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白宫离开的第四天,周赫煊返回纽约,受邀前往CBS(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总部。

    此时的CBS还没有被称为眼睛台,因为它那眼睛台标都没被设计出来。CBS现在只有一个敌人,那就是NBC(全国广播公司),两家广播公司竞争激烈得只差没真人PK了。

    周赫煊来到CBS总部的时候,正赶上愤怒的听众在游行,起因正是那部广播剧《世界大战》。

    近百万听众觉得自己受到了愚弄,许多人串联起来跑电台总部示威,并集体起诉要求赔偿75万美元。一直到几个月后,美国政府才颁布一项新法规:禁止播放虚假新闻。

    嗯,在此之前,美国电台是可以播放虚假新闻的。

    或许是觉得CBS的广播剧很牛逼,四年后,智利的一家广播电台选择重播《世界大战》,并故意不提醒这是虚构广播剧。智利听众和美国听众的反应一样,都被吓得惊慌失措。不过嘛,智利人明显比美国人更给力,他们一怒之下把广播电台给烧了。

    “打倒欺诈者!”

    “赔偿我们精神损失?!?br />
    “不可饶恕的愚弄!”

    “……”

    周赫煊看着这些示威者哭笑不得,美国佬还真是闲啊,根本不用担心外敌的入侵,能吓到他们的也就剩下火星人了——直到珍珠港事件爆发。

    绕开游行队伍走进大楼,立即有人过来迎接:“周先生,你好,我是新闻部的科恩!”

    “你好,肯恩?!敝芎侦游帐值?。

    科恩带着周赫煊乘坐电梯,来到某播音室隔壁的休息室,见到了正在读成人杂志的爱因斯坦。

    爱因斯坦把光屁屁美女封面的杂志放下,起身道:“周,又见面了,我对中国人民的苦难表示同情?!?br />
    周赫煊说:“我也对德国犹太人的遭遇感到悲痛?!?br />
    “谢谢?!卑蛩固垢锌淖厣撤?。

    “水晶之夜”在周赫煊面见罗斯福的前一天就发生了,并在第三天登上美国报纸,《纽约时报》还为此创造了一个新的英文单词:反犹太主义。

    水晶之夜的死亡人数还不足百人,跟南京大屠杀远远不能相比,但在美国引起的关注却更加巨大。美国政府甚至已经决定,要召回驻德大使,这已经近似于跟德国断交了。

    这次CBS请周赫煊和爱因斯坦做广播节目,就是为了讨论“水晶之夜”,电台想用此事来淡化广播剧的负面影响。

    至于那本成人杂志,是广播公司放在休息室的,爱因斯坦只是顺手翻翻而已。

    不要多想……

    没过一会儿,节目主持人过来了,拿出节目策划书说道:“两位先生,这是我们的节目计划。周先生是伟大的历史学家,请你从历史角度,来讲述犹太人这个民族,以及他们为世界所作的贡献。而爱因斯坦先生,你是移民美国的德国犹太人,请你通过自身的经历,阐述德国纳粹对犹太人的迫害。关键节点,我会负责引导话题,两位只需要在各自擅长的领域发表意见即可?!?br />
    犹太民族当然是优秀的,但从某种角度而言,他们也是“可恨”的。至少希特勒这次迫害犹太人,英法美等国政府表面愤怒,实则对此极为冷漠。

    高呼和平的英法两国人民,虽然积极倡导援助中国,却对受难的德国犹太感触不深,甚至有私底下喝酒庆祝犹太人倒霉的。

    只有美国民间比较积极,毕竟美国有很多犹太财团,他们有能力掀起支持犹太人的舆论。

    至于英法美等国的政府嘛,呵呵,纷纷出台政策限制犹太人移民。要么有钱,要么有才,要么有名,这类犹太人可以移民,其他的通通给我滚蛋!

    整个二战期间,移民到英法美三国的犹太难民,加起来还没有逃难到上海的数量多。

    反倒是中国和日本对此很积极,中国拟定在云南建立犹太难民区,无非是想获得犹太财团的支持。而日本的想法也差不多,还制定了一个“河豚鱼计划”,日寇想在东北设立犹太难民安置区,并诱惑犹太人为日本侵华出钱出力。

    甚至于,日本还暗示犹太人可以在东北建国——只要犹太人给的钱足够!

    但大部分犹太人对日本的计划不感兴趣,反而积极跟中国政府接触。再加上来自德国的外交压力,日本最终放弃了“河豚鱼计划”,并转为苛刻对待犹太人,还暗杀了许多犹太组织和中国政府的联络员。

    二战期间,上海是犹太难民最多的城市。他们在日寇统治下生活艰难,却得到中国人民的无私帮助,所以很多老犹太对中国人印象极佳,也为后来中国和以色列的友好外交奠定了基础。

    “可以谈政治吗?”爱因斯坦突然说,“我想请求美国政府出台犹太难民接收计划?!?br />
    电台主持人摊手道:“当然,你可以畅所欲言,但能起到多少效果我无法保证?!?br />
    周赫煊建议道:“我觉得,可以把水晶之夜和南京大屠杀进行比较讨论?!?br />
    “什么是南京大屠杀?”电台主持人不解道。

    周赫煊说:“去年12月到今年5月,日本侵略者在中国的首都南京,至少屠杀了20万人以上。这只是初步的可统计数据,真实的数据,我估计很可能超过30万人?!?br />
    “什么?”

    “上帝!”

    爱因斯坦和主持人同时惊呼,他们以为自己听错了。

    周赫煊说:“我并非对日本凭空污蔑,因为我手上有大量的证据资料。我正在撰写相关书籍,并且纪录片也已经准备上映,过了圣诞节就能在电影院里看到?!?br />
    “难以置信!”爱因斯坦倒吸凉气说。

    周赫煊趁机说:“爱因斯坦先生,我想邀请你为我的新书作序?!?br />
    爱因斯坦道:“我需要先看看你的书?!?br />
    “当然?!敝芎侦拥阃返?,又对主持人说,“所以我想把节目的意义升华,从单独的抵制反犹太主义,升格为抵制迫害和战争,倡导人类和世界和平。你觉得呢?”

    主持人想了想说:“很不错的建议?!?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