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什么鬼东西!”

    魁梧大汉目光落在了银焰之上,脸色顿时变得煞白,另外两人也纷纷露出见鬼似的表情,一幅恨不得立马就逃离而去的样子。

    “吼……”

    金色巨猿虽周身多有焦痕,巨目中却是戾气大盛,胸腹处亮起七团濛濛星光,巨拳蓦的一抬,朝着血骨巨人猛然挥去。

    一道内嵌有濛濛白光的巨大金色拳影呼啸飞出,带着万钧之势,重重砸在了血骨巨人胸膛之上。

    “轰隆”一声巨响!

    无数血色骨骼四散炸裂,化作漫天骨渣,洒落八方。

    仅剩半截的血骨巨人,残躯一阵摇晃,终于无力的倒入海水之中,冒出阵阵白汽,消融不见。

    与此同时,韶山三煞手中的人皮大鼓、白骨琵琶和青黑古罄,也随之爆裂开来,化为三团刺目光晕,一圈圈肉眼可见的波纹如惊涛骇浪般朝四下狂卷而出,所过之处,虚空轰鸣声不断。

    一轮轮剧烈的冲击,将三人直震得鲜血狂喷,倒飞出去百丈之远。

    另一边,巨猿也是身形一敛,重新化作了人形。

    韩立挥手一招,方才立下大功的银色火鸟,立即双翅一振的飞舞而回,一闪即逝的没入了他的袖口之中。

    通过神魂联系,韩立发觉精炎火鸟似乎因为方才饱餐血焰,而显得有些兴奋,想来多半也是颇有获益。

    “快走!”

    百余丈外的虚空中,刚刚稳住身形的大煞口中一声疾呼,其余两人立即神色惊恐地飞至他身前。

    三人单手掐出一个奇异法诀,另外一条手臂则同时爆裂,化作一蓬血雾,将他们笼罩了进去。

    一闪之下,三人便在血雾裹挟下,化为一道惊天血虹朝天边疾遁而去,速度快的惊人,近乎瞬息千里。

    韩立见此,体内一阵噼啪作响,一道道银色雷电顷刻间游遍全身,接着一声雷鸣后,整个人消失在了原地。

    十余万里外,魁梧男子三人身形一晃而现,脸色苍白如纸,目光中惊惶未退。

    三人刚想服用些丹药,喘一口气时,就听到头顶传来一声霹雳巨响。

    一道道碗口粗细的银色电弧狂闪之下,在半空中相互交织缠绕,竟形成一个直径超过十丈的雷光电阵。

    雷阵中心处,赫然悬立着韩立的身影,神色漠然。

    只见其单手冲身前虚空猛地一抓。

    周围还未散去的银色电弧立即收缩凝聚,在他手心中化为一颗银灿灿的雷球,从中发出阵阵轰鸣之声。

    韩立只是手腕一抖,手中雷球便脱手抛落而下。

    一道惊天动地的轰鸣之声,随之响起。

    魁梧男子三人感受到一股令人心悸的压迫之感从天而降,顿时魂飞天外。

    此刻他们元气大损,根本无力逃离,只能单手飞速掐诀,周身光芒狂闪,尽可能将所有护身法宝全都祭了出来。

    轰??!

    一道水缸粗的银色雷柱从九天之上一闪而下,骤然将三人吞没了进去。

    伴随着阵阵爆裂巨响和惨呼之声响起,韶山三煞便在这一记祭雷术中,神形俱灭!

    韩立瞥了一眼余烬落下的海面,随后周身电光一起,身形从原地一闪即逝。

    ……

    大约半个月后。

    黑风城,岛王府钧天殿内。

    一名气势雄浑的锦袍男子,端坐于一张雕花大椅之上,微微颔首望着堂下的一名青袍男子,眼中显露出丝毫不加掩饰的欣赏之意。

    “柳道友,这次小女雨晴能够安然返回黑风岛,你功不可没。我先前答应会有重金相谢,想要什么你就直说吧?!蹦凶用媛缎σ?,朗声说道。

    站在殿中的青袍男子,自然便是韩立了。

    “陆岛主,在下之所以接下此任务,不为他物,只是希望能够得到一个名额,待这次传送大阵开启之时,能够顺利离开黑风海域即可?!焙⑵骄泊鸬?。

    “仅此而已?”陆均一怔,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

    “仅此而已?!焙⑷啡系?。

    “你救下小女并护送返程的经过,先前雨晴已经跟我说了一些。实不相瞒,我也是惜才爱才之人,有心让你留在我这黑风岛,就是成为几位副岛主之一,也并无不可?!甭骄砸怀烈?,如此说道。

    “多谢岛主抬爱,在下有不得不离开此处的缘由,故而也只能拂了岛主的美意了?!焙⒙源敢馑档?。

    陆均闻言,见其神情不似作伪,便也只好作罢。

    “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强人所难了。此次的传送名额,你已占据一席。另外,我还另有一些谢礼相送,还望道友你不要推辞?!?br />
    说罢,他手掌一挥,一只水蓝色的储物袋便飞舞而出,落在了韩立身前。

    韩立也不推辞,探手接了下来,道谢一声后,便告辞离开了。

    待其走后,已经换了一身崭新衣裙的陆雨晴,从大殿后堂走了出来,来到了陆均身侧,面上露出一抹失望之色。

    “父亲,您为何不再试着挽留一下柳大哥?莫不是不信女儿先前所言?”她有些失望的说道。

    “恰恰相反,我倒觉得此人的实力,恐怕比你先前所说,还要更加高上一筹?!甭骄媛吨V刂档?。

    “即是如此,那父亲为何……”

    陆雨晴话还未说完,就被陆均摆了摆手打断了。

    “一来,此人并非池中之物,根本不愿留在我们黑风海域。二来,我也不完全相信他,留在身边未必是好事。所以,他能离开此处,或许才是最好的选择?!?br />
    “可是……”

    陆雨晴还欲说些什么,就听陆均突然沉声说道:

    “雨晴,我们黑风岛如今面临的情况之复杂,绝非你所能想象。你大哥已经出了事情,这次若不是及时被那柳石救了回来,你可知道会造成怎样严重的后果吗?”

    “我……对不起,父亲?!甭接昵缥叛?,顿时神色黯然,竟有些泫然欲泣,声音微弱认错道。

    陆均叹息一声,不忍再苛责于她,将她揽入怀中,轻轻拍着她的肩膀。

    另一边,韩立离开了岛王府,便径直出了黑风城,朝酉阳山飞去。

    回到洞府之后,他径直穿过堂屋,来到了洞府后院。

    在打开数道遮蔽阵法之后,一方小小的药田便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只见药田正中央处,孤零零地生着一株暗紫色的植物幼苗,与路边寻常野草看起来也没什么太大差异,十分普通。

    然而事实上,这株幼苗却是韩立这次外出之前,用从无常盟中得到的诞魂花种子精心培育出来的幼花。

    此花的出苗率极低,他虽然得到了不少种子,却几乎耗费了一半后,才成功培育出了这么一株。

    眼见此花无虞,韩立才放下心来,重新布置好遮掩阵法,回到了屋内。

    他取出先前从黑风岛主那里得到的那个储物袋,并未着急打开,而是投入神识仔细探查了起来。

    确认没有古怪之后,他才将其炼化,把里面所藏的物件取了出来。

    储物袋内的东西很单一,除了一枚巴掌大小的黑色令牌之外,就是一小堆极品灵石了。

    韩立数了一下,大约有两百块,也算是一笔不小的财富了。

    他随手将之收起,而后又仔细打量起那枚令牌来。

    只见令牌入手破沉,上面灵纹遍布,一侧上镌刻着“黑风”二字,另一侧则刻着“挪移”二字。

    见此情形,他心中松了口气。

    此行虽然颇费周折,但总算达成了目的。

    春去冬来,转眼间三年多时间过去了。

    此时,黑风城内的修士数量,尤其是合体期以上的高阶修士越来越多,各处张灯结彩,仿佛要举行什么庆典一般。

    百年一度的黑风岛拍卖大会即将召开,这确实算是一大盛事!

    每次拍卖大会都会有各种珍贵之极的奇珍材料,高阶功法典籍,极品丹药等等,甚至有些珍宝只会在这拍卖大会上出现。

    黑风海域几乎所有高阶修士都会聚集到这里,甚至于连黑风岛的一些敌对势力也会暂停干戈,签订停战协议,派人来到黑风岛参加这场盛会。

    酉阳山山顶,某座位于悬崖边的僻静洞府。

    紧闭的大门缓缓打开,韩立从里面走了出来,不过他此刻没有以真面目示人,用无常盟的面具幻化成了一个黑脸虬须的大汉。

    从酉阳山的洞府这里,也能清楚的看到黑风城内此刻热闹无比的情景。

    韩立微微一笑,心中对于这次百年一次的大拍卖会,也是颇为期待。

    如此想着,他身形一晃之下,便化为一道青光朝着城内方向飞去。

    黑风城中央区域,一座雄伟的金色宫殿悬浮在半空,纹丝不动。

    此宫殿高约百丈,占地面积也极大,通体用金色玉石所制,散发出一层金色莹光,看起来华美精致之极。

    宫殿正门的匾额上,写着“金云阁”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

    大殿除了正门,在其他三个方向也各有一个入口。

    四条巨大金色阶梯从宫殿中伸出,不时有一道道遁光落在上面,走进了金云阁中。

    这金云阁,正是拍卖大会的会场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