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桥大学,国王学院。

    周赫煊又在做他的例行演讲了,在牛津剑桥这样的高等学府抨击日本,其持续效果远高于在英国国会做演讲。

    因为这些学府将走出很多未来的政客,其中不乏英国内阁高官,以及其他国家和地区的首领。如果能让这些人打心里讨厌日本,那么今后或多或少的都会影响到他们对日本所采取的政策。

    还有就是,高等学府会出现很多文学家,文化作品潜移默化的宣传效果更可怕。

    数百位剑桥师生坐在下边,聆听着周赫煊在剑桥的第二次演讲:

    “今天我们要讲的是轰炸,什么轰炸呢?对学校及文化研究的轰炸……”

    “我们知道,自东西方的大规模战争爆发以来,日本对中国实行了大轰炸,德国对英国也实行了大轰炸,两国人民在战争中遭受了前所未有的苦难。但有一个现象值得关注,那就是德国到现在为止,都没有轰炸英国的高等学府和科研机构,我想回来也不会出现这个情况。而英国对德国的报复性轰炸,也刻意避开了哥廷根和海德堡大学?!?br />
    “似乎只要是西方发达国家,都有一个心照不宣的默契,那就是战争与学术无关,学者、学生、学府必须得到应有的尊重和?;??!?br />
    剑桥大学的师生下意识点头,他们都同意这个说法,而且也认为这是应当的,文化、科学和艺术不能毁于战争。

    周赫煊突然冷笑着说:“但在远东地区却不是这样,早在九年前,中日全面战争还没爆发,日本轰炸上海的时候,就把轰炸目标对准了中国的几所大学。而当中日战争全面爆发以后,中国的中央大学、复旦大学、金陵大学、同济大学、西南联大、重庆大学……这一系列的高等学府,甚至包括一些中学,都成为日军的重点轰炸对象!”

    “这是违反世界公理的,充分证明了日本人的野蛮,很难想象一个先进发达国家会做出如此行为?!?br />
    “在座的各位先生们,你们是非常幸福的,因为英国的对手是德国。德国人再凶残,再滥杀无辜,只要你们继续留在剑桥大学,就可以生命无忧的继续学习和做研究。而中国的同行们却不行,教授和学生在教室里上课,必须随时注意警报跑防空洞?!?br />
    周赫煊开始详细讲述中国的老师和学生,特别是他在西南联大的所见所闻。

    剑桥的师生们感到无比震惊,他们完全无法想象,一个世界顶级的化学家居然还要自己开荒种菜,一个国际知名的数学家居然只能在防空洞里研究学术……教授们又是有何等坚强的意志,带着学生在野外讲课,对天空中的飞机咆哮声充耳不闻。

    “啪啪啪啪啪!”

    演讲结束,全场掌声雷动。

    剑桥的知名学者们,纷纷过去跟周赫煊握手——

    “周先生,我非常佩服中国学者的意志,他们值得尊敬?!?br />
    “请代我向中国的学者和学生们问好?!?br />
    “战争必须绕开科学、文化与艺术,阿基米德的悲剧不能重演,我将发起对日军暴行的学术谴责?!?br />
    “我永远与中国的朋友站在一边?!?br />
    “……”

    作为世界知名学者,周赫煊的影响力还是极大的。在他数年来反复演讲宣传之下,至少英美两国的学术界对日本已经印象坏到极点。光是日本轰炸中国高等学府的行为,就足够成为世界学术界的公敌——文明国家没有这么干的!

    在剑桥逗留数日,周赫煊便回到伦敦,被萧乾邀请去伦敦大学东方学院讲座。准确的说,是去萧乾创办的东方学院短期培训班搞讲座,那里的学生都是有志于前往中国的国际友人。

    周赫煊没有在东方学院短期培训班讲什么深奥的东西,专门讲中国的社会风俗道德,宣传中国人民的质朴与善良。

    这不是胡说八道,而是真实情况。

    历史上,当这些国际志愿者来到中国云南,他们受到了无比热烈的欢迎。很多时候在野外遇到土匪,那些土匪在得知他们的身份以后,都是立即停止抢劫绑票,甚至还会赠送他们粮食。

    萧乾的短期培训班共有32位学生,其中27人会在未来几年内前往中国。离开的时候,周赫煊与这些国际友人拍照留念,那张照片上,有四人永远长远在中国的土地。

    11月7日,周赫煊坐船离开伦敦。

    安全起见,他们搭乘的是美国客轮,先绕道美国,再走海生崴前往苏联,经西伯利亚铁路从中国西北回国。这相当于把地球绕了大半圈,肯定会耽搁时间,但也是无奈之举,周赫煊可不想再亲自开一回飞机。

    顺便还可以去美国看看费雯丽和于珮琛,特别是于珮琛,她留在美国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女儿,周赫煊至今都还没跟两个女儿见面。

    等他们抵达美国西海岸的时候,已经是11月下旬了。

    这几个月里,日军在中国的攻势主要分为两个,即对沦陷区进行扫荡和对大后方进行轰炸。

    在反扫荡中,百团大战虽然还未结束,但其所取得了战绩,以及所展现的军事实力,让日寇和国府都大为震惊。

    至于轰炸,昆明和重庆成为日军的主要空袭目标,重开之后的滇缅公路也被日机特别照顾。

    同时,日本的零式战机在中国出现了。

    9月13日,中国好不容易凑起来的飞机,一次空战就被击落13架、击伤11架,阵亡飞行员10人,而日机伤亡寥寥,这是抗战以来前所未有的空中惨败。

    ??甏笪鹋?,完全无视日本的新型战机,认为是空军不中用,要求继续索敌决战。

    这显然是非常错误的做法,别人有了先进战机,应该进行试探性空战,摸清对方的情况再予以回击,主动升空决战无异于自杀。

    第四大队副队长刘宗武不甘受辱,直接要求觐见领袖。老蒋根本不听刘宗武的辩解,再次一通斥责,刘宗武只能吼道:“报告委员长,我是航校三期,您的学生。今天为了救国家,救同胞,我万死不辞,心甘情愿,勇往直前。但是也要让日本人付出一点代价才好。我们的飞机,本来数量质量都不如别人,如今日本又拿出今年新出的飞机,打我们十年前的旧货,我们连还手的机会也没有。这样的牺牲有什么意义?我报告您以后,为服从命令,我必定战死给你看,报告完毕!”

    我必定战死给你看!

    这句话说得悲壮而充满委屈。

    刘宗武说完就冲出云岫楼,老蒋连忙喊等一等。但刘宗武毫不理睬,直奔机场,带领队员立刻起飞。周至柔连忙打电话到空军第一路司令部,传令道:“委员长叫不要打了?!?br />
    刘宗武依然不听,带着队员在空中寻找敌机,结果汽油消耗了大半还没发现日机影子,刘宗武这才率队返回机场。

    此后,??瓴辉僖罂站稣?,为仅剩的那点空军力量保存了薪火。但中国空军却士气低落到极点,因为他们感觉“每战必逃”,实为军人耻辱。

    三周后,日军的零式战机又出现在昆明。

    昆明那边的空军力量更弱,只有一些霍克机和I—15。飞机落后且不说,飞行员仅有几个航校教官撑场面,剩下的全是刚从航校毕业的生手。

    这场空战打得同样英勇而惨烈,在李向阳上尉的指挥下,中国飞机损失2架,直把日军零式战机的汽油消耗得差不多,日寇才大摇大摆的零损失返航。而在此期间,昆明被日本轰炸机给炸得一塌糊涂,直接导致同济大学、中研院和营造学社迁往李庄,同时西南联大也被迫开办新的分校区。

    周赫煊在英国的时候,就零式战机问题跟冯庸有过电报讨论。

    军事迷或者二战迷,都应该知道日本零式战机的弱点。周赫煊说自己有可靠情报,是一个日本朋友告之的,在电报里把零式战机的弱点都跟冯庸说了。

    但没啥鸟用,因为中国的飞机性能太落后了。

    就拿昆明空战来说,中国只有霍克机和I-15,极限时速分别为360公里和367公里。而根据美军后来的分析,只要在时速370公里时突然右转横滚,就可以摆脱零式战机的追击——问题是中国战机的极限速度也达不到370公里啊。

    对付零式战机的另一个方法,在得到周赫煊的提醒后,中国空军也在11月初的成都空战用了。那就是垂直俯冲并加速,以此摆脱零式的追击,这个方法稍微有点用,甚至当场造成两架零式战机空中停车而坠毁。

    但也仅此而已,在因此损失5架零式战机之后,日本人很快学乖了,并未再出现这种情况。中国飞机只能靠这种方法保命,根本无法阻止日本的轰炸,零式依旧是中国战场的空中霸王。

    这根本没法玩,飞机的性能差距太大了。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在得知中国空军损失惨重后,海外华侨筹款捐了217架飞机。这次宋美龄没敢再乱来,大部分捐款都用于购买战机了,但什么时候能到货是个问题。

    就算买到了,也只能是霍克机和I-15这样的七八年前的旧货,依旧是打不过零式战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