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圣?”蛟十六放下酒杯,不假思索的问道。

    蛟九眉头一皱,瞪了蛟十六一眼。

    蛟十六脸上微露出懊恼之色,显然也意识到了什么。

    “朝圣,自然是去……”店小二正要回答,脸色忽的一变。

    “你,你们竟然不知道朝圣……你们是外来……”店小二厉声喝道,正要做什么。

    两道晶光一闪即逝的没入了店小二的脑袋。

    店小二的声音戛然而止,双目浮现出迷蒙的神色,顿时被控制了神魂。

    韩立双目浮现出淡淡晶光,直视着店小二的眼睛。

    几乎在小二大喝的前一刻,蛟九双手连弹之下,使得整个雅间早已被一层淡淡蓝光笼罩,半点声音也无法传出了。

    “抱歉,我……”蛟十六脸色微红。

    “无妨,还好蛟十五动作快?!彬跃虐诹税谑?。

    “说吧,什么是朝圣?”韩立眼中晶光闪烁。

    这是一种迷魂小法术,因为不能使用神魂之力,威力很弱,不过眼前的店小二只是个凡人而已,自然也足够了。

    “朝圣是从古至今绵延的传统,每隔一甲子,各个城池之人都会在城主带领下分批前往圣城红月城,聆听圣主大人教诲,这一年也被称为朝圣年?!钡晷《档幕卮鸬?。

    “既然只是去面见圣主,为何要带上所有财物细软,像是迁徙一般?”韩立继续问道。

    “因为所有人都想要成为被选中之人,圣主自会对那些幸运之人降下福泽,赐予他们更加肥沃的土地?!钡晷《敛怀僖傻幕卮鸬?。

    “被选中之人是什么意思?没被选中的那些人呢?”韩立又问道。

    “能被选中之人无一不是最为虔诚的信众,这可是最无上的光荣……没被选中之人,只能回到自己原本的城中?!毙《档秸饫?,一脸的羡慕之情。

    韩立三人听闻此话,互望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几分诧异。

    原来那些空城是这么回事。

    店小二口中的圣主,八成便是那位红月岛主公输鸿了。

    “关于圣主,你还知道些什么?”蛟九问道。

    “圣主大人赐予我们富饶的土地,世世代代护佑我们平安……”店小二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堆,不过对于韩立他们,都是些没用的信息。

    “你们似乎对外来人很是敌视,这也是圣主的教导吗?”韩立摇了摇头,打断了店小二的话语,继续问道。

    “是!外来之人都是海外邪魔,觊觎我们红月岛富饶,一经发现,必须立刻通知城主,将他们统统诛杀?!钡晷《绦H坏乃档?,话语中透出一股冷厉气息。

    蛟十六轻哼了一声,蛟九则面露一丝沉吟之色。

    韩立眼睛微眯,心中念头急转,又询问了几个关于红月岛主,也就是圣主的问题,可惜这个店小二只是一介凡人,知道的实在不多,也没有问出多少东西来。

    韩立示意蛟九收起了雅间内的蓝色光罩,口中低低诵念了几句咒语,眼中浮现出一片晶光,一闪而逝。

    店小二身体猛地一震,眼神随即恢复了清明,有些茫然的朝着周围看了看。

    “好了,这里没你什么事情,下去吧?!焙⑵降乃档?。

    他刚刚施法抹去了店小二之前的一些记忆。

    “是,三位客官慢用?!钡晷《宰永锘褂行╇?,赔笑了一声,退了出去。

    “原来那些空城竟是这么一回事,倒是我们多想了?!彬允α诵?,说道。

    “从此人口中,倒也有一些信息值得推敲。既然城中之人都动身去朝圣了,那不就是说,红月岛主如今应该就在那所谓的圣城红月城中,接受朝圣?”蛟九沉吟着说道。

    韩立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脑海中不由浮现蛟三给他们的那张关于红月岛地图的玉简中内容。

    那地图很是简略,标注出的城池并不多,不过里面确实有一座城池名为红月城,只是距离天水城有一段不小的距离。

    恐怕这些凡人若要去朝圣,应是有高阶修士通过什么特殊手段携他们前往,否则以他们的速度,终其一生也未必抵达的了。

    “你们说,我们是否要与其他人通一通气?”蛟十六脸上也是一喜,显然想到了同样的事情。

    “依我看来,我们如此轻易便得知了这个情报,无常盟的人不可能查不到吧。他们汇报的红月岛主可能身处的几处地方既然没有红月城,应该有什么缘故才对。毕竟刚刚店小二的话,也可能是世俗间的流言而已?!焙⑾肓讼牒?,如此说道。

    “我们还是按照计划,先去天水城,找到盟内潜伏之人再做打算?!彬跃诺懔说阃返?。

    三人商定后,很快悄然离开了安城。

    接下来的行程中,三人又途经了不少城镇,其中同样有不少空城,几乎占了两三成的样子。

    已经知道这些空城的缘由,三人便没有再在沿途逗留。

    三日后,一片绵延千里的平原上,伫立着一座高逾十丈的黑色雄城。

    城外良田千顷,被一条通往海边的大河分出的数道支流包围,分割出一块块大小形状不同的田区。

    大河的一道主要分支,被人工开凿的河道牵引着,穿过一片青色稻田,将整座城池环绕,形成了一道宽逾十丈的护城河。

    此刻正值清晨,通往城内的吊桥尚未放下,城外则聚集着成百上千的普通百姓,他们大都或是肩扛手提,或是担挑车推着许多鼓囊囊的货物,等待着城门打开。

    在人群当中,有三名身穿布衣,头戴斗笠的身影正挨在一起,看起来就像此地的普通农夫一般,很不起眼。

    他们不是别人,正是一路潜行至此,并幻化了容貌的韩立三人。

    初升的旭日,刚刚映照在城头镌刻的“天水城”三个大字上,城内就响起了一阵洪亮的钟鸣声。

    紧接着,城墙之内传出一阵“扎扎”的机括运转之声,厚重的吊桥在粗壮的黑铁锁链吊动下,缓缓降了下来。

    早已经等候多时的人们,开始踏上吊桥,朝着城内鱼贯而入。

    城下只有一座高大门洞,两旁各有数名元婴期修士值守,为首之人更是拥有化神期修为,皆是一身深蓝色长袍,胸前铭刻着一轮血色的弯月。

    韩立虽然不能动用神识探查,但他心知城内必定还有其他修为更高之人坐镇。

    经过几座城的观察来看,这红月岛与其他岛屿一样,修士和凡人混居于城中,这些凡人似乎也习惯了修士的存在。

    只是岛上的元婴期及以上修士似乎都穿着这种血月蓝袍,看起来倒像是某个宗门一般。

    走入门洞后,韩立见头顶有微光亮起,稍稍仰头打量了一下,就看到上方的砖石之上,镌刻着一副八角形的阵法图案,正中处还镶嵌着一面圆形铜镜。

    铜镜之内正有一道淡红色的朦胧光芒洒落而下,将所有经过其下方的人都笼罩了进去。

    只是扫了一眼,韩立就大致猜出了这阵法的作用。应当是用来探查故意隐藏身份修士,防止其偷偷潜入城中的。

    以韩立如今的眼界来看,这阵法并不如何复杂,也谈不上多高明,大乘期以上修士花些功夫,就能将之屏蔽而不被察觉。

    不过,以大乘期以上修士的气息之盛,若无特殊法宝加以掩盖,恐怕不必经此一遭,只要初登此岛,必然被察觉。

    韩立他们本就修为不菲,加上脸上所戴的玄妙面具,倒不用担心这些。

    三人坦然随着拥挤的人流,一点点朝着城内挪动,经过阵法下方时,铜镜中的光芒只是略微闪动了一下,便又恢复如常,显然是将几人当做了普通凡人了。

    进得城内,人群开始朝两翼分流开来,城中的景象逐渐铺展在了几人眼前。

    只见他们正对的大街之上,市肆遍布,商贾如云,街旁两侧的房屋上,到处都挂着商家用来招揽生意的旗帜幌子。

    不过,由于这会儿时间还是太过早的缘故,许多商铺都还未开门迎客,青石铺就的大街上,除了刚进城的百姓外,并没有太多人。

    只有一些早茶铺子已经扫撒干净,敞开着店门,迎接着食客。

    这座天水城远比之前见过的任何城要大,东南和西北走向的两条大街,将整个城市划分成了四个大城区。

    韩立三人沿着城中大街来到城南区域后,转入一条狭窄小道,走了约莫大半个时辰,七拐八拐地来到了一条偏僻巷弄。

    巷子之内十分安静,为数不多的几座院落皆是大门紧闭,没有半点声音,也看不到半个人影。

    三人来到巷弄最深处的一座普通宅邸前,脚步停了下来。

    “就是这里?!彬跃派舷麓蛄苛艘谎壅“岛焐拇竺?,点了点头道。

    此处宅邸乃是先前潜入红月岛的无常盟成员,开辟的一处秘密据点,他们几人来到此,便是与之汇合并获取情报的。

    蛟十六闻言,上前几步,像是普通百姓叩门一般,抬手以两短一长的节律,轻敲了几下门上铜兽口中的衔环。

    结果几声沉闷的声音响起后,院内却没有半点回应。

    韩立心头微异,本想以神识探查一番,但想起之前蛟三的警告,不可妄动神识。

    蛟十六和蛟九当然也似乎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但显然也有着和韩立同样的顾虑,没有动用神识的念头。

    前者回过身来,目光犹疑地与身后两人对视了一眼。

    韩立眼睛微眯了一下,没有说话。

    蛟九则略一沉吟,给二人做了一个准备作战的手势。

    就在三人准备行动之际,门内却突然传来一阵铃铛摇晃声,是按着约定好三长一短的节律摇动的。

    三人微微一怔,循声望向大门。

    蛟十六略一沉吟后,接着手上力道略微加重,快速拍击了三下门环。

    片刻后,暗红色的大门“吱呀”一声,向内打开了一道一人宽的缝隙,从中露出了一名阔面重颐的中年男子脑袋。

    “进来吧”

    那人打量了一下门外三人,压低声音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