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神大人,这边请?!?br />
    洛风微弓着身子,做出一个“请”的手势,引领着韩立朝着残缺的雕像后方走去,四周的族人见状,纷纷躬身让开了一条通道。

    二人刚走出没多远,广场上的其他族人,就不约而同的齐声喊道:

    “恭送祖神大人!”

    声音洪亮异常,整齐划一,一连重复了数遍,直至韩立二人身影渐渐没入后方的山林,才停下来。

    整个过程中,韩立没有回头,脚下步伐也没有丝毫迟滞。

    沿着林中一条石板铺就的蜿蜒小径,二人来到了一座造型古朴的悬山顶式大殿前。

    此殿高不过十余丈,与寻常宫殿相比,并不如何高大,墙体黢黑,似乎是就地取材选用岛上礁石所筑,上面布满了岁月侵蚀留下的斑驳痕迹,而其门窗廊柱上的漆色却还十分鲜艳,显然是定期便会清洗重漆。

    殿前一片不大的广场和廊下的石阶,都被打扫得干干净净,几乎连落叶也没落下几片。

    韩立仰头看了一眼殿门上方,只见那里挂着一方黑色匾额,以金漆书写着三个古拙大字“祖神阁”。

    洛风快步走上前去,先是恭恭敬敬的拜了一拜,随后“吱呀”一声的将阁门推开,让过身子,请韩立进入阁中。

    进入殿内,韩立迎面就看到一尊与真人等高的黑色石像,单看面容神情的话,倒的确与自己有三分相似。

    “既然这里只有你我二人,我也就直说了。我并非你口中的什么祖神,今日出现在这里也只是一个意外而已?!焙⒙砸淮蛄勘闶栈亓四抗?,转身看向身后的儒雅男子,开门见山的说道。

    洛风闻言,脸上顿时闪过一丝惶恐神色,连忙又拜倒在地,说道:

    “祖神大人,今日要不是您真身降临,我们乌蒙岛定难逃灭族厄运,您可千万不能抛弃我们??!我们全族上下这万年来一直虔诚供奉,还望您继续庇护我们!”

    “今日若非那些人自己撞上来,我也不会出手,你也不必对此感恩戴德。你身为族长,我是不是你们的祖神,你自己心知肚明,别妄想我来替你们挡去眼前灾祸?!焙⑸粢缓乃档?。

    洛风身子一颤,先是露出几分惊惧之色,随后有些无奈的苦笑道:

    “前辈,其实不管您是谁都没有什么关系,只要您答应继续以祖神身份留下,帮我们度过此次?;?,我们将倾举族之力,全力供奉您所需要的所有修炼资源?!?br />
    “你先说说,你们口中的那位祖神,究竟是什么人?”韩立神色略微起了一丝变化,没有马上接口,反而突然问起了有关祖神之事。

    “我们供奉的这位祖神实乃本族数十万年前修炼成仙的一位老祖宗,世世代代一直庇佑本族,是本族在此地立足的根本?!甭宸缥叛晕⑽⒁徽?,但还是小心的解释道。

    “也就是说,今日侵犯你们的那些异族也有其供奉的祖神?笼罩他们体表的那层白光,莫非和其祖神提供的庇佑有关?”韩立听了对方言语,略想了一下后,又问道。

    “没错,不过他们寒晶族的寒丘老祖不过是十余万年前刚刚修成大道的一名地仙,实力在我所知道的诸多祖神中只是属于末流,甚至当初还曾败在我们乌蒙岛祖神手下?!甭宸绾藓薜乃档?。

    “何为地仙?”韩立眉头一挑。

    “您不知道地仙……难道说,你是刚刚从下界飞升上来的吗?”这一次,轮到洛风有些吃惊了。

    韩立没有回答,只是神色平静的直视对方。

    洛风识趣的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而解释道:“所谓地仙,就是通过庇护一方区域,汲取受庇信众的信念之力来修炼的仙人,一般而言,庇护区域越大,信仰供奉之人越多,修炼速度也就越快,神通也会越强?!?br />
    “和我说说这寒晶族的情况吧?!焙⑷粲兴嫉牡懔说阃?,话锋一转的问道。

    他心中虽然对祖神地仙之事起了不小的兴趣,不过并不打算此刻就刨根问底。

    “启禀前辈,寒晶族与本族一样,都是处于这片黑风海边缘海域的一支小族群,其所在的岛屿与我们乌蒙岛距离较近,为了资源等诸多问题,向来跟本族有不少矛盾。本族鼎盛时期其自然不敢造次,如今见本族祖神长眠不醒,却起了觊觎之心?!甭宸绻Ы鞯幕氐?。

    韩立听罢,这一次没有着急再开口,而是陷入了沉思之中。

    洛风见此,自然不敢多说什么,只是垂首侍立在一旁

    “你口中的黑风海,与北寒仙域距离如何?”半晌后,韩立才又开口问道。

    “这……据晚辈所知,黑风海属于北寒仙域辖境,但只是偏僻地区的一处弹丸所在。对了,这是黑风海域的部分地图,供前辈参考一二?!甭宸缏晕⒊僖闪艘幌潞?,取出一枚核桃大小的白色圆珠,递给了韩立。

    韩立伸手接过圆珠,双目微闭,神识一动,便投入了圆珠之内。

    片刻后,他双眼缓缓睁开,眼眸中闪过些许复杂之色,沉吟良久后,才开口说道:

    “要想我庇护你们乌蒙岛倒也无不可,不过有些话要说在前头?!?br />
    “前辈但说无妨?!甭宸缥叛孕闹幸幌?,忙说道。

    “之前你说的没错,我的确是今日方才抵达仙界,且并未经过飞仙台接引。你们若是对此有所顾忌,我也不会计较,就当全无此事即可?!焙⒚挥幸鞯奶寡缘?。

    “岂敢!前辈能据实以告,在下就已经感激万分了?!甭宸缌谑炙档?。

    “既然如此,为稳定族众人心,以后你在人前就以祖神称呼于我吧。不过私下里,你称我一声柳前辈即可。若是寒晶族胆敢再次来犯,我也自会出手,届时别忘记你许诺下的供奉之事就是?!焙⑽叛?,淡然道。

    洛风闻言顿时大喜,口中连连说道:“那是自然,那是自然……”

    “好了,给我安排一处幽静住所,我需要静养一番?!焙⒌懔说阃?,说道。

    “柳前辈,您请随我来?!?br />
    洛风说罢,当即带着韩立穿过祖神阁内堂,往后院方向走去。

    出了后院,两人穿过一片紫雾弥漫的竹林后,就来到了一座白墙黑瓦的四合小院前。

    “这处院落,是我之前修炼瓶颈期时,进行闭关的处所。不会有其他人前来打扰,前辈您大可安心住在此处?!甭宸缛绱怂档?。

    韩立打量了一下眼前院落,点了点头,当先朝着院内走了进去。

    ……

    约莫小半日后。

    距离乌蒙岛数万里外的一片深蓝色海域中,一座数百丈高的白色岛屿上。

    其面积与乌蒙岛相当,岛身却十分狭长,看起来就如同一枚细长的柳叶,岛上植被稀疏,地表之上到处都有裸露出来的灰白岩石,反射着太阳的光芒。

    岛屿之上,一座座白色圆顶建筑依着岛屿山势,疏密有致的分布着,越往山顶上去,建筑的数量就越少,分布也就越是稀疏。

    等到了岛上地势最高之处,几乎已经没有任何建筑分布,只有一座沿着山脊修筑的数百丈长的梭形广场。

    广场地面之上,到处都镌刻着一条条弧形或者环形的纹路,彼此之间相互连接,组成了一片十分精美繁密的图纹法阵。

    法阵中央处,则伫立着一尊高约十余丈的灰白色雕像,体型魁梧,身上穿着一件雕刻着精美花纹的铠甲,脸上也覆盖着一层镂空面甲,两道弯曲的獠牙从面甲两侧延伸而出,一头微卷的长发披在身后,看起来神俊异常。

    此刻,在雕像周围正有一圈蓝晶族人跪倒在地,全都头颅低垂,双手交叉抱肩,口中默默吟诵,进行着某种仪式。

    片刻之后,灰白雕像的面甲之下,忽然有两团蓝光亮起,紧接着,就有一阵“嗡嗡”的说话之声从中传来:

    “事情办得如何……咦,为何不见图哈?”

    一名体型有些臃肿的蓝晶族长老,满脸悲痛之色的上前一步,拱手说道:“启禀祖神大人,之前……”

    半晌之后,他抬起袖子擦了擦额角的汗水,说道:“事情的经过大致就是这样,图哈族长和几位长老都已经战死。祖神大人,您可要为我们做主啊?!?br />
    一阵静默之后,灰白雕像之中,再次传来“嗡嗡”之声:

    “你说洛蒙真身降临……这绝无可能!他若真的已经从万年之前的重伤中恢复过来,以他的脾性,绝不会放任你们逃离回来??銮?,根据你们的描述,那人甚至连守护之力也未曾释放?!?br />
    “祖神大人,既然如此,是否需要我们重新组织力量,再去攻打乌蒙岛?”那名蓝晶族长老小心问道。

    “不必了,那人虽然不是洛蒙,但能轻易击杀图哈几人,自然也非等闲之辈,你们再去攻打,岂不是自寻死路。先退下吧,后面之事,我自有安排?!钡裣裰侠豆馍了?,“嗡嗡”的说话之声再次传来。

    “遵命?!碧逍陀分椎睦毒ё宄だ狭⒓垂Ь匆话?,带着一众族人退了下去。

    其走远之后,雕像之上忽然又有一阵声音响起,似是低吟自语一般说道:

    “嘿嘿……鹄骨、扈突、陆坤,既然你们也盯上了乌蒙岛这块肥肉,想来分一杯羹,那自然也就要出一分力气。不过,那件东西却只能归我一人所有,毕竟我下一步的进阶能否成功,可就全系在此物之上了……”

    随着这声音在空中渐渐淡去,雕像上的两团蓝色光团,也逐渐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