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小镇离伦敦并不远,但却好似世外桃源,见不到丝毫战争的影子。

    镇外是一片一片的新耕土地,冬大麦刚刚种下,农民正在使用传统灌溉方式给水。周赫煊和马珏漫步在小镇边缘,抬眼望去尽是忙碌景象,这在一年前还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曾经的日不落帝国,如今面临着和中国一样的问题——战争期间粮食严重不足。

    早在1914年的时候,英国的殖民地面积比本土面积大111倍,大部分粮食都必须依靠殖民地提供。那时英国本土生产的粮食,只够养活36%的英国人,到处都是抛荒的土地。这种情况不仅没有改观,反而愈演愈烈,二战初期英国本土耕地面积比一战时期又下降了45%。

    当英国的海岸线被德国飞机、潜艇封锁,尴尬局面就出现了,英国的粮食储备很难支撑到明年底。

    于是,英国政府开始奖励开荒,大幅提高农产品价格。这导致农牧民们纷纷改种粮食,甚至一些城镇居民都自发到郊外开荒,估计明年英国的粮食不足状况能够得到一定缓解。

    但自耕自足是肯定不够的,英国在二战后花了15年的时间发展农业,才终于扭转国内农业的衰败迹象,并逐步实现农业现代化——足足比美国晚了半个世纪。

    周赫煊指着镇外的新耕土地说:“被德国封锁海岸线的英国,许多情况甚至比中国更糟糕。英国本土的很多农牧民,甚至已经不知道怎么种粮食了,他们只会种棉花和养牛羊。如果德国能够实现海上全面封锁,不出一年,50%的英国人都要饿死?!?br />
    “那么惨?”马珏非常惊讶。

    周赫煊笑道:“那当然是不可能的,德国还没有彻底封锁英国的能力。但这也足以让英国政府焦头烂额了,每个月都要被德国炸沉几艘运粮货轮?!?br />
    马珏用崇拜的眼神看着周赫煊:“先生,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呃,我是说,也没见你在图书馆里查资料啊,居然连英国粮食生产状况都了解?!?br />
    “这可以通过看报纸来推测。英国政府最近颁布了一系列振兴农业的法案,农产品价格的增长远超其他商品,那些炒粮食的投机者全都赚大发了。仅从农产品的涨价速度来看,英国比中国涨得还夸张,至少中国在全面抗战的第一个半年还能勉强平稳粮价?!敝芎侦铀姹憬馐土思妇?。

    “那我以后该多看看经济新闻?!甭礴遢付恍?。

    马珏少女时代的梦想是当作家,遵从父命在大学本科读了政治,到英国留学又拿到法学博士。按照父亲的本意,是中国的女性地位太低,希望马珏姐妹俩可以为争取女权做些事情。

    但马珏显然不适合做政治家和社会活动家,而且国内的情况让她连律师也不想当,还不如一边做大学老师,一边跟在周赫煊身边长见识。

    受家庭环境影响,马珏身上有着独立知识女性的气质,但她骨子里还是个小女人,只想找个心爱的男人安稳度过一生。

    远处大片的山毛榉叶子金黄,有些还带着红色,与绿色的草地形成鲜明对比,明媚灿烂的阳光照下来,给人带来一种古典而含蓄的惊艳。马珏心情格外舒畅,忍不住赞叹道:“想不到英国也有这么美丽的景色?!?br />
    “英国的自然风光,也就只剩下秋景能看了?!敝芎侦有ψ潘?。

    刚说完,太阳就被云层遮住,天空只剩下朵朵低沉的暗云。

    马珏咯咯笑道:“又要下雨了?!?br />
    周赫煊说:“我们回去吧?!?br />
    英国的秋天确实很漂亮,可惜秋雨也多,应该说一年四季的雨都多。

    两人快步返回小镇,没走几分钟就下起雨来。是那种刚好能打湿衣服的细雨,不如中国江南的细雨那么缠绵,但也恰到好处,雨中的景色好似一副色调偏冷的油画。

    周赫煊怕马珏被淋感冒,便脱下外套罩在她头上。

    “谢谢先生?!甭礴逄鹛鹨恍?,下意识的把身体往周赫煊那边凑。

    这应该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周赫煊揽住马珏的肩膀,漫步在细雨中欣赏田野风光。最难消受美人恩,马珏都是已经30岁的老姑娘了,周赫煊不想再耽误她的青春。

    两人就这样正式确定了关系,没有轰轰烈烈,一切尽在不言中。

    民国时候确实有许多爱情轰轰烈烈,但更多时候是直奔主题和润物无声,其中最典型的就是钱钟书和杨绛。

    钱钟书第一次见到杨绛,是和表弟孙令衔前往清华女生宿舍,两人当时就互相看对眼。结果孙令衔对钱钟书说:“杨绛有男朋友了(指费孝通)?!庇侄匝铉担骸拔冶砀缫丫鸵都倚〗愣┗榱??!?br />
    钱钟书完全不信邪,悄悄写信约杨绛见面。

    这是两人第二次见面,之前根本没有聊过几句话,钱钟书开口就说:“我没有订婚?!?br />
    杨绛说:“我也没有男朋友?!?br />
    于是,两人就正式谈恋爱了……这恐怕能让无数单身狗看傻眼,似乎也太简单顺利了点。

    “叮铃铃!”

    一辆自行车飞驰而过,轮子甩起湿润的泥土,有些不小心溅到周赫煊裤子上。

    骑车的正是图灵,他头发乱糟糟的,满脸胡渣,衣服穿得也很随意。如果凑近了看,甚至能看到他指甲缝都是黑的,完全不像战时情报机构成员,反而更像一个找不到工作的纯吊丝。

    图灵就住在小镇的旅馆里,每天骑车三英里去布莱切利园工作,下班后还偶尔帮旅店的酒吧打杂。除了上司和同事,没人知道图灵的真实身份,包括他的家人也不清楚。

    回到旅店,图灵把自行车靠在门口,进门对老板说:“布鲁克大叔,今天的生意怎么样?”

    老板笑道:“还是老样子,从伦敦来的人越走越多?!?br />
    旅店的一楼是个小酒吧,准确地说是有个吧台。图灵随便洗了洗手,衣服也不换,就跑去吧台帮老板娘打杂,免费当起了酒保,回报是平时跟着老板一家吃饭。

    老板娘是个水桶腰大妈,她语重心长的劝道:“阿兰,你是个聪明帅气的小伙子,不能这样一直游手好闲,是该找份正经工作养活自己了?!?br />
    “我正在找?!蓖剂樾Φ?。

    此时的图灵刚加入英国黑室不久,还处于被传统密码破译专家鄙视的阶段。因为他只是个数学家,而且连德语都不会,按照老观念来看,他对破译德军密码没有丝毫帮助。

    “伙计,两杯苹果酒,暖暖身子?!敝芎侦哟怕礴謇吹桨商?。

    图灵应道:“好的,请稍等?!?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