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的“海狮计划”,就是彻底消灭英国的空军和海军力量,然后再用陆军占领英伦三岛的计划。

    可惜德国的船只准备和后勤供应都出现了问题,于是希特勒就改为单纯的空军进攻,迫使英国投降。熟知历史的朋友都知道,希特勒后来宣布无限期推迟“海狮计划”,因为始终无法消灭英国那为数不多的空军。

    英国人玩的是空中游击战,经常以少打多,冲进德国轰炸机群混战,然后瞅准时机撒丫子就开跑。

    刚开始的时候,德国只轰炸英国空军基地和海军舰队,后来被英国的空中游击战烦得不行,干脆改为对伦敦市区进行大轰炸。在伦敦无数街区被炸成废墟的同时,丘吉尔反而感到松了口气,因为空军基地终于能缓一缓了。

    丘吉尔的心肠很硬,他能破解了德国电码而装不知道,把考文垂整座城市不设防的送给德军轰炸。也能利用德国轰炸伦敦的时候,赶紧修复机场和飞机,用平民的生命换取英国空军的存续。

    在飞行员伊桑的帮助下,周赫煊将飞机成功降落,他们立即就被团团围住。

    “有人受伤吗?”地勤人员询问。

    周赫煊站在舷梯上说:“我是周赫煊。我们遭到了德国佬的袭击,飞机上有两名死者,三名伤者,请安排汽车送伤者去医院?!?br />
    朱国桢和孙永振扶着伤者小心落地,有人认出了伊桑,连忙问:“赫特呢?”

    伊桑有些悲伤的说:“很不幸,赫特已经见上帝去了。多亏这位周先生,他不仅写小说很精彩,开飞机也很在行,是他把飞机开回伦敦的?!?br />
    地勤人员们惊叹连连,有些认识周赫煊的感觉不可思议,有些不认识的则详细打听情况。

    很快机场的汽车也开来了,众人坐车前往市区医院。

    汪日章的伤势最轻,只是额头被磕到而已,顶多也就一点轻微脑震荡。居亦侨的小腿肌肉被打了个贯穿性大洞,想要站起来走路,至少也得恢复一个月。

    伊桑的伤势最严重,他右臂粉碎性骨折,伤好了也很难再开飞机。

    伦敦的记者们闻风而动,好多都跑来采访在德国飞机枪口下逃生的英雄。结果意外得知周赫煊的消息,纷纷转移目标,将周赫煊堵在医院无法离开。

    记者问:“周先生,真是你开的飞机吗?你是什么时候学会驾驶飞机的?”

    周赫煊谦虚道:“我只会一点点飞机驾驶技巧?!?br />
    记者问:“听说飞机被德国佬打了几十个弹孔,当时的情况一定很凶险吧?”

    “不清楚,我没数过有多少弹孔,”周赫煊突然义正辞严道,“但我要严厉谴责德国攻击平民的无耻行径,我们坐的只是一架民用飞机,而且是属于埃及这个非交战国的飞机!”

    记者又问:“你这次来英国是出于什么目的?”

    周赫煊趁机说道:“我这次是代表中国政府来访问英国的。我知道,英国人民一向热爱和平,现在却被迫接受战争,无数英国人丧生于德国的枪炮之下。对此,我代表中国人民,向英国人民给予由衷的同情和慰问。法西斯是破坏人类和平的恶魔,而中国,已经和法西斯势力战斗了十年!早在十年前,日本法西斯就侵略中国东北,我们用血肉筑起新的长城。而今,我希望中国和英国能够携手起来,共同抵抗法西斯势力的入侵,打赢这一场被法西斯强加于头顶的战争!”

    记者兴奋道:“周先生,你是要代表中国与英国进行结盟谈判吗?”

    周赫煊越说越起劲:“中国愿意和任何反法西斯力量结盟,因为这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战争,这是一场法西斯恶魔妄图统治全世界的战争?!?br />
    一个记者突然发问:“中国能够抵抗日本的进攻吗?你们好像打了很多败仗?!?br />
    周赫煊立即反驳:“英国也打了很多败仗,几十万英法联军被堵在敦刻尔克,难道你认为英国无法赢得胜利?”

    “呃……当然是英国必胜?!蹦羌钦咿限蔚?。

    周赫煊慷慨激昂道:“中国永远不会屈服,就像英国也不会屈服一样。日本或许可以占领整个中国,但他们占领的中国,绝对没有活着的中国人,因为在中国人死完以前,绝不可能放弃抵抗!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必胜,中国必胜,英国必胜!”

    记者们飞快速记,又有人问道:“你对中英结盟有信心吗?”

    周赫煊突然严肃起来:“我感到非常遗憾,作为反法西斯国家,中国和英国应该是天然的盟友。但是,英国政府却要对日妥协,英国居然要关闭滇缅公路。那是中国对外仅有的两条交通线之一,英国政府的做法,无疑是把中国推入绝境。这是非常不理智的行为,因为中国拖住了日本的侵略步伐,一旦中国丧失抵抗力,日本必然加快入侵英国的远东殖民地。英国政府的行为是短视的,是懦弱的,我希望丘吉尔首相能够仔细考虑!”

    医院完全变成了周赫煊的演讲舞台,许多病人都好奇的跑来聆听,直讲到临近中午才终于结束。

    等记者散去以后,马珏钦佩地说:“先生,你讲得真好!”

    周赫煊问:“他们没事吧?”

    马珏说:“汪先生已经醒过来了,居先生还需要住院休养?!?br />
    “我没事了,”汪日章缠着一额头绷带,竖起大拇指道,“周先生厉害,居然连飞机也会开。要不是你临危出手,咱们全都要交代在英吉利海峡?!?br />
    周赫煊苦笑道:“我真不太会开飞机,赶鸭子上架而已?!?br />
    马珏突然指着外边:“先生,郭大使来了!”

    郭泰祺依旧打扮得非常骚包,但脸色却有些憔悴,他拄着文明杖过来关切地问:“你们都没事吧?我刚收到消息,吓死我了?!?br />
    周赫煊说:“没事,一点小伤。对了,英国政府作出决定了吗?”

    郭泰祺摇头叹气:“还没有决定,但差不多就那样子了?!?br />
    事实上,就在周赫煊开飞机的时候,英国内阁已经通过了关闭滇缅公路的决议。但这个决议暂时没有公布,因为英国需要获得美国的首肯,若是美国反对,那这项决议就只能作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