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立睁开眼睛,收回了储物法器中的神识。

    其实他准备的诞魂花已达十万年份,最后一步的凝聚分魂只花费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便成功完成,且近乎完美,可操控自如。

    他之所以要等上一个多时辰,一方面是为了掩人耳目,另一方面,则是想让对方多耗费一些手段罢了,毕竟这些时日凝练地祇化身,所耗费的精力可不小,正好恢复一二。

    也幸亏是自己没有提前现身,否则那一击血罡阴雷自己不及防下硬接下来,怕是也要吃不少苦头的。

    此刻修成了地祇化身,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四个祖神不过是小角色,让其逃了也没什么。

    韩立如此想着,挥手将地上的布阵器具收了起来,然后冲出海面,朝着乌蒙岛方向飞遁而去。

    数日之后,清晨。

    笼罩在朝阳光辉中的乌蒙岛,仿佛镀上了一层明晃晃的金箔,整个岛屿都散发着一种温润柔和的光芒。

    岛上各处的祖神雕像前,已经聚集了许许多多的岛民,一个个全都神情肃穆,满脸虔诚,双手握在胸前做出祈祷之状,口里也不断吟诵着祷词。

    身着一袭青色儒衫的洛风,此时正站在岛中央的广场上,仰头望着那尊重新修葺过的祖神雕像。

    他并没有像身后其他岛民一样,进行参拜祈祷的仪式,而是双手垂在身侧,似乎整个人都陷入了沉思之中。

    就在这时,众人头顶之上忽然有一道遁光,从远处疾射而至,降落在了他的身侧。

    “柳前辈!”洛风立即躬身冲那人施了一礼,大声道。

    那人自然正是刚刚修成地祇化身,返回乌蒙岛的韩立。

    其他乌蒙岛民众见状,也都停止了祈祷仪式,纷纷向韩立恭敬施礼。

    “跟我来?!?br />
    韩立淡然的说了一句后,身形再度冲天而起,朝着他的那座四合小院飞掠而去。

    洛风微微一怔,也立即遁光一起的追了上去。

    两人身影一先一后,来到了小院的天井中。

    韩立在天井中的石桌旁坐下后,对洛风也招了招手,示意他坐在自己对面,然后开门见山的说道:

    “洛风族长,有一事先前一直瞒着你,现在已经不需要了,这便告诉你罢。你们乌蒙岛的祖神洛蒙,其实已经陨落了千年之久?!?br />
    “其实就算前辈不说,我也已经大致猜到了。岛上其他几位长老其实心中也有些数的,只是大家为了人心稳定,都心照不宣而已。只是……日后还望柳前辈,能够继续庇佑我们乌蒙岛一二,在下感激不尽?!甭宸缥叛粤成⑽⒂行┎园?,继而苦笑一声的说道。

    “这个你大可放心,我既然答应了你,就绝不会食言。如今我已成功炼制了地祇化身,也寻到了高阶的地仙修炼功法,接下来,便需要你在岛上为我建立化身神像,开始收集信念之力了?!焙⑸裆坏幕夯核档?。

    “前辈尽管放心,在下会尽快办妥?!甭宸缣障仁俏⑽⒂行┚?,继而抱拳应道。

    “这里有一些法宝典籍你且收下,用以培养岛上天资优良的后辈,这才是乌蒙岛日后得以兴盛的根本?!?br />
    韩立说罢,袖袍一抖,一枚储物镯便飞掠而出,来到洛风身前。

    后者接在手里,略一查看,脸上顿时露出震惊之色,这储物镯中所放之物数量之多,价值之高,远超他的想象。

    可以说,这区区一枚储物镯中所藏的典籍法宝和丹药灵材,就已远远超过了他们乌蒙岛数万年的积蓄。

    他不知道的是,这些还只是韩立此前在红月岛之行中所获取战利品的一小部分而已,毕竟任何一名真仙境,哪怕只是一介散仙,其一生积蓄也绝不是个小数目。

    “柳前辈大恩,乌蒙岛永世不忘……”洛风双手捧着储物镯,微颤不已,最后拜倒在地,由衷说道。

    “不必如此,接下来我便要准备闭关一阵。若无要事,就不要来找我了?!焙诹税谑?,说道。

    “是?!?br />
    洛风郑重应了一声,退出了小院,领命而去。

    半个月之后,整个乌蒙岛上原先的神像,就已经全部都被拆除干净,一座座崭新的雕像取而代之,更加密集地伫立在了岛屿各处。

    新修建出的那些雕像,容貌与原先的祖神雕像仍是有三分相似,其所代表的却已经不是同一个人了。

    每日清晨和傍晚,这些属于韩立的雕像下方,也都会聚集起大量岛民,一如往昔地响起阵阵祈祷之声。

    这一日夜里,乌蒙岛上空突然传来“轰”的一声巨响,一片璀璨银光从夜空中径直坠下,如同银河垂落一般,砸入岛上的那座四合小院中。

    小院四周竖立着七八面银色大幡,光芒大放,整个都笼罩在一层朦胧的银色浓雾之中。

    此刻,一袭青衣的韩立正盘膝坐在院落中的空旷之处,他的地祇化身也正一脸肃然地坐在他的对面。

    “开始吧?!焙⒛抗馕⑽⑸炼?,开口说道。

    说罢,他双目一闭,神识便沉入了丹田之中。

    只见丹田之内,那金色的元婴小人依旧双目紧闭,面上倒是看不出来什么痛苦神色。

    在其外围,还缠绕包裹着一层明晃晃的晶光,却正是韩立为了屏蔽那些黑色锁链所留下的神识之力。

    随着他心念一动,元婴体表的晶光顿时大亮,竟如同流水一般纷纷倒回,流回了他的识海之中。

    而紧接着,他元婴表面黑光一闪,九根黑漆漆的锁链也随之浮现而出,周围随之也升起大片黑色雾气。

    小院之内顿时星光璀璨,韩立的胸腹处也随即亮起七团耀眼蓝芒,坐在他对面的地祇化身见状,也是立即单手掐出一个法诀,并指朝他的丹田处点了下去。

    随着其双指落下,韩立顿时觉得丹田处一热,一股温和而磅礴的法力暖流,如长江大河一般滚滚而来,不断冲入他的体内。

    与此同时,他体内的星辰之力也开始飞快运转,化作一道道银色细丝,在他的四肢百脉中游走起来。

    随着韩立手上法诀的掐动,这两股力量终于在丹田处毫无阻碍的汇合,继而化作一缕缕犹如闪电般的亮银色纤细光丝,直扑元婴而去。

    与上一次的情形不同,此番的银色光丝非但数量远胜之前百倍,就连其上气息强过之前百倍。

    韩立甚至从原本的气息之中,感受到了丝丝缕缕之前不曾有的法则之力。

    “轰隆”一声巨响,如同惊雷一般在韩立丹田之中炸响。

    那飞扑而至的银色光丝,顿时就如同沙场凿阵的骑兵,以万钧之势撞入了那一片浓重的黑色雾气中。

    紧接着,韩立丹田之中“噼里啪啦”之声大作。

    那片黑色雾气竟是直接被撕裂开来,很快就消散殆尽,露出了掩藏其中的黑色锁链。

    银色光丝却是没有罢休之意,继续扑了上来。

    这一次韩立没有心急,并未将光丝分散到所有锁链之上,而是选中其中一根,将所有银色光丝都缠绕了上去。

    “咝咝咝”

    一阵如同烧红的铁块,被扔入水桶般的声音响起,黑色锁链之上顿时升腾起股股黑烟,剧烈震颤之下,表面黑光立即飞快消褪起来。

    与此同时,无数细小无比的黑色符文也从黑色锁链之上浮现而出,想要重新补充锁链表面被剧烈消耗的黑光。

    只见银色光丝之中,也有一层散发着法则气息的水蓝色光芒,萦绕而上,与那黑色符文融合在了一起,使得其对锁链的修复收效甚微,远不如上一次那般迅速显著。

    韩立见状,心念一催,炼神术立即运转起来。

    其识海之中,早已整装待发的磅礴的神识之力,顿时化作道道神念晶丝,几乎只是一个瞬间,就来到了他的丹田之内。

    在韩立的心念催动之下,缕缕晶莹的神念晶丝,相互缠绕凝结,化作了一柄晶莹剔透的神念巨斧,飞跃而起,朝着那根黑光黯淡的锁链劈砍了下去。

    若说先前的银色晶丝是凿阵的重甲骑兵,那么此时的神念巨斧,便无疑是破阵的重甲步兵,在骑兵冲开的那一处薄弱之地,给予敌人致命一击。

    只听“?!钡囊簧衩?,黑色锁链剧烈一震,晶莹巨斧倒飞而回。

    一股带有极强穿透力的金石交击之声,从韩立丹田响起,却直达他的识海,令他神识一阵刺痛。

    然而他此刻却顾不得此,而是将注意力全都放在了丹田内的那根锁链之上。

    只见锁链中部,被巨斧砍中之处,露出了一道明显的斫痕。

    韩立见此,顿时信心大涨,也不去管那种中刺痛神识的锐痛,继续以巨斧朝锁链之上劈砍而去。

    “?!!?br />
    一下,两下,三下……

    当韩立第七斧劈中之时,“嘭”的一声闷响传来,那根黑色锁链径直崩断开来,化作了一片黑色晶光。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这些晶光却并未就此消散,而是纷纷流向剩余的另外八根锁链,一闪之下就融入了其中。

    只见黑色晶光方一消失,那八根锁链便立即光芒一亮,表面黑色符文顿时增多,黑光也变得更加凝实起来。

    韩立微微一怔,旋即苦笑起来。

    若是每一根锁链断裂之后,都会融入其他锁链的话,那就意味着越往后的锁链就越坚固,也就越难以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