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中旬。

    周赫煊开始撰写《南京大屠杀》,拉贝负责在旁边帮忙。所有资料都被编好了目录,周赫煊需要什么,拉贝马上就能找来。

    于珮琛嘛,就暂时歇息下来。

    孕妇本就容易致郁,周赫煊不敢让她再接触任何大屠杀信息,而且每天晚上都陪于珮琛一起去看喜剧节目。

    10月21日,广州陷落。

    胡适带着陈光甫匆匆赶来,见面就质问道:“明诚,你可是谈判特使,居然躲在房里几个月不露面,现在谈判都已经终止了!”

    “为何终止?”周赫煊头也没抬,继续写书。

    陈光甫回答说:“因为广州陷落?!?br />
    周赫煊放下钢笔,安慰说:“广州陷落,只会加快谈判进程,不会让借款之事打水漂?!?br />
    胡适急道:“但广州陷落得太快,而且广州是物资输入的最大枢纽。现在广州没了,中央购买的国际军火都没法运进来,抗战形势万分危急。罗斯福总统担心中国不再全力抵抗,也无力抵抗,所以终止了借款谈判?!?br />
    周赫煊起身从抽屉里拿出一份商业报告:“你们先看看这个?!?br />
    陈光甫迫不及待地抢过来,快速翻看了几页说:“美国桐油市场评估分析报告,写得这么详细!周先生是从哪里弄来的?”

    周赫煊解释说:“刚来美国的时候,我就聘请了商业顾问团队。他们花费两个半月时间,耗资8000多美元,才搜集整理出这份报告。从这份报告可以看出,美国工业离不开桐油。以前还有广州和粤汉线输出桐油,现在广州沦陷了,如果不赶快打通新的桐油运输线路,美国很多资本家都要因此而破产。所以,广州陷落不但不会终止桐油借款,反而可以加快谈判的速度?!?br />
    “但罗斯福总统的顾虑怎么解决?”胡适问。

    周赫煊说:“你问老蒋去,别来找我?!?br />
    “就是委员长让我来找你的,他说你保证谈判能成功!”胡适郁闷道。

    周赫煊无语道:“让他发一份声明,向世界和中国人民表示抗战到底的决心?!?br />
    历史上,??瓴坏⒈砹丝拐降降椎纳?,而且还威胁罗斯?!拦绻唤杩?,他就直接向日本投降,反正不让美国好过。

    陈光甫在看了报告之后,没有像胡适那么焦急,反而笑起来:“有了周先生这份报告书,现在我有八成把握,能够迫使摩根财团签下借款合同?!?br />
    “真的?”胡适有些怀疑。

    周赫煊提醒道:“桐油借款肯定能够谈判成功,需要注意的是合同细节,不能全部顺着美国人的心意来签?!?br />
    虽然周赫煊不知道桐油借款的内容,但用屁股想都知道,美国佬肯定趁火打劫。

    历史上,陈光甫生怕谈判破裂,美国人说什么就是什么,结果在桐油出口价格上吃了大亏。

    由于上海、天津和广州三大商埠被日寇占领,中国桐油行业濒临崩溃,桐油价格一落千丈,好多地方的桐林直接荒废掉了。而美国人在桐油借款合同中,要求中国政府不得统购桐油,导致大量桐油以白菜价出口。

    当时只要是做桐油贸易的美国商人,那利润比走私鸦片还恐怖。中国桐油商层层抽利,等桐油运到美国以后,价格依旧可以翻个十倍以上。这种情况持续了足足两年半,国民政府才颁布《全国桐油统购统销办法》,那时候黄花菜都凉了——并非中央政府太傻,而是签了合同没法毁约,只能等履行完合同才敢统购统销。

    很扯淡的是,国民政府实行桐油统购统销,并没给老百姓带来多少好处,反而成了官僚资本赚钱的工具。

    当时桐油价格已经慢慢恢复正常,美国佬该占的便宜都占得差不多了,再统购统销纯属多此一举。国民政府玩的那套把戏,反而继续坑害桐油从业者,导致国内桐油收购价格被强行压低。

    好吧,周赫煊的提醒也属多此一举。

    不统收统购,美国佬占便宜,然后中国官僚继续占便宜。而一开始就统收统购,美国佬虽然不占便宜,但钱也被那帮官僚亲贵们给弄走了,吃亏的还是老百姓。

    仔细想想,其实让美国佬占便宜更好一些。因为这样遵从的是市场规律,桐油价格顶多一年就能涨回来,剩下一年半时间的得利者就是中国桐油从业者——直到官僚资本入场。

    周赫煊不该提醒陈光甫的……

    当然,也有可能提醒亦无效果。陈光甫谈判心切,多半不会坚持,最后还是依着美国佬的心意签合同。

    周赫煊参与此事最大的作用,就是可以把借款额度提高。因为陈光甫已经有了信心,不用像历史上那样小心翼翼,借款数额被他提高一倍都有可能,这对军费紧张的中国抗战贡献巨大。

    果不其然,陈光甫拿着商业调查报告笑着说:“我准备借一亿?!?br />
    “你疯了?”胡适惊讶地看着他,因为他们借款的底线是2000万,现在竟然直接翻了5倍。

    周赫煊说:“一亿美元可能有些苦难,但八千万还是有可能谈下来的?!?br />
    陈光甫豪气道:“我管他那么多,等谈判重新开始时,我张口就要他1.5个亿,能借来多少是多少?!?br />
    “你厉害?!敝芎侦佑芍缘?。

    周赫煊和陈光甫都没有预料到,他们这样做,不但提高了桐油贷款,更延长了桐油借款合同。导致本该只采购22万吨桐油的贷款合同,一下子变成40万吨,而国民政府直到1943年初才敢对桐油进行统购统销。

    中间凭空延长的一年半时间,成为中国桐油发展的黄金时期。因为那时市场价格已经恢复正常,并且涨得比战前还高,而国民政府又不敢出面压价,让中国桐油从业者活得非常滋润。

    无意间,陈光甫做出了最好的选择,让国党那帮清贵们少吞了无数民脂民膏。

    干得漂亮!

    陈光甫拉着周赫煊商量谈判手段,胡适的注意力则放到了那些书稿上,他顺口问道:“明诚又在写什么书?”

    一旁的拉贝回答说:“《南京大屠杀》?!?br />
    胡适点头道:“听说南京有上万无辜者遇害,这种暴行是应该写出揭露!”

    “不止上万,”拉贝沉痛地说,“经过我们的整理推测,南京的遇害者,至少在20万人以上,甚至更多!”

    “20万!没有搞错吧?”胡适瞠目结舌。

    拉贝指着旁边大量的一手资料:“你自己看吧?!?br />
    胡适首先看的是照片,越看越愤怒,不可自制地踢翻椅子,爆粗口:“干他娘的小日本儿,猪狗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