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听“轰”的一声巨响!

    晶粒突然爆裂开来,附近虚空顿时被无数细密波纹充斥,隐约有密密麻麻或明或暗的影子闪过,迅速朝周围扩散而开。

    由于距离过近,且事发突然,韩立虽立刻在体表凝现一层真极之膜,但想要闪身避开已是不及,当即被一股无形巨力结结实实的撞在了身上。

    其身子顿时如遭重击般倒飞而出,体内气血翻涌下,口中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当他在数百丈外再次稳住身形后,回首望去,此前地祇化身脚下的那块岛礁已然消失无踪,周围海水也被一股巨力排开,形成一个方圆数百丈的真空地带,好一会儿才恢复原样。

    其化身虽也在第一时间施展水之法则形成了护体光幕,但一条右臂和小半个身体却被炸得面目全非,模样看起来颇为凄惨。

    所幸只是重创,并未伤及根本。

    “咦!”

    韩立突然轻咦一声,目光一转的落在了化身头顶浮现的那一道法则之丝上。

    只见原本淡蓝色的水属性法则之丝,竟凭空粗大了几分,表面还闪动着一些淡金色的诡异光芒,隐隐散发出些许与时间法则类似的气息。

    他按捺住心中惊诧,将化身召至身前,同时张口喷出一股婴火将之包裹其中,另一只手袖袍一抖,一件件灵材纷纷飞出,在婴火中渐渐融化变形……

    一日一夜后。

    海底深处,韩立望着已恢复如初的地祇化身,目光微微闪动几下后,心念一催。

    地祇化身当即盘膝坐下,双手虚抱胸前,头顶的法则之丝嗡嗡轻颤下,绽放出夺目的蓝光,比之前明亮了许多。

    整个海面随之翻滚起来,掀起了阵阵滔天巨浪,一个比此前更加巨大的漩涡渐渐形成,掀起的巨浪顿时波及了距其数千里之遥的乌蒙岛。

    整座岛屿隆隆巨晃,仿佛发生了地震一般,使得岛上无论是凡人修士,俱是脸色大变,不少炼虚以上的修士纷纷飞到半空,想要探查异变源头。

    但没过多久,所有修士却似乎同时收到了某种指示,一言不发的纷纷返身而回,岛上各处被一些光幕笼罩,引发的骚动也在潜移默化下,渐渐平息下来。

    此时,身处海底深处的韩立,脸上却已满是愕然之色。

    在其身前,地祇化身双目紧闭,虚抱的双手中央,一点芝麻粒大小的黑色重水正滴溜溜飞快旋转,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涨大。

    米粒大??!

    豆粒大??!

    拇指大小……

    前后不过一个时辰,一团鸡蛋大小的黑色重水出现在韩立面前,并且随着四周水流的涌动,还在持续变大。

    韩立深吸了一口气,脸上的愕然神情已化为了惊喜。

    不过,当他目光稍稍上移几分后,眉梢却是微微一挑。

    化身头顶浮现的那一丝法则之丝中的金光,和之前晶粒中的金色晶丝一样,也在慢慢消散。

    “莫非……”

    他目光闪动,心中不禁闪过一个念头。

    时光流逝,半个月时间一晃而过。

    海底深处,韩立盘膝而坐,在其身前不远处,地祇化身头顶法则之丝中的金光,已极为暗淡。

    即便如此,地祇化身提炼重水的速度却并未因此有所减弱。

    就在此刻,法则之丝忽的一颤,上面的金光彻底消散。

    在金光消散的那一刻,化身周围汹涌奔流的海水也随之突然平息了九成还多,海面的巨大漩涡也随之飞快缩小,化为了先前的数百里大小。

    其提炼重水的速度,也一下子恢复到了最初的速度。

    韩立望着化身身前的一大团黑色重水,面上闪过一丝沉吟。

    如其所料,晶粒蕴含的那一丝时间法则之力不知怎么和化身施展的法则之丝融合后,会大幅加快化身提炼重水的速度,只是此中融合并不稳定,时间法则之力仍会不断流逝,当其一旦彻底消失后,提炼重水的速度自然随之大减。

    无论如何,如今总算摸清楚了晶粒的作用,按照他先前的速度来看,要提炼如此多的一层重水,起码也要花费一千五百年左右了。

    这种逆天之物,也不枉他之前差点被吸成人干了。

    韩立如此想着,翻手取出真水袋,将面前的重水一吸而尽。

    将真水袋收起后,他没有在此多作逗留,身形化为一道青光的破水而出,朝乌蒙岛飞去,而其地祇化身则留在这里修炼,继续提炼重水。

    半个月后。

    距离乌蒙岛颇远的一座孤岛某片空地上,地面被铭刻了一道道颇为复杂玄奥的灵纹,在四周还矗立着九根银色石柱,上面同样刻满了灵纹,还有许多星辰般的银色光点。

    俨然是一座颇为玄奥的法阵。

    韩立闭目盘膝坐于法阵中央,在其身旁摆放着十几个玉瓶木匣等盛放丹药的器皿,虽然盖子都盖得严严实实,却仍能感受到一股股精纯药香隐隐散发。

    半晌后,他轻吐出一口气,睁开双目,单手一翻转,掌天瓶现于掌心。

    随着其身上泛起阵阵青光,其体内的仙灵力开始沿着手臂,源源不断的注入瓶中。

    瓶面墨绿色叶状花纹顿时一圈圈的亮起,并迅速变得明亮无比,仿佛其手中托举着一团耀眼绿光。

    片刻后,只听“嗖”的一声,小瓶从其手中脱手飞出,一晃的悬浮在了半空。

    随着韩立双手十指连连弹出,一道道青光一闪而逝的没入瓶身,周围的天地灵气顿时开始波动,瓶内的那滴绿液也随之缓缓滴落而出。

    随着瓶子表面再次浮现银瞳银嘴,喷出银霞光焰将绿液笼罩并灼烧起来,周围汇聚而至的天地灵气也随之形成一道包裹小瓶的巨大光柱,矗立于天地间。

    不多时,韩立身躯一震,体内的仙灵力随之无法抑制的汹涌而出,被那滴灵液吸噬。

    见此情形,他却不惊反喜,心中暗暗松了口气,单手掐诀一点。

    一道青光飞射而出,落在周围的大阵上。

    轰??!

    大阵立刻运转而起,地面灵纹一圈圈的亮起,绽放出夺目白光,隐隐化为了一个十几丈大小的白色圆球,笼罩住了他的身体,并嗡嗡旋转起来。

    周围汇聚而来的天地灵气,则纷纷汇聚到了白色圆球内。

    随着一道道灵光顿时在白色光球内游走不定,球内的灵气密度飞快提高,很快达到了外面的数倍,不断补充起韩立体内飞快流逝的仙灵力。

    同时他拿起身旁的一只青色玉瓶,倒出一枚龙眼大小,绿莹莹的丹药。

    此丹名为青花丹,是他目前能弄到的最佳恢复类丹药了。

    虽然此刻他体内仙灵力流失的还不是很严重,但他仍毫不犹豫的仰头吞服了此药,并运功炼化。

    这还不够,随着一连数道法诀分别落在其周围的九根石柱上,石柱表面顿时绽放出大片银光,无数星辰符文从上面翻滚而出,并引动夜空中的星辰之力从天而降,化为七道星光之柱没入体内,并融入四肢百骸……

    结果不出五日,韩立的脸色却开始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虽然准备了最好的丹药,还用聚灵阵法相辅,但这些外力辅助却显得有些徒劳。

    如今他体内的仙灵力,竟已再次见底。

    他心中苦笑之下,只得先催动之前燃烧精血的秘术,以转化为仙灵力,供其吸收

    如此数日后,他还是变成了皮包骨头的模样,只是总体上看起来,气血比之前稍许好上了一些而已。

    所幸此时的那滴灵液已再次固化,变成了一颗半透明晶粒。

    看着手中的晶粒,韩立先是苦笑一声,但眼底深处却闪过一丝喜色。

    数日后。

    距离乌蒙岛近海的一块礁石,韩立盘膝而坐,身上赫然被数道灵宝护罩包裹,身前虚空之中,一颗晶粒漂浮不动。

    在其身前,地祇化身盘膝而坐,身上同样多出了数件灵宝护罩。

    韩立略一沉吟后,单手一招,悬于化身头顶的那道法则之丝飘飞而来,并缓缓没入手中的晶粒内。

    这一次,他想亲身感应一下时间法则之力!

    毕竟这可是至尊法则之力,化身既能通过融合这一丝法则之力而加快炼制重水的速度,或许在自己身上也会发生什么意想不到的变化也说不定。

    结果当法则之丝没入晶粒后,竟丝毫没有如预料中的爆裂出现。

    “怎么回事?”韩立见此,心中一愕。

    眼前的晶粒和上次凝聚的晶粒没有任何差别,里面也蕴含着时间法则之力,然而由自己操控水之法则之力后,似乎便无法与此晶粒融合了?

    对此结果,他自然不死心,结果又来回尝试了四五次后,结果如之前一般无二。

    韩立眉头微微一蹙,略一思量后,单手一挥,那一缕水属性法则之丝飞回了化身头顶,接着再袖袍一抖,将晶粒也扔了过去。

    地祇化身接住了晶粒,然后催动水属性法则之丝没入其中。

    轰??!

    晶粒顿时爆裂开来,汹涌的震荡朝着周围扩散而去。

    不过这次韩立和化身都做了充足的防护准备,自然没有再受什么伤了。

    而那一缕法则之丝之中,也再次染上了一缕金色。

    “看来此物似乎只对化身有用,对我这个本体却毫无反应……”韩立见此情形,不由苦笑一声,喃喃自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