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德谦、南怀瑾和钱吉三人兴致勃勃的聊着佛学,周赫煊和曹任远都有些插不上话。

    曹任远给周赫煊倒了杯酒,随口道:“周先生似乎一向是拥蒋人士?”

    “何以见得?”周赫煊笑道。

    曹任远说:“你从不参加倒蒋活动。以前开北方扩大会议时,我还派人到天津去请过你,汪兆铭也亲自向你发出邀请,但都被你拒绝了?!?br />
    周赫煊好笑道:“我好像记得,胡汉民先生当时也没参加会议吧,难道他也是拥蒋人士?”

    曹任远无奈摇头:“展堂先生(胡汉民)是我亲自去请的,他没做回应,反而大骂汪兆铭。我对他说,少则一年半载,多则两三年,??暌雍τ谀?,到时我必相救。此事果然被我言中?!?br />
    周赫煊说:“胡汉民先生不参加北方扩大会议,是一眼就看出汪兆铭心思不纯。你们当时搞的倒蒋活动,无非有三个结果:第一,倒蒋失败,爆发内战,中国陷入军阀混战的局面;第二,倒蒋失败,爆发内战,??杲杌宄旒憾啦?;第三,倒蒋成功,爆发内战,中国同样再次陷入军阀混战局面。不管哪个结果,都对国家百姓没有任何好处,反倒为日寇侵略东北提供了便利?!?br />
    曹任远愣了愣,问道:“为什么不会出现倒蒋成功,中国建立真正的民主政府这一结果?”

    “你觉得可能吗?”周赫煊反问,“参加北方扩大会议的都是些什么人?他们真能达成一致?就连坚决反蒋的胡汉民先生都不参加,我为什么要去参加?更何况,我都不是你们国党的人,一个党外人士去凑什么热闹?”

    曹任远沉默片刻,突然苦笑:“还是展堂先生和周先生看得远啊?;赝废胂?,那些年我忙前忙后,都白忙活了,反而便宜了日本人?!?br />
    周赫煊说:“也不是白忙活,古今中外,不论哪个国家,哪个政体,都需要有异见人士,一言堂只会导致彻底的独裁。你们奔走倒蒋十多年,也让??曜龀隽诵矶嗤仔?,这对国家来讲也是有好处的?!?br />
    “可能吧,”曹任远笑道,“不管如何,现在只剩下拥蒋抗日一途,就连焕章将军都高调拥蒋了?!?br />
    曹任远虽然在后世名声不显,但在民国时代绝对是比较关键的人物。他辅佐胡汉民创立“新国党”,还是冯玉祥的入党监誓人,孙中山的“孙文之印”如今就掌握在曹任远手中。

    在曹任远看来,??昃褪歉龈锩淹?,背叛了孙中山,背叛了中华民国,跟袁世凯一样都属于篡权阴谋家。

    周赫煊突然说:“曹博士为什么一定要走仕途玩政治呢?你是物理、化学双料博士,还是农学学士,完全可以搞化工生产、机械制造,甚至是发展农业啊?!?br />
    曹任远摇头道:“一棵大树,主干都歪了,枝叶长得再茂密有什么用?”说着他又叹气道,“不过,你也说得对,或许我真不适合搞政治吧。当一个自贡市长都让我心力交瘁,一面要顶住中央的压力,一面还要安抚盐商的情绪,简直耗子钻风箱——两头受气。哪天实在觉得没意思了,我就辞职归隐,或者开一家工厂为抗战生产物资?!?br />
    周赫煊笑道:“你也可以搞教育啊?!?br />
    曹任远冷笑:“教育界同样乌烟瘴气,去年我出任自贡市长之前,其实原定职务是重庆大学校长。结果,呵呵,一个校长任命都还有派系斗争,我懒得掺和进去,干脆就拒绝接受校长任命书?!?br />
    周赫煊没想到里面还有这种脏事,好奇地问:“现任重庆大学校长是叶元龙先生,他好像不是那种拉帮结派的人?!?br />
    曹任远乐道:“叶元龙是个糊涂鬼,但也可以说,他这人大智若愚。教育界留英美派和留日法派一直斗得很凶,各自背后都有国党派系在支持。恰好,叶元龙留过英法美三国,他不介入任何一派的斗争,也跟任何一派都关系好。老蒋就是看中他这点,所以对其青睐有加。至于叶元龙本人,他对政治毫不关心,可能在他自己看来,他是莫名其妙加入国党,莫名其妙当上重大校长,莫名其妙被视为老蒋心腹?!?br />
    周赫煊笑道:“如此说来,换我是老蒋,我也会提拔叶元龙,因为这样的人能办事又省心?!?br />
    还是老子那句话说得好啊,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叶元龙就是那种只顾埋头做事,不管党政纷争的人。他是一点一点被老蒋看重提拔的,以后甚至稀里糊涂被授予文职中将,抗战胜利后又稀里糊涂被选为“国大”代表。

    抗战期间,老蒋甚至表示:“叶校长可以随时找我,有什么事,可以直接跟我说?!?br />
    作为老蒋在教育界的“心腹”,叶元龙却选择留在大陆,竟然还得了善终。他曾经救过两个地下党,其中一个是文艺界领袖,另一个当了浙江?。ê托常┏?,但他却从来不宣传炫耀,也不以此做政治资本,甚至除了周公和当事人以外,那时很少有人知晓此事。

    或许,正如曹任远所说,叶元龙才真的是大智若愚。

    周赫煊和曹任远聊了一会儿抗战时局,突然说道:“曹博士,你要是哪天不想当市长了,可以来我的工厂。不管是物理、化工,甚至是农业才能,都保证你能尽展所长。

    “那就这么说定了,”曹任远笑着答应,也发出邀请道,“对了,周先生来一趟自贡,请务必到蜀光中学做一次演讲?!?br />
    旁边聊佛学的王德谦顿时接话:“对对对,周老弟一定要去蜀光中学走一趟。狗日的小日本儿,去年把学校的楼都炸塌了,你去给学校的娃儿们讲几句硬气话!”

    “一定,一定?!敝芎侦勇诖鹩?。

    蜀光中学的办学经费一直都是在盐税中扣的,盐商们每年都要捐款办校。去年张伯苓接管学校担任董事长,也注入了不少资金,这所学校现在是南开系统当中的一员。

    当晚,周赫煊就住在大安寨王德谦家中,第二天又去曹任远在檀木林的家中做客。

    周赫煊厚着脸皮向曹任远求了一副墨宝,并索要孙中山的印章,曹任远只能苦笑着拿出“孙文之印”给他盖上。

    这绝对属于意外收获,周赫煊手里的那副墨宝,乃最后一件盖有“孙文之印”的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