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四川评书,很多人大概会首先联想到李伯清。

    李伯清的“散打评书”属于四川评书的一个变种,风格更类似于脱口秀。传统的四川评书虽然也闲扯,但必须有一个完整的故事,而且很注重相应的职业基本功。

    就拿眼前这位说书先生来讲吧,他无疑属于四川评书中的“雷棚”(也作“擂棚”)。此派以讲古论史和金戈铁马为主,《三侠五义》、《说岳全传》是他们的拿手好戏,到了民国开始讲一些流行的武侠?;沟醚Э诩己投鞅硌?,能模仿各种声响,演绎各种武打场面。

    跟“雷棚”相对应的则是“清棚”,以讲才子佳人和传奇故事为主,重在风雅,以情动人,时不时的就要念诗作对,甚至当场唱那么几首小曲儿。

    “啪!”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说!”

    说书先生一拍惊堂醒木,台下茶客顿时清醒过来,接着便是各种嚷嚷起哄。

    “幺倌儿,不要吊胃口嘛?!?br />
    “对头,快说后面的?!?br />
    “虎王变成了老虎,可不可以再变回人哇?”

    “……”

    说书先生抖了抖袖子,笑道:“催我有屁用,故事是周神仙画的,你们要催就去周公馆催?!?br />
    茶倌突然指向周赫煊高声说:“周神仙就在下头喝茶!”

    茶客们纷纷回头,顺着茶倌的手臂看去,一个个都变得高兴起来。

    “哟,周先生也来喝茶嗦?!?br />
    “周神仙,听说成都落下来的那架飞机,死了个日本大佐,是你在重庆作法招雷劈死的,是不是真的哦?”

    “周神仙,快点回去画虎王!”

    “不是虎王,是虎头少保?!?br />
    “屁的虎头少保,郑啸飞又不是脑壳变身,人家明明就是虎王!”

    “……”

    周赫煊哭笑不得,《中国队长》的主角居然有了民间外号,看来这个“虎王”外号可以在后续中加进去。

    说书先生抱拳行礼,开玩笑道:“周先生,你莫不是听说我在讲你的书,跑来找我收费了嘛?”

    周赫煊乐道:“是撒,说一场5块钱版权费,快点拿来!”

    “你抢人哦,”说书先生表情夸张道,“幺弟我说一天书都没得赚5块钱,你咋个不去当棒老二(土匪)?”

    周赫煊道:“你一脸皱纹,还在我面前充幺弟装嫩,就说你还要不要脸?”

    “不要脸,不要脸,”说书先生笑道,“要脸的都饿肚皮,不要脸的才能升官发财?!?br />
    周赫煊说:“放屁,升官发财不仅要脸,还要脸皮厚才得行。你豁(糊弄)我没读过《厚黑学》?我还跟李宗吾在南京一起喝过酒!”

    “哈哈哈哈!”

    众人大笑,茶馆里的气氛变得无比欢乐。

    说书先生自嘲道:“我就说嘛,我穷了大半辈子,搞嚯(原来)是脸皮太薄了?!?br />
    有茶客起哄道:“幺倌儿,你不是脸皮薄,你是不要脸!”

    另一个茶客接话道:“啥子不要脸哦,幺倌儿明明是没得脸?!?br />
    “啪!”

    说书先生见气氛活跃得差不多,猛拍醒木:“既然说到没脸,那我今天就讲一讲《聊斋》,里头有个叫《画皮》的故事……”

    传统评书还是很有意思的,明明是耳熟能详的故事,从说书先生口中讲出来,居然别有一番风味。

    听到晌午,周赫煊离开茶馆,带着青年飞行员们去吃饭。

    下午继续闲逛,一路上游玩了重庆许多古迹景点,其中自然少不得关岳庙。

    关岳庙的殿前空地,一直是川军誓师抗日的地方,如今却被炸出好几个大坑。主殿和十几处偏殿也被炸毁了,只剩下十多座偏殿摇摇欲倒,本地士绅正在筹款做修复工作。

    听说是周赫煊来了,里头立即出来一个道士,作揖道:“无量寿福,周先生你好?!?br />
    周赫煊回礼道:“道长好。不知道长如何称呼?”

    那道士说:“本人张永隆,关岳庙的观主?!?br />
    一直默默跟随护卫的朱国桢突然说话了:“你就是三原派的张永隆啊,听说你打遍四川无敌手?”

    张永隆笑道:“那都是江湖上以讹传讹,我就会几手三脚猫的把戏,真正的四川第一高手是李国操?!?br />
    李国操在四川名气很大,以前给熊克武当过镖房主任,还曾在刘伯承主办的泸州政治学校当过首席教官。此人源出武当,兼习洪拳,当年确实威震川康。但如今李国操年逾花甲,显然是打不过年轻人的,张永隆只是在谦虚而已。

    不谦虚不行啊,自从重庆成了陪都以后,南北高手云集于此,谁敢太高调分分钟要被踢馆教做人。

    关岳庙两年后就有一场非常轰动的比武,绰号“飞天蜈蚣”的外地人吴孟侠,带着两个徒弟来重庆开宗立派。他登报挑战整个四川武术界,大致内容说:中国武术源远流长,内功什么的都是故弄玄虚,是江湖乱道的鬼把戏。他要正本溯源,澄清武术的本来面貌,所以在重庆设擂台30天,欢迎各路高手挑战。

    被激怒的武术高手们纷纷前往挑战,结果被吴孟侠连续击败,于是万籁声出手了,擂台战就设在关岳庙。

    重庆警察局督察长和当地分局局长亲自到场维持治安,由田得胜(重庆袍哥仁字总舵把子)、李国操和张永隆主持比赛,包括杜心五在内的上百武术家前来观战。

    不到20秒钟时间,万籁声就将吴孟侠击倒,吴孟侠的徒弟连忙来救,又被万籁声一拳一腿打下台阶。

    太跳了难免会挨揍啊。

    孙永振的关注点却不一样,问道:“三原派是什么派?”

    朱国桢道:“四川本地的武术门派?!?br />
    两个保镖讨论无数派别的时候,周赫煊问道:“张道长,修复关岳庙还有多少资金缺口?”

    张永隆摇头说:“我不管钱财的事情?!?br />
    周赫煊说:“那我捐1万法币吧,先把殿前的空地修好,总不能让出川的将士没了誓师之地?!?br />
    “周先生,多谢了!”张永隆大喜。

    周赫煊对青年飞行员们说:“走,都进去给关帝君和岳王爷上柱香?!?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