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跑哦,小日本儿的飞机又来轰炸了!”

    “朝防空洞子里头跑,莫抬头看!”

    “我们的飞机呢?”

    “不要慌,不要挤,排好队依次进隧道!”

    “……”

    重庆市民疯狂奔逃,一队队警察吹着哨子维持治安,四下里不断传来哭泣叫喊声。

    日军对重庆的轰炸已经持续一年多,由陆军对重庆进行战略性轰炸,目的是摧毁工厂、机场、道路、桥梁、学校、机关等重要设施。

    但就在周赫煊回国前的20多天,日本海军突然跳出来争功,派飞机对重庆市区进行无差别轰炸。日寇大量使用燃烧弹,市中心的商业街道被烧成废墟,共计3991人死亡,2323人受伤,损毁建筑物4889栋,约20万人无家可归。

    包括各国的教会和驻华使馆,全都毁于战火,连挂着纳粹党旗的德国大使馆也未能幸免。

    史称,五三大轰炸、五四大轰炸。

    距离那两次轰炸还不足一个月,重庆从官员到市民全成了惊弓之鸟,在城内外设有多处防空观测点。周赫煊他们几十架飞机从北面飞来,还在江北上空的时候,就已经响起呜啦啦的防空警报声。

    周赫煊坐在冯庸亲自驾驶的战斗机上,苦笑一声,大喊着问道:“怎么办?”

    “早有准备了!”冯庸回答。

    30年代的苏联飞机无法使用无线电通讯,冯庸抬臂打了个手势,僚机里面的飞行员立即会意。当飞机抵达主城区上空时,突然有个飞行员跳伞下去,这是要派人到地面去通报消息。

    事实上,早在西安的时候,周赫煊就拍电报给重庆防空司令部,说将在某日开着大批军机回来。防空观测人员也是接到了消息的,估计临时慌乱了没想起来,吓得直接拉警报。

    江心岛,广阳坝。

    这里有一座刘湘修建的军用机场,已经被日寇轰炸了无数次,但依旧还在坚持使用。

    自从五四大轰炸以后,老蒋就召集高官将领加强防空,另择隐蔽地区修建军用机场也在讨论当中。有人建议在江北新修秘密机场,有人建议干脆把九龙坡的民用机场改为军用,吵来吵去都还没做出最终决定。

    如果中国空军拥有足够实力的话,广阳坝机场无疑是最好的选择。这座机场修建在江心岛上,扼守重庆咽喉部位,任何从东边飞过来的日机都将在第一时间遭遇拦截。

    可惜,中国空军力量已经所剩无几。

    现在整个中国可用的飞机不足150架,其中还包括一些老式教练机,而且有不少被布置在前线战区执行任务。

    听到警报声,岛上的飞行员迅速出动,争先恐后地跑向飞机——跑慢了抢不到,人多机少。

    其实飞机也不少,各地机场都停着许多破烂货,全是宋美龄从国外高价买来的。那些飞机别说拦击日寇,能飞上天就烧高香了,无数老百姓捐献的血汗钱就此进了宋孔两家的腰包。

    一个广东籍飞行员没抢到飞机,愤愤不平走到一架无法起飞的法国战机面前,用脚踢着飞机大骂:“丢你老母,发国难财!”

    “那边还有一架!”旁边的湖北籍飞行员喊道。

    广东籍飞行员连忙扭头看去,果然还有架英国老式教练机,他兴奋大喊:“等阵啊,我过来啦,我坐旁边给你打枪啦!”

    湖北飞行员已经爬进机舱,拍着壳子喊道:“拐子快点,再慢就冒得搞咯?!?br />
    两人慌忙把飞机开上跑道,没有表现出任何恐惧和怯懦,只想在天上跟鬼子决一死战——虽然这是一架老式教练机,几乎没有歼敌的可能性。

    “停下,停下!”

    领航员冲出来挥舞旗帜,大喊道:“搞错啦,是自己人的飞机,我们的新飞机到了!”

    十多架各色战机聚集在跑道上,正准备组成编队升空,看到旗语立即停下来。一个飞行员探头问:“真的没有敌袭?”

    领航员喜滋滋地说:“刚接到防空司令部消息,不是敌袭,是周先生带着飞机回来啦!”

    众飞行员纷纷跳下飞机,对此深信不疑。

    早在两天前,上头为了给飞行员们鼓劲打气,就宣布了周赫煊即将带着新飞机回国的消息。不仅如此,苏联人下个月还要援助24架重型轰炸机,顺便派来飞行员、轰炸员、射击手、地面人员、工程技师等全班人马。

    这次苏联援华的头头是一个少校,名叫库里申科,他们不仅要参与战斗,还要负责帮中国训练航空人员。

    历史上,1939年10月的两次空军大捷,就是库里申科大队打出来的。共计炸毁日机160余架,汽油库1座,弹药库4所,救火车3辆,汽车40多辆,毙敌近千人,迫使日军机场后撤500多公里。

    历次对重庆进行大轰炸的日本飞机,正是从这座机场里飞出来的,库里申科和他的队员们为中国老百姓报了血海深仇。

    可惜,库里申科少校在战斗中被日军命中,左翼发动机也因此报废。他驾驶单发动机胜利返航,飞过三峡后飞机开始下坠??饫锷昕莆吮W》苫?,放弃了跳伞的机会,平尽全力把飞机迫降在江中。他因胸、肩多处受伤,无力爬出机舱,壮烈淹死在冰冷的江水中。

    周赫煊带回来的飞机开始降落,飞行员们自发站于跑道两侧。当第一架飞机落地,机场里顿时爆发出阵阵欢呼,这些飞机对中国来说太重要了。

    一个瘦高个子的飞行员上前敬礼:“周先生好,第四大队梁添成携全体队员,欢迎周先生回国!”

    “你是梁添成壮士?”周赫煊惊讶道。

    梁添成挺胸立正道:“本人正是梁添成!”

    周赫煊握着对方的手连连摇晃:“四大天王,华侨之鹰,壮哉壮哉!”

    梁添成有些不好意思,笑道:“周先生,您过誉了?!?br />
    中国空军四大天王已经牺牲了三个,梁添成就是硕果仅存的那一个。如果历史不被改变,半个月后,梁添成也会壮烈殉国,接下来长达四个月重庆都没有空战能力。

    周赫煊问道:“第四大队还有多少飞机?”

    梁添成黯然道:“只剩下15架可以升空,最近日寇空袭的次数越来越多,我们的飞机被消耗得太厉害?!?br />
    “重庆就剩这15家飞机了?”周赫煊惊讶问。

    梁添成说:“九龙坡那边还有10多架?!?br />
    周赫煊连忙安慰:“没事,没事,我给大家带飞机回来了?!?br />
    冯庸在旁边笑道:“不光有飞机,还有飞行员和技师?!?br />
    “这位先生是?”梁添成问。

    周赫煊介绍道:“这是原东北空军司令冯庸先生,他这次带回来了60多个飞行员,还有一批技师在西安,下个月就能抵达重庆?!?br />
    “那太好了!”梁添成大喜。

    突然有机场工作人员跑来,说道:“周先生,冯先生,周将军已在上清寺设宴,为两位先生接风洗尘?!?br />
    周将军就是周至柔,中国空军实质上的最高指挥官。此君刚刚被调回重庆,即将对中国空军力量进行整编——再不整编中国空军就要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