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我堂堂冷焰宗内怎可留居凡人,余府其他人便由这几个供奉护送,到溪国暂时躲避隐居吧?!惫旁显乱×艘⊥?,断然拒绝道。

    溪国是丰国东北的另一个世俗国度,目前仍是冷焰宗的势力范围。

    几名余府供奉顿时露出失望之色,但在古韵月面前自然不敢说一个“不”字。

    余家诸人也是大惊,纷纷用哀求目光望向余梦寒。

    “如果天鬼宗的人再找上门,我们岂不是死路一条。七妹,你进入了仙门,可不能不管我们……”余二少爷更是情急下,大声嚷道。

    “闭嘴!”余梦寒玉容一沉,低叱一声。

    余二少爷身子一哆嗦,后面的话语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师尊,将他们送去溪国,真没事吗?天鬼宗应该很容易就能找到他们?!庇嗝魏淙豢谥泻浅庥喽僖?,但同样颇为担心府中之人安危。

    “徒儿放心吧。按照灵寰界规矩,只要你能正式成为冷焰宗内门弟子,天鬼宗就不会对你的世俗族人动手,否则就会触犯了此界大忌。若他们胆敢追杀你的亲人,你以后修炼有成后也有借口对天鬼宗弟子的世俗族人出手的。先前他们之所以对余府动手,是因为故做不知你有本宗的接引令。现在为师已经正式现身,情况自然大不一样了。现在关键所在,便是你能否安然到达冷焰宗?!惫旁显律裆氐难缘?。

    余梦寒听闻这里,玉容一松。

    余府其他人也心中微安,不再说什么了。

    “真人,王,沙,林三位供奉,府中这些亲人就拜托三位照看了。日后小女子修炼有成,定然不忘诸位的?!庇嗝魏虐资嫒撕秃谝律俑救擞辛艘焕?。

    “七小姐言重了,我们身为余府供奉,余相和小姐待我等不薄,如今余府遭逢劫难,护送家眷本是份内之事?!焙谝律俑镜热俗匀涣鹩?,承诺定当好好看护余家诸人。

    虽然去不成冷焰宗,但余梦寒将是冷焰宗内门弟子,他们只要拉上一点关系,日后也必然大有好处的。

    白石真人却露出一丝为难之色,下意识的偷看了韩立一眼。

    “白石道友,你在余府待了如此之久,跟着去上一趟也是应该的?!闭诎淹婊岽⑽锎暮?,这时抬首看了白石真人一眼,似笑非笑的说道。

    白石真人这才挤出笑容的答应下来。

    “梦寒就多谢四位了?!庇嗝魏路鹈挥锌吹秸庖磺?,朝几人再敛衽一礼。

    事情商定好,余家诸人立刻开始收拾,将府中珍宝金银尽数取出。

    韩立则将手中储物袋漫不经心的塞进了怀中,又走到邪气青年尸体附近处,同样搜出另一个储物袋来。

    至于那些黑衣人身上的东西,他甚至懒得去捡了。

    白石真人等人见此,自然大喜的将那些黑衣人散落东西一一收起。

    “不知韩道友接下来有何打算?”古韵月走了过来,缓缓问道。

    “韩某此次来到明远城完全是意外,现在惹到了天鬼宗,自然要远远避开了?!焙⒌换氐?。

    “道友搅入了这趟浑水,还斩杀了齐冥浩,现在再想脱身,恐怕不是轻易之事吧。以天鬼宗势力,很快会查到道友头上的?!惫旁显潞俸僖簧?,说道。

    “古仙子这话是何意思?”韩立神色不变。

    “若是韩道友不嫌弃,不如加入我冷焰宗如何?我冷焰宗一向欢迎散修中强者加入,以道轻易斩杀结丹的元婴级的实力,担任本宗外门客卿长老还是完全可能的,妾身愿做道友的引荐之人?!惫旁显露⒆藕⑺档?。

    “师傅说的是。若是韩大哥能加入冷焰宗吧,对乐儿妹妹也大有好处的?!庇嗝魏秸饫镄闹幸欢?,也说道。

    韩立看了一眼身旁的少女,露出沉吟之色。

    乐儿却眨了眨黑白分明的大眼,有几分茫然的模样。

    “如果妾身没有看错,韩道友气息不稳,似乎有伤在身。妾身正好带了一颗‘望犀丹’,乃是在灵寰界大大有名的疗伤圣药?!惫旁显乱馕渡畛さ脑偎档?。

    对此女来说,天鬼宗这次死了两名结丹修士,其中还涉及到了化神修士的后人,去冷焰宗的路上多半会遭到天鬼宗强敌截杀的。

    眼前的青年虽然看起来神秘,但若是能一同上路,绝对是一大助力。

    “乐儿,你可愿意前往跟我去冷焰宗?”韩立摸了摸下巴,忽然冲乐儿问道。

    以古韵月的修为,乐儿的狐妖身份自然无法隐瞒的。

    不过他先前搜魂白石真人,得知灵寰界虽然人妖隔阂颇深,但在一些大宗门,修为高深的修士身边带着一些妖族,乃是常见之事,带柳乐儿去冷焰宗倒是没有问题。

    “我听哥哥的?!绷侄戳丝垂旁显?,又瞅了瞅余梦寒,怯生生说道。

    “放心,有我在,没人敢欺负你的?!焙⑽叛砸恍?,轻拍了拍少女的脑袋。

    “我知道哥哥会?;さ??!鄙倥昧Φ阃?,也展颜笑了起来。

    “那就韩某就有劳古仙子引荐了,不过那枚‘望犀丹’,能否提给在下?”韩立看向古韵月,不客气的说道。

    “当然没问题?!惫旁显滦闹幸幌?,没有丝毫犹豫的翻手取出一个白色玉瓶,递了过来。

    韩立接过玉瓶,只是打开盖子放在鼻下轻轻一嗅,就点了点头。

    古韵月见此,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余家诸人此刻已经收拾好,除了大量珍宝,还牵出了几辆马车。

    白石真人等人此刻也走了过来。

    “韩前辈,我……”白石老道走到韩立身边,有些迟疑的想说些什么。

    “你放心?;び嗉抑吮闶?,其他事情不用管了,另外我这边还有件事情要你去做……?!焙⑸焓种棺×硕苑浇酉氯サ幕坝锼婕醋齑轿⒍?,传音说了一句什么。

    白石老道听了一怔,随之连连点头。

    这时,余梦寒来到古韵月身旁,轻声说道:

    “师尊,此刻城门紧闭,还要麻烦您送她们出城?!?br />
    古韵月点了点头,一挥袖袍。

    顿时大片白雾凭空出现,凝聚成一团硕大的白云,托着所有人冲天而起。

    余家大部分人哪里经历过如此神奇之事,连忙抓住身边的马车,一些胆小的更是发出阵阵惊呼。

    白云转眼间便飞出了城,并稳稳的落到了城外官道之上。

    “娘亲,婶婶……”分别在即,即便余梦寒早有准备,也伤感不已,和亲人紧紧抱在一起。

    余母等人也眼含泪水,温声告诫余梦寒好好照顾自己。

    好一会,她们才依依不舍的分别。

    白石真人等四人护送余家诸人往东而去,很快消失在夜色中。

    余梦寒怔怔的看着亲人远去,良久才收回目光,轻叹了口气。

    “我们也赶紧上路吧?!惫旁显碌攘艘换?,才挥手祭出一艘月白色灵舟。

    灵舟长四五丈,造型颇为奇特,形如弯月,舟身铭刻了一圈青色灵纹,散发出淡淡的灵力波动,显然不是凡物。

    韩立拉着柳乐儿上了灵舟,余梦寒深吸一口气,收拾心情,也踏上了飞舟。

    古韵月挥手打出一道法诀,飞舟立刻泛起白色灵光,冲天而起,化为一道白光朝着远处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