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民国的主席林森,此时也住在李子坝,距离周公馆约有二里地。

    跟周公馆的奢华高档不同,林森住在普通民宅,家中佣人和侍卫也不多。若真有心怀不轨者,派几个枪手即可把林森给解决,比暗杀如今的部长级高官要简单得多。

    放在整个民国的官场,林森都算是特立独行者。这位老先生无妻无子,孑然一身,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平时出门只带司机不带侍卫,唯一的爱好就是收藏古董,同时还笃信佛教。

    当初,???、汪兆铭和胡汉民斗得厉害,汪、胡二人联手逼迫??晗绿?。

    ??暝谙乱爸?,想要安排了一个放心的国家元首,当时备用人选有二,即蔡元培和于右任。

    老蒋是比较满意于右任的,可惜胡汉民坚决不同意,而蔡元培当主席的反对者也很多。最后还是陈铭枢推荐了林森,因为林森在国党之中不属于任何派系,而且资历深厚,喜欢清闲,不爱揽权。

    如此人物,自是最佳傀儡人选,???、汪兆铭和胡汉民都非常认可。

    于是,林森就此成为中国元首,一直到他出车祸死去。

    今天主席先生的早餐,是一碗小米粥,就一碟咸菜。他对吃喝穿没有特别要求,初来重庆时,规定府上每天可买一斤肉。到后来物价飞涨,就只能每天买两角钱的肉——厨师对此很苦恼,因为抗战中期的两角钱,只能买二指宽那么一丁点,肉太少不知该怎么做菜啊。

    许多文献里说林森不吃肉,应该是错误的,他只是吃得不多而已。

    前几天收到老蒋的电报,让林森任命周赫煊做访英特使。林主席知道周赫煊不好请,所以没有直接任命,而是亲手写了一副“抗战必胜”的墨宝准备相赠。

    林森现在也只剩下这么一个作用了,到处高呼抗战必胜口号给国人鼓劲,他半个月前的元旦致辞是这样的:“我们要求的是最后的胜利,必须要长时间的抗战……我们要拖延敌人的战争时间,消耗敌人的兵力财力,使敌人的经济机构,军事形势,一齐崩溃。此次国府迁渝,就是我们长期抗战的决心……从抗战中达到最后胜利的目的!”

    将昨天刚刚裱好的墨宝包装起来,林森没有立即出门,而是向家中的佛龛上了一炷香,然后走进他的私人古董收藏室。

    形形色色、真真假假的古董当中,赫然陈列着一具骸骨,能把不知情者吓得毛骨悚然。

    林森拿起一方丝绸手绢,走到骸骨旁边,认真擦拭着每一节骨头,皱纹密布的老脸上写满了柔情。

    这具骸骨的主人,正是林森青梅竹马的表妹。

    因为包办婚姻的关系,林森年轻时娶了一个素未平生的女人,婚后夫妻感情比较平淡。他跟表妹两情相悦,却又无可奈何,只能感慨有缘无分。

    谁知林森的妻子病死了,两人的爱情终于看见曙光。就在这时,表妹被家人安排嫁给华侨富商之子,表妹苦苦哀求林森带她私奔。

    当时林森正要追随孙中山闹革命,非常危险,带着女人就更不方便,于是便拒绝了。悲剧由此发生,表妹选择悬梁自尽,林森悔恨难当、终身不娶,还把表妹的尸骨收藏至今。

    或许是情伤太深,让林森对生活失去了**,从而变成民国政坛罕见的清官。他清得连官位都不争,也从不拉帮结派,结果反而因此当上国家元首。

    把表妹的骸骨擦拭完毕,林森一手拄着拐杖,一手拿着墨宝,施施然朝周公馆而行。

    在南京的时候,林森出门就只带司机,如今连司机都省了,因为李子坝这边实在不适合开车。他要是一直住在李子坝,说不定能活得更久,因为不会遭遇车祸,可惜后来搬家了——老蒋认为林森的李子坝住宅太寒酸。

    春雨如丝,沾衣不湿。

    林森拄着拐杖行走在山路上,听着风摇树叶的声音,看着远处烟雨笼罩的长江水,忍不住触景生情,朗声吟诵道:“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两三里山路,林森慢悠悠走了半上午,到周公馆时都快吃午饭了。

    嗯,正好蹭饭吃。

    周公馆的门房不认识林森,但见他气度不凡,便恭敬问道:“老先生有什么事?”

    林森把墨宝夹在腋下,拄着拐杖笑答:“烦劳通报,就说林森来访?!?br />
    “请稍等?!泵欧苛ε苋ケㄐ?。

    不多时,周赫煊亲自迎出来,拉着林森的手往里走:“林主席快请,本该我去贵府拜见才是,您怎么亲自来了?”

    林森把那副亲手所书的“抗战必胜”墨宝拿出来,递给周赫煊说:“明诚最近的文章写得好,我每天都要拿出开反复欣赏。你我的看法是一致的,那就是抗战必胜,侵略者必然惨痛收??!”

    “林主席目光如炬,中国确实必胜,”周赫煊将裱好的墨宝小心收下,说道,“林主席吃午饭了吗?还请入座饮两杯?!?br />
    “我不喝酒,加一副碗筷即可?!绷稚膊豢推?,跟随周赫煊大摇大摆走进饭厅。

    张乐怡、孟小冬、婉容、费雯丽、廖雅泉、崔慧茀、于珮琛纷纷起身问候,几个儿女也乖乖叫一声林爷爷好。

    周赫煊连忙为林森介绍家中妻儿和管家、秘书,林森忍不住朝婉容和费雯丽多看了两眼。无他,就是对两女的身份很感兴趣,一个前清皇后,一个洋人影星,实在有够稀罕的,他笑道:“明诚,你这一大家子倒是热闹?!?br />
    “家和万事兴嘛,国家也是如此?!敝芎侦右挥锼氐?。

    林森以前是很仇共的,因为反对国共第一次合作,还被国党开除过党籍。他点头道:“是啊,家和万事兴。国共争斗再激烈,也不过是兄弟阋墙,如今日寇狰狞,兄弟自当联手应对。明诚,中央初来重庆,对地方还不是很熟悉。你在重庆德高望重,又是参议会长,有什么建议可以提出来嘛?!?br />
    林森不过是场面话,周赫煊却趁机道:“重庆的防空力量很薄弱,如今中央政府迁来,重庆必然成为日寇轰炸的目标。林主席,我希望中央政府尽快组织修建防空隧道,加强民众的防空演练?!?br />
    四川由于地处西南,刘湘统治时根本没有训练过民众防空。以至于,在重庆第一次遭到轰炸的时候,许多老百姓居然争相出门围观,对那些可以下蛋的飞机品头论足。

    林森这个元首只是空架子,他有些为难道:“组织防空演练和修建防空隧道,这是军事委员会的工作。但军事委员会由蒋委员长亲自指挥,如今还没迁来重庆?!?br />
    周赫煊说:“中国如此之大,如果事事都要劳烦委员长,他怎么忙得过来?还请林主席不要推辞懈怠,这事关万千百姓的生命!”

    “那……我就开会让大家讨论讨论?!绷稚桓野鸦八邓?,因为他做不了主。

    周赫煊趁热打铁道:“去年九月,中央军委重庆行营,已经委任李根固为重庆防空司令。但李根固手里资金困难,无力修建防空隧道,还请林主席拨发相应的防空款项。至于防空宣传方面,我已经在帮着进行了,而国府可以出面组织大型防空演习?!?br />
    不管是组织防空演习,还是修建防空隧道,都需要花费很多钱,而林森手里根本没有财政大权。

    林森尴尬地说:“国府也很困难啊。实不相瞒,我此行的真正目的,就是想请明诚去英国走一趟,帮全国抗战弄些国际借款来。听孔部长说,明诚与英王乔治六世关系匪浅,跟英格兰银行总裁也有故旧,想必此行必有收获?!?br />
    周赫煊气得发笑:“英格兰银行又不是我家开的,哪能说借钱就借钱?孔部长去年在伦敦发行了几千万英镑的债券,是拿中国几条铁路做的抵押。现在有一条铁路已经被日本占了小半,英国人还想反悔呢,如何再去借钱?”

    “额,”林森顿时语塞,苦笑道,“确实很为难。既然明诚不愿赴英,那就算了吧,我也不强求了?!?br />
    周赫煊眼珠子一转,突然说:“我不去英国,但可以去一趟美国?!?br />
    林森喜道:“那我就任命你为访美特使!”

    周赫煊此去美国当然不是为了借钱,而是为了美国的军用飞机。冯庸已经拍了好多电报回来,希望带着俱乐部的飞机归国参战,周赫煊必须亲自走一趟才能解决。