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甘道友信得过在下,在下可以一试?!焙⒄庖淮蚊挥杏淘?,直接回道。

    甘九真没有多说什么,手上法诀不觉加快了几分,周身火焰顿时一盛。

    韩立顿时发现,他们二人之间连接着的那道火线骤然加粗,而包裹着他全身的赤炎腾腾而起,顿时变得猛烈起来,周围侵蚀的寒意顿时又削减了几分。

    他目中蓝芒闪动间,在四周晶壁上飞快一扫,身形顿时暴起,朝着前方疾掠而去,由于周身赤色火焰护体,那些充斥天地间的寒气倒也无法对其产生太多影响。

    但见其身形突然间停在了某处晶壁前,单手一抬,手臂之上金鳞翻起,冲前方虚空一拳砸了过去。

    只听“轰隆”一声巨响!

    韩立的拳头在烈焰包裹下,重重砸在了晶壁之上。

    一阵猛烈震荡随之而起,整面晶壁都猛然震颤起来,发出阵阵令人目眩的白色光芒,却没能碎裂开来,甚至连丝毫裂隙都没能浮现。

    就在这时,异变突起!

    只见晶壁之上一道银光疾射而出,并迅速张开,一下子就将韩立吞没了进去,竟直接连同他身上的赤红火焰一起冻结了进去。

    “果然如此……”

    看着化为冰雕的韩立,甘九真的脸上并没有露出多少意外之色,反而若有所思地自语道。

    此女竟似乎早对此有所预料,有意让韩立去当这试探晶壁寒气的炮灰。

    然而,不等其话音落下,就又听到“嘭”的一声爆鸣。

    只见韩立周身金光大作,竟是直接崩碎了周身寒冰,脱身了出来。

    “柳道友肉身之力如此强横,看来是法体双修之士了,先前倒有些小看道友了?!备示耪婕?,似乎微微一愕,随即由衷赞叹了一声。

    “若再有下次,可别怪柳某翻脸无情?!焙⒗渖氐?。

    红裙女子却是一脸坦然的模样,略微点了点头,丝毫没有觉得自己方才所为有何不妥。

    “一旦被融火寒气冰封,丹田法力便会冻结,他怎么可能……”晶壁之外,那名阴柔男子眉头一蹙,有些难以置信地叫道。

    “我若没有猜错,此人多半是一名玄仙了,早知如此,就不招惹此人了。不过既然已经做了,就彻底一些,正好可以试试那招?!庇分壮蠛耗恐行坠庖簧?,沉吟着说道。

    说罢,其身形一动,飘然来到晶壁跟前,探出一只手掌覆了上去。

    随着其手掌落在晶壁之上,其口中也随之响起了阵阵密集的吟诵之声。

    只听“嗡”的一声异响。

    丑汉身上亮起大片青色流光,如同无数青色光翼般从其身体两侧延展而出,看起来绚丽无比。

    身处晶壁困阵中的韩立见状,心中不由升起一丝不安,甘九真秀眉也是微蹙。

    紧接着,就见晶壁之上银光大作,与那青色光芒相互映衬,其上开始浮现出一个个磨盘大小的圆形阵纹。

    “疾”

    臃肿丑汉口中一声敕令。

    那些圆形阵纹顿时光芒大作,晶壁之内寒气也随之纷纷凝结,瞬间化作无数道丈许长的尖锐冰矛,朝着韩立两人铺天盖地的疾射而去。

    “噗噗噗”

    晶壁之内破空之声骤疾,数百道冰矛瞬间就飞至两人身前。

    韩立双拳抡起,在身前不断挥出,数百道金色拳影立即密密麻麻的浮现而出,与那些冰矛碰撞在一起。

    另一边,甘九真手腕一抖,掌心中立即多出一柄赤色大剑来。

    其一手掐诀,一手舞剑,漫天赤芒剑影连成一片,恍若一轮赤色骄阳亮在当空,从中不断飞舞出一团团赤红火焰,迎向冰矛。

    “轰轰轰”

    半空之中轰鸣声不止,金色拳影不断溃散,赤红火团不断爆裂,那些冰矛却并未崩碎,只是被打得纷纷倒退,在半空中略一滞留,就又会掠空而下。

    韩立手中擂拳不止,挥拳抵挡冰矛攻势之余,双目也没有闲着,催动明清灵目四下扫视。

    他发现在这些冰矛之上,似乎都附着有一道极其纤细的法则之丝,故而使得其坚固程度和贯穿之力都远超寻常,就是自己的玄仙之体被直接击中,怕是也绝不会好受。

    不过,令他有些想不明白的是,这两人明明不过真仙境初期的修为,为何能够一次性使用如此多数量的法则之丝?

    此外,甘九真此女手中的那柄赤色大剑,也让其眼中突然闪过一丝惊异之色。

    略一思量,韩立脑海中顿时闪过一个特殊的名字,或者说是一个特殊的代号,“蛟三”。

    “此女……莫非就是蛟三?”

    他心中一怔,似乎没想到当日带领一众真仙境修士剿灭红月岛的主事之人,竟是一名女子。

    与此同时,在阴柔男子的不断催持下,晶壁的厚度仍在不断增加,其内部的寒气更是越发浓重,韩立两人的活动空间被压迫得越来越小。

    “柳道友,这样下去我们迟早会退无可退,不被耗尽法力冰矛贯体,也会被寒气入侵冻结生机?!备示耪婷理猩凉凰磕?,冲韩立传音道。

    “甘道友莫非有什么办法?”韩立心中一动,问道。

    他自然也清楚这一点,早已经让精炎火鸟在体内固守住各处要害,防止寒气侵扰,却并未显形于外,短时间内应该无碍,不过若长时间无法突破而出,情况也颇为不妙。

    “我有一法可破此阵,只是需要道友替我护法一下?!备示耪嫒绱怂档?。

    “好?!焙⒏删焕浯鸬?。

    在看出甘九真极有可能是蛟三的时候,他就已经有心掩藏自己实力,不愿再多出手了,听闻此言自然是乐意之极。

    言毕,他便一拳轰开身前疾射而来的冰矛,身形一动,跃至甘九真身侧,双手在身前一挥,“咻咻咻”数道破空之声接连响起。

    九柄白色飞剑从其袖袍中飞舞而出,光芒闪烁着在空中划出一道道令人眼花缭乱的白色剑影。

    韩立目光微凝,手上掐出数道剑诀,飞舞在半空中的白色飞剑立即嗡鸣不已,化作漫天白色剑丝,彼此纵横交错,组成一个方圆不过数十丈的白色剑网,将他和甘九真笼罩了进去。

    甘九真见状,立即单手一翻的收起了赤色大剑,盘膝坐了下来。

    只见其手腕一翻,掌心中就已经多出一枚暗红色方形玉佩,其上沟壑纵横鳞纹密布,似乎雕刻着数道形态狰狞的异兽,上面隐隐散发出些许无法名状的蛮荒气息。

    晶壁之外的臃肿丑汉见状,眼中寒芒一闪,随即嘴唇轻启,传音给了那阴柔男子,后者听罢,同样密语回应了一句。

    两人手上的法诀,便同时变化了起来。

    只听那盘踞周围的六只白色雪蟾口中啸鸣不断,浑身光芒大作,体表附着的霜雪同时融化开来,开始显露出里面乌黑透亮的晶莹身躯来。

    与此同时,臃肿丑汉身上竟也同时大放光芒,两只按在晶壁上的大手变得漆黑如墨,从中延伸出道道黑色脉络,瞬间爬满整个晶壁。

    韩立见状,心中顿生警觉,笼在袖中的一只手腕一抖,数颗黑漆漆的重水纹雷便浮现而。

    然而,还不等其将之祭出,他便感到全身上下骤然一僵,整个人竟然丝毫动弹不得了。

    另一边的甘九真手中暗红色的玉佩,已经亮起了血红色的光芒,显然已经到了发动的关键,却也一样僵在了原地。

    “这是重力法则……不对,还是冰属性法则!”

    韩立瞬间明白过来,他被这股骤然增强的法则之力,冻结住了。

    他心思急转,立即以神念调动精炎火鸟,试图让其帮助自己恢复行动。

    然而,他的识海中不断传来火鸟的哀鸣之声,显然它的行动也被这股法则之力给封锁住了,根本无法帮到他。

    而与此同时,笼罩在四周的无数冰矛也已经尽数转为黑色,带着更加强力的法则波动朝着韩立两人突刺而去。

    韩立见此,眼中闪过一丝凝重。

    他凭借玄仙之体或许还能保得一时无虞,甘九真可就真是凶多吉少了。

    一旦此女被击杀,那他自己也必定要陷入一场苦战,终究是不划算。

    韩立眼中精光一闪,不惜耗费精血来催动体内的仙灵力,却仍旧只有不足千分之一的仙灵力,在他的调动下流入他藏入袖中的那只手中。

    一枚重水纹雷在这一缕仙灵力的催动下,忽然亮起一道电芒,从韩立的袖中掉落而出,并在下坠之时,表面灵光乍现。

    只听“轰隆”一声巨响!

    一道黑色骄阳在距离韩立不足尺许的距离处骤然亮起,当中映出大片闪闪银光,将韩立整个人都吞没了进去。

    距离他不远处的甘九真,也只慢上了一瞬,也同样被这片混沌黑光给吞没了进去。

    “轰隆隆……”

    一阵连绵不断的雷电轰鸣之声响起,无数黑色纤尘朝着四面八方涌动而去,化作一道球型气浪,滚滚冲压而去,直将虚空都压迫得震荡不已。

    那些密集而来的冰矛,在这股狂暴力量的重压下,这次竟纷纷不支的崩碎开来,整个空间陷入了无比混乱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