅内十分空旷,几乎没有任何陈设,只在厅内的一角处摆着一张三尺来长的紫檀案几,上面点着一只香炉,里面正冒着袅袅烟气。

    透过那层淡薄烟气,韩立看到案几后方的太师椅上,正倚坐着一名须发雪白的紫袍老者,双目微阖,头颅小幅度的轻摆着,看不出来到底是在打坐调息,还是在闭目小憩。

    观其身上修为气息,却是一名大乘期修士。

    就在韩立目光从其身上将移未移之时,那老者却是突然睁开了双眼,目光炯炯的朝他望了过来。

    与此同时,韩立的心头突然响起了一个苍老的声音:

    “这位前辈,你既拥有真仙境修为,却有意压制至合体期层次,是何缘故在下不会多问。但阁下既踏入我们烛龙道地界,务必要遵守我们烛龙道的规矩?!?br />
    “愿闻其详?!焙⑼爬险?,以传音回道。

    对方表面客气但带着警告意味的话语,他倒并没觉得有何不妥,只是心中有些嘀咕,为何对方能以大乘期神识之力,便能看透自己的修为?

    “我烛龙道自有容下外界修士的气度,这一点前辈大可放心。只是道友须谨记,身为真仙,不得介入世俗纷争,不得扰乱凡人秩序,更不得妄杀凡人?!弊吓劾险叽羲档?。

    “多谢告知,理当如此?!焙⑽叛?,直接回道。

    “那就祝前辈一切顺利了?!弊吓劾险呒?,语气一下客气了几分。

    韩立略微点头致意,而后一转身,与其他人一起,从大厅另一侧的殿门走了出去。

    殿门之外,是一片十分宽广的白色广场,上面??孔判矶嗥嬉焓蕹?,既有能在山间奔跑的,也有可在天上飞驰的,主要为那些凡人体修提供的。

    而在更远处的山峦之上,则如同玉带横挂般的覆盖了一层莹白的冰霜,在朝阳中反射着刺目的光芒。

    进入古云大陆之后,韩立就明显发现,这里的气温比之前的荒澜大陆等地都降低了许多,气候也更偏于寒冷潮湿了一些。

    他在原地略一顿足,举目远眺了片刻,手腕一翻,取出一枚玉简后,将神识投入了其中。

    这枚玉简之内,正是他当初在无常盟中交换得来的那份循踪地图,此刻地图内呈现出来的地形地貌虽然仍然只有一部分,但却明显比他之前在黑风海查看时,要详尽了许多。

    而与之前明显不同的还有一点,就是此时的地图中多出来了一条十分显眼的红线,以韩立所处的鹰愁渡为起点,直通向了东北方向一座名为“白鸢城”的地方。

    按照地图所示的情况来看,这座白鸢城处于一个名为百佑国的国家境内,距离此处尚有一段不小的距离。

    为稳妥起见,他打算以符合其如今合体期修士身份的遁速赶路,约莫还要十余日的样子。

    与荒澜大陆不同,古云大陆无论是天地间弥漫的灵气浓郁程度,还是遍布的灵脉,都远超前者,故而这里的宗门大派,也自然比前者要多得多,沿途的危险自然也要小得多了。

    确定了方向之后,韩立收起玉简,身上遁光一起,整个人化作一道流光冲入了高空中。

    如此约莫飞了七八日,在途径一片白雪覆盖的茂密山林上空之时,韩立突然神情微微一变,整个人立即悬停在了半空中,脸色阴晴不定起来。

    就在方才,他神魂深处突然起了一丝异动,竟然感受到了青竹蜂云剑和蟹道人的气息。

    不过这两者感应都是十分微弱,若非他的神魂足够强大,否则根本注意不到。

    他略一沉吟后,目光四下一扫,随后径直朝着一处隐蔽雪谷飞遁了下去。

    落入山谷之中后,韩立身形飞掠,如同一只山间猿猱般在寂静的山谷中飞快跳跃,最终在谷内深处一块十分平整的巨石上停了下来。

    他随手一挥袖,将巨石上的积雪全都扫除干净,盘膝坐下了下来,双目一阖,双手在身前快速掐动,口中默念起口诀来。

    在他的识海之中波涛翻涌,一道若有若无的神魂联系如同一缕纤细丝线一般,在虚空中蜿蜒游弋,循着那微弱联系不断探寻,寻找着青竹蜂云剑和蟹道人的踪迹。

    然而,就在他的心神联系逐渐变得清晰之时,那缕游弋在虚空中的神魂丝线却突然断绝了开来,就连原先那丝微弱至极的神魂感应也彻底断绝了开来,似乎是被人特意施法隔绝了。

    他眉头微蹙,双手法诀一变,全力催动神识,想要找回那丝感应。

    然而片刻之后,他还是无奈地睁开了双眼,摊开双手,喃喃叹息道:“看来想要找回你们,怕是也没那么容易……”

    经此一事后,韩立心情有些失落,便索性在那处幽静山谷中又静坐了半晌,整理了一下思绪之后,这才重新飞掠而起,朝着白鸢城的方向飞驰而去。

    三日后。

    一座伫立在平原上两条河流交汇处的白色城池外,一道青色身影遁光一敛,从高空中落了下来。

    其身上高大,额头前凸,脸上生着一圈罗圈胡子,面容看起来有些粗犷,双目却是十分明亮,倒显得有些不太相衬。

    此人自然是乔装后的韩立。

    在入城之前,他以无常盟的那张面具又改换了一次面容,这次索性将气息完全压下,以一个凡人的模样,大摇大摆地步行进入了白鸢城。

    白鸢城附近并没有积雪,但气温却同样有些寒冷,城门口处来往的行人不多,身上大多都穿着较厚的棉衣。

    城门两边还各有一队人驻守,大都是筑基期的修士而已,其对往来之人却并无过多盘查,似乎只是负责维持秩序罢了。

    一开始韩立还觉得有些奇怪,不过很快也就明白了过来。

    这座白鸢城只是百佑国内的一座偏远小城,其中生活的绝大部分都是普通凡人,故而在管理上多半也就更加世俗化一些。

    进入城内之后,韩立又查看了一下玉简内的地图。

    这次图内的标识就更加清晰细致了,直接将他引向了城东的一家酒楼。

    沿着城内的道路,韩立七拐八扭地才在一条并不繁华的街巷中,看到了那家酒楼的旌旗和酒招。

    走到酒楼门口,韩立就闻到了一股子凡人酿制谷酒的浓烈味道,或许因为时隔太久,倒是觉得和记忆中有些偏差。

    记得小时候,老张叔每次来家里时,都会带上一些土烧酒,饭桌上就着农家粗劣的饭菜,总要和父亲喝上一些。

    他那时候年纪小,倒是没有喝过,每次闻着都会觉得有些呛鼻。

    想到这些,韩立微微有些失神,随即有些自嘲的摇了摇头,大步跨过门槛,走进了酒楼之内。

    这个时间段,按照世俗的生活习惯,已经过了午饭功夫,却还未到晚餐时间,加之这条街巷比较偏僻的缘故,店内的桌椅大都空着,只有两个闲汉坐在靠墙的一张桌椅旁,吃着盐水花生喝着小酒,砸吧着嘴。

    一个肩膀上搭着毛巾的伙计看到韩立进来,连忙露出一个熟稔的笑脸,迎了上来。

    他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肩膀就被人一把拉住,搬到了一边。

    “这位是老熟人,我来招呼,你去忙你的就行了?!币桓錾聿挠分椎闹心昴凶哟铀砗笞吡顺隼?,满脸堆笑地说道。

    “什么老熟人?我怎么没有什么印象?!?br />
    伙计看着胖掌柜将韩立迎上了二楼,不禁挠了挠头,暗自腹诽了几句,随后伸了个懒腰,靠着一张凳子偷起懒来。

    韩立一言不发的跟着胖掌柜踩着“咯吱”作响的木梯上了二楼,进了廊道最里面的一间雅间。

    一进门,胖掌柜便让出半个身子,让韩立走进屋内,自已一回身将房门关了起来。

    而后,只见其伸手在虚空中一挥,一层淡淡华光随即在房间内壁上亮起,将里面的声响隔绝了起来。

    “道友,请坐?!?br />
    做完这一切之后,胖掌柜探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脸上的笑意逐渐收敛了起来。

    韩立随即坐了下来,四下扫了一眼,就发现周围的隔绝阵法并不如何高明,他这种层次的修士若有心探查,十里之外也能窥视得一清二楚。

    不过,此处位置比较偏僻,本就不惹人注意,倒是最好的隐蔽。

    “道友身上应该带有信物吧?可否拿出来让在下验证一下?!迸终乒褚苍诤⒍悦孀?,开门见山的说道。

    韩立闻言,也不二话,手腕一翻,将那枚记录了任务和循踪地图的玉简取了出来,直接放在了身前的桌面上,朝胖掌柜推了过去。

    后者接过之后,闭目探查了一番,点了点头说道:

    “信物没有问题,看来阁下应该便是无常盟的道友了?!?/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