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五天,卢榆率领三千死士已经悄悄的接近了蓝尚学院,此时兵锋已经离蓝尚都城不远了,而神翼王朝却还没有察觉。

    不过卢榆却停了下来,他需要思考一番,决定如何拿下蓝尚都城,而在此之前卢榆还准备拿下蓝尚学院。

    毕竟蓝尚学院可是神翼王朝将领的摇篮,毁灭它也是对神翼王朝的一种打击,不过想了想,卢榆还是决定不去攻打蓝尚学院。

    攻打蓝尚学院还有冒风险,虽然没有兵马镇守,但是那些娃娃还是有点战斗力的,再加上学院的教师,依靠着城墙还是能够防守的。

    而如今卢榆身边只有三千死士,不能因为此事而消耗兵力了,卢榆远远的看了一眼蓝尚学院,看见蓝尚学院的恢宏气派的城墙,叹了一口气,等下次来,卢榆一定要目睹蓝尚学院的风采。

    四大帝国也只有神翼王朝有这种学院,哪怕强如燕行帝国也没有这种学院,所以卢榆自然知道其中的好处,要是燕行帝国有如此学院,自己也不用这么累才爬上如今的位置。

    四十岁的卢榆正值巅峰时期,要是再晚几年才爬上如今的位置,卢榆可能就很懊悔,不过卢榆也是幸运的,巅峰的时候爬上如今的位置,才有大展身手的机会。

    卢榆如今的副手名叫贺寻,贺寻也是燕行帝国的一员虎将,脑子不怎么好使,但是武力还是不错的,对于战场的判断也是非常敏锐,战机稍纵即逝,但是贺寻却能抓住最好的机会。

    贺寻一直跟在卢榆的身边,在死地的时候也是贺寻为卢榆保驾护航,多次危险都是贺寻为卢榆挡下,如今已是伤痕累累,不过贺寻的护主在,卢榆也看在心里,要是没有贺寻,他也不知道死多少次,卢榆心中也是很感激的。

    贺寻可以称为卢榆的家将,在卢氏家族长大,体现了不凡之处,一直被卢榆带在身边,二十多年晃眼而过,曾经的小跟班如今已经成长到如今的虎将,同时贺寻对卢榆忠心耿耿,每当有危险永远都是站在卢榆的前面。

    “寻子,等下我们就大张旗鼓的过去,你打出十倍的军旗,让神翼王朝摸不清我们的虚实?!甭芏宰藕匮八档?。

    寻子是贺寻的小名,而卢榆一直这样称呼他的,哪怕贺寻已是一名将军,卢榆还是如此称呼,已经有点改不了口了。

    贺寻有点摸不清头脑,摸了摸自己的虎脑不好意思问道“将军,为何要这么做,如今神翼都城没有兵力防守,我们有三千精锐,只需一鼓作气不久拿下蓝尚都城,杀了那狗皇帝,不就万事大吉了?!?br />
    卢榆却笑着摇了摇头道“要是让神翼王朝知道我们只有三千兵马,相必那蓝尚都城肯定严防死守,等着援军来救,毕竟他们城墙高大,让那些世家随便派点家臣过来防守,就能守住,毕竟我们没带攻城器械,可是三万兵马就不同了,相必那些人会献上城池的?!?br />
    “可是我们三万兵马只是假的啊,那神翼王朝那些人又不是傻子,只需派点探子来,就能探清虚实?!焙匮盎⑼坊⒛缘奈实?。

    “如今他们哪敢出来探报,闭城防守都来不及了,按照我的指示去做就行了,蓝尚都城指日可待?!甭芤恍Φ?。

    “也是,将军哪次命令不是正确的,我竟然怀疑将军的命令,我真傻?!焙匮吧瞪狄恍Φ?。

    “去把,寻子?!甭芸吹胶匮叭绱诵湃巫约?,呆了一下,也是笑道。

    两人已经并肩作战二十余年,已经算非常默契了,而且贺寻对卢榆无比信任,哪怕卢榆要贺寻自杀,贺寻也会做的,贺寻觉得卢榆做的一切都是正确选择。

    贺寻按照卢榆的指示,打出十倍旗帜,浩浩荡荡的向蓝尚都城杀去,如今卢榆率领的三千死士已经离蓝尚都城不足几十里了,而燕行大军不在躲躲藏藏,反而招摇过市,不到半个时辰,就被神翼王朝发现了。

    加急情报瞬间传到朝廷,赵文滨接到这个情报的时候,都是懵的,这支军队哪里来的,难道燕行大军会从天而降,直接从天上杀到蓝尚都城。

    不过赵文滨很快就回过神来,现在可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几万大军杀到蓝尚都城,蓝尚都城又没有军队驻扎防守,这是神翼王朝建国以来遇到最大的?;?,处理不好,就要灭国的危险,而自己的下场不是死亡就是被俘虏,不管那一个赵文滨都接受不了。

    赵文滨紧急的召开了朝议,许多大臣都迷迷糊糊都不知道什么回事,就被赵文滨的亲卫催促着上朝,大臣也无奈,从这些亲卫口中得不到任何消息,只好快速的穿上服装,陆陆续续的往大殿赶去。

    这一次,赵文滨没有让大臣们等自己,而是自己坐在龙椅等着大臣们的到来,一个时辰不到,大臣们就陆陆续续的赶到,太监总管马上催促着大家上朝,他显然知道赵文滨已经不耐烦了。

    而走在最前面的是卢瑞,这一次他也弄不清什么情况,不过他还是在心中猜测,应该是和阳关里的战局有关,不应该啊,五万近卫军都派出去救援阳关里,怎么可能还出差错。

    难道是蓝尚都城,这一个想法在卢瑞里闪过,就无法消散了,毕竟如今城中没有军队防守,如果真的敌军不知道从那条小道杀来,那真的是灭顶之灾。

    等大臣们全部上朝面见赵文滨,赵文滨就把这个实情与众臣说道,卢瑞心中咯噔了一声,果真如此,但是这支敌军从何而来,一直困扰着卢瑞,并且还是几万人,难道这燕行大军一路行军就没有人发现,而且他们如何突破阳关里的防线,要是阳关里失守了,肯定有消息传回来。

    但是如今是阳关里没失守,一支军队杀进来了,而且还神不知鬼不觉就杀到都城下了,这是一件怪事。

    而这件事,也引起了朝廷上的震惊,议论纷纷,不过许多大臣脸上都是慌张神情,毕竟如今已是兵临城下,而且还是几万兵马,而城中最多一千的防护力量,如何抵挡来势凶猛的大军。

    不过有些大臣也埋怨皇上的决定,毕竟是赵文滨的决定,才把蓝尚都城推下深渊,而坐在龙椅上的赵文滨看到如今的局面也是头疼不已,摸了摸太阳穴,看向卢瑞。不知卢瑞有何高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