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常说,民国时期不缺人才,同样也不缺有能力的官僚。

    比如说即将升格为部级单位的农林司,不管是陈济棠主政,还是冯玉祥主政,都不影响中国农业的发展。因为真正管事的,是此时的农林司司长、未来的农林部副部长钱天鹤。

    钱天鹤在农业增产方面主抓三点:

    第一,推广良种,包括小麦、大米、棉花、丝蚕、耕牛等方面的良种。就拿棉花来说,良种棉目前已经推广到36个县,亩产从1937年的18.2斤,迅速增长到1939年的63.4斤,单亩产量提高了250%。在钱天鹤的主持下,良种小麦目前已推广4万亩,稻谷也试种出“再生稻”和“二熟稻”。

    第二,推广科学肥料。这里的科学肥料不仅是化肥,还包括各种绿肥,比如元平菌堆肥、苕子绿肥、蒸制骨粉等等。这些绿肥不需要依靠工业基础,但却对农作物的增产很有效果。

    第三,推广防治病虫害。以前农民很少用农药,钱天鹤弄出了许多农药厂,虽然农药产量很低,但却在一点点增多。

    除了这些,钱天鹤还鼓励开荒和发展林业资源,甚至规定私有荒地逾期不种的,直接由政府强制出卖或征收。

    还有农业贷款和农村合作社,这些措施在战前就有推广,但地方官员人浮于事,推行不力。钱天鹤上台主管农业之后,立即大刀阔斧的硬来,携中央命令迅速打开局面。

    而在水利设施建设方便,从1938年到1944年,仅四川一省,在钱天鹤的主持下,就开渠(大型)31处、筑坝334座、凿塘2826口,以及其他小型灌溉工程无数。

    抗战能够胜利,钱天鹤居功至伟,因为他能让米袋子鼓起来。

    此人清华毕业后留学美国,是康奈尔大学的农学硕士,回国即担任金陵大学农业院教授。北伐期间,钱天鹤在南京政府做官,一路追随??曛两?,绝对属于那种深受器重的老蒋嫡系官僚。

    所以,陈济棠和冯玉祥都是摆设,农林部以后绝对是钱天鹤说了算。即便到了台湾,老蒋搞土改、发展台湾农业,钱天鹤依旧在其中出了大力,并全程参与台湾农业政策的制定。

    冯玉祥被任命为科学养鸡推广小组组长之后,钱天鹤立即给他配了个副手,整个小组超过三分之二的成员都是钱天鹤的人。咱们的换章将军突然发现,他还没准备做事呢,就已经在农林司被架空了。

    冯玉祥很郁闷,但又无可奈何。他好不容易要了个官来当,居然又是虚的,只能重新捡起老本行——做宣传。

    一天之内,冯玉祥就画了12副漫画,内容都是鸡和鸡蛋。

    例如这幅叫《神蛋图》的漫画,四个农民喜滋滋的抬起一枚鸡蛋,那鸡蛋的体积比人还大。并题诗曰:“科学养鸡真是妙,蚯蚓成了鸡饲料。鸡崽吃了长得快,生出鸡蛋好大个。人人都来学养鸡,百姓不再饿肚皮。鸡肉鸡蛋营养足,吃饱上阵杀鬼子!”

    “明诚,下一期画报,你把我的这些漫画都刊上?!狈胗裣樾呛堑厮?。

    周赫煊看完这些漫画,忍俊不禁道:“冯将军画得真好,但数量未免太多了,我只能刊登两幅?!?br />
    “两幅就两幅,随便吧,”冯玉祥很快说到重点,“对了,《中国队长》你有存稿吗?第三期的内容快给我看看?!?br />
    周赫煊从抽屉里拿出一叠画稿,笑道:“请雅鉴?!?br />
    冯玉祥扫了一眼说:“这画风有点不对啊,比前两期更隽秀细致?!?br />
    周赫煊解释道:“画漫画太耽误时间,以后都是我编故事,再让婉容把故事画成漫画。我还为她配了助手,里面的枪炮坦克之类,都由助手给画出来?!?br />
    冯玉祥点头道:“这法子不错,就跟办工厂一样,叫那什么来着?”

    “流水线生产?!敝芎侦铀?。

    “对,就是流水线?!狈胗裣樗低昃涂伎绰?。

    《中国队长》第三集,那个失去理智的同胞一开始就死了。他不知道躲闪,反而接住炸弹往回扔,在把房门炸开的同时,自己也被炸得血肉模糊。就这样他还不死,而是冲出去大肆杀戮,最后被日军使用火焰喷射器活活烧死。

    主角郑啸飞更加聪明机智,在日军扔进炸弹的一瞬间,他就捡起几具日军尸体当肉盾。接着冲出房间一路狂杀,救出许多被当做实验品的同胞。同时漫画还揭露了日军暴行,这里的中国俘虏被残忍虐待,有些甚至是被抓来的无辜平民。

    在整个实验所的日军快被郑啸飞杀空时,大反派相原博士再次登场。

    相原博士给自己也注射了一支药剂,这药剂含有营口坠龙的基因。他进化失控变成了一个半人半龙的怪物,把郑啸飞打得很惨。关键时候郑啸飞也爆气变身了,全身长满了东北虎的毛发,在日军实验所里上演一出龙虎斗。

    郑啸飞利用智慧获得惨胜,带伤逃出实验所。而被他打死的相原博士,手指突然微微颤动,紧接着艰难地爬了起来,《中国队长》第三集就此结束。

    “第四集呢?”冯玉祥迫不及待地问。

    周赫煊摊摊手:“第四集还没画出来,要不要我给你透露剧情?”

    冯玉祥连忙道:“那还是不用了,我等着看连载吧?!?br />
    周赫煊突然问:“科学养鸡推广小组筹备得如何了?”

    “别提了,我插不上手?!狈胗裣槲弈慰嘈?。

    钱天鹤就是那么霸气,根本不给冯玉祥面子,冯玉祥去找老蒋说理都没用。

    周赫煊也不好再问,继续跟冯玉祥聊漫画。

    就在此时,马珏和婉容结伴而归,她们两个现在都当老师了。婉容是中央大学艺术系绘画科讲师,马珏则是重庆大学法学院副教授——这职称评得很高啊,不愧是伦敦大学的博士。

    “先生!”

    马珏快步走进来,笑眯眯地望着周赫煊,直接把旁边的冯玉祥都无视了。

    周赫煊有点头疼,马珏的意思再明显不过,她留在重庆就是为了咱老周,甚至借住在周公馆不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