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轰炸大概躲到了下午三点钟,师生们陆陆续续返回校舍,周赫煊也跟着过去找一间教室旁听。

    虽然快到期末了,但很多老师还是照常讲课,根本就不管期末考试的事儿。特别是中文系,各科老师对考试很不讲究,期末随便交一篇文章上去即可。

    似乎整个中文系只有朱自清最严格,要求学生必须做随堂笔记,期末了也要认认真真考试。

    当然,理工、医学、法律等院系还是很严的,某次大一新生集体作弊还被梅校长亲自下令惩处。

    今天周赫煊旁听的是金岳霖主讲的逻辑学,这玩意儿在文学院属于必修课,就跟理科院系之高数一样,能把学生们整得欲仙欲死。

    金岳霖身材高大健朗,穿着整个学校仅有的一件夹克衫,若是冬天则要穿风衣,绝对派头十足??上拿弊雍脱劬灯苹盗苏逍蜗?,帽檐压得很低,把整个额头都遮住了。眼镜就更奇怪,一只镜片是白色透明的,另一只镜片是黑色墨镜,似乎那片墨镜揭开会解除写轮眼的封印。

    这不是什么特殊癖好,帽子和墨镜都是用来遮挡光线,因为金岳霖有只眼睛怕见光。

    金岳霖上课有些坐而论道的韵味,他从不站着讲课,也不看下面的学生,一直坐在讲台上低着头,偶尔需要板书的时候才会站起来。

    周赫煊进入教室引起了轰动,但这种轰动很快就停止了,因为金岳霖已经开始上课。

    金岳霖垂着头用富有磁性的男中音说:“今天讲逻辑系统的基本概念和命题。我们先来说原子,原子是逻辑系统方面的对象,不是逻辑方面的对象。逻辑方面的对象是必然,逻辑系统不过是利用某种原子以表示必然的工具而已……第一,类。此处所谓的类是普通的类,如人类、山类、水类等等。类有类的概念,例如人类有人的概念。类大都有类的份子,例如人类有张三和李四……在做逻辑系统原子的类中有两个特别的类,一为零类,一为余类。零类没有份子,所有的份子都是全类的份子。普通以‘0’代表零类,以‘1’代表全类?;辜堑帽酒谝徽翧节3段所举的系统干部通式吗?第五基本命题函量如下……”

    说着,金岳霖突然站起来,用粉笔在黑板上写下一个通式:(彐z)·(a)·a⊕z=a。

    什么鬼?

    周赫煊看得有点懵逼,他对逻辑学完全不懂,更看不明白逻辑符号和通式。

    说好的文科呢,怎么搞得跟高数一样!

    金岳霖又画了两个相交圆,分别注明a和z,说道:“z代表零类,这个基本命题就是说零类或a等于a类,也是说零类包含在任何类之中?!?br />
    好嘛,周赫煊这下就听懂了,非常简单的逻辑问题。

    可能人们会觉得这玩意儿没啥用,因为它已经融入到人的基本思维模式当中。但在逻辑学刚刚创立之初,它却对任何科学有着指导意义。

    一个学生突然举手道:“先森,为森么压定要提粗零类慨恋,又怎么驱定某过四物压定似零类。边如索‘鬼’就似零类,但水能赠明鬼罢存在咧?”

    金岳霖似乎被这个问题考住了,他想了想说:“林国达同学,我问你一个问题:Mr.林国达is perpendicular to the blackboard,这是什么意思?”

    “呃……”那个叫林国达的广东籍学生顿时无语。

    这师生俩的对话非常有意思,林国达质疑零类概念提出的正确性,又用鬼来举例子,怀疑是否存在真正的零类概念。而金岳霖则反问:林国达同学垂直于黑板,这是什么意思?

    林国达自然不能垂直于黑板,这就类似于零类概念,但从语法和逻辑上讲,这句话又是没有错误的,学生垂直于黑板也是没有办法证伪的,就像不能证明鬼一定不存在或存在一样。

    周赫煊差点笑出声来,他居然见证了著名的“林国达垂直于黑板”事件。

    可周赫煊又笑不出来,因为林国达很快就要游泳淹死。

    这个林国达同学非常喜欢提问,而且总是使用拗口的粤普提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常把班上的同学逗得哄堂大笑。

    金岳霖显然是非常喜欢林国达的,直到某天,他上课时说:“林国达死了,很不幸?!?br />
    不知不觉就下课了,周赫煊走到林国达面前,告诫道:“林同学,不要下河游泳,那种行为非常危险?!?br />
    林国达一脸懵逼,下意识地答应道:“啊……好的?!?br />
    就在此时,外边突然传来嘶声力竭的猪叫。让本来想找周赫煊交流的同学们,纷纷跑出去看热闹,周先生可没有大肥猪有吸引力。

    “啪啪啪!”

    周赫煊拍手笑道:“同学们,今天我买了十头大肥猪,晚上跟老师们一起吃猪肉!大家敞开肚子吃,米饭也管够!”

    学生们愣了愣,集体咽口水,随即欢呼道:“周先生万岁!大肥猪万岁!”

    金岳霖非常严肃地指出:“你们说这话逻辑有问题,周先生万岁,大肥猪也万岁,那么周先生就有可能是大肥猪?!?br />
    “哈哈哈哈……”学生们大笑。

    十头大肥猪被孙永振买来学校,顿时引起全校轰动,至少有近百位未来的院士跑来看杀猪。

    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人,好些教授搬着小板凳过来,听着杀猪声专心致志的做研究。

    孙永振不仅带回来了十头肥猪,还买了好几大箱的香烟回来。只看着那些香烟包装盒,断粮数月的烟鬼们眼睛都绿了,幻想着一边吃猪肉一边抽烟的神仙日子。

    “杀猪了,杀猪了!”

    老师家的小孩儿们满地疯跑,成群结队地欢笑打闹,还有的孩子跑去问家长:“妈妈,今天过年吗?”

    周赫煊也在笑个不停,眼前的场面让他很高兴,因为众人的喜悦是那么真实而纯粹。

    老师们指导学生把课桌椅全搬到空地上,快天黑的时候,一些男生抬着木桶出现。桶里只有一道菜,芸豆烧猪肉,剩下的猪血、猪大肠、猪心肺什么的,将会送给老师们带回家改善伙食。

    由于电费很贵,而且时常断电,空地里燃起了一个个火把,时隐时现的火光中尽是笑脸。

    梅贻琦首先出来讲话道:“老师们,同学们,今天周先生请大家吃肉。吃饱了肉,不要忘记学习,不要忘记报效祖国。来,让我们一起唱西南联大的校歌,我来起头……”

    师生们一边瞅着木桶里的烧猪肉,一边齐声唱道:

    “万里长征,辞却了五朝宫阀。

    暂驻足,衡山湘水,又成离别。

    绝徼移栽祯干质,九州遍洒黎元血。

    尽笳吹,弦诵在山城,情弥切!

    千秋耻,终当雪;中兴业,须人杰。

    便一城三户,壮怀难折。

    多难殷忧新国运,动心忍性希前哲。

    待驱除倭虏复神京,还燕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