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立越想,越觉得星移子母盘发生的异样与距离有关。

    此盘和传送阵在构成原理上应该颇为相似,越是远距离的传送,越是困难。

    想到这里,他脸色一凝。

    此刻他刚刚来到荒澜大陆,距离烛龙道还远,此刻传送重水过来已经这般困难,等到了烛龙道,这星移子母盘恐怕就要报废掉了。

    不过总不能因为星移子母盘无法传送重水而停止烛龙道之行。

    韩立摇了摇头,这个问题只能等到了烛龙道,再想办法解决了。

    他两手掐诀,全力催动星移子母盘。

    此刻既然还能勉强传送,那就赶紧将重水传送过来。

    地祇化身一月时间内凝练出的重水,在黑风海域时只需片刻功夫便能传送过来。

    但是在这里,足足花了三日,才全部传送过来。

    韩立看向手中的星移子母盘。

    八块移星石此刻变得半透明,显然里面的灵力被消耗了大半。

    之前传送了许多次消耗的灵力,加起来似乎都没有这次多。

    他苦笑一声,将此盘收了起来,单手一引,一团重水中真水袋中飞出,掌心喷出道道银色电弧,再次开始炼制起重水纹雷来。

    半个月时间转眼过去,又到了轮换时间。

    韩立走出了房间,目光随意扫了一眼,发现飞舟所过之处,仍是一片葱葱郁郁的森林,

    不远处,红裙女子也莲步轻移的走了出来。

    二人只是互望一眼,便一言不发的朝着船首甲板方向走去。

    “现在已渐渐进入迷葬森林深处,高阶飞禽类妖兽不少,两位多加小心?!鄙袒岬牧矫咸骞┓畲丝潭济娲阜志肷?,对韩立二人叮嘱了一声。

    “接下来,就拜托两位前辈了?!笨苄漳凶哟耸币怖吹搅思装迳?,拱手朝韩立二人说道。

    此人一路上似乎没有放心休息,时不时便会来到甲板上观察下四周环境,此时看起来比之前要憔悴了不少,双目也隐见血丝。

    “阁下请放心,在下既然接了此任务,自当尽力而为?!焙⒊迥凶拥懔说阃?,身形一晃之下,便在船首左手边坐下。

    红裙女子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微微颔首,便娇躯一飘的朝右手边而去。

    白色飞舟继续平稳前进,不过没有飞出多久,一阵哗啦啦的声音从下方森林中传来,却是一片红云,朝着飞舟迅速扑了过来,根本没有被飞舟周围的白云迷惑。

    “这是……”

    韩立双目蓝芒一闪,立刻看清了红云中的东西,却是一只只通体呈红色的古怪巨鸟。

    这些怪鸟外形似鹰,每一只都有数丈大小,浑身羽毛不多,露出大片赤红色的皱皮,头上长着一个鸡冠般的赤红肉冠,一双爪子却是又粗又大,和身体极不协调,看起来非常丑陋。

    “不好,鸡冠雕!”寇姓男子没有去休息,此刻惊呼出声。

    这些赤色怪鸟飞行速度极快,几个呼吸便飞到了近处,足有近千头,每一头散发出的气息都不逊于元婴期修士。

    “嘎嘎!”

    赤色怪鸟发出兴奋的嘶叫,张口喷出一道道赤色火球,朝着飞舟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

    同时其爪子之上红光大盛,一道道镰刀形状的赤色爪芒飞射而出,抓向白色飞舟,发出密集刺耳的破空之声。

    “快,张开防护罩!”寇姓男子大喝出声。

    嗡!

    白色飞舟周围的灵纹陡然一亮,一道道白色晶光浮现而出,凝聚成一层厚厚的白色护罩。

    噼里啪啦!

    赤色火焰和红色爪芒打在护罩之上,发出隆隆巨响。

    白色护罩颇为坚固,只是闪动不已,并没有碎裂的迹象。

    韩立此时早已飞身而起,单手一挥。

    嗖嗖嗖!

    九道白光从他身上飞射而出,却是九柄白色飞剑,外形一模一样,看起来是一套。

    每一柄飞剑剑身之上白光闪烁,瑞气蒸腾,都是灵宝级别的飞剑。

    这套飞剑是他从大煞的储物袋中找到的,此刻他手中没有合用的法宝,这九柄成套飞剑和青竹蜂云剑有些相似,便留了下来。

    随着韩立手中剑诀一掐。

    九柄飞剑光芒大放,一闪之下赫然化为数百道白色剑丝,纵横飞驰,组成一个巨大的白色剑网,笼罩住了身前数百丈范围。

    那些蜂拥而至的赤色怪鸟一碰到白色剑网,立刻被斩成两截,化为一片片血雨的倾洒而下。

    嗤嗤剑啸声中,转眼间便有数十头怪鸟被击杀当场。

    另一边的红裙女子此刻同样没有闲着,但见其身前多了一头赤炎所化的火龙,近百丈大小,看起来栩栩如生,口中喷出一道道粗大无比的烈焰光柱,所过之处,那些火属性的赤色怪鸟竟也纷纷不支的被化为了灰烬。

    这些赤色怪鸟数量虽多,不过实力终究不强,很快便被韩立二人斩杀大半,其余的轰然振翅逃走,转眼间逃的干干净净。

    韩立挥手掐诀,九柄飞剑飞射而回。

    白色飞舟继续前进,不过没有飞出多久,前方再次传来一阵嗡鸣,却是一群黑色怪蜂袭击而来。

    韩立连忙振奋精神,挥手再次放出九柄飞剑。

    深入迷葬森林后,各种飞禽类妖兽极多,飞舟虽然有隐蔽的神通,但是仍然被许多妖兽看破。

    有时候一日之内,都要被袭击十次以上。

    幸好寇姓男子对森林中的地形还算熟悉,一些高阶妖兽盘踞之处都刻意绕开了,故而袭来的都不是非常厉害的妖兽,加上有韩立和修为同样远不止合体期的红裙女子在,自然都有惊无险的顺利解决了。

    寇姓男子见此,一颗悬着的心渐渐放下。

    只是一**妖兽袭击,使得飞舟走走停停,前进速度并不快。

    时间转眼间过了十余日。

    一道道白色剑丝旋转飞驰,化为一个巨大白色漩涡,笼罩住了一头山岳般大小的青色怪兽,将其死死罩在里面。

    青色怪兽发出阵阵怒吼,体表浮现金属般的青黑色光芒,笼罩住身体上下,抵挡着无数剑光的斩击。

    同时口中喷出一股股青色怪风,试图震破剑光漩涡。

    不过白色剑丝实在厉害,旋转切割之间,很快将青色怪兽体表的青黑光芒斩碎,刺入了其体内。

    噗嗤!

    青色怪兽惨叫也来不及发出一声,便被无数剑丝切割成了一堆碎肉。

    韩立挥手一招,无数白色剑丝汇聚,化为九柄白色飞剑,飞入了其袖口。

    飞舟附近还有其他几头青色怪兽,也都很快被击杀。

    停在半空的飞舟继续往前飞驰而去。

    此时,下方葱葱郁郁的森林逐渐变得稀疏起来,露出大片的土地,似乎终于飞出迷葬森林。

    又往前飞了小半日,下方葱郁森林已经几乎完全消失。

    前方的地面开始变成黑色,地面有一些黑色碎石,一处荒凉戈壁地域出现在眼前。

    白色飞舟突然缓缓停了下来,那寇姓男子和两名合体供奉飞了过来,如此吩咐道:

    “前面便是黑岩戈壁,此刻天色已晚,不适合继续前进,就在这里休息一晚,等明天天明再继续赶路吧。两位前辈辛苦了!”

    韩立听到黑岩戈壁这个名词,立刻回想了起来,之前看过的一本典籍上有提及。

    此处戈壁也是一处险地,据说因为地下矿脉原因,影响了此地的地心元磁之力,使得这里的重力比其他地方重了数倍。

    而且黑岩戈壁深处生活着一些极为厉害的暗兽,白日里都潜伏在地底,夜间外出活动。

    好在此处戈壁面积并不太大,所以经过此处的人,都会挑选在白日时全力飞过去。

    白色飞舟缓缓向地面落下,舟上众人都有些劳累,除了两名合体供奉分立飞舟两侧外,其余人很快各自返回住处休息。

    入夜,深蓝的天幕逐渐转为漆黑,一轮盈白的圆月孤悬在高空之中。

    整片戈壁的上空没有半缕云絮,只有无数璀璨的星辰散布其上,一下一下闪动着明亮的光芒。

    ??吭谝豢榫扌脱沂缘姆芍凵弦黄岷?,只有部分房间还亮着零星的灯火,在夜幕中蕴开一片片柔和的光芒。

    这时,舟上一扇屋门无声打开,一道高大人影飘身而出,足尖在船身轻点,几个闪动之间便落身在了外面的戈壁滩上。

    正是韩立。

    其身形如燕般在戈壁岩石间不断飞掠,几个兔起鹘落,远离了飞船之后,他才周身遁光一起,朝着远方飞掠而去。

    一直飞出十余万里后,韩立才周身遁光一敛,朝着下方的一片绿洲中落了下去。

    这片戈壁中的绿洲,面积不过数百里,当中生长的大多都是些受寒耐旱的沙杨和胡柳,这些树木通常高不过数丈,在烈日的暴晒和狂风的吹卷下,长得枝叶稀疏东倒西歪。

    而在这片绿洲边缘,还有一片月牙状的小型湖泊,在月光映照下泛着粼粼波光,令他一见,便心生几分欢喜。

    韩立缓步来到湖泊边缘,探手舀起一捧水喝下,一股清冽甘甜的滋味立即溢满齿颊。

    他席地坐了下来,眼中光芒微闪,神识骤然放开,将方圆数万里的范围都笼罩了进去。

    片刻之后,他又伸手探入胸前衣襟内,将那只墨绿小瓶摸了出来,小心放在了身前。

    伴随着一缕月光投射而下,小瓶之上顿时亮起光芒,一片片叶状纹路也随之亮起,整个瓶身变得晶莹剔透,一个个白色光点在瓶身周围形成,化作一道巨大的白色光圈,亮起耀眼光芒。

    一旁的湖泊中映照出白光倒影,也瞬间被整个染成了雪白之色。

    远远看起来,就仿佛是突然进入寒冬,被冻结成了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