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十年后,人们提起南怀瑾,都要尊称他一声国学大师。

    这位先生儒道佛三修,涉猎很广,路子很野,但也雅俗共赏,在普罗大众之间极有影响力,更为两岸和平做出了巨大贡献?!熬哦彩丁闭教概星暗牡谌瘟桨睹芴?,就是在南怀瑾家中谈的,正式谈判的具体日期也是南怀瑾提出的。

    虽然南怀瑾后来历任多所大学的教授,但他绝对跟学霸沾不上边。甚至因为数学成绩太差,南怀瑾小学毕业成绩倒数第一,只能拿到肄业证书。

    不过,南怀瑾在小学还没毕业的时候,就已经熟读《资治通鉴》。他18岁读《四库全书》,20岁读道家典籍,26岁读《大藏经》,28岁读《永乐大典》、《四库备要》……终其一生涉猎众多,而且没有特定的师父,大部分时候全靠自己悟。所以说他路子很野,他对儒道佛三教经典的解释,在很多人看来纯属离经叛道。

    在读书自学传统文化期间,南怀瑾也读了很多学校,比如浙江国术馆、浙江艺术院国术专修班、中央军校政治研究班、金陵大学社会福利系等。

    此时的南怀瑾刚满22岁,是一个狂热武术爱好者,甚至考取了武术教官资格。他如今担任中央军校成都分校政治教官,并在金陵大学研究社会福利学,但主要精力都放在求佛问道上。

    周赫煊跟南怀瑾应该很有共同话题才对,因为他对佛道两家的理解也是野路子,其中某些观点还颇受南怀瑾的启发。

    周赫煊说:“剑仙李童林没有现实原型。如果硬要找一个出来,那就算剑仙林景林吧,我创作漫画时图便宜,稍微修改了李景林先生的名字?!?br />
    南怀瑾问:“李将军真有那么厉害?”

    周赫煊摇头道:“他剑法出众,拳脚功夫厉害,但也仅此而已。真要论实战,他肯定打不过万籁声,我是说两人巅峰的时候比拳脚功夫?!?br />
    “可惜了?!蹦匣宠浅R藕?。

    周赫煊突然觉得很没意思,如果他面对的是40岁的南怀瑾,两人肯定有很多话题可以聊。但22岁的南怀瑾太稚嫩了,很多书都没读过,更没形成自己的思想,只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小青年而已。

    南怀瑾却兴致勃勃,他喜欢四处拜访名人异士,并从这些前辈身上学习,而周赫煊正好就是个非常合适的学习对象。

    “周先生对道家有研究吗?”南怀瑾问。

    周赫煊说:“研究谈不上,只是看过几本道家典籍而已?!?br />
    此时的南怀瑾虽然已经开始学佛,但更痴迷于道家。他也不客气,更不因周赫煊的名气身份而局促,当即便提出问题:“周先生以为,儒家和道家的隐士思想有何差别?孔子的隐士思想是否受到老子的影响?”

    这个问题,一般人还真问不出来。

    周赫煊苦笑道:“孔子是否受到老子的影响,恐怕只能问孔子本人。至于儒道两家的隐士思想,除了醉心于修仙的以外,其余应该是没什么区别的。他们的宗旨都是救世治国,只不过方式方法不同。道家隐士主张因势利导,以柔化万物,居山林而润天下;儒家则是积极入世,在万不得已之下才退隐,退隐之后还想着做‘山中宰相’?!?br />
    南怀瑾总结道:“君子乘时则驾,不得其时,则蓬累以行?”

    这是老子对孔子说的话,意思是:大丈夫有机会就上,没机会就跑,平时修身潜伏,则可进退自如。

    周赫煊补充道:“邦有道,危言危行。邦无道,危行言孙?!?br />
    这话是孔子对学生说的,意思是:国家有道,那就该大胆做事大胆发言,如果国家无道,那就要努力做事小心说话。

    南怀瑾又问:“当今之世,有道还是无道?是该乘时而驾,还是蓬累以行?”

    周赫煊说:“子所言者,其人与骨皆已朽矣,独其言在耳?!?br />
    这话也是老子对孔子说的,意思是:你说的那些,倡导它的人骨头都腐烂了,只有他们的思想还在,就不要拘泥于此了。

    南怀瑾道:“其言在耳,也是金石之言?!?br />
    周赫煊懒得再吊书袋子,说道:“今时与春秋战国不同,民族主义的兴起,让国家和民族的概念深入人心。而日本对中国的侵略,也不像战国争雄。国民政府肯定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但隐士思想绝不能有,因为奋起抗战是每个中国人义不容辞的责任?!?br />
    南怀瑾说:“我不是有隐士思想,而是对当下的很多事情看不惯。李宗吾先生离开成都以前,我们经常在少城公园聚会,他对时局骂得很凶,我也深以为然。因此我现在很矛盾,一方面想要热血报国,一方面又对国府的某些行为深恶痛绝,这该如何面对?”

    周赫煊笑道:“孔子不是讲了吗?邦无道,危行言孙,少说话多做事。

    南怀瑾诧异道:“危行言孙是这样解的?很多人都理解为‘保持品性高洁而谦逊待时’?!?br />
    “你管它那么多,自己认为是对的,那就是对的,别信什么权威解读?!敝芎侦永斫馊寮椅幕彩且奥纷影?。

    南怀瑾释怀道:“周先生说得是,没必要迷信权威?!?br />
    周赫煊突然说:“对了,你刚才说,你跟李宗吾先生认识?”

    南怀瑾笑道:“当然认识,有段时间天天见面。他特别喜欢骂政府,骂官僚,骂起来都不歇嘴,我们连插话的机会都没有?!?br />
    “李先生如今还在成都吗?”周赫煊问。

    南怀瑾说:“他回自贡隐居了。去年蒋总裁读了《厚黑学》,痛斥李先生道德败坏,还下令要通缉他,幸好有吴稚晖求情才逃过一劫?!?br />
    周赫煊哈哈大笑:“以蒋总裁的道德观,不痛恨厚黑学才怪了??赡苁钦獗臼榘阉囊醢得娑夹闯隼戳税?,有一种**被人揭露的强烈羞耻感?!?br />
    “可能吧?!蹦匣宠踩滩蛔⌒ζ鹄?。

    其实李宗吾的著作不只有《厚黑学》,四年前那篇《中国学术之趋势》就很有意思。前者属于哲学书籍,后者属于学术著作。就思想学术水平看来,《中国学术之趋势》在民国是排得上号的,其中一篇《宋儒之道统》放在当时属于奇文,从学术上把宋儒贬得一文不值。

    除此之外,李宗吾还写过《制宪与抗日》、《社会问题之我见》、《政治经济之我见》、《考试制度之商榷》等论述实际问题的文章??上?,世人只记得他的《厚黑学》,只知道他是厚黑教主李疯子。

    南怀瑾突然说:“周先生若是想见李宗吾先生,我们可以一同上路,我正好要去自贡?!?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