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5日,中美桐油借款成立,金额为9000万美元,首批500万美元,五年期满。

    12月16日,中英信用借款成立,首批45万英镑。

    连续两笔西方列强的借款,令中**民士气大振?;航饬瞬普沽故谴我?,最主要的是英美两国对华态度的转变,这是西方积极援华的前兆。

    美国和英国之所以答应对华借款,自然是怕中国彻底崩了,10月份广州、武汉的相继陷落很吓人的。

    咱们的蒋总裁——以后都要叫总裁,委员长已经成为历史——随即在重庆做公开报告,宣称对中国抗战的前途极为乐观。中**民与海外华人齐心协力,欧美列强又开始经济援华,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中国的正义战争必将取得胜利。

    蒋总裁的报告发表不满两周,汪兆铭就带着老婆跑了。他以考察的名义飞去云南,再转机飞往越南,中途还给张群发了电报,说他要出国跟日本和谈救国。

    到了越南以后,汪兆铭立即发出著名的“艳电”,公开叛国叛党做汉奸。

    汪兆铭在电报里说得冠冕堂皇,认为中国之困难在坚持战争,日本之困难在结束战争。两国政府都希望和平,他愿意当和平使者。汪兆铭还提到了中英借款和中美借款,认为英美两国的态度转变,可以促成中日和平。但也仅是促成和平,英美两国是不可能武力干涉的,而中国在战场上必败,和谈是中国唯一的出路。

    嗯,汪兆铭要当中国人民的大救星。

    汪兆铭叛逃的消息,立即引起民众哗然。

    ??昃?、愤怒异常,他的惊怒并非只是汪兆铭叛逃,而是汪兆铭要跟日本和谈。早在半年多以前,日本就公开宣称,不与国民政府和谈——这句话里隐藏意思,是日本愿意跟中国的其他“政府”和谈。

    汪兆铭在电报里说要跟日本和谈,则意味着他要另立政府,这是在挑衅??旰凸裾娜ㄍ?。

    事实也确实如此,本来汪兆铭对脱离重庆、另立政府还犹豫不决,他的妻子陈璧君直接来了这么一句:“难道当汉奸也坐第二把交椅吗?”

    这句话足以说明本质,即汪兆铭的叛逃跟救国无关,而是盯上了国家一把手的位子。

    汪兆铭是什么性格呢?

    优柔寡断,毫无主张,反复无常,冲动易变!

    用汪伪政权二号人物陈公博的评语来说:“汪先生没有璧君不能成事,没有璧君也不至于败事?!?br />
    正所谓,成也老婆,败也老婆。

    在汪兆铭叛逃的整个过程,陈璧君都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去年10月,日本行缓兵之计,委托德国调停战争,由于条件太苛刻中国不接受。陈璧君对此深感惋惜,她竟说:“能从日本手里得回黄河以南已经算满足了。连黄河以北,甚至于东北都想收回,谈何容易……中国以前何尝有东五省,奉天本来是满清带来的嫁妆,他们现在不过是吧自己的嫁妆带回去就是了,有什么理由反对呢?”

    由于日本政府发表声明,宣称不以国民政府为谈判对手,再加之许多国府官僚和地方军阀,都对抗战毫无信心。汪兆铭、陈璧君夫妇结合国内外形势,认为他们站出来和谈必然一呼百应。

    日本方面在得知汪兆铭的态度后,便对汪兆铭进行了引诱。汪兆铭对此极为兴奋,但又害怕办事不成难以收场,他着急周佛海、梅思平等人反复讨论,一直无法下定决心。

    陈璧君居然自作主张,绕开汪兆铭回复日本人:“只要日本在御前会议上承认汪出来领导‘和平运动’,汪先生是愿意出来的?!?br />
    随即,陈璧君又亲自前往广州考察,希望获得余汉谋、吴铁城等人的支持。并在国党内部暗中联络,想要得到更多的拥护者。

    直到正式叛逃的半个多月前,汪兆铭都还没下定决心当汉奸,召集周佛海等人反反复复开了七八次会议。直到梅思平要离开重庆回复日本人了,陈璧君又站出来说:“梅先生明天就要走了,这次你要打定主意,不可反悔!”

    汪兆铭咬牙点头:“决定了,决定了!”

    陈璧君不仅仅是怂恿而已,汪兆铭能够从云南借道叛逃,就是陈璧君亲自去云南说服龙云的。在汪伪政权的组建过程中,陈璧君把自己的亲朋好友全都安排进各个部门,还跑去香港动员陈公辅当汉奸,还有很多汉奸都是陈璧君亲自拉出来的。

    汪兆铭离开重庆的第三天就被发现,??昊瓜胍旎?,宣称汪兆铭并未叛逃,只是去越南静养而已,因为汪的旧伤发作了。

    ??炅θ梦庵申托葱殴嫒?,因为吴与汪兆铭夫妇私交甚密。

    吴稚晖太了解汪兆铭了,知道以汪兆铭的鼠胆,根本做不出叛逃这种大事来。他理都没理汪兆铭,直接给陈璧君写信,明白决定权掌握在陈璧君手里。

    结果这封信还没寄到,汪兆铭的“艳电”就发出来了。吴稚晖的第一反应没有骂汪兆铭,而是逮着陈璧君开骂,还为其改了个外号叫“陈屁裙”。

    即便汪兆铭公开发表“艳电”叛国,但他还在犹豫不决。特别是又遇到日本近卫内阁倒台,新上任的平沼内阁对诱降汪兆铭并不热心,导致汪兆铭感觉被遗弃,竟然生出了前往欧洲考察的念头。

    嗯,公开叛国叛党,又受到日本冷遇,居然想一走了之躲起来,汪兆铭从头到尾都不知在想些什么。他这种人自视甚高,却本事低微,冲动易变又优柔寡断。一旦遇到挫折,他想的不是如何解决,而是如何逃避。

    在陈璧君和一群汉奸的阻止下,汪兆铭才没有立即去欧洲旅游,开始重新和日本人秘密接触。日本人也怕汪兆铭撂挑子不干,连忙派汉奸去稳住,还送达了板垣的激励文件。

    而汪兆铭这时回复日本人的内容,也充分显示了他的摇摆不定。内容有三:第一,如果日本与老将接触,则汪兆铭愿意协助斡旋;第二,如果日本与老蒋之外的人接触,则汪兆铭愿意在野斡旋;第三,如果要他来负责,汪兆铭愿意出马。

    这说明什么?

    说明汪兆铭在公开叛国以后,突然又有些后悔了,不想自己做决定当汉奸,而是把当不当汉奸的决定权交到日本人手里。

    这就好像打麻将不知道该出哪张牌,于是对同桌的牌友说:“你来帮我随便出一张吧?!?br />
    偏偏汪兆铭给日本人的这个回复,被老蒋知道了。老蒋大为愤怒,因为三条内容都不是他能接受的,他一不想和谈,二不想让别人跟日本和谈,更不想汪兆铭被日本捧上位。

    本来老蒋还打算缓和此事,汪兆铭去欧洲考察就是他派人怂恿的。现在汪兆铭给了日本“明确”回复,老蒋立即决定采取强制手段——暗杀!

    结果汪兆铭命大,刺客把旁边的曾仲鸣杀死,汪兆铭只是手臂受伤而已。

    犹豫不决的汪兆铭终于愤怒了,他一边站出来揭露老蒋和日本“和谈”的细节,希望引起国人的同情。又一边加快与日本谈判的速度,终于走上了汉奸这一条不归路。

    纵观汪兆铭的叛国过程,刚开始有贼心没贼胆,被老婆怂恿着踏出了无数步。关键一步踏出后,他又想回头,但又舍不得回头,也无法回头,瞻前顾后毫无主见。

    好嘛,最后老蒋的刺杀帮他做了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