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过去三个小时,拉贝就抽完了整盒香烟,屋内弥漫着呛人的味道。

    拉贝推开窗户透气,问道:“我还有80多张相片,你要看吗?如果,你还能坚持的话?!?br />
    “看?!敝芎侦友劬锍渎搜?,声音嘶哑,不知是哽咽了,还是被香烟给熏的。

    拉贝从皮箱夹层当中,陆陆续续掏出许多相片,背面朝上递给周赫煊,他似乎也不想多看相片的画面。

    周赫煊首先看到相片背面的文字,那是用德文写的:“又有一千多个中国人被赶到那里,押至城外,用机枪处决。拉贝。12月18日?!?br />
    周赫煊忍受着翻腾的胃液,翻到相片正面仔细查看每个细节。然后轻轻放下,拿起第二张照片看完正反面,第三张、第四张、第五张……80多张照片,周赫煊足足看了一个小时。

    拉贝又拿出一沓稿纸说:“这是我写给日军司令部的抗议信原稿,一共十六封信,调查记录了500多起暴行,每一桩暴行都有相应编号?!?br />
    周赫煊随手翻开其中一封信稿,信件开头是谴责南京城内的日军,并要求日本军方立即制止这种行为。后面则是一连串的案件,比如编号36:日军抢走猪、马各一,多名日军强暴十七名妇女,其中二人被奸致死,在阴阳营多次发生强暴和抢劫事件。

    周赫煊放下信稿,对拉贝说:“先生,我本来想写一本书,用第一人称小说的形式,来揭露南京大屠杀。但看了您带来的这些资料,我觉得任何文学体裁,都无法承载那份罪恶的重量。所以,我想把所有资料汇总起来,包括你的日记、照片和信件,也包括其他传教士写给教会和家人的信。不需要特别的文学形式,只是客观的记录,客观的汇总,把事实客观的摆在世人眼前。有些暴行,别的传教士所记录的,可能跟你的有重合,我们需要逐一检查和对证?!?br />
    “我同意,我会全力帮助你完成这份工作,”拉贝郑重地点头,补充道,“最重要的物证,就是马吉神父那几盘影片资料。我手中那份拷贝,虽然落到了盖世太保手里,但马吉先生说要把母盘寄回美国?!?br />
    周赫煊说:“我联系过马吉神父的家人,他们暂时还没有收到?!?br />
    拉贝猜测说:“可能还在邮寄途中,我离开南京的时候,他已经拍摄了3盘胶片,委托一个朋友偷偷带去上海保管。对了,马吉先生还给日军司令部写了400多份抗议书和报告书,那些也是重要文字资料?!?br />
    周赫煊想了想,问道:“拉贝先生,你能联络当初一起救助难民的朋友们吗?我需要他们的帮助?!?br />
    “当然,”拉贝点头道,“周,你是一位正直的人,多亏有了你的帮助,我们才不至于那么窘迫?!?br />
    所谓“周赫煊的帮助”,是指他当初留给许传音的20万大洋。

    拉贝和朋友们一起组建国际安全区,并被推选为安全区主席。而许传音也被邀请加入安全区,并担任安全区委员会委员,两人之间互有接触和配合,这在《拉贝日记》当中有多处记载。

    国际安全区要负责安排20多万人的食宿,每天耗费钱粮极多,资金来源主要有四个途径:第一,拉贝、许传音等人私人提供;第二,慈善团体捐赠;第三,国民政府拨款;第四,日军调拨粮食。

    国民政府的拨款时有时无,日军提供的粮食又总是拖拖拉拉,慈善团体和个人捐款杯水车薪,因此周赫煊留下的20万大洋就在关键时救命了。

    那20万大洋本来是留给许传音,让他帮助老弱病残撤离南京的。但当时南京车马难寻,车票和船票都不好弄,许传音对此没有什么办法。

    当许传音感觉事态不妙时,20万大洋汇票已经无法兑现了,因为战乱影响,南京城里的银行全部关门。

    直到1月份,国际安全区里的难民忍饥挨饿,许多人冻死饿死,拉贝和朋友们都快被逼疯了。终于有个传教士冒险前往上海,将汇票里的钱取出,从上海运输粮食和药品发往南京安全区。

    拉贝好奇地问:“周,你事先就知道日军会在南京城内搞大屠杀吗?听许传音博士的叙述,你好像早就有了准备?!?br />
    “猜的,”周赫煊苦笑道,“能够预知又如何?还不是没有用处?!?br />
    “不,很有用处,”拉贝摇头说,“你留下的那些钱,帮助难民度过了最艰难的时期。如果没有那20万大洋买粮食和药品,会死很多人,不是被日军杀死,而是活活冻死、饿死和病死。因为有你的帮助,至少让上万难民保住了性命?!?br />
    周赫煊难得的笑起来:“早知道的话,我就该多留点钱?!?br />
    拉贝遗憾道:“可惜,二月份的时候,安全区就被迫关闭了。当时日军承诺不再屠杀平民,但我知道,他们不可能履行诺言,南京城内的暴行还将继续。虽然安全区已经关闭,但许多朋友还在维持各处难民营,而我却迫不及待地离开了南京。我不是逃避,我想尽快赶回德国,请求元首希特勒先生出面干涉。谁知,我没能等来元首的召见,等来的只是盖世太保而已?!?br />
    “不必自责,”周赫煊安慰说,“拉贝先生,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你和你的朋友们,挽救了25万中国百姓的性命,你们都是中国人心中的活菩萨?!?br />
    接下来两个月,陈光甫等人终于说服罗斯福,开始跟摩根财团展开商业借款谈判。而史汀生、普利兹兄弟、胡适和张彭春等人,也顺利组建“美国不参与日本侵略委员会”,在美国各地掀起更加激烈的反日援华浪潮——在此形势下,虽然几大美国财团依旧交好日本,但民间舆论却已在迅速倒向中国。

    在去年淞沪会战刚结束时,有82%的美国人反对调停中日战争,70%的美国人要求撤回美国在华人员和军队,可见美国的孤立主义在民间是极为盛行的。

    仅仅过去一年时间,由于胡适、张彭春等中国人在美国不断宣传,以及美国学界和教会的发力,再加上某些利益受损的资本家推波助澜,形势终于渐渐改变。

    刚刚进行的民意调查显示,虽然大部分美国民众不愿卷入战争,但他们却同意用外交和经济手段制裁日本,并通过物质来支援中国人民抗战。此时有超过30%的美国人,表示支持废除美日贸易协定,而再过一年,这个数据将达到81%。

    普通美国人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美国不能参战,打仗太可怕了。但日本人是禽兽,并且还炸了咱们的军舰,所以应该对中国予以物质支援。

    周赫煊想做的,就是加快这个进度,用揭露南京大屠杀来换取美国民众的进一步支持。

    有了拉贝的帮助,周赫煊搜集第一手资料的速度快了许多。毕竟拉贝以前是国际安全区主席,跟南京的大部分难民营和慈善团体都有联系。拉贝一封电报拍过去,魏特琳女士直接把她所有日记都寄来,而马吉神父的四盘影像资料也到美国了。

    此时此刻,周赫煊手里有日记18本,影片胶卷4盘,照片681张,各类信件1328封,抗议书和调查报告66份。

    资料非常齐全,比东京审判和后世调查的记录都多,只缺大屠杀幸存者的叙述证词而已。

    周赫煊、于珮琛和拉贝共同对比整理,一共罗列出抢劫、强暴和屠杀案件829起,仅这些案件的受害者数量就高达5万多人。

    于珮琛最先撑不住,她只坚持了半个月,就不断做噩梦,好几次在梦中惊叫着醒来。

    周赫煊其实也不好了多少,文字描述稍微可以忍受,但影片和照片资料就太触目惊心了。难怪魏特琳女士会自杀,难怪张纯如女士会自杀,这些人性的极恶能够把正常人给逼疯。

    当把所有资料整理完毕,周赫煊没有立即动笔写书,而是连续几天在跑去电影院和百老汇剧院,专挑喜剧类型来缓解自己的精神压力。

    虽然很不合时宜,但还是得说一句——周赫煊跟于珮琛上床了。

    某天晚上,于珮琛从噩梦中惊醒,摸黑跑进周赫煊的房间里,疯狂扒他衣服说:“我要发泄,我要发泄,你快点!”

    两人啪啪啪了半宿,完全蜕化成野兽,直累得可以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做,睡到第二天下午才醒过来。

    从此以后,他们白天做事,晚上也做事。十月份的时候,终于搞出人命,于珮琛怀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