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如此话,那倒正好……事实上,无常盟成员之间,都是只认面具不认人的……即使是明知道面具下的成员已经换了个人,只要面具没有毁掉,就仍然会默认接替之人的身……并且……由于盟中严禁成员间互相泄露身份……所以换人一事,就更难被发现了……”洛蒙阴魂面露笑意的说道,但话语断断续续,显得颇为虚弱。

    但见一缕极其细微的黑色雾气,从其肩膀处缓缓流出,如同一条水草一般,在空中摇晃起来。

    “柳道友,我的这缕残魂已经快支撑……支撑不下去了,你若还有什么问题……就赶紧问吧……”黑色小人扭头瞥了一眼肩膀上的黑色雾气,苦笑着说道。

    话音刚落,他的小腿处,也开始有一缕黑色雾气逸出。

    “我没有什么要问的了。你若还有什么遗愿未了就说吧,力所能及之处,我自不会推脱?!焙⒖醋怕迕梢趸?,摇了摇头道。

    洛蒙阴魂仰头望天,喃喃道:

    “先前所求之事,道友能够做到即可……不敢,再有其他奢望……若我洛氏一族,他日还能再度兴盛,余愿足矣……”

    随着其声音逐渐变弱,其身影也逐渐扭曲虚化,化为一缕缕黑气袅袅升空,最终完全消散于天地之间。

    韩立望着洛蒙阴魂消失的虚空处,有些怔怔出神,这份传承于血脉深处的羁绊,无法不令他动容。

    半晌之后,他才回过神来,手掌隔空一抓,就将那张牛头面具一把摄了过来。

    这一次面具没有虚化,而是老老实实地落在了他的手中。

    韩立目光微凝,打量着面具上的奇异纹路,再次陷入了沉思。

    ……

    大半个月后。

    距离乌蒙岛不知多少万里外的一片海域上,铅灰色的阴云布满整个天空,海面之上狂风吹卷,掀起阵阵滔天巨浪。

    一道青色流光仿佛一把锋锐无比的宝剑,从重重巨浪之中一穿而过,将其剖为两半,溅起无数珍珠般的银色浪花。

    青光之中的,是一名身形高大的青袍男子,其脸上带着一张幽蓝色的牛头面具,看不到下方的容貌,双眸却透过面具的孔洞,投射出熠熠光泽。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代替洛蒙前往海榕岛的韩立。

    在其前方数十里外的海面上,浮着一座方圆不过里许的圆形岛屿,远观起来就如同一片随着海浪的起伏微微晃动的碧绿荷叶,其正是他此行的目的地。

    韩立放缓速度,又飞近了十数里后,小岛的容貌变得越发清晰起来。

    只见岛上生长着许多海榕树,枝繁叶茂,青翠一片,巨大的树冠相互紧挨着,遮蔽了整个小岛,无数成人手臂粗细的桠杈层层叠叠,相互交错成一片厚实的青色木墙。

    在这些密集的侧枝上,还生有数不清的细长侧根,有的探入了泥土之内,有的则垂落在海水之中,密密麻麻连成一片,看起来就仿佛是耄耋老人的胡须一般。

    韩立飞至海榕岛跟前,悬停了下来,朝着岛内望去,就见小岛地面上到处都是灰白色的鸟粪,林间却看不到半只海鸟踪影。

    并且,他的耳畔除了海风穿过树杈间的“呜呜”声外,就再无半点声响,整个小岛显得有些不寻常的安静。

    就在这时,一道有些冰冷的声音,却突然从韩立耳边响了起来:

    “蛟十五,既然来了,为何还不登岛?”

    韩立心中微讶,因为方才这声音并不是从岛内传出,而是从他脸上所戴的面具中响起的。

    他随即身形一动,朝着岛上飞落了下去。

    岛上的泥土十分松软,一脚踩上去便会下陷出一个坑洼,韩立就这么深一脚浅一脚,从密林间隙中穿过,来到了小岛正中。

    小岛中央处,有一棵三人合抱的巨大海榕树,其主干四周垂下的侧根已经被削砍干净,清理出了一片较为宽敞的空地。

    空地上有了数道人影,正或坐或站地分布在树干四周。

    韩立目光扫去,第一眼就落在了一个端坐在海榕树正前方的红袍男子身上。

    此人头上戴着一张赤红色的龙首模样面具,上面同样雕刻着许多奇异符文,在其面具眉心之处,也以古怪字符刻着一个数字“三”。

    “蛟三”

    韩立心中一动,沉吟不语。

    头戴龙首面具的男子,只是随意打量了韩立一眼,便收回了视线,丝毫没有要与他交谈什么的样子。

    韩立自然也没去理会,而是目光一转的朝其他几人看了过去。

    只见其中一人身形微弓,身上穿着一件宽大紫袍,头上戴着一只蓝色羊首面具,上面刻有一个“九”字。

    其一直半蹲在地上,目光盯着地面,也不知在看什么,根本没有抬头看韩立的意思。

    在其身旁不远处,一名站立着的头戴蓝色虎头面具的高大男子,却冲他略微点了点头。

    韩立没有说话,目光望向其额头上的数字“一六”,也微微点了点头。

    在树干左侧,则有一名身着纱裙,头戴猫头鹰面具的女子,其婀娜身躯背靠着海榕树,纤细的双臂环抱胸前,朝着韩立这边微微侧目,其面具上的数字则为“二一”。

    在其身后,海榕树的另一侧,则有一个戴着刻有“二五”两字幽蓝色鹰隼面具的脑袋探了出来,朝韩立上下扫视了一眼,便又收了回去。

    海榕树右侧的一根横枝上,还倒挂着一个消瘦身影,其脸上戴着一个猿猴面具,上面刻着一个“八”字。

    眼见韩立打量自己,那人两颗土黄色的眼珠,也透过面具的孔洞骨碌碌地转悠起来,同样打量起韩立来。

    而在此人下方,还有一名身着水蓝长衫,头戴熊罴面具的清瘦男子,正襟危坐,闭目养神。

    其面具上的眉心处,则刻有“一三”二字。

    不知是碍于无常盟的规矩,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所有人都没有出言交谈,甚至连那名头戴蛟三面具的红袍男子,都没有跟其他人多说半个字。

    韩立见此,遂也挑了块地方坐了下去,闭目调息起来。

    这一等,就是八天。

    在此期间,并没有人再来,而在场之人,没有一人说话,也没有一人离开。

    现场气氛有种说不出的诡异。

    直至第八日清晨,海面上第一缕阳光照射入小岛之上时,一直静坐在海榕树正前方的红袍男子,头颅微微一抬,从地面上站了起来。

    一阵略显生硬的声音,从那张蛟首面具下传了出来:

    “时间到了……”

    众人闻声,纷纷从地面上站了起来,一直待在树干上头戴猿猴面具的消瘦男子,也立即从上面跳了下来。

    就在这时,小岛之外突然有一道流光远遁而至,如同巨石一般从高空中直坠而下,砸在了小岛之上。

    整个岛屿轰然一震,所有树枝都剧烈晃动起来。

    只见遁光敛去之处,露出一道头戴野猪面具的魁梧身影。

    其方一登岛,便风风火火朝着岛屿中心处冲了过来,沿途不闪不避,所遇到的树枝根系,皆被他直接撞断。

    来到众人面前,此人扫视过一圈后,径直扯开嗓子喝道:“哪个是蛟三?”

    说完,其目光毫不顾忌朝在场之人身上扫去,并最终落在了那名头戴龙首面具的红袍男子身上。

    “原来你就是蛟三。赶紧公布任务吧,成事后我还有要事要办?!币爸砻婢吣凶由舷麓蛄苛硕苑揭谎?,大声说道。

    “蛟三十二,你迟到了?!焙炫勰凶油趴嗄凶?,语气淡漠的说道。

    “连半柱香都不到,也值得一提?赶紧说正事,别耽误时间?!笨嗄凶影诹税谑?,不耐烦道。

    韩立站在一旁,心头却是没由来的突然一跳,下意识就朝后方退开一步。

    下一刻,令人惊诧的一幕出现了。

    红袍男子周身突然亮起一层红光,“呼”的一下腾起一片赤红火焰,将其周身包裹起来,一股炽热气浪顿时从其身上迸发而出,直逼得周围众人纷纷后退。

    但见其身形猛地一前倾,手掌并指如刀,朝着头戴野猪面具的魁梧男子的胸膛捅去。

    面对红袍男子毫无征兆的出手,魁梧男子反应也是极快,向后撤开一步,双手在身前快速结印,体表顿时亮起一层白色光芒。

    与此同时,一面八角形的白色晶盾,也浮现在其身前。

    只见盾面之上遍布棱形花纹,表面亮着一层耀眼的白色霞光,从中传出一阵阵法则波动。

    虽然只是仓促之间的应对手段,但韩立却发现这股法则波动,似乎比此前的寒丘之流还要强上几分。

    只听“噗”的一声闷响。

    没有预料中的剧烈碰撞,也没有想象中的强大声势,这两人只是交手一击,便瞬间分出了胜负。

    众人惊恐的看到,蛟三的手掌已经穿透了那面八角晶盾,径直刺入了魁梧男子的心口。

    在其胸前的破口处,正冒着道道白烟,周围一圈肌肉已经烧灼成了液态,如同点燃的油脂一般滴答流淌着。

    “不遵调令,延迟报到,取消蛟三十二无常盟会员资格?!彬匀夯撼榛厥终?,冷漠道。

    其话音刚落,魁梧男子脸上的野猪面具就符文大亮,“砰”的一声碎裂开来,化为一片齑粉,消散在了空气中。

    面具下方露出的,则是一副双眼圆睁,嘴巴大张的狰狞面孔,其似乎至死都根本无法相信,自己竟然连对方一击都挡不住,就这么瞬间被击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