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府之中。

    韩立缓缓睁开双眼,将神识从体内退了出来,脸上浮现出一丝疲惫之色。

    他定了定神后,翻手取出一截淡蓝色云鹤草,送入口中咀嚼起来,脸上露出沉吟之色。

    片刻后,他长长出了一口气,忽然开口道:

    “魔光道友,可否出来一叙?!?br />
    话音落下,其身前影子一阵扭曲拉长后,一个身着黑袍,肌肤黝黑如墨,容貌与他有几分相似的披发男子,从中站立起来。

    男子看着韩立,默然不语。

    “魔光,你可曾见过能以蕴含某种法则之力的锁链,封禁他人元婴的秘术?”韩立直接问道。

    “道友元婴被封与此有关?”

    经过两年时间休养,魔光也已经恢复了不少,但说话时候样子依旧有些机械。

    韩立点了点头,将体内元婴如今情况大致跟对方说了一遍。

    “根据我的判断,道友这种情况,恐怕必须先恢复法力修为,才有可能依靠秘术使元婴自行挣脱束缚。但相对的是,你的元婴如今正因为这些法则锁链的捆缚,根本无法修炼,更谈不上恢复修为了。如此一来,已形成了一个自相矛盾的死结了?!蹦Ч獬聊似毯?,说道。

    “你所说的这些,我也大致推断出来了,甚至,情况比你说的还要糟糕一些。哪怕我现在自爆肉身,元婴另行夺舍,也根本无法摆脱此术?!焙⒚纪芬恢宓乃档?。

    “道友前不久刚跑了一趟此宗的藏经阁,可有什么发现?”魔光再问道。

    “典籍虽然看了不少,但几乎没什么用?!焙⑽弈蔚奶玖丝谄?。

    “如此的话,料想以此界的秘术等阶,还不足以解开此等难题??峙轮挥猩璺ǚ祷叵山?,才有望找到化解此事的其他办法了?!蹦Ч饽黄毯?,回道。

    ……

    仙界某地,一片不知名的茂密森林。

    林间云瘴雾绕,入目处尽是一棵棵高逾百丈的参天古木,有的青翠蓬勃,有的却枯萎衰败,更有一些通体紫红,十分奇异。

    在密林深处,有一片约莫数千丈宽广的开阔地域,几乎没有多少高大乔木,只有成片的低矮灌木生长,与周围环境相比较,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这片区域正中位置,却长着一棵高耸入云的奇异古树。

    此树通体青黑,直径起码逾百丈,树身笔直少有枝桠,更未生有半片树叶,看起来光秃秃的,倒像根撑天的巨柱。

    更为特别的是,这棵古树上方某处,七八根斜生出来的枝桠上,还顶着一个巨大的灰色鸟巢,远远看去就像是一顶倒置的破旧草帽。

    一只体型大到不可思议的古怪巨鸟正卧于巨巢之中,低声呜咽着,显得十分痛苦。

    此鸟浑身上下长满一根根如箭矢般的翎羽,头颅奇大,脖颈却显得有些纤细,靠近胸膛处还挂着一个巨型囊袋,随其呼吸一鼓一缩。

    突然间,此鸟脖子骤然伸直,头颅高高抬起,双目满是警惕的朝某处望去,胸前囊袋涨缩频率大增。

    破空声乍响!

    只见区域边缘处的三个方位,林木同时一阵剧烈抖动,各有一道人影一跃而起,接着直奔巨巢激射而来。

    这三人身上皆着黑色劲装,跃出时机完全一致,就连动作幅度也如出一辙,更令人惊诧的是,这三人身材容貌赫然也是一模一样,皆是一张俊朗非凡,眼神凌厉的青年男子脸孔。

    三人以一种无法言喻的速度飞快拉近着与巨巢的距离,在半空中留下一溜残影,但接着又同时身形一个模糊下,消失不见了。

    “啁啾”

    怪鸟一惊之下,胸前囊袋鼓涨,冲着东南方猛然一张口,发出一声震天咆鸣。

    只见滚滚音波,以一股狂暴无比的气势,裹挟着无数道密密麻麻的青色风刃,向着前方的高大乔木方向席卷而去。

    “轰隆隆”

    好似天雷滚动,数之不尽的风刃组成了一道弧形高墙,所过之处,低矮灌木纷纷被连根拔起,绞成碎屑,一棵棵高大乔木尽数折断,被切割的粉碎。

    在烟尘的裹挟下,这些碎屑都化为这股洪流的一部分,继续气势不减的疯狂涌向密林。

    东南方向的虚空中,方才已经消失的两道黑色人影,此刻突然从烟尘气浪中一闪而出,向着地面急速落去。

    同时,两人身上突然同时青光一闪,身影立即变得模糊不清起来,速度不合常理地时快时慢,在空中不断闪现着。

    铺天盖地的风刃,竟无法触碰到其分毫。

    巨鸟头颅狂吼之声不歇,不断有密集风刃在音波的裹挟下扫向四面八方。

    而那两道身影,就这么闲庭信步般穿梭在风刃之中,身形忽隐忽现,竟是丝毫不受影响地直冲巨鸟而来。

    眼见两人越靠越近,巨鸟低头看了一眼身下,口中发出一声悠长悲鸣。

    颈下肉囊急速鼓胀起来,片刻间就已经变得和其身躯一样巨大,并且还在不断暴涨中。

    一名黑衣青年见状,顿时大怒:

    “孽畜,竟还想自爆?做梦!”

    话音刚落,之前一直隐没身形的第三名黑衣青年,身影毫无征兆的突然出现在巨鸟头颅之前的虚空中。

    他手握一柄黝黑长刀,手腕只是微微一抖,乌光一闪,瞬间划过巨鸟喉咙。

    只听“噗噗”之声大作,一股强横气劲从破口处喷涌而出,携带着大量蓝色血液,如同喷泉一般直喷出十数丈高。

    等到蓝色血泉喷涌殆尽,青色巨鸟颈下的肉囊也随之收缩如初,其头部歪斜着瘫倒在巨巢中,血液染满了羽毛。

    在其身下,赫然有一枚沾有蓝色血丝的白色巨蛋,斜倚着巨鸟腹部,显得十分孤单。

    三名黑衣青年面无表情地从巨鸟头上跳了下来,分别走到其两翼之下和尾部,在厚厚的鸟羽中翻找一阵后,各自拔出了一根流光闪烁的羽毛。

    就在这时,其中一人腰间忽然有一团黄光亮起,并伴有一阵急促的嗡嗡之声。

    另外两人见状,立即身形一晃,来到那黑衣青年身边,三人身影一阵模糊下,竟然彼此相容的合为了一体。

    紧接着,黑衣青年从腰间取出了一块圆形传讯法盘,稍用神识一扫,顿时脸色一变,眉头紧蹙着叫道:

    “这不可能……”

    说罢,其眼中闪过一抹阴狠之色,挥手将那枚巨蛋收起,身形一纵,就化为一道狂风呼啸远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