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道友,今日多有打扰,这便告辞了?!别拦欠蛉说?,随即转身化为一道黑影,朝着远处疾射而去。

    “柳道友,后会有期!”陆坤老祖冲韩立和寒丘分别拱了拱手,也转身飞走。

    转眼间,韩立前方只剩下寒丘一人独自站在原地,没有离开。

    “寒道友,莫非阁下还有什么事情?”韩立见此,声音微沉的问道。

    “柳道友,先前寒某多有冒犯,还请柳道友见谅一二?!焙鹜蝗怀搴⒁槐乃档?。

    韩立眉头微皱,目中又有一丝异样闪过,没有说话。

    “道友说的没错,其实寒某确实有件事,想要和柳道友商谈?!焙鹇砸怀僖?,如此说道。

    “寒道友有话就直说吧?!焙⒂锲骄驳乃档?。

    “据在下所知,洛蒙道友当年曾经偶然得到了一株诞魂花,如今此花,应该落入柳道友手上了吧。柳道友既然走的是玄仙之路,想必用不到此花,不知能否将此花转让在下,至于价钱方面,韩道友不必担心,定然不会叫你失望?!焙鹚档秸饫锸?,脸上露出几分希翼之色。

    “抱歉的很,柳某并没有在岛上找到此花,让寒道友失望了?!焙⑽叛?,神色如常的回道。

    寒丘笑容一僵,眼神微沉。

    “哈哈,原来如此,那寒某先告辞了?!焙鸸恍?,朝韩立点了点头,化为一道白虹,朝着远处飞射而去,一闪消失在天际。

    韩立目送寒丘消失,这才转身朝着乌蒙岛落了下去。

    岛屿周围的那道水幕,不知何时已经消失无踪,方圆百里内的海面平静如昔,就如同之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柳前辈!”

    以洛风为首的数名洛家合体期修士一脸激动的迎了上来,周围还有不少炼虚及以下的修士。

    “今日多亏了柳前辈,否则我们洛家恐怕难逃灭族的结局?!甭宸缑嫔嗳?,朝着韩立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大礼。

    “多谢柳前辈大恩!”

    洛家其他人也齐齐躬身行礼。

    “洛族长客气了,我当初既然答应庇护乌蒙岛,抵御外敌这等事情,自然不会食言?!焙⒛抗馕⑸梁?,淡淡地说道。

    从这些人对自己称呼的改变来看,想必这洛风已经对自己的身份做过解释了。

    这样也好,毕竟此事本就瞒不了多久,自己可无法给这些族人施加什么庇护之力。

    洛风等人还想要说了一些感恩戴德的话,韩立却直接借口大战之后需要休息后,便脱身离开,很快回到了四合小院之中。

    ……

    数月时间一晃而过。

    秘境内的木屋旁,一袭青衣的韩立正俯身站在那株诞魂花旁,探出手掌轻抚着其中一枚花瓣。

    诞魂花上的金纹,相比之前又多出来了一道,已经变成了三道,由外向内嵌在所有花瓣之上。

    年份超过三万年后,此花变得紫中透金,原本给人一种分外妖冶之感,现在则更多出了几分尊贵的气息。

    韩立目光在花瓣之上流转,心中却一直在思量着之前与那三大祖神地祇化身的交手场景。

    虽然那次最终以三人落败离去收场,但也让他对法则之力有了更多的认识,同时对于掌握这一神奇力量,也生出了更多的兴趣。

    片刻后,他缓缓收回了手掌,直起身来。

    正欲转身之际,其眼角余光却忽然瞥见,洛蒙坟茔旁的小木屋内突然光芒一亮下,无声无息地飞出一件事物来。

    他定睛一看,却发现是洛蒙的那颗雕像地祇头颅,正闪烁着蓝光悬浮在半空中。

    之前他每次尝试参悟这座雕像头颅内的信仰之力时,总会引发一阵或大或小的异动,最强烈的一次甚至将他居住的小院围墙都震出了裂缝。

    为了方便探查,他便将秘境中那座小木屋重新修葺,最近这一个月以来,除了晚上使用小瓶凝聚绿液之外,他大部分时间也都会留在这里。

    那颗雕像头颅,自然也被他从密室内移至了此处。

    以往只要他没有按照玉简中记载的方法,去尝试参悟头颅中的信念之力,头颅便会一直如同死物一般安分。

    像眼前这样主动飞出,还是头一次。

    韩立眉头微蹙,正要上前查看,心中却突然猛地一跳,下意识就要朝后方躲开。

    只听“砰”的一声巨响!

    一片蓝色光芒在半空中轰然炸裂开来,一股狂暴无比的气浪顿时从中心处席卷而出,朝着四面八方冲击而去。

    韩立一眼瞥见距离爆炸不远的紫色大花,心中暗叫一声“不好”,身形骤然一闪,就来到了那株诞魂花前。

    其双臂在身前交叠,周身法力涌动而出,在身前撑起了一片青色光幕,挡下了那股气浪的冲击。

    “轰轰轰”

    阵阵气浪接连不断冲击在青色光幕之上,继而朝两侧震荡开来,周围林中也是立即烟尘大作,数十棵距离较近的古树纷纷断裂,倒塌下来。

    只听“轰”的一声响。

    刚刚修葺一新的小木屋,经受不住气浪冲击,再次轰然坍塌,比之从前变得更加破败不堪。

    雕像头颅爆炸的波动不断冲击,持续了好一会儿,才逐渐衰弱下来,其中心处的蓝光,也逐渐变得黯淡。

    就在这时,一张人头大小的牛头面具,突然毫无征兆地从蓝光中闪现而出,径直朝着韩立冲了过来。

    这张面具通体幽蓝,上面遍布着一种他从未见过的古怪花纹,阵阵奇异波动从中不断传出,而在其眉心之处,还以一种古怪的字符,按起来隐约像是“一”和“五”二个字。

    韩立下意识地抬起一拳,朝着这古怪面具砸了过去。

    后者却是直接一阵虚化,从其拳头和手臂之上穿了过去,径直悬停在了那株诞魂花前。

    韩立微微一怔,立即转身,就见那牛头面具之上突然蓝光一闪,从中传出一阵阵肉眼可见的淡蓝色波动。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面具上看似线条僵硬的口部,竟突然微微颤动着,口吐人言起来:

    “蛟十五,你已有数千年不曾执行盟内任务,上一次缴纳的供奉豁免今已失效。接下来的一个月内,必须立即赶到海榕岛与蛟三汇合。届时,他会带你完成此次任务。如若逾期不至,将驱逐你出‘无常盟’。所有后果,由你一人承担?!?br />
    话音落下之后,面具之上的波动消失,却也没有就此落地,而是依旧闪烁着光芒,悬浮在半空中。

    韩立面上神情不变,目光却是骤然转冷,朝那株诞魂花看去。

    其口中冷哼一声,双手一动,掐出一个奇异法诀来,骤然伸手向前一抓,一缕晶丝立即从指端中喷涌而出,径直刺入了诞魂花鸡冠状的花蕊之中。

    随着他的手掌缓缓收回,晶丝颤动之下,竟然从诞魂花中拉扯出一缕疯狂扭动地黑色雾气来。

    那缕黑气刚一离开花蕊,就在半空中一阵剧烈扭曲,最后竟然当空凝聚成了一个数寸大小的黑色小人来。

    那黑色小人儿的眉眼模样和身形体态,竟然与洛蒙的雕像分毫不差,而韩立观其身上气息,也与那雕像头颅上残存的气息,基本一致。

    “你是……洛蒙……”

    韩立一眼扫过,眉头不由上挑,有些意外的喃喃道。

    黑色小人面露惊慌之色,口部不断开合,却没有半点声音传出,才刚刚凝聚出来的身形上,居然有丝丝缕缕的黑气逸散到空气中,看起来竟有些想要溃散开来的迹象。

    韩立见状,眉头不由微微一蹙。

    眼前这黑色小人,似乎只是洛蒙一缕神魂气息所化,并不是其真正的神魂,甚至连残魂也算不上,看眼下这般情形,应该撑不了多久,便会再次消散了。

    韩立略一思量,双手在身前快速掐动起来,数道青色法诀立即从其手中飞出,径直打入了洛蒙那缕神魂气息之中。

    只见黑色小人体表青光一闪,立即有一片青色光幕浮现而出,如同一层光膜一般,将黑色小人儿整个包裹了起来。

    那些四散逸出的黑气被这层光膜所阻挡,再无法逃出分毫,那小人儿的身形才勉强稳定了下来。

    只见其嘴唇颤动之下,一阵细若蚊蝇却又略带沙哑的声音,从中传了出来:“多谢道友……”

    “别忙着道谢,你这一缕神魂气息潜藏在诞魂花中,到底有何居心?”韩立面无表情,冷声问道。

    “道友并非我的族人……却能一口叫出我的名讳,还愿意出手替我稳固阴魂,想来应该不是与我乌蒙岛的敌对之人。只是为何……道友会出现在我这小秘境之中?”黑色小人没有作答,反而开口问道。

    “我只是恰巧路过此处,从蓝晶族手中救下了你们乌蒙岛一脉,现在因为某些原因暂时留在这里罢了?!焙⒁裁挥幸?,坦然答道。

    “这么说来,是我乌蒙岛欠道友一份恩情了……但不知……洛风如今身在何处?”洛蒙阴魂略一迟疑,开口说道。

    “不管你信不信我所说的,先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题,再谈其他?!焙⑺泻鋈簧涑隽降懒葙?,冷声喝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