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西下。

    金黄色的余晖,将整座乌蒙岛映衬成了一片在浮于黑色海面上的金黄色树叶。

    岛上,一些掩映于山林间的凡人村落内,升起了一道道袅袅炊烟,港口停泊的船只也变得越来越多起来。

    几名乌蒙岛修士在岛上四周巡视,望着岛上的一片祥和,脸上都洋溢着几分满足。

    大半年前的那场大战,洛家差点被灭族,能够安然度过,都是靠着家里的那位老祖宗的庇佑。

    他们如今也没有别的奢望,只希望能够安安静静在这里修炼下去,守住祖先传下来的这份土地。

    “咦”

    巡视之中,一名领头修士神色一动的停了下来,朝着远处海域望去。

    “怎么了?”其他人见此,也纷纷停下身形。

    话音未落,只见远处海面隆隆翻滚起来,腾起一道又一道数十丈高的滔天巨浪,朝着乌蒙岛滚滚涌来。

    不止前方一片海域,几人视野所及之处的海面都腾起一道道巨浪,汹涌而来。

    四周的地面随之震颤起来,传来阵阵隆隆的闷响。

    几人见此,脸色剧变。

    为首那人急忙从身上取出一个圆筒状事物,一拉之下,一道灿烂光芒冲天而起。

    然而他们所不知道的是,此时整座乌蒙岛周围方圆百里内的海域,都如同沸腾烧开了一般,腾起一道接着一道的巨浪,从四面八方朝岛上涌来。

    洛家主殿内,一道人影飞射而出,一敛的现出了洛风的身影。

    他的神识早已覆盖了岛屿周围的海域,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嗖”“嗖”几声,又有几道身影从四周飞射而至,出现在洛风周围,却是岛上其他几名合体期的长老。

    几人显然也发现了出现在岛屿周围的异常,脸色纷纷一白。

    就在此刻,剧变再次发生!

    汹涌而来的巨浪忽然汇聚到了一起,凝聚成一道巨大无比的水幕,从岛屿周围同时冉冉升起,并且朝着岛屿中心汇聚而来。

    转眼间,一个巨大无比的透明水幕出现,将整座乌蒙岛都笼罩在了里面。

    洛风等人见此情形,骤然惊惶了起来。

    “族长,这是怎么回事,莫非……”一名长老呐呐的问道。

    “是敌人来了,且此次敌人前所未有的强大!快去请柳前辈!”洛风脸色铁青,对身旁的一名长老大声吩咐道。

    那人二话不说,立刻遁光一起的朝着韩立住处飞去。

    “吩咐下去,立即开启岛上所有禁制!”洛风又飞快接连下令。

    几个呼吸之后,主殿附近各处光芒闪烁,张开一个又一个大阵禁制,将各处重要之地笼罩其下。

    就在此刻,三道明亮无比的遁光从远处天际一闪而现,并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朝着洛家主殿这里飞来。

    几乎只是一个眨眼的间隙,便到了大殿上方,现出了三个身影。

    当先一人是一名身穿雕花白甲的魁梧大汉,脸上覆盖着一层镂空面具,遮住半张脸,口中突出两根弯曲獠牙,看起来颇为凶狠。

    白甲大汉旁边是一名黑袍老者,肤色有些黝黑,眼中闪烁着淡淡的晶莹蓝光。

    第三人则是个蓝衫女子,看起来四十几岁,容貌风韵犹存,只是此女鼻子有些尖锐,且呈现出弯钩状。

    颇为诡异的是,三人脸上五官都有些呆滞,少了几分灵动,仿佛三具制作极为精致的傀儡人偶一般。

    “你……你们!”

    洛风透过上方的水幕望向三人,脸色陡然变得苍白无比,身体也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仿佛见了鬼一般。

    其他长老,还有一些年纪大的修士神情也是一样,如见鬼怪,又惊又惧。

    那些年轻的洛家修士大都不认得半空的三人,不过看到族长长老们的神情,知道这三人必定来头极大,面色也变得忐忑不安起来。

    “寒丘祖神……陆坤祖神……鹄骨祖神!”

    洛风长长吐出一口气,缓缓的说道,仿佛要将心中惊惧吐出来一般。

    洛家年轻修士们听到此话,脸色顿时变得煞白。

    陆坤和鹄骨倒也罢了,二人是距离乌蒙岛颇远的两座海岛的祖神,双方并没有太多交集,但是寒丘祖神却是不久前进犯乌蒙岛的寒晶一族的祖神,与乌蒙岛洛家可谓是数万年的生死大敌。

    寒丘祖神三人彼此之间都隔开了百余丈距离,居高临下的向下方战战兢兢的乌蒙岛众人一望而去,本就有些呆滞的目光显得有些冰冷。

    “寒丘道友,你确定那洛蒙已经陨落?我可是听说,前些时日你们蓝晶族可是损兵折将而归啊?!焙谂劾险吣恐欣涔庖欢乃档?,话里带着几分质疑之意。

    “哼,若是洛蒙还活着,岂会近万年内从未在人前露面?至于前些时日我族受挫,是因为乌蒙岛近日又来了一位仙人坐镇?!卑准状蠛豪浜吡艘簧?,缓缓说道。

    “什么?寒丘道友,关于此事你之前可没有和我们提过??!莫非有意相欺?”蓝衫女子有些惊怒的质问道。

    黑袍老者脸上花白眉毛一皱,也有些不满的望着白甲大汉。

    “两位稍安勿躁,那人底细我已查明,只是一个刚刚飞升的下界修士而已,不知怎么来到了这里,根本不足为虑?;八祷乩?,若乌蒙岛此刻无人坐镇,寒某又何必邀请二位?!焙鹕袂槠降乃档?。

    “刚刚飞升的下界修士……”蓝衫女子听闻此话,脸色稍霁几分,但言语间仍带着几分迟疑。

    黑袍老者眉梢微挑,露出一副沉吟模样,同样没有马上表态。

    “这样吧,事成之后,除了事先商量好的报酬,寒某愿意给两位每人再多送上一枚子午明神丹,算是蓝某事先没有说明的补偿,二位这下满意了吧?!焙鸺?,反而一笑的如此说道。

    “哈哈,既然寒道友如此有诚意,我和鹄骨道友自然不会再多心猜疑?!焙谂劾险吖恍Φ乃档?。

    蓝衫女子也缓缓点头。

    “二位如此想便对了,一个刚刚飞升的小修士而已,岂能挡得住我们三人联手?!焙鸫笮Φ?。

    “既如此,这便动手吧,免得夜长梦多?!焙谂劾险咚盗艘痪?,率先出手。

    他一挥手,下方海域顿时轰隆一声,腾起数十道巨大无比的水柱,每一道都有十几丈粗细,连天接地。

    这些水柱忽的交织一凝,融为一体,化为一只足有数百丈高的擎天巨手,朝着洛风等人所在铺天盖地的拍了下去。

    巨手未至,一股狂风已经轰然而来,各处禁制护罩剧烈颤抖,几乎被狂风吹裂,有数处禁制甚至直接“砰”的一声,化为点点晶芒的破碎开来。

    洛风等人脸色大变,想要躲避根本来不及,眼看便要被巨手碾碎。

    就在此刻,一声长啸从远处传来,转瞬间便到了近处,却是一道青色遁光如电飞射而来,一晃出现在洛风等人身前。

    青色人影一拳虚空捣出。

    一股无形巨力撕裂虚空,发出惊天拳啸,所过之处虚空泛起一圈圈肉眼可见的波纹,和海水巨手撞在一起。

    “轰”的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海水巨手被拳劲击碎,爆裂开来,化为漫天水珠朝着四面八方溅射。

    一股气浪仿佛波涛般朝着四下蔓延而去,所过之处掀起一场飓风,无论山石还是树木,要么被狂风卷走,要么寸寸碎裂,化为了粉末。

    幸好附近没有什么凡人,倒也没有造成多少伤亡。

    半空的青色人影身周的青光消散,现出韩立的身影。

    寒丘等三人神色一变。

    “祖神大人!”乌蒙岛众人大喜,发出劫后余生般的欢呼。

    洛风也松了口气,不过旋即脸上又浮现出几分担忧之色。

    韩立虽然实力强大,但是对方可是有三位祖神!

    “三位道友何方高人,到我乌蒙岛有何贵干?”韩立收回挥出的手臂,目光在半空三人身上扫过,沉声喝问道。

    “柳前辈,这三人是附近其他岛屿的祖神。中间那个白甲大汉正是寒晶族的祖神寒丘,旁边那个黑袍老者,名为陆坤老祖,那个中年女子,人称鹄骨夫人?!甭宸绶傻胶⑸砼?,传音说道。

    韩立听闻这些,心中一动,脸上神色丝毫未变。

    “寒丘道友,和你说的好像不一样啊,这人竟是名玄仙,可不是你口中的什么弱小之辈吧?!甭嚼ぱ壑新冻鲆凰亢獾目聪蚝?,传音道。

    鹄骨夫人脸色也有些不好看。

    “据我所知,此人飞升至今尚不足一年,就算是玄仙,体内法力定然还没有完全转化成仙灵力,根本不足为惧!”寒丘倒是镇定的很,微笑着传音说道。

    陆坤老祖和鹄骨夫人听闻这话,互望一眼,都没有说话。

    “阁下便是柳道友吧,我们三人的来意,不用说想必阁下也能猜到。乌蒙岛和我们三家乃是世仇,今日我们三人来此,誓灭洛家,此事和阁下没有关系,道友最好别蹚这趟浑水,立刻离开。前些日子阁下杀了本族数名族人之事,本人可以既往不咎?!焙鹧鄯藕?,沉声说道。

    洛风听闻这些,心中咯噔一声,有些忐忑的瞄向韩立。

    周围其他洛家之人也都神色大变,年纪大的族人是惊于眼前的情况,那些年轻族人则是惊于寒丘此话。

    寒丘称呼祖神为柳道友,洛家年轻族人不由想起族内一直暗暗流传的一个传言,现在的祖神并未洛蒙,而是别的人。

    族内长老一直严厉否认这个传言,并严禁族人谈及,不过现在看来,此事极有可能是真的。

    “呵呵,那恐怕要让阁下失望了,我既然答应了护佑乌蒙岛,便不会食言。三位道友还是就此退去吧,免伤和气?!焙⑸袂槠降乃档?,丝毫没有理会对方话语中的威胁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