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赫煊版本的《银河英雄传说》,其实在30万字以后就改得一塌糊涂了。所以他写得非常慢,而且很有可能全书超过500万字还没法完本,反正周赫煊自己感觉是越写越坑。

    田中芳树的原版本属于“太空歌剧式长篇架空历史”,抛除一堆冗杂的定语,它就是一本“歌剧式”,也可以叫“英雄骑士”。所以,《银河英雄传说》里面的主角地位崇高,甚至可以扭转历史的方向,就像诸葛亮之于《三国演义》。

    最开始的时候,周赫煊只是照抄原文,可抄着抄着就觉得没意思了。

    自从穿越以来,周赫煊经历了军阀混战、北伐战争、中原大战、日寇入侵、全民抗战,也结识了???、汪兆铭、张作霖、张学良、冯玉祥、阎锡山、刘湘等一系列军阀政客。他深感个人在历史洪流当中的渺小,信奉的是“时势造英雄”,而非“英雄改变世界”。

    所以在周赫煊笔下,整部《银河英雄传说》的基调就变了,有些从骑士演变成历史的味道。

    当然,宇宙世界的整体框架和历史事件没变,依旧按照原作者田中芳树的设计而进行。但细节却丰满了许多,加入各种政治、宗教、文化、科技背景,许多重要配角也被周赫煊展开来着重描写。

    周赫煊的这种写法,有些类似于托尔金创作《魔戒》,尽量避免假大空,营造一个真实的世界。包括某个星球的美食烹饪习惯,平民在特殊政体下的生活常态,战争双方如何互攀科技,彼此政客怎么互拖后腿等等。

    如此一来,周赫煊渐渐感觉把控不住。他已经连载了80多万字,“诸神的黄昏之战”都还没开始,鬼知道得写到何年何月。

    估计在二战结束之前,周赫煊版本的《银河英雄传说》不可能完结。

    田中芳树最令人诟病的战争描写,也被周赫煊补齐了短板,有时候一次战役过程就要写好几万字。莱因哈特和杨威利的智谋和统率力,在这些描写当中得到更为明显的体现,而不是干巴巴的一笔带过。

    在周赫煊的这个版本里,军事胜利只是历史的一部分,只是政治的衍生,并且受到经济、科技和文化的极大影响。甚至连最后杨威利的死,周赫煊都准备用至少5万字来布局,“地球教”刺客只是被人利用的工具,真正的幕后黑手是双方的那些利益政客。

    说得玄乎一点,周版《银河英雄传说》,可以找到很多民国和二战的影子,而不是脱胎于《三国演义》。

    周赫煊准备抄的《冰与火之歌》,也打算对原著进行大改动,至少政治阴谋不能显得过于幼稚可笑。

    每个作家都有自己的风格,这主要来源于他们的自身经历。除了《射雕》三部曲和《泰坦尼克号》以外,周赫煊的其他都没有纯粹抄袭(《小王子》是照抄的,但没有发表,只给孩子们讲故事)。特别是原创完《神女》、《狗官》、《狗官外传》和《黑土》以后,他的写作风格已经完全成熟了,这严重影响到《银河英雄传说》的风格转变。

    周赫煊的文风可以用六个字来形容:厚重的历史感。

    就算是荒诞如《神女》和《狗官》,仔细感受,依然能体会到一股历史气息铺面而来。

    没有亲身经历过战争乱世的作家,是很难写出这种味道的。周赫煊也并非刻意而为,动笔时不由自主的就加入进去,因为这些都是他的人生感悟。

    ……

    在前往剑桥郡的火车上,周赫煊正在口述内容:“……一个巨大的暗黝身形,半掩在血渍斑驳的雪堆里,绵软而毫无声息。蓬松的灰色绒毛已经结冰,腐朽的气味紧附期间。布兰隐约瞥见它无神的眼窝里爬满蛆虫,咧嘴内满是黄牙……”

    《冰与火之歌》就没那么麻烦了,只要把各方的阴谋修改得更高端点即可,其余内容周赫煊完全可以照抄。这玩意儿本就属于娱乐之作,既然某位拖延症患者死活不肯完本,那周赫煊干脆就自己编一个结局。

    马珏一路随行,反正也是闲着,干脆就成了记录员。

    马珏终于体会到什么叫“文思如泉涌”,她写字的速度,居然跟不上周赫煊“创作”的速度。就好像周赫煊脑子里已经有完整的故事,甚至连遣词造句都想好了,只需向讲故事一样说出来即可。

    “呜呜呜~~~”

    在汽笛声中,火车渐渐停下来,这是从牛津到剑桥的中间站——布莱切利镇。

    马珏收起钢笔和稿纸,甩了甩发酸的手腕,苦笑道:“先生,帮你记录可真是个体力活?!?br />
    “那下次我找其他人吧?!敝芎侦有ψ潘?。

    “别,”马珏笑道,“其实挺有意思的,你讲的这个故事非常精彩。只是……”

    周赫煊问:“只是什么?”

    马珏提醒道:“只是千万别在国内发表,因为它跟抗战无关,肯定会遭到其他文学家的抨击?!?br />
    “我知道,所以抗战之后才会出版?!敝芎侦铀?。

    马珏好奇地问:“为什么不再写《黑土》那样的呢?中国需要优秀的抗战文学作品?!?br />
    周赫煊摇头道:“《黑土》写起来太累了,有时候搞得我头晕脑胀,而且精神感觉特别压抑。至于抗战文学作品,我可以把《中国队长》编得更精彩一些,那部漫画对中国老百姓来说更有价值,知识分子和普罗大众都喜欢看?!?br />
    马珏叹气说:“唉,要是现实中真有个中国队长就好了?!?br />
    “中国总有一天会变好的?!敝芎侦影参康?。

    就在周赫煊来到英国的第二个月,日军又对重庆进行了一**规模轰炸。周赫煊在江北和南岸的6家工厂遇袭,轻则被炸毁围墙,重则厂房成为废墟,好在合川那边的药厂完好无损。

    连续三个月的大轰炸,让国府正式做出决定,在九月份宣布重庆为中国民国陪都。

    这个“陪都”是永久性的,就算抗战胜利后还都南京,重庆依旧是中华民国的陪都。在理论上,即便老蒋千里转进台湾,他还得把重庆视为陪都。

    老蒋下的“陪都令”是在聚拢民心,因为大后方快撑不住了,抗战已经迎来最艰苦黑暗的时期。这里的艰苦黑暗,说的不是战局胜负,而是经济民生已经彻底崩溃。

    二战期间,英国从敦刻尔克大撤退到经济崩溃,只用了半年时间,以至于美国卖军火不得不改为赊账模式。

    像英国这样的发达国家都如此,更遑论中国,战争真不是那么好玩的。

    好吧,美国是个例外……

    众人下车来到镇上的一家小旅馆,离此3英里的地方有个布莱切利园,建筑风格非常独特,糅合了维多利亚哥德式、都铎式和荷兰巴洛克式的多种风格。

    这里是个度假的好地方,周赫煊打算在战后把园子买下来。

    现在购买当然是不可能的,因为它是英国的战时情报基地,欧洲战场所有截获的情报都在这里分析汇总。

    搞笑的是,这园子乃是私产。

    英**情六处的长官辛克莱爵士,建议政府出资买下,居然遭到拒绝。辛克莱只能自己掏了7500英镑买园子,然后把情报人员都接进来工作。

    等战争结束,周赫煊出资1万英镑,估计是可以买到布莱切利园的。这园子总占地面积235公顷,非常大,到时候再修缮一下,建个小型骑马场,每年夏天都可以带着家人来这里避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