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贻琦有些为难,说道:“周先生,你的想法很好,但实际操作有些困难。如今战时物资很紧俏,开养鸡场又需要大量粮食,恐怕这些鸡养起来会折本?!?br />
    就跟养牛养马只需要喂草一样,都是很多人对养殖行业的误解。养牛养马需要喂精料粗料,养鸡养鸭也需要喂粮食,特别是现代饲料没有普及之前,粮食的消耗量就更大了。

    问题是现在人都吃不饱,哪还有粮食去喂鸡?粗粮也被人抢着吃??!

    周赫煊解释道:“我的意思是,咱们开一个现代化的科学养鸡场?!?br />
    这年头科学是很神圣的,众人听到“科学养鸡”都来了兴趣,忙问道:“怎么个科学法?”

    周赫煊在穿越以前,舅舅家就是开养鸡场的,规模不大,一场禽流感下来血本无归,后来便改行养猪去了。他虽然不是很懂细节,但耳濡目染之下还是知道一些关键点,结合此时的情况解释道:“第一步,工业孵化;第二步,雌雄鉴别;第三步,饲料配置?!?br />
    费孝通说:“工业孵化我知道,英国那边就有,而且好像并不困难。但雌雄鉴别是什么,养鸡还分公母吗?”

    周赫煊解释道:“第一,公鸡不能产蛋,只能做肉鸡食用;第二,公鸡长得快长得壮,喜欢抢食吃,会影响其他小鸡的生长。所以科学养鸡必须养母鸡,公鸡需要在刚出生时就遗弃掉?!?br />
    金岳霖笑道:“鸡崽刚出生时都一个样,哪能分得清雌雄?”

    周赫煊说:“中国农民在古代就能分辨鸡仔雌雄,有经验的农户,通过小鸡的外形、叫声、排便、走路的差别,很轻松就能辨别出公母。但这种观测法很粗糙,而且准确率只有七八成。更直接的,可以按压翻开小鸡的肛部,有凸起的是公鸡,没有突起的是母鸡,这种方法的准确率接近100%?!?br />
    周赫煊说的这种辨别雌雄的方法,被后世中国的中小型养鸡场广泛使用。别看它貌似很简单,但却改变了人类的餐桌食谱,每年带来的经济效益数以亿万计。

    在小鸡雌雄识别技术出现之前,是不可能实现大型规?;车?,因为养鸡的成本太高了。直到1950年,日本人木泽武夫发明出雏鸡雌雄鉴别器,全世界的养鸡产业才迅速发展起来。

    但木泽武夫发明的雌雄鉴别技术很有问题,容易造成小鸡感染和死亡,远不如周赫煊说的掰屁股识别那么安全有效。

    周赫煊本人就是个掰屁股识公母的高手,他读小学的时候,每年放暑假都要去外婆家玩。外婆和舅妈经常带着他去掰小鸡屁股,几秒钟就能辨别一只,不比机器识别的速度慢多少。

    仅凭这项技术,周赫煊如果改行去养鸡的话,那他很快就能成为资本家,在全世界都属于独一份的养鸡秘笈。

    朱自清惊叹道:“世事洞明皆学问,想不到明诚对养鸡也有深入研究!”

    周赫煊继续说道:“辨别小鸡的公母以后,还要配置饲料。纯粹的喂大米、喂豆子、喂麦子,鸡是长不好的,产蛋量也不会很高,需要给它们加一点荤腥?!?br />
    梅贻琦苦笑道:“我都半年不见荤腥了,哪有肉给鸡吃啊?!?br />
    “荤腥并不一定是肉,可以把骨头磨成粉末,也可以使用蚯蚓,”周赫煊笑着说,“特别是蚯蚓,使用人畜的粪便催肥土壤,能让蚯蚓在短时间内大量繁殖。如果养鸡场成规模以后,直接用鸡粪培植蚯蚓就更方便了?!?br />
    “这倒是个好方法,”闻一多点头道,“粪便和蚯蚓都是常见之物,用来养鸡也不浪费粮食?!?br />
    周赫煊说:“粮食还是需要的,只用蚯蚓喂鸡的话,会影响鸡的食欲,还会导致产蛋量下降?!?br />
    刘文典听周赫煊说得头头是道,惊讶道:“明诚以前养过鸡?”

    周赫煊随口胡诌道:“我小时候在美国流浪吃不饱饭,曾经到一家农场做童工。刚才我说的那些,都是农场主的养鸡秘诀,不对外传授的。所以我只知道大概,详细的饲料配比就不清楚了。如何使用粪便沤肥,让蚯蚓健康繁殖;如何搭配调制养鸡饲料,才能让鸡长得最快最好,这些都需要农学院的师生们反复试验?!?br />
    这玩意儿真需要农学院的学生,可以少走弯路。就说繁殖蚯蚓吧,农学院可是设有土壤学的,他们搞起来绝对事半功倍。

    梅贻琦摊手道:“西南联大没有农学院?!?br />
    周赫煊说:“回头我再去一趟成都,邀请中央大学和金陵大学的农学院师生们过来。他们通过试验摸索,应该能研究出一套科学的养鸡方法,从而推广到全国去。这个养鸡场不仅要开在西南联大,还要开遍整个抗战大后方。只要推广得力,必然能降低鸡肉和鸡蛋的物价,为更多的穷人提供营养?!?br />
    “此乃利国利民之大好事!”费孝通是伦敦大学的社会学博士,还主修了政治经济学,立即就预料到周赫煊这个计划的巨大影响力。

    在场的都是聪明人,哪有想不明白的?

    别的且不说,这套科学养鸡方法若能成功,至少他们以后能够隔三差五吃鸡蛋了。

    梅贻琦当即拍板说:“周先生,我帮你在学校附近选一块地皮,最好是离市区远一些,免得遭到日本飞机的轰炸。我再组织最优秀的建筑设计师,为养鸡场设计厂房!”

    周赫煊开玩笑说:“思成和徽因就很不错,让他们设计养鸡场吧?!?br />
    梅贻琦哈哈大笑:“那可有点困难,他们夫妻二人正在川康考察。就算他们回来了,恐怕也不会答应。我让思成设计土墙校舍的时候,他还发了脾气,说修土屋草房用不着梁思成?!?br />
    “哈哈,我说笑而已,梅校长不用当真?!敝芎侦永植豢芍?。

    金岳霖迫不及待地举手说:“我要参与,我不当场长了,给我一个饲养员的职务就行?!?br />
    “没问题?!敝芎侦恿⒓创鹩ο吕?。

    那个野生男同学捧着饭碗,兴奋地问:“那是不是以后食堂也能见到鸡蛋?”

    “当然有鸡蛋,”周赫煊见他有点面熟,顺口问,“你叫什么名字?”

    野生男同学说:“我叫杨振宁?!?br />
    周赫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