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长沙会战结束后,华中地区的战局突然静止下来,取而代之的是小规模战斗和频繁空袭。

    日军从各战线和国内调运来的飞机,重新部署在武汉,并加强了机场的防空。接下来,成都、巫山、宜宾和自贡遭到连番轰炸,日本战机似乎怕了重庆,再也不敢来招惹山城。

    但没等重庆人民高兴多久,至10月底,又有数十架日机从东北调到武汉。这些飞机本来布置在东北边境,是用来防备苏联的,现在却把目标对准了重庆广阳坝机场。

    11月2日,中日双方在重庆上空展开激烈战斗。

    在经历了一个多小时的激战后,日本取得惨胜,中国空军损失严重。这次战斗被称为“一一二空战”,此战之后,整个四川地区可升空的中国战斗机只剩下18架。冯庸从美国带回来的飞行员,死得只剩下26人;原空军第四大队的飞行员,也只有12人了。

    没办法,日本飞机越打越多。国力不如人,徒呼奈何!

    重庆再次陷入轰炸噩梦,或许是出于报复,日机在未来一个月内,对重庆进行了九次轰炸。在这些轰炸当中,残存的中国空军奋力阻击,累计击落日机9架,但自身也只剩下3架战斗机。

    直到12月中旬,周赫煊购买的苏联飞机终于运来。首批交货46架,但送到重庆的只有30架,剩下的被分配到其他战区。

    日本虽然飞机生产速度不快,但却源源不断,更从发了战争财的德国那里买来一批波兰飞机。双方在1940年元旦那天,再次爆发空战,互有伤亡,中国飞机被消耗得越来越少。

    战争打的是国力,周赫煊财力再足,也经不起如此折腾啊。

    对于??昀此?,几乎已经放弃了进口战斗机,因为买再多也会被打光。随后的几批苏联援华飞机,全是买的轰炸机,专门用于抽冷子轰炸日军工事,以配合陆军的战斗。

    在飞虎队正式组建以前,重庆几乎就是一座不设防的城市,任凭日本飞机来去自由。每次但凡添了新的战斗机,必然招来日机集火,不出一两个月就要打得所剩无几。

    当然,这些空战抵抗不是没有意义的,日本飞机在重庆消耗得越多,就越给其他战区的友军减轻了压力。日本财政更是难以支撑,平民生活愈发困难,就看最后谁先承受不起。

    ……

    咱们把时间拨回11月初,周赫煊的小说《黑土》虽然早就完稿,但依旧还在连载当中。他和冯玉祥合办的《兴华画报》,终于出了创刊号。

    马珏也终于回国了,她是夏天回国的。

    周赫煊刚离开西南联大不久,马珏就从越南飞抵昆明,担任西南联大的法学院讲师。

    马珏的全家都留在北平,他父亲马裕藻先生因为年迈患病,没有跟随北大师生一起转移,与周作人、孟森、冯祖荀一起留校,被称为“北大留平四教授”。

    马裕藻、孟森和冯祖荀都保持着民族气节,坚决不给日伪政府做事,也不在日伪控制的北大讲课。就在周作人当汉奸的前一天,马裕藻还劝周作人,让他决不要给日本人做事。

    周作人数次邀请马裕藻回校当老师,让马裕藻更加厌恶,后来直接闭门不见,派幼子对周作人说:“我父亲说了,他不认识你?!?br />
    这次跟马珏一起来重庆的,还有昆明养鸡场的研究员(师生)。

    养鸡场办得很成功,最早的一批良种鸡已经开始下蛋,不过数量很少,至少得到明年三月份才能满足师生们的食用需求。他们这次带了两只母鸡作为礼物来重庆,一只送给???,另一只送给周赫煊。

    此外,更重要的事情,当然是在四川推广养鸡项目。不为赚钱,纯粹是为国出力,师生们最大的愿望就是让前线将士都吃上鸡蛋。

    沈履是这次带队的,马珏算是他的助手。沈履已经辞去西南联大总务长职务,只担任梅贻琦的秘书。如何联系??旰凸僭?,如何在四川推广养鸡事业,都需要沈履去接洽奔波。

    众人刚到重庆,就被这里的满目疮痍所震惊。

    昆明虽然也时常被轰炸,但情况远比重庆要好得多,至少没有出现十多万人集体住窝棚的情况——房屋被毁。

    “卖报了,卖报了,兴华画报!”

    “冯玉祥将军和周赫煊先生联手创办的爱国画报,大家千万不要错过!”

    一个中央大学农学院的学生,顿时喜道:“是周先生的画报,快买一本来看看!”

    “我没钱?!?br />
    “我也没钱?!?br />
    “……”

    一个个无奈摊手,金陵大学和中央大学农学院的师生们,本来没那么穷的,但跑去西南联大养鸡几个月全成了穷光蛋。

    马珏也囊肿羞涩,她连回国路费都是找人借的,现在身上只剩下不足五块钱。

    沈履苦笑道:“我来买吧?!?br />
    马珏掏钱说:“我也买一份,大家轮流看?!?br />
    两份画报很快到手,但没有立即翻阅,而是先住进了一家旅馆。那旅馆人满为患,价钱贵得离谱,沈履只开了两间房。一间给马珏和另一个女生,剩下六个男人挤一间。

    吃过简单的饭菜,两个女人挤在客房看画报。

    刚把画报翻开,那个叫杨玉笙的金陵大学农学院学生就咯咯直笑:“太逗了,这居然是冯玉祥将军的画作?!?br />
    马珏同样忍俊不禁,因为冯玉祥的漫画实在太魔性。

    此漫画名曰《老君炼丹》,画的是第一次武汉会战。几个模样滑稽的日军被扔进炼丹炉里,太上老君一手执拂尘,一手端步枪,催促童子赶快添火。旁边题诗曰:“薛岳将军赛老君,炉火纯青真本事。鬼子来犯不用慌,丢尽炉子炼金丹。吃了金丹士气旺,个个官兵如天将。吃个金丹士气足,**将士能杀敌!”

    “咦,这是周先生的漫画!”杨玉笙突然惊讶道。

    马珏凑近一看,那个漫画的名字叫《中国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